17 万种风情
神梦遥2019-05-17 22:083,208

  单千语再睁眼看到的还是凌宇晧这张偶像剧帅脸,这不科学,自己在这个世界不是已经死了?做梦吧。她缓缓闭上眼,继续感受死亡的无欲无求。

  可——凌宇晧不答应,他赶紧摇晃单千语,并按铃呼叫医生。“千语,千语,千语……”

  她不耐地抬眸瞪了他一眼,样子就像翻白眼,凌宇皓不但不计较,还喜笑颜开的咧着嘴。

  “我还没死?”单千语惊慌地做出假设。

  得到肯定答复的单千语内心是天崩地裂、海哭石烂的,一群医生护士们鱼贯涌入把特级病房塞得满满的,做完一轮检查之后直接到晚上了,总算得出各项指标已正常的结论。

  平常生活枯燥贫乏的护士们交头接耳,有几个胆大的偷偷告诉单千语,她原本命悬一线,送来的时候几乎没有生命体征了,是殿下坚持无论如何都要救活她。

  出动了全医院的主任级别以上的医师,甚至还有好几个镇院之宝。几经研究,手术持续做了三十几个小时,几拨大牛轮流蹲守ICU,才硬生生把单千语的命从阎王爷手里抢回来。

  而殿下也在手术室门口一宿一宿地等,不愿睡下也不愿离去,快把自己给熬成要进重症监护室的人了。单千语昏迷超过七十二小时,所以殿下没休息也超过了七十二小时。

  是多么感人至深的爱情!全医院的人都被感动得稀里哗啦的,大小姐你赶紧醒醒吧,不然殿下要把医院变成火葬场啊,求你了,赶紧活过来吧!

  不是亲眼见证,谁相信现实生活中还有这样的感情?一个愿为对方去死,一个愿为对方成魔。

  ……

  这下单千语彻底抓狂了,果然五维生物设置的死法不可变!果然她的命是男主的。第十四次自杀正式宣告失败。

  虽然单千语活过来了,但身体机能并没有完全恢复,自己思考、说话、吃饭没什么大障碍,可下床是万万做不到,所以被凌宇皓和医生强制在康复科住院三周,再观察。

  她两眼瞪圆望天,顶着黑眼圈和脸色黝青的凌宇皓满心欢喜地靠了过来,仔细地打量她的面容,生怕她会瞬间消失似的。

  “以后再不准这样了!”他的声音听起来喑哑而发紧,口气依然是命令式的霸道,但他的眼神柔和而深情。人设是凶残的黑道王子,可单千语感受到的完完全全是个傲娇又黏人的小狼狗。

  “不准哪样?”单千语明知故问。

  原以为凌宇皓要呕气不说话,谁料他轻轻地将她揽在怀里,单千语看不见他的脸,听见他带着一丝哭腔说:“不准再为我冒险,不准再挡在我身前,不准再差点死掉!如果有危险,我宁愿遇害的是我也要你安全,明白吗?”

  校霸的心疼好像不会愈合的伤,认识小辣椒才不过数月,然而却已将她深深扎入心房、嵌入记忆,永不磨灭。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发现自己不再孤独,有了同行人,于是他决定攥紧这份心安。从来他都是高高在上,因为她,他有了人生第一次被保护、被疼爱的体验。

  可他对这份体验既珍惜又心痛。

  单千语不说话,听了凌宇皓的话,她发现自己一直漏掉了一种可能——死男主。对啊,她可是大反派,想干掉男主是很正常的事,虽然剧情设定是爱,但爱而不得容易因爱生恨,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

  杀死男主是故事崩坏最快捷的办法,到时高阶生物也会炸锅,自己的死局简短了然。

  可她竟然从不曾考虑这个方案,哪怕求死之心如何急切。这是为什么?

  是因为她还存有善念吗?是因为男主跟她是同样身不由己的低阶三维人类吗?还是因为……别的原因。

  “千语乖,听话,这次有惊无险是万幸!我不准你再遇到危险了,你给我好好活着,知道吗,我可是虔诚地祈祷了三天三夜,保证以后会好好保护你,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感动了老天,鬼门关才把你退了回来。”

  单千语心里的那个恨啊,就是这个烦人精,叨逼叨逼念个不停才害她没死成的吧,气炸!

  “那个男人呢?”单千语问。

  “处理了,一切相关人等通通处理了。类似的事件再也不会发生,我不会让你再遇到一丁点危险!”相关人等指的是透露他们行踪的知情人。

  这沉甸甸的承诺,那么接下来想要提前找死岂不是难上加难?

  单千语的心口堵了一股气,男主啊男主,原来你也有暴戾的一面,殿下果然是视他人如蝼蚁的殿下,你这面要是对我展示那该多好啊!

  不过男主到底什么情况,怎么会一直围着大反派转,女主安排在身边,眼瞧着人家被欺负得我见犹怜,可男主完全没在意。

  男主亲了大反派是哪门子设定?到底哪一环出了问题?主要剧情她已经很努力在推了,有见过这么称职又急于领盒饭的反面角色吗?

  自从她转校之后再也没有五维生物和她进行过交流了,他们好像进入电影院安静吃着爆米花,不能和荧幕中的人物说话一样。

  单千语有些确定已经不是时间流的问题,就算时间过得再久,男主也不可能走原剧情和女配交往然后爱上女主。事态已经离散分布,可能是不可逆的变化。

  她后悔自己入了校园剧智商也有所下滑,竟发现晚了。依现在的情况来看,祁朗不可能千方百计整垮单家,凌宇皓更不可能杀掉她。

  留院的前几天,凌宇皓也不去上课,时时刻刻守着单千语,强行住在病房里和她同吃同喝。后来祁朗收到消息,就变成了三人行。

  他们没事经常在病房聊天,从稀有金属谈到高阶生物,从流磁体谈到多程时间流,从乐高区块链谈到傀儡控制,从看不见的手谈到听不见的声音……期间祁朗索性也请了长假,混在病房。

  此时的单千语早已自暴自弃,枉她聪明一世,自以为能跳脱不可抗力的摆弄,却忘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她肆无忌惮地透露高阶生命形式,各个纬度生物的差别,能够穿梭时间流的不死超能力,进化的真实性,不怕触怒谁,真正的“天机”从不怕平凡渺小的人类侦破。

  即使知道又能如何,像单千语这样通透的,无法反抗,一切的挣扎不过是别人眼中的笑料,如同看着一只虫子在水中挣扎。

  这些天凌宇皓学到的知识比他活了十几年学到的总和还多,原先他很排斥祁朗的加入,可很快他就发现有些东西只有祁朗牵了头,单千语才接口说。只有她打开了话匣子,凌宇皓才发现世界之大,单千语之绝顶聪明。

  “你是传说中的四维生物吧。”祁朗突然说。

  一向有问必答的单千语闭了嘴,默认。凌宇皓求解。

  祁朗看向单千语朝着的方向,淡淡道:“对五维生物和三维生物了如指掌,有明显的时空感思维,对未来的人工神经技术非常精通……你的学识渊博,根本不像普通高二女生,而且是豪门娇纵出来的大小姐。种种迹象表明,你其实来自未来。这个世界不会是你的终点,因为你只是路过。”

  单千语点点头表示赞赏,不愧是智商爆表的存在,男配除了不能拥有女主之外,果然完美无敌。

  可祁朗继续说:“之前你和我交谈都是引导式的,如今倒是一股脑儿全说出来,看来近期发生了重大变故。如果我没猜错,你是存心想死没死成吧?四维生物想要跳转到另外世界只能通过死亡,对吗?”

  “胡说!”凌宇皓暴跳如雷地呵斥,却说不出任何有力的反驳,他比谁都清楚单千语真的想死。可就是不愿承认单千语挡刀是为了死而非因为爱他、担心他。

  “凌少,我劝你还是听听千语怎么说。”

  单千语摊摊手:“我没什么可说的。”

  “是么?”祁朗倚向背后的皮沙发,“你故意靠近凌少,处处和他作对,根本就是想借他的手杀死自己。你明知我对自己的才智非常自豪,却永远要压我风头,是,我承认你非常了不起,但你明明可以拥有更广阔的天空,却偏偏龟缩在井底和我相争,这还不说明什么吗?”

  “说明什么?”这次单千语很配合地提了个问。

  祁朗镇定地说,仿佛和自己毫不相干:“说明你对这个世界毫不在意,只是想惹怒我和凌少。也许因为你能预知未来,我们两人将和你离开这个世界有莫大关系。”

  单千语心中暗叹,和聪明人打交道,明明没有露出任何破绽,却已被对方觉察。每每看祁朗的时候,都有种英雄间惺惺相惜之感,可惜,即使看透,又能如何,又能改变些什么?

  “也许,我只是单纯想恶作剧呢?”她笑得坏坏的,十七岁的面孔十五岁的内心,却散发出万种风情,这种风情不同于历经世间灯红酒绿、更迭兴衰,而是像经历过冰川纪的冬、体验过巴士拉的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想夭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想夭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