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妖神2019-08-25 15:406,036

  而如今这小子只是单纯的进了一级,不如千年前的他。千年前的他,就像钢筋铁甲一般,无人能动他分毫,动了他的人,如今,都已经死了,他。已经不像从前的他了,从前的他,从来都不顾这般软弱的。

  紫剑倒在了地上休息了,这里曾经是千年前的军事基地,四面的墙,围城了一个方形的东西,无数的兵马俑在这里站着,各个都面露凶光,在想着保卫自己曾经的家园。这里曾经是他们的家园,家园里的兵器散落在地上,象征着他们曾经至高无上的尊严,手上尖利的机器在兵马俑的手上,散发出的无数煞气,因为那曾经是他们久经沙场所留下的气息,尸体众多,但是奇怪的是这里虽然尸体众多,可是。却没有一具尸体呈腐烂的形状,反而和常人无异,尸体的面容反而都及其的英俊,紫青宝剑上画着紫色的气息,它探索了这四周的气息,就像一个巨大的磁场一样,将他包围在四周,

  很显然,谢宇也发现了这一点,他开始四处张望着,在找一些什么,尸体的局部呈现着淡紫色的光辉,兵马俑全身开始动了起来。四周嗡嗡的声音,开始在谢宇的脑子里不断的嗡嗡着,头部的声音不断的在谢宇的脑子旋转

  “啊,疼,好疼”

  “这里都是高手!”从谢宇最开始进入这里谢宇就知道这里曾经都是高手。只有高手才能够身死不朽,并且长年生活在如此阴暗的低下。虽然谢宇如今还没有武魂,但是他已经学会了修炼,凡是修炼者,身体,体能,器官,都会更上一层楼。与常人没有一丝相同。身体一动,明明之中他发现有一个虫子一般的虚影朝着他前来,慢慢的他看到了一条虫子般的虚影,在向他靠近。可是这小小的虫子看起来小小的,浑身绿色的,一节节的身体在向他爬过来。可是靠近他的时候却张开了血盆大口。里面的几根柱子是的牙很轻易的就能咬开谢宇的身体。谢宇已经感受到了自己的身体被撕裂的声音,

  谢宇最开始的身体是微微蜷着的,因为他害怕!他一个没有武魂的废人,如此一直大怪物,又怎么能打的过呢?身体处传来巨大的疼痛

  紫青宝剑在一旁冷冷的看着,如果他是人的话,那么此刻的状态一定是抱着自己的双臂,冷冷的看着他怎么死亡。很不屑,这样的人,又怎么是他的后人?他的后人什么时候这样的怂了?

  “废物,终究是废物,哪怕学会了修炼。你也还是废物,你始终达不到她的她的状态,尽管你是他的这…”

  修炼的原因让谢宇的听力,视力都上升了一个新的高度,但是此刻,他,不服气。不服气。

  “我不想当一个废物,我不想!我不是废物,紫青,我不是废物”谢宇的双眼一下子变得很凌厉,面对着紫青宝剑的凌厉,此刻的谢宇没有了一丝软弱,所有人都说他是废物,他不认,每个人都说他是的废物,可是谢宇他不信,一直到所有人才说了他才信,视力的敏捷让他看到了以前他看不到的东西。那颗虫子上有一个牙。并且,牙,是它最好的武器,距离谢宇越来越近的虫子马上就要接近谢宇了,谢宇。意念一动,一颗小草的武魂在他的头顶正上方出现。

  “武魂”谢宇一阵狂喜,武魂的出现,让她感觉到一丝丝的开心,可是随后而来的就是凄凉,一棵草能做什么?种地么?

  谢宇此刻的心有一些凄凉,武魂觉醒的晚也就罢了!这算是什么?这也叫武魂?不过此时的谢宇也就接受了,既然有了武魂。总好过没有武魂好吧!

  对面的虫虫兽的血盆大口越来越大了,马上就快要咬到了谢宇的头顶,谢宇此时此刻特别害怕。可是它越害怕头顶的武魂力量越小,小到几乎看不见。难道这武魂是以我的勇气值来逐渐凝结成实体的?自己越害怕,武魂的能量就越小?

  谢宇越想越觉得自己实在是软弱

  谢宇一声暴呵,抬头,运气,出拳,打在了巨大的虫虫兽身上,虫虫兽巨大的身体立刻出现了一个很深很深的拳头印迹,谢宇的拳头此刻也出现了红肿的吉祥!可是他没有退缩,这次他没有退缩。朝着虫虫兽张开的嘴巴去了,速度快的简直是以前的几倍。

  巨大的拳头随着谢宇的移动而移动,一声巨响

  “哐”

  随着虫虫兽巨大身躯的坠落,路边本来坚硬的石头也变成了碎块。进而尽击为粉末。虫虫兽长着一只大嘴,摔倒在石块粉末的旁边

  “谢宇,”巨大的身体突然倒在了地上,让虫虫兽那原本软弱的身体,被一块尖锐的岩石撞击,

  就连现在的它也不明白,它怎么被一个废物给打败了?

  “谢宇,你这个废物”绿色的躯体从一个石头的缝隙里占了起来。

  “谢宇,没想到,你这个废物居然把我给打到了。”虫虫兽咬着牙说着,你这个废物,废物,我不相信,我被你打到了。虫虫兽狂傲的张开了自己的八个翅膀。翅膀上长着八个针,无数个针从谢宇的身旁划过。谢宇的身体,

  “妈的,这大虫子还有针,还有针的出现,扎死我了”

  “废物,我是废物么?”没错,我就是废物。可是即便如此,你不也是被一个废物而打趴下了么?这次。我看你才是废物吧。

  “你赢了我纯属幸运。”虫虫兽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这谢宇的一拳着实给他打的不轻啊

  没想到,这小子还真的有那么两下子,不过,他这一切都是运气,每个武魂在成熟期都会去找一个宿主,宿主不同,可是他也不知道怎么找到了谢宇这个废物做宿主了,

  “虽然你本来应该是我的宿主,但是我不认,作为我的宿主只能强大,你先打败我再说吧”

  刚才紫青宝剑说了,武魂分为先天后天的,我的先天武魂是这株草,那么我的后天武魂就是这个虫虫兽了!

  谢家庄修炼的功法都是谢家庄的独门秘籍。

  而谢宇这一代修炼的功法都是这一代最简单的功法,换句话来说,就是硬刚。谢宇的拳头以前软绵绵的,可是自从他学会修炼的时候便可以力挺千石

  武魂可以提高自身的强悍程度,谢宇很开心,他一直以来因为自己自身的强悍程度而难过伤心,如今看来一切都解决了。

  “虫虫兽,我向你挑战,我赢了,你归我,我输了,我的命给你。”

  紫青宝剑笑了,这才像他么?狂浪不羁,不过转身这紫青宝剑又开始担心了起来。

  要知道现在谢宇才是一级啊,一级,强悍程度仅仅达到一级,而对面的虫虫兽怎么着也三级了。这可是跨级对战啊。

  “谢宇,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挑战我,是在找死。”虫虫兽大声的说着

  找死么?死也要死在自己觉得最舒服的事情上

  “虫虫兽,来吧”谢宇扭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肘。面对着虫虫兽五个手指松开又紧紧握住。

  “谢宇!”虫虫兽的几个牙齿深深的摩擦在一起,

  “你这是在挑衅我,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周围的雾气在直线的上升着。空气已经到达了了一个制冷的极点,

  谢宇左脚往前迈了一步,随后右脚又往前伸了一步。双手凝成了十字的形状,然后提腰,收腹,一道紫气从身体里流了出来,转而攻击进了虫虫兽的体内。

  紫青宝剑惊呼了一声,不愧是他的后人。

  “你以为我真的怕了你不成,”谢宇一边攻击一边说着。话音刚落,一股劲风朝着谢宇袭来,长发之处赫然有些一缕断了的秀发。

  谢家逐渐的术法一般都是根据寒冰而生的功法,然而这虫虫兽的功法多半为风,风之力,无处不在,而寒冰之力只有冬天才能更加强大。从属性上看,谢宇输了,可是谢宇不会认输的,刚刚才找回来的勇气之力怎么能轻而易举的就被打败了?

  “谢宇,想要做我虫虫兽的主人,你还没有资格?”刚才谢宇那一掌不偏不倚的拍进了虫虫兽的肋骨上,可是这虫虫兽不愧为昆虫界的体操运动员,身体真的是及其的柔软啊。

  那一拳便用尽了谢宇的所有力气,谢宇体力不支的瘫倒在地上,四周的空气里沾染了许多的冰花,将谢宇紧紧的包裹着

  四周弥漫着冰冷的气息,那冰冷的气息将谢宇包裹住,形成了一种无形的冰封,将谢宇的全身包成冰块状,一股冰力袭来,将谢宇全身的热量集中在拳心形成了一种箭的形状,

  “冰魄。”谢宇大喜,冰魄,作为谢家后人,每一个人一开始都要去学习冰魄,有能力的可以在最开始就学会,可是资质平庸的人可能一辈子都学不会

  谢宇开心的和紫剑说着

  “紫青宝剑,你看我学会了冰魄”

  “小心!!!”紫青宝剑也为这谢宇高兴,可是他这高兴太早了,由于谢宇刚刚觉醒武魂,而且他的武魂还是虫虫兽,他完全是借用虫虫兽的能力来使用的冰魄!而且冰魄,一旦谢宇注意力不集中,是随时要消失的啊!

  “就凭借这个破东西就想赢我。”虫虫兽利用了自己的爪子迎起了一阵阵狂风,这狂风形成了一个血盆大口向着谢宇袭来,细看这西风中掺杂着黄沙,大大的石粒子。这狂风形成了一个上口大下口小的样子,层层风从上往下一层一层的,直接朝着谢宇的面门袭来,呜呜的狂风大作,天气从最开始的明媚逐渐的趋于昏暗,霎时间,天旋地转,一口血从谢宇的口中喷了出去,风还是没有停,吹的谢宇直直的被拍在了墙上,这座土墙本来是战国时期的,由于沙尘的原因,墙日积月累的从一个完好无损的墙,变成如今一推就倒的土墙,

  “噗”

  “谢宇,你认输吧。只要你主动放弃你和我的联系我就放过你,不在和你对战”

  “不,我绝不会放弃,你是我的武魂,就要听命于我”

  “放弃,不存在了””

  “别挣扎了,你是打不过我的”虫虫兽放出它所有的爪子,一把抓住了谢宇的脖子

  “你是打不过我的,我本来打算,只要你放弃我们之间的联系。那么。我将给你一个可以选择的死法,既然你不愿意,那么我就替你选择了。”

  “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好几只利爪缠着谢宇的脖子,谢宇的气息,逐渐的削弱,

  “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一股强大的气息缠绕着谢宇的身子,将他的身子仅仅的冻住,这次不仅仅是谢宇的身子被冻住,连同虫虫兽的身子也被冻上,

  “这是什么”虫虫兽大惊,它在这片大陆上生活了好久,从来没有看见过这种能冻人的东西。谢宇手上的东西洒了一地,?

  “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我的能量,冰魄!”谢宇终于睁开了虫虫兽的手,虫虫兽的几只爪子还在被冰冻着。

  “冰魄。”冰雪再一次袭击上谢宇的身体,冷,彻骨的冷,谢宇盯着自己拳心逐渐凝成的箭体,这次他没有掉以轻心,而是将神剑释放出来

  “冰魄!”一声冰魄。万物冰封。

  神剑既然出来了,便没有了不尽兴的道理,神剑在谢宇的手中凹成了一个凝实的躯体,神剑从四处飞来,打的虫虫兽措手不及,

  “谢宇,你竟敢如此对我”

  被神剑击中后的虫虫兽终于由于体力不支而倒在了地上,化为虫子般的大小瞳孔闪烁之处,狼烟遍地,余晖之下,满是杀戮,公元前 232年。项氏一族来到了一个不足于200平方米的地方。在这里曾经有着百万的将士,这百万的将士中有人有着无数的丰功伟绩,有人却一事无成。

  在这片漆黑而又寒冷的水中,有一个身着蓑衣的老翁在这茫然的大海上漂流着,风伴着浪的声音不断的拍打着。远处的黑云从空中飘过,只剩下无尽缠绵的雷声。雷声轰隆隆的,就好像修仙的人在渡过雷劫一样。

  “船家。可是有船?”岸上,一年轻的小伙子在岸边大喊。船家有船么?

  “今日海上雾大,不能出海。”船家在大海的声音中拒绝了这位客人,今日里海上风甚是大,不容易出海,船家的老婆本来是不想要船家出海的,可是不出海就没有银子,船家没有银子就没有饭吃,没有烦吃老婆就要跟着别人跑,所以这船家不得不去寻了船找了人,去出海。海上今天风大,船夫就坐在船的里面瞅着烟。摸了摸自己可怜巴巴的钱包包里面瘪瘪的,什么也没有,船夫有些郁闷,包里就剩下最后的一盒烟了,其他的早就让给了自己的老婆,老婆有一些叼,随着年纪的增长更加的喜欢钱了。可是,一时半会他去哪里给他寻找钱财呢?有时候不得不感叹,这娶老婆也是一个为难的事情。

  “老船家走不走,”少年人站在岸边问着。

  “不走,今儿,海上风大走不了,傍晚吧,傍晚还能走。”老渔夫常常出海自然知道这什么时候出海什么时候不能出海了

  “傍晚,那不做了,我去旁边看看,”那男子走了以后便是从旁边那另一个船家那里去了

  “哪里风大,这老头分明就是不想出海,然后找个理由罢了。”

  “不应该呀。为何我这里风就如此大呢?”

  “怎么看着别处丝毫没有风呢?”不久一个少年走了过来,一双黑色的鞋子,与一个肩膀上绿色的毛毛虫。

  “船家,出船么?”船家带着帽子,一脸不明白的说着,“”出船。出“”没有办法了在不赚钱恐怕老婆孩子要饿死了,不能不出海啊。

  兵戈相见之处,四面楚歌之人

  “刘邦,你当真要将我赶尽杀绝?我江东八百子弟终究是要丧命与这乌江了,乌江弟子,我再也没有脸回到这乌江了”

  岸上一群人在打打杀杀,尸体早就已经堆成山那么高了,谢宇站在那岸边拿着一把非常重的剑在那里要自杀!

  “将军啊!”百万呼声震地起,那不是人的声音,那是百万亡灵的声音,“将军啊。我们江东有你便是有天下。请将军回到江东,东山再起吧!”

  “江东子民因我而死,我怎么能苟活。

  ”

  “慢着,船家,请等一下再走,我要做个事情,还请船家晚一点再走。”一个男人在旁边一边说着话,一边从岸上走上了船,“船家。别走,我需要你的船”男人说着带着自己身上的东西和一只毛毛虫上了船。

  岸上的人依旧在战争中。谢宇仰头一看,快到了。

  “项羽,上船,项先生,上船”大雨凄厉历的,这里下了雨。

  “江东一别没想到今日还能相见啊,没想到啊,不过。项羽今天是不能再陪公子上船了。公子一路安康”一身铠甲,一把寒剑。一阵清风,从此整个大陆上再也没有江东关羽这一人物。

  “船家,可是知道这是什么时代”谢宇张大了嘴问了一句,空气十分的不好,乌江的空气因为这项羽的死亡而变得及其不好。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知道我要出船,在不出船家里的人恐怕都要饿死了。”船家回了一句,却丝毫不知道这是什么时代。船家的话语里从来只有对着这个时代的难过,谢宇感叹了一声,万般皆是命啊

  “你在跟谁说话呢?”虫虫兽趴在谢宇的身体上,浑身碧绿的,似乎早就已经忘记了自己曾经跟着谢宇以命相博一样,记忆的光环不在虫虫兽的身体里了。天空下起雨了,天气没有刚刚那么好了,雨水打在了水面上泛起了层层涟漪

  “我在这忘川河畔已经四年了,四年里我从来没有知道过这是什么时代,我也从来没有清楚的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我所唯一的就是知道。自己的老婆,孩子,等着我回家,回家吃一口热乎饭,可是每次我想要回家的时候,就会有新的顾客上门要坐船。我就得继续划船,说来也怪,这船桨这么长时间倒是也没有坏掉,这船竟然还是原来的那个船。时间仿佛也是原来的那个时间,这里的天气从来都没有变过,”

  “那,老先生,你试图走出过这里么?”谢宇试探的问老先生。

  “我试过,可是每次试过第二天,我就会又一次忘记自己在哪,只记得划船,这是一个出不去的死局啊”划船的老人叹了一口气说到

  “如果你有一天要是能出去,请给我的老婆带一句话,让她改嫁算了。”乌云的天空逐渐的亮了起来,

  谢宇抬头又是一个明媚的阳光,虫虫兽还是在睡着,自己的拳心针眼般大小的刺痛着。

  “少年人,要坐船么?”船家依旧是船家,只是不在记得这里的事情了

  “你还带了一只虫子啊!”老船夫对着少年说了一句,这世界上他见过带着鸟儿走的,见过带着狗的,偏生就是没有见过带虫子的。老人家的嘴微微动了起来。

继续阅读:第八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毒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