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启月堂五萌主
起司露露2019-05-12 17:075,036

  “哈哈哈哈哈哈……快叫师父!”已经在习武场等了一会儿的青晏,看到身着劲装的解语,忍不住大笑出声。

  这也太解气了,一直都被解语的毒药威胁,没想到居然可以做她师父!

  “你教我习武不是我求你的,是公子吩咐的,我可不必喊你师父哦!”解语提醒道。

  “你这丫头,怎么这么不讨人喜欢!”青晏撇撇嘴拿她没辙。嘴上占不了便宜,就在练武上整整她,想到此处,青晏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放大。

  “别想耍花招整我,要怎么训练公子可是事先交过底的。”知道青晏没安好心,解语先警告道。其实陆袭远什么都没说,但这不重要,只要能唬住青晏就可以。

  “我哪敢整你,从来都是你整我们好吗?”青晏顿时觉得很委屈,堂堂七尺男儿居然被一个丫头吃得死死的。

  “好啦,还请青晏大侠赐教!”说完解语一个抱拳,这身姿看着还挺像那么回事的。

  “好说!”青晏也回礼,这大侠和女侠相视而立的画面甚是养眼。

  从那日起,解语每日亥时睡寅时起,习武,照顾陆袭远,处理齐月堂的事物,日子过得紧凑充实。

  按照陆袭远的建议,解语改变了齐月堂的经营方向,三个月过去,终于初见成效,由亏损转为盈利,医馆也开了两家,御医局里采办药材的人也在积极接触,相信用不了多久,这道口子终会疏通的。

  在启月堂里,大家都以为解语是个名为启月的神秘少年,因为她都带着面具,无人知晓她的真实身份和容貌。

  她的得力助手有五人,分别是身居妓院,负责收集情报的仪宁。负责医者择选和管理医者的老中医韩拓。负责交际,疏通关系以及财务的笑面郎君方一笑。负责药材采买和销售的大掌柜罗高。最后一位,是负责销售毒药的机敏少年秦斐。

  这五人并未服毒,却对解语忠心耿耿。陆袭远早就看出解语笼络人心的天赋,这也不足为奇。而在解语的授意下,他们慢慢在不知不觉中给其他中层管理喂了解药。他们定期服的解药只是一般去了甜味的八珍糕丸罢了。

  启月堂的赏罚制度是五个萌主一起讨论,然后再让解语定夺的。为什么是萌主?因为解语是糖主啊!这起称呼的风格也是没谁了。

  每次看着五个男女老少热烈讨论的样子,解语就觉得特别萌,身为他们的老大,也非常没有架子的为他们端茶递水,甚至烫火锅烤肉。

  吃货解语的面具是可以分成两节的,平时合在一起,吃东西时就把下面一半卸下。?

  “糖主……每次议事都在吃东西会不会不太好?”韩拓放下筷子,对着正在往嘴里塞羊肉的解语郑重道。

  “可是,每次不都愉快地制定了计划,然后又合理地执行下去,还收到不错的成效?”解语不解,难道是今天的火锅不好吃?

  “韩萌主应该不太喜欢吃火锅。”秦斐把解语还来不及吃的羊肉夹了过去,沾了沾□□,往嘴里送,还故意吧唧嘴,显得多美味似的。

  “属下也觉得这样不好,这几个月,我都胖了多少斤了?又要花银子买新衣服。”仪宁边说边涮着毛肚,解语看了眼她的胸,嗯,胸都大了,其他地方估计是肥了。

  “一笑,罗高,你们两个……什么意见?”解语自认民主,这件事可以少数服从多数。

  她也就是来启月堂还可以吃点别的,虽然每天跟着陆袭远的饮食非常健康,可是太清淡了好吗?难得可以大家一起吃吃喝喝,多幸福啊!

  “属下觉得,可以偶尔泡泡茶品品茗。”方一笑抱拳道,然后得到仪宁的甜笑和韩拓理解万岁的眼神。

  “对,喝茶去油减肥,还提神。”罗高赞同道。

  “行吧!那就一次吃吃喝喝,一次泡茶品茗,我们交替着来。”解语觉得方一笑说得有理,便答应了这个建议。

  “糖主,您上次差属下查的事情有眉目了。”仪宁为了保持身材,忍住不吃。

  今日有关齐月堂的事已经讨论完,上次解语拜托她打听四年多前有没有哪个会武功的姑娘失踪一事,她已经打听到一家。

  “快说。”解语听闻立马放下筷子,这件事可比吃火锅重要多了。

  “镇远大将军许翰山有个女儿叫许妍君,八岁以后都随许将军在关外,五年前回到中原,可回来不到半年就离奇失踪,不知道她接触了谁,也不知她去向何方。许将军在外征战知道这个消息心急如焚,又无法回来,虽然差人打听,无奈四年多来杳无音信,如今得胜回朝,应该会继续搜寻许姑娘的下落。”仪宁无意间听一个送捷报的士官说起这桩旧事。

  “能弄到许姑娘的画像吗?”解语需要确认自己是不是就是那个许妍君,如果她是,那么翟鸣鹤夺嫡就会多一个筹码,因为还保持中立的许翰山,是各方势力争夺的对象。她作为许妍君,就算无法劝说许翰山加入五皇子的阵营,也一定想办法让他继续保持中立,如此就很好了。

  “属下明日为您寻来。”要张许妍君的画像并不难,仪宁立马答复道。

  “糖主,您为何要打听许姑娘的下落?”韩拓不解。

  “我是帮一位友人打听。此事与我们启月堂并没有关系,是我的私事,其他的我就不多言了。”解语并不想多做解释,这五人都不是省油的灯,虽然目前忠心于她,但她对他们的信任,仅限于与启月堂有关的事情上。其他事,她希望他们知道得越少越好。

  “是,属下多言了,请糖主见谅。”韩拓自觉多事了,连忙道歉。

  “无妨,韩叔也是关心我,我心领了。”解语笑着打圆场。

  “时候也不早了,今日议事就此结束。我先告辞,辛苦大家了!”解语想赶紧回去跟陆袭远打听许翰山和许妍君的事,看火锅也吃得差不多,便先行离去。

  “方大哥,我觉得糖主跟这个许姑娘关系非同一般。”仪宁倚靠在方一笑身上,风情万种道。

  “仪宁,确实该多喝茶了。”方一笑没接她的话茬,只是楼了下她的腰,随后轻轻抽身,抛下这句话后就用轻功闪人。

  “方一笑,你给我站住!”被人嫌弃长胖了的仪宁已经顾不得自己的美艳形象,直接亮出两把弯刀,追杀方一笑去了。

  “我实在想不明白,糖主怎么就能把我们几个凑在一起,还把启月堂打理得井井有条的?他除了爱吃,还有什么其他优点?”秦斐看着仪宁远去的背影,悠悠道。

  “有,他还爱钱。”罗高补充道。

  “对!虽然隔着面具,可每到月底盘账的时候,知道启月堂赚得盆满钵满,他的眼睛都放着金光。”方一笑也加入吐槽的行列。

  “方大哥,仪宁姐呢?”众人见方一笑回来了,赶紧退避三尺,生怕一会儿仪宁回来他们会遭到牵连。

  “现在应该在心悦楼睡得正香吧!”方一笑摸着下巴假装思考。

  “你把她打晕了?”秦斐真佩服方一笑,居然敢打仪宁。

  他们五人中武功最好的是方一笑,其次就是仪宁。韩拓,罗高,还有秦斐并列第三。从来仪宁嗓门一大,大家只能认怂,也就方一笑还在那里笑。

  “没有,只近是来看她睡眠不好,我帮了个小忙罢了。”方一笑笑得人畜无害,仿佛自己做了件好事。

  “你们不困?那你们继续聊,我先失陪。”方一笑看他们三人紧紧挨在一起,感情似乎很好,而他把仪宁扛回去也是够耗体力的,决定不打扰他们,自个儿回去睡觉。

  “慢走。”送完方一笑这个笑面虎,他们三人也各自回住所休息,养足了精神,才好为启月堂,这个让他们重新燃起希望的地方努力。

  解语回到陆宅,想找陆袭远询问许妍君的事,可走到他的住所,发现灯是黑的,才记起他早睡的事,而现在快子时了。

  她立于他门前,发了一会儿呆,不知道为什么她知道自己可能是许妍君之后,心一直提着,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

  “算了,明日确定了再说吧!现在也只是怀疑。”解语拉紧斗篷把自己包裹住,安抚自己道,随后,回到自己的住处。

  第二天早饭过后,解语以要给陆袭远针灸为由支开青晏和小冬。为保险起见,二人依旧在密室交谈。

  “可是要找我谈许妍君之事?”陆袭远不等解语开口就先问道。

  “对……只是,公子你怎么又知道?”解语就纳闷了,陆袭远是她肚子里的虫子吗?

  “陆家也有探子。”不是他陆袭远多神,而是仪宁听到的消息,他的探子们也跟他汇报了。

  “原来……”解语点点头,接受了这个说法。

  “我让仪宁去弄许妍君的画像,公子不会早就拿到了吧?”解语皱皱鼻子,心说应该八九不离十了。

  “你就是许妍君。”陆袭远看解语那一副不服气的样子,不禁莞尔。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我知道公子一定有计划,我就不花这脑子想了。你直接吩咐吧!”解语托着腮,对陆袭远眨巴眨巴眼睛,看着十分乖巧。

  “你先说说你的计划,我再告诉你我的。”陆袭远不让她偷懒,每一次筹谋,都是锻炼,他不能护她一辈子,必须让她自己强大起来。

  “公子……”撒娇无效。

  “好吧!我是这么想的……若我是许妍君,就要想个办法让许翰山认为是五殿下救了我且照顾我至今,这样许翰山就会欠五殿下一份大人情。如果我能说动许翰山加入我们的阵营自然最好,若是说不动,就请他继续保持中立,好好做他的镇远大将军,谁都不要投靠。”

  陆袭远听完解语说的话,能想到这一层算是有进步了,不过她漏了非常重要的一点:“若是英贤为了拉拢许将军,请皇上赐婚,将你许配于他,你该如何?”她可以跟许翰山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可为了夺嫡的翟鸣鹤又怎么会放过与许翰山成为“一家人”的机会?

  “对啊,如果我成了五皇子的妃子,那许翰山想不帮都不行了啊!直接强行站队了,哪里还需要我去说服他?我这个脑子……哎呀!”解语拍了下自己的脑门,疼得呲牙。

  “打脑门会变笨的。”陆袭远伸手帮解语揉了揉额头,宠溺道。

  “我必须先把翟鸣鹤娶我的机会给扼杀了……”解语抿着嘴唇陷入思考中,不一会儿她就灵光一闪有了主意。

  “自古帝王都怕国运受损,只要我能证明我的八字不适合嫁入皇家就行,生辰八字可是改不得的,到时翟鸣鹤就没有娶我的理由了……或者,让皇上或者太后收我当干孙女干女儿之类的,这样,也可以让那些对许家势力虎视眈眈的其他皇子们无法打我的主意。”解语说着这些话时脸上带着自信的微笑,陆袭远仿佛看到当年意气风发的自己。

  “就按你的意思办。”陆袭远摸摸解语的头,温润一笑。他的肯定对她来说是莫大的支持。原本还棘手的问题,瞬间明朗。

  “可这两条路都要仔细筹划一下才行。”找到可以让金宇帝信服的术士证明解语不适合嫁入皇家,以及找机会让解语成为皇家的亲戚,这两件事都不容易。大方向有了,实施步骤却毫无头绪。想到此,解语不禁皱起眉头。

  “这两个办法都好,剩下的交由我来安排,待我部署好,再告知你怎么做。你且安心等候。”说完,陆袭远轻轻揉开解语快拧成麻花的眉头。

  “你还没说你的计划。”解语想知道,人精陆袭远会怎么做。

  “与你第一个办法相去不远,第二个办法我倒是没有想到的。”陆袭远承认自己只想了一个办法。

  “公子,谢谢你,没有让我过分依赖你。要是你什么都帮我安排好,我只会越来越傻,然后离你越来越远。”解语挽着陆袭远的胳膊,把头靠在他的肩上,感激道。

  “曾经有位姑娘,总是怪我对她不好,什么都不帮她,后来,她嫁给了什么都帮她安排好的人……”陆袭远轻轻吐了一口气,像是把郁结于心的灰尘吹散了。

  “嗯,龙配龙,凤配凤,一个爱索取,一个爱付出,各取所需,蛮好!”解语可以确定,这位姑娘应该是陆袭远的初恋。“可是,你不怕我也嗔怪你?”

  “你刚不是谢我了吗?”陆袭远难得露出顽皮的神情,惹来解语一记响吻。

  “我们出去吧,不然青晏他们该等急了。”解语看了眼沙漏,已过两刻钟。

  出了密室,帮陆袭远做完针灸,解语就回她的住所制毒去了。陆袭远则交代青晏准备马车,他要出门见一个人。

  “公子,到了。”一路颠簸到了一家道观,青晏撩开帘子扶陆袭远下车。

  “贫道见过公子,快里边请。”观主万秋红见陆袭远脸色不好,忙迎他进屋,青晏则守在门外。

  “公子,是何事如此重要,需要您亲自到访?”万秋红此刻十分忐忑,边奉茶,边努力回忆近日自己可有犯错。

  “还请观主过来,我说,你听,不必多问。”陆袭远招呼万秋红过去,然后附耳轻语一会儿。

  “是,贫道定不负所托。”万秋红听完,抱拳允诺。

  “观主请重复一遍我听。”说着,陆袭远把耳朵凑过去,示意他耳语。

  万秋红重复了一遍方才陆袭远交代的内容,听完没有遗漏,陆袭远点点头,放下两锭金子后,便起身离去。

  “青晏,去远山阁。”陆袭远才坐定,便吩咐道。

  “公子,您的身子……”从陆宅到景莲观已经够折腾了,他居然还要去远山阁?要是解语知道青晏带着陆袭远这么颠簸,回去还不喷死他?

  “不碍事,我要去请尊道家雕像。”陆袭远并不信教,看佛理或者道经,不过是为了能与这些信仰的人打交道罢了。今日怎么突然转了性,想信道教了?

  “是。”纵然对陆袭远的反常迷惑,青晏还是听话地把他带到目的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跟患者谈个恋爱(魂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跟患者谈个恋爱(魂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