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一力承担
恐龙蛋2019-05-05 22:381,484

  “儿啊~你可不要吓娘呀,你快醒来呀,娘不能没有你呀。”看着聚集得越来越多的人,林弯湾似乎觉得有些发挥得不够,顺手扯下发间的簪子,散乱下的头发披着,混着眼泪,加上不时的啜泣,让周围的男人有些热血沸腾。

  从薛子滕倒地抽搐的那瞬间,礼部侍郎就昏厥在旁边,现在这一家子人昏的昏,哭的哭,抽搐的抽搐。等杜宝儿到了前厅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面,大部分人都留在了竹满园,女眷也是留在了梨容园,只有兵部尚书,刑部右侍郎和六王爷御栩行等人在前厅。

  两个府医围在薛子滕身边,满面愁容,薛子滕已经不抽搐了,现在静静的躺在那里不动,小脸白的泛青。

  三娘向御栩行端庄行了一礼,“王爷,能否让三娘一试?”杜墨升想要拉回三娘,抿了抿唇,今日之事不知道该如何向三娘解释,朝堂上的风云诡谲一向杜墨升都想要一力承担,将自己的两个宝贝呵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如果说礼部侍郎之子事发只是意外,不会让事态短短时间发生至此。

  可是如今看这情况,根本无法控制的事态,凭借杜墨升多年的从官经验,今日之事怕是不能善罢甘休。

  三娘回首看了看杜墨升那张隐藏在胡须下的清俊面容,明明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她就是能感受到杜墨升似乎忧心忡忡,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不瞒六王爷,臣妻略通岐黄之术,刚刚观看侍郎之子似乎是羊角风的症状,能否让我前去查探一番。”

  林弯湾一听殷三娘说自己的儿子有这样的不吉之症,大叫着反驳道“不可能,滕儿从未发生过今日的情况,虽然我滕儿从小身体弱,但也是我的心头肉,我自己的儿子怎么可能是不吉之人?”林弯湾悲从中来,说着说着又开始流泪,“四郎平日里也是身体康健,从未有过今日的情景,一定是你们,你们杜家给我儿子官人下毒,若不是今日,我执意随林姐姐来参礼,我儿也不会枉送性命!”

  一席话让周围人噤若寒蝉,大家都皱紧眉头,杜宝儿气愤难当,“敢问这位姨今日是我们杜府请您来参礼的吗?如若不是的话,我们又怎会提前准备毒物对待您的夫儿?况且,若是下毒,又为何单单您的丈夫儿子有事?”

  林弯湾不说话,只低着头一味的哭。御栩行出声道:“那便让夫人一试,看看侍郎之子是何故?”林弯湾抬首看着六王爷:“一切全凭王爷做主,还妾身一个公道。”

  杜宝儿皱紧眉头,盯着对面的林弯湾,三娘缓步上前查探薛子滕脉搏。杜墨升半晌开口道:“六王爷,今日之事是我杜府有失,我杜墨升一力承担,还望王爷成全。”

  “御史大人这是说的什么话?真相如何本王查清后自有公断。”

  杜宝儿猛地抬头看向自己的爹爹,为何爹爹要这样说。“爹,我刚刚从侧廊过看到这位姨和一个男人相见。”

  “哦?当真?可曾看到男子相貌?”御栩行出声问道。

  “你撒谎!你,你血口喷人,我一妇道人家今日是要丧夫丧子,又要失去清白,丧命于此吗?你小小年纪当真如此歹毒,是要我一家血溅于此?”林弯湾有些声嘶力竭。

  “没有,但是我看到他穿着红衣。还听到他的声音了。”杜宝儿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场景,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慌了神,把目光投向杜墨升。

  杜墨升握住杜宝儿冰凉的小手:“六王爷,今日之事,希望能够彻查,还侍郎一家一个公道,也还我杜府一个公道。小女不会信口开河,还是刚刚那句话,下官愿以乌纱帽作保,无论事态如何发展,由下官一力承担,罪不及妻女。

  “好!来人啊。”御栩行喊来侍卫,将今日府上所有红衣的男子都找到,带进偏厅。”

  侍卫应声而去,杜宝儿将头埋进父亲的怀里,眼泪止不住流,怎么今日突然之间就…

  “侍郎之子似乎是中毒…臣妻已经用银针控制了毒的走势,但是只能减缓,不能根治,当务之急是寻找解药。”殷三娘抬头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歌之宝:神医娘子你别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歌之宝:神医娘子你别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