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血腥战场
姓龙名证字九子2019-11-01 10:552,270

  李天一活了二十年,何曾见过尸体,何曾见过这么多血,这可是血流成河,唯一能想到的是拍戏,戏里的东西都是假的,这样的场景把他震惊了,两眼茫然,忘记了全身的疼痛,双手撑地,慢慢的坐起身体,想看看具体是什么情况。

  此时李天一才发现,天空乌云密布,苍穹之下,极其静谧,除了他周围的两军战斗声响,没有一点其他动静,连一只鸟都没有,在这样肃杀的地方,一般都会有老鸹叫的。

  在他的四周,都是高耸的灰色城墙,目测有几层楼房的高度,不知道其厚,只见女墙之中,有弓箭手在描准,随时在放箭。

  这是一个极度压抑的环境,是一个要人命的地方,如同把一个人关闭在小黑屋中,立刻便会被黑暗吞噬一般。

  李天一年纪小,见识浅,社会经验无限接近于零,他的知识,经验都是来书本,手机,电视,只听过拍戏,却没见过是怎么拍的,属于吃过猪肉,没见过猪跑的一类。

  在他眼前,只有古代人,每个人都全副武装,一身盔甲,从头到脚,只露出一张脸,手中都是血淋淋的陌刀。

  李天一看电视剧的时候,偏好就是古装剧,他觉得电视剧说的都是假的,不如再假一点,至少还有一份古时候的文化气息,和一份历史厚重感。

  全场之人中,李天一发现只有自己与这个环境格格不入,因此才显得非常耀眼,一身白色运动装,救衣球裤球鞋,如鹤立鸡群,又显得势单力孤,随时被洪流吞没。

  李天一站在场中央,又像一叶飘荡在狂风暴雨大海上的扁舟,随时都会被浪花吞没,在他身边,不停的有人倒下,有的被砍断腿,有的是断手,有的则是被割断咽喉,划破脸,李天一看到一道道的血液在飞舞,他害怕了,感觉身体在发抖,他感觉这不像是在拍戏,而是真实的,残醒的战争。

  这一刻,一阵轰轰隆隆的霹雳声震耳欲聋,似有上苍发怒之威,心智不坚之人,这阵雷声便可将其吓倒,紧随雷声而来的是倾盆大雨,像是老天在剧烈伤心哭泣一般嘶吼流泪。

  就在李天一不知所措,颤颤巍巍的站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在他的后方,有一个声音呐喊道“逆贼太子李建成首级在此,从犯齐王李元吉伏诛,还不快快投降,更待何时”。

  李天一转眼望向说话之人,只见相貌堂堂,威风凛凛,身材高大,看起来略显年轻,右手持剑,在剑刃之上,尽是血迹,艳红的血液正一滴一滴的滴在地上。

  左手提着一颗人头,握住其长长的,污秽的头发,面色苍白,全无血色,想必是面部之血都随被斩断的血管流出去了。

  看到这一幕,李天一顿时一阵恶心,呕逆,想吐,这太残忍了。

  随即又听到一阵阵呐喊声,大叫“秦王威武,秦王千岁,不降者杀”,还有几员大将衣着打扮的将军,骑着高头大马,手握斧子,大刀,长剑,杀气腾腾的走向他身边,那眼眸如火光般在燃烧,想要烧毁前进路上的一切豺狼虎豹,魑魅魍魉。

  以李天一的年纪,犹其是生活在和平年代,如何见过这般残忍、血腥的战场,此时所见之人,每一个都如煞神,他站在那里,随时都可能被劈成两断,被吓得就差尿裤子了,一瞬间就被吓晕,身躯如软皮蛇般倒在血泡雨水当中,再无知觉。

  当李天一重新睁眼之时,发现自己睡在锦被纱帐之中,口干舌燥,肚子饿得全身没有一点力气,虽然他觉得这里不像他自己的房间,这些都是要先有力气之后,才能想的问题。

  李天一想起床,把锦被掀起,发现自己一丝不佳,赤条条的,像泥鳅,如水蛇,不过他不在意,他一直都是倮睡的习惯。

  上身还没有坐起来,只是动了一下,左大腿内侧便传来一阵阵剧烈疼痛,这阵痛意来得触不及防,疼得他‘啊哟哟哟’的叫,又躺回床上。

  他一出动静,就有一人来到床榻边上,俯身低眉道“你先别动,你腿上的箭伤还没痊愈,小心伤口裂开”。

  李天一听这声音,这是一陌生的声音,从没听过,睁眼一看,只见其长发,梳在头顶盘成发髻,短须,须发具黑,面部红润,一身灰白锦袍,面带笑容,李天一猜不出他的年纪,也猜不出他是什么人。

  对于这个人的古妆扮相,很像那么回事,李天一并不觉得奇怪,因为现代人很开放,有很强的包容性,大家都在追求个性,难道只许别人越穿越少,不许自己复古,多穿一点吗!老子有钱,就要多费一点面料。

  只是他觉得这人的妆束怎么又是古人,房间又古朴,顿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警惕地问道“你是谁?我在什么地方?”。

  对于这间屋子,这个地方,李天一总是觉得怪怪的,暂时又说不出那里怪,主要是他清醒的时间太短了,之前看到的是撕杀,血流成河,仿佛还在眼前,现在却又躺在一张奇怪的床榻之上。

  那人看到李天一的警惕之状,不与靠近的样子,便解释道“鄙人叫李淳风,这里是秦王府”,回答干净利落,刚好回答了他的问题。

  李天一听到这个名字,感觉熟悉,却也没有刨根问底,中国人口这么多,同名同姓的人多了去了,不值得深究。

  只是这个地名,他想不起来是什么地方,这让他很害怕,自己怎么被一阵风吹到了这莫名其妙的地方,问道“秦王府在中国的哪个省,哪个市,哪个县,我怎么来到这里的?”

  李淳风被李天一这么急切的追问,不太明白,不知道省和市代表什么,他只知道省是指中书省、门下省和尚书省,而市,要说成地方,那就只能是集市了,菜市场,他不明白李天一为什么会把一个最高端和一个最低端的地方放在一起说。

  ‘中国’之称自古有之,李淳风是知道的,县是最小行政区,他也是知道的,最让他想不明白的是,李天一竟然不知道秦王府,换句说,就是李天一不知道秦王是谁!

  李淳风本着答疑解惹的原则,把李天一想成来自哪个荒外乡村,犄角旮旯的,没有见过世面的乡巴佬,便道“秦王是大唐权利最大的王爷,他的府邸自然在国都长安,随便问个人都知道位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回到唐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回到唐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