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
妖神2019-08-16 10:072,215

  我叫谢宇,一个超能传播者,正在研究一个叫nair的系统,他可以将人的几重梦境串联起来,使每个人更加了解自己内心的想法,也可以将自己的世界与外界联系起来。

  按理说,系统是我发明的。可是我还是不知道这个世界的黑暗,当我知道我的老师也就是叫菜飞这个人,他轻而易举的窃取了我的研究成果,轻而易举的代替我申请专利的时候,一股难受的感觉在我的脑海里翻腾,我觉得我更加不能接受这个世界了,我开始讨厌所有人,也开始对自己的未来并不充满希望了。我没有以前那么完美了。再也制造不出来任何系统了

  所以我选择自杀,自杀一个多么无奈的词汇,一个多么恶心的举动,可是我,我,我觉得我自己真的,我用尽所有成果所有的努力去做的东西,却,却轻而易举的被别人被别人盗取了。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可能去巨大的怨气使我没有死掉,而是一直掉进那个梦里,不断的重复重复。

  “谢宇,最近研制的东西怎么样了”

  “是的老师,我发现这量子微粒最近破坏的特别快。而且最近的黑暗因素特别多”

  “谢宇明天讲资料拿到我的办公室,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更好的东西”

  “是的老师,”老师总是那么严肃,但是我相信这是世界上最好的老师

  我叫谢宇,2089年研究生,中国早早进入了一个叫做高智慧的时代,所有东西都为了增加人类的智慧,我,一个高材生,一个不知名学校出来的,因为这个学校在一个偏远的地方,而且,几乎只有智商被定位在1000的人才有资格在这里工作。而很幸运谢宇就是这其中的一个。然而谢宇却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要被自己的老师给抢夺功劳谢宇选择了自杀,当然,要在夺回自己的东西之后在自杀,当然,他的东西从来不会放在别人那里。

  我谢宇,这一世,不允许任何人欺负我,也不允许任何人,抢夺我的东西

  当我偷偷的爬进老师家门的时候,家里咩有一个人,只听见了古老的钟声的滴答滴答的声音,然后就是一个娇媚的女人推开了门,喝醉的样子看起来很是美丽,身上穿着短裙,低胸装可是这一切在谢宇的眼睛里看起来无比的恶心。

  这个人是他的师娘,平日里穿着端庄严谨的师娘,谢宇偷偷的站在门上的房梁上,谢宇是有师傅的,不是别人,而是著名的缩骨功大师梁山,当然说他缩骨功大师不对,因为他毕竟是几千年几万年前的人,会的不止是缩骨与轻功,当然作为世界上唯一几个武修,如果说了出来,保不住自己会被多少个人拿去做实验,所以梁山在收他的时候就已经说了,虽是他的徒弟,但是不可外传,如果有一天外传,那么师徒缘分就尽了。

  谢宇推了推眼镜,看着这个在外面一贯端庄的女人,内心却一阵恶心,这还是我认识的师娘么?难道我的世界一直是这样的,呵呵

  谢宇心中一阵冷笑。

  一声宝贝从外面的地方传了出来

  外边端庄美丽的师娘,平日里竟然背着老师找男人,对着男人一声一声的,呵呵

  半刻钟老师的儿子回来了,可是只是一阵的吵闹声

  “妈,你又找男人,这次要是不给我十万块钱我就告诉我爸,让我爸和你离婚,”

  “你个臭小子,不就是要钱么,妈妈有,别告诉你爸,拿去,”

  门口一群混混躲在了门口,拿着刀正对着老师的儿子。但是半刻钟后,只剩下一群被打倒的混混,

  “妈的你敢打老子”

  领头的老大一脸的不可置信,他妈的,这小子什么时候长功夫了,都敢打老子

  混混头拿着刀子,一双普通的球鞋挡住了刀子的步伐。刀子只是轻轻的穿过了鞋子的表面,划出了一到看不见的伤口,

  然后只剩下老师儿子的一个呆若木鸡的表情。

  “谢,谢宇,你来干什么”

  他早就听说父亲最近在研究一个新系统,但是父亲说,新系统他需要一个人,而这个人就是谢宇,等到谢宇彻底研究出来的时候,谢宇的成果就要被父亲占有了,难道,难道,这货是来报复的?

  对,这货一定是来报复的,

  老师的儿子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问出了一句”连谢宇都觉得脑残的话

  “谢宇你他妈是不是来报复的。”

  我去,你娘的,你们家怎么生的,怎么出了个脑残,我就是来报复的。

  “对,我就是来报复的”没办法,这货太怂了,竟然直接给谢宇跪下了

  “大哥,大哥。别杀我,我错了,那都是我爸。干的。只要你不杀我。我,我。我,我把我妈给我的钱都给你”

  “我要你家钱干什么?”谢宇黑着脸说

  我的要求就那么低?

  “那大哥,我给你介绍个地方,那地方妞老郑了,老好看了,前凸后翘的。大哥,我”

  “我的品味就那么差?”谢宇实在忍受不了了。上前一脚就踢了上去,这货飞了老远。然后只见远远看见了一摊水渍,

  我去你妈的,这货尿了

  没办法,谢宇只好拿着一条麻绳把这货绑在了阳台

  “你自然风干吧。”

  然后谢宇偷偷的潜进了老师家的卧室,

  没想到啊,没想到啊,师娘,原来你是这样的。

  谢宇拿着棍子偷偷从后面走进了床榻。

  “啊”血液喷溅了旁边男人一身

  “啊,这什么玩意”

  “你们去死吧”

  缩骨之上,下巴之下,正是你们死的好地方。只见谢宇轻轻的一扭。师娘就再也没有了气息,

  “你活该,你们都活该。”就像你们这种人都该死,都该死。

  晚上十二点,教授醉醺醺的被人扶了出来,“哎呀,老谢啊,我真的没想到啊,谢宇那小子竟然竟然能研究出来那么一个系统,可惜啊,可惜了,最后这个东西归我了”

  归你么?归你么?终究你的命也要归我了。

  谢宇手起刀落,拿着那把师父给的紫牙弯月刀,一刀下去只见血花四溅,教授的头竟然被生生的切了下去。

继续阅读:第二张 天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毒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