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坐看鱼儿嘻戏
姓龙名证字九子2019-11-06 10:262,598

  在这之后,李天一才被李淳风允许在这个小园子里活动,李天一因为行动不便,李淳风便给他制做了一张精致的轮椅,因为李天一急着要,所以没有上漆,也没有雕饰,只是打磨光滑,比起现代的轮椅,那就是个垃圾。

  奈何在不同的地方,与不同的人说不同的话,做不同的事,用不同的东西。

  李淳风也知道这张轮椅也用不了多久,也不怕坠了他的名声,这张轮椅李天一可以自己转大轮子慢慢前进,只是太过费力,很不方便,别人也可以推他前进。

  也不知是监视还是照顾,李天一身边一直有两个宫女,长相标致,话不多,知道的也少,基本上一问三不知,此时正推着他在园子里晒太阳,根据医嘱,多在阳光下运动,有助于恢复。

  李天一非嗜睡之人,更何况,此时的他心事重重,一种不安全感萦绕在他的心上,所以没有对这两个婢女多注意,否则以他闷骚的习气,少不得要在这两位婢女身上占些口头便宜。

  他对这个戏,有假戏真做的想法,他对这个李世民特别不放心,总觉得自己要死在手上,若真是演戏,在戏里死十次八次,他都不在意,他害怕这些神经病玩真的,真的把自己往死里玩,那就死得太冤枉了。

  若是他斗不过李世民,惹怒了他,下令杀他的头,那这些人会不会因为自己表演失败,达不到目标,将计就计把自己真杀了。

  他不甘心就这样死去,就算演戏,他也要做不会死的主角,只是找不到突破口,他想要找事做,加戏份,却被软禁在这个小园中;而这两个长相不错的婢女想必是经过专业训练,并不主动找他说话,他问秦王府的事情,也是一问三不知,问天下事,更不知晓,李天一直不知道她们知道些什么!

  就在他无聊,在太阳光下自己转轮椅玩的时候,一天不见的李淳风终于回来了,李天一每天天亮了才睡醒,那时李淳风已经出门了,下午才回来,幸好李淳风就住这里,不然李天一的日子更难过,更孤独了。

  李天一看到李淳风回来,脸色尽显忧郁,所到之处,带着一片愁云,一股山雨欲来之势,李天一好奇地问道“大师,你这是怎么了,像是天塌了似的,天塌了,不是还有王爷顶着吗?你愁什么”。

  李淳风进门之后,看到李天一坐在轮椅之上,看他的衣服虽与他们相同,可是发型却不一样,显得很突兀,短发配古装,怎么看怎么出戏,李天一也觉得这样,只是没人给他配戴假头套。

  乜了李天一,向旁边的婢女一挥手,让她们离开,李淳风才央央地道“你还是不要再这样叫我了,这大师之名,受之有愧,与你的预言能力相比,我不过稚子耳”。

  李天一对自己的事情,自己清楚,他要是有李淳风一半的聪明才智,他的日子也不会过得如此憋屈,也惆怅地道“我的那点学识,都是虚的,与你扎扎实实的学识相比,连你们这里的童生标准都达不到,更重要的是,你们用的字,我一个都不认识,此时的我就是一文盲,无用之人”。

  看着池塘中的金鱼游来游去,互争李淳风慢慢洒下的鱼粮,可能是人工喂养,营养丰富,所以长得比一般草鱼还肥大,自由自在的,李天一在喂鱼的时候,看到它们虽然快乐,有吃的有水,可是永远都不知道大江大河,大洋有多大。

  一个人只有见识广了,知道的多了,才会有‘心向往之’。

  因所食不均,抢得厉害的吃得多,抢得慢的吃得少,因此大池塘中,金鱼大小不一,在深绿色、又有些混浊的池水中,摇头摆尾,见人则聚,人去则散,和其他鱼的习性相反。

  李淳风左手拿鱼食盒子,右手拇指,食指,中指捏造在一起,把捉在其间的鱼食慢慢的放入水中,若有所思地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你虽然不懂我们的文字,可是你的大唐话说的很好”。

  对于李天一说的那个世界,李淳风压根就不信,只是把他当成来自遥远的国度,比如说比天方国,爪畦国,波斯国等等,在大唐一朝,连通了整个世界,来到大唐的国家数不胜数。

  因为与其不同,便把他想成,来自遥远的地方,亦或者李天一根本就是唐人,各种怀疑都有,只是一种都确定不了。

  李淳风知道,自从李天一出现之后,李世民就派人秘密查找像李天一一样的人,一无所获,莫说穿李天一同样衣服,就是同一发型的都找不到,唐人除了俗人长发外就是和尚光头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虽然不像宋元明清那样深刻,但也没有一人剪短发,还剪得如此怪异。

  李天一知道他处于危险之中,有生命危险,一直都精力集中,心里崩着一根弦,来到这里的第一天之后,他就不敢再乱说话了,显得成熟了不少。

  因此,他听得到出李淳风对自己怀疑,道“你不想我叫你大师,以后你就知道我不是乱叫的,你年纪比我大,那我就叫一声大哥,这没问题吧!”

  李淳风本是想解谜李天一,才向李世民奏禀,把李天一安排在他这里,可是李天一开始时说的话,每一件事都超出他的理解范畴,之后他也看出李天一有了防范心,若非必要,绝口不提家仙乡何处,在他的默认之下,大家把他当成来自桃花源的奇人异事。

  可这是传说中的地方,谁又能说出不是来呢!犹其是他的出场方式,不论他说什么,太子李世民、王妃和李淳风都至少信一半,宁可意其有,不可信其无,这是人的共性,不在地位高低。

  这些天,李天一能见到的就这三个人,和两个婢女,那些后世有名的大人物,如程咬金,尉迟恭,秦琼,房谋杜断两人,长孙无忌等,一个都没有见过,李天一知道,这些人忙是肯定的,毕竟刚刚夺权成功,政局不稳,人心惶惶,随时都可能出乱子,需要他们镇压一方。

  但是,不论怎样,李天一不相信这些人就一点都不好奇他这个从天而降之人,都说好奇害死猫,可是好奇也是人类进步的原动力之一,能控制的又有几人。

  他就住在秦王府,此时已经变成太子府,他不相信那些人会没有一探究竟的冲动,而李天一没有看到一个偷偷摸摸而来的人,那就只有一种可能,秦王李世民不许别人靠近他。

  他又出不了这个小院子,李淳风在的时候李淳风阻止,李淳风不在的时候,两个婢女阻止,不论他怎么说,就是不许出去,犹其是门外还兵士站岗守位。

  李淳风看李天一的年纪确实比自己小,比一般人还幼稚,大哥就大哥吧!一个称呼而已,应该株连不到自己,若他们不亲近,李天一又凭什么信任他,告诉一些他不知道的事呢!

  他虽然能掐会算,那也只是一个大概,是吉是凶,是个方向,说白了就是概率大还是概率小的问题,像李天一那样知道每件准确的事情相比,那可是天差地别,不在一个层次,他就觉得李天一的占卜术在他之上,用的方法还与他不同。

  每一个好学上进之人,遇到自己的专长,或喜欢的东西,都会一控究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回到唐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回到唐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