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毕业外派下山
起司露露2019-05-09 09:584,040

  第二天一早,解语跟严逸师徒告别后就背上自己特制的双肩包下了山。

  二猫是哭得稀里哗啦难以自控,严逸倒是淡定自若仿佛解语只是下山几日不久就回来。

  回想起二猫那狼狈的小样儿,解语兀自在下山的路上哈哈大笑,倒不是她薄情,而是一个大老爷们哭得那么失态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她知道二猫喜欢她,也知道自己不会喜欢二猫,这次下山也好,让二猫冷静冷静,将来找个温柔贤淑三从四德的姑娘成家,好过在她身上浪费青春。

  一边想着心事,一边赶路的解语,不知不觉就到了马路上。她走到一个三岔路口,立马犯了迷糊,左还是右?无奈之下只好从背包里翻找地图。

  就在她翻地图的空档,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身后传来,她扭头看着马上就到撞上自己的马直接惊呆,动弹不得。?

  “咴——”一阵刺耳的嘶鸣声后,马儿在离解语十公分的地方停下。

  “你这人也不知道闪开吗?万一真的撞上了,你就没命了!”见解语没有大碍,赶马的年轻人大声抱怨道。

  “青晏,不得无礼,是我们着急赶路,吓着那位公子了。”马车里传来虚弱却不容反驳的声音。解语心说,这个公子还是明事理的。

  那人话音才落没多久,就从车上下来一个书童模样的少年,生的眉宇清秀,行动也落落大方。他走到解语身边,对她一个作揖,客气道:“这位公子,我家公子身体抱恙不便下车,便差我下车代他跟您赔个不是。这是一点碎银,请公子到城里喝点酒压压惊。”?

  “我没事,这银子我就不收了,如果公子真的想表达歉意,不知可否载在下一程?看公子似乎要去岳龙,而在下正好也要去岳龙医治一位病人,若是乘马车,今晚就能到了。也省去中间投店的麻烦。”解语说得很大声,好让马车里的人听见。

  “这……”书童为难了,只能跑回去向公子的请示。

  过了一会儿,又跑回来请解语过去。“这位公子,我家公子有请。”?

  “多谢!”解语不客气地上了马车,见到了刚才那位声音虚弱的公子。

  此人面容瘦削,内着白色里衣,深蓝外衫,头上束之白玉冠,乍一看,很有许仙的风格。

  解语从随身挎包里把许仙捧出来,想比对一下,结果吓得书童直接尖叫。还来不及跟他们解释,解语就被青晏用剑指着脖子。

  “这位少侠,有话好好说!刀剑无影,我要是死了,我要医治的人也活不过今年了。”解语边说边往后退,想离剑锋远一点。

  “青鬼蛇,咬人无毒,血肉剧毒。”那位虚弱公子倒是冷静地道出许仙的出处,并未被蛇吓着。

  解语瞬间忘了自己被剑指着,两眼放光,居然遇到行家了。?

  “青晏,继续赶路吧!这位公子没有恶意。”听虚弱公子这么一说,书童大大松了一口气,青晏则乖乖收起剑,出了马车继续赶马。

  “冒昧问一句,公子您可是要去岳龙的陆宅?”虚弱公子试探着问。

  “您怎么会这么问?”解语就奇怪了,她为陆袭远医治的事只有严逸,二猫,章寻那一帮人知道。这个人才跟她第一次见面就这么问,也不知他是敌是友,只能先装傻。

  “哦,因为在下就是陆袭远。”知道陆袭远病情的人并不多,且青鬼蛇非常稀有,在中原只有严逸那里有,这位少年把青魔蛇当宠物一样带着,说明他与严逸关系不一般。从棋风山下来去往岳龙,这条马路是必经之道,结合综上种种迹象,陆袭远可以判断得八九不离十,他就是严逸推荐的大夫。只是,他并没有马上承认自己要去的是陆宅,而是反问他,这点让他有些不明白。

  “陆袭远,是何人?”解语继续装傻。?

  “这位公子,我家公子就是陆袭远陆公子。”书童小冬忍不住了,这人该不会刚才被青晏拿剑吓傻了吧?

  “在下解语,见过陆公子。以后公子的病,由在下医治。”见小冬不像配合演出,解语这才放松警惕。

  至于他是怎么猜出她就是那个要医治他的大夫,解语没想多问,因为严逸说过,她要医治的人城府极深,洞察力强,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一定是她的言行透露了一些信息,以后她要小心再小心才好。否则,在这么个身处尔虞我诈,随时被人算计的人身边,保不齐哪天就成了替死鬼了。忽然有点后悔答应严逸,世上再毒的毒药,也不及人心歹毒。?

  “你就是要给公子治病的大夫?”小冬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看着才十七八岁的少年,实在信不过他。

  “正是,而且,我比你大,今年正好二十,你得叫我一声哥。”小冬真是藏不住事的娃,这一脸的怀疑都要溢出来了。?

  “你有二十?我不信。而且,你没有信物,怎么证明你就是严神医推荐之人?”陆袭远根本不用开口,小冬就把他想知道的都问了。

  “喏。”解语从装许仙的小袋子里掏出一枚金镶玉佩,递给陆袭远,它正是章寻那日留下的。

  “今后就有劳解大夫了。”陆袭远接过玉佩,正反看了看,确认无误,拱手道。“只是,为何方才解大夫要否认自己的身份?”?

  “虽然在下不清楚陆公子您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可能让严大夫这么上心,想必是个人物。所谓树大招风,难免会有看您不顺眼的人,倘若知道在下是您的贴身大夫,正常来说,只有死路一条。”解语也是很无奈,这个烫手山芋已经在手里,丢都丢不掉了。不给他治病吧!看外面那个叫青晏的家伙肯定打她半死,最后还要就范。给他治病吧!他的仇家肯定想办法除掉她。真是进退两难,命运多舛啊!

  “给大夫您添麻烦了。”陆袭远听完,赞同地点点头,抱歉道。

  “那你后来怎么又承认了?”小冬这里还没有闹明白。

  “陆公子虽文弱,可一双眼睛深沉无光,并非心思单纯之人。而小兄弟你,还没有学会伪装。方才你对我不认陆公子的反应,让我相信,自己遇到的是陆公子本尊无疑了。”对于小冬,解语就不自称在下了。

  “解大夫除了望门问切,察言观色也相当出色。”陆袭远的语气里听不出情绪,如同他的声音一般寡淡。

  “陆公子过奖,是在下忘形了。”解语想起严逸对她的告诫,多做少说,以免祸从口出。就算她是陆袭远的大夫,可她不该这么快信任他,毕竟,他看似无害,谁又知是否心如蛇蝎?

  陆袭远笑了笑,对解语的话不置可否。小冬这次也识趣地没有再问,即使他不太懂解语为何说自己忘形。

  接下来的时间,陆袭远闭目养神,解语把玩着许仙,小冬则一脸警惕地看着许仙在解语手上绕来绕去,生怕它忽然发狂咬人,外边的青晏则专心赶车。

  中间停下两次都因为解语要解手,如果眼神可以伤人,解语已经被青晏瞪得千疮百孔。解语也不想总上厕所,谁让她中午吃得干粮太干,喝了一肚子水还觉得口渴。

  果然不出解语所料,天才黑下来没多久就到了岳龙,又走了两刻钟左右到达陆宅。陆袭远是被青晏背进去的,本来就体弱的他,这一路颠簸回来够他受了。

  解语跟着进了陆袭远的卧房,待他躺好,她便为他号脉。看着解语越来越紧锁的眉头,青晏和小冬不由紧张起来。

  “解大夫,公子他没事吧?”小冬憋不住先问了。

  “你家公子的饮食以前谁负责的?药材都是谁熬的?”解语帮陆袭远盖好被子,把青晏和小冬拉到外厅,询问道。

  “公子的饮食之前是何师傅负责的,不过半月前因为在公子的饭菜里下毒,被发现后畏罪自尽了。药材都是小的在熬。”小冬如实相告。刚看解语很专业的样子,他自觉地放低身段。

  “公子的饮食可有食谱记载?药方都还在吗?”解语进一步问,她需要确认一件事,这样才能更好地治疗陆袭远。想让他变成健康的人,别说她,严逸估计都办不到,能做的就是延长他的寿命。能活多久,还要看他是否配合。

  “菜谱没有,都是何师傅自己安排的。每次采购的记录有,药方都在小的这收着。”小冬能理解解语问药方,但不明白她关心公子的饮食干嘛?

  “对了,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解语忽然想起来都没问过人家的名字。

  “小的叫小冬。解大夫是要采购记录吗?”小冬终于跟上解语的节奏了。

  “对,辛苦都帮我找来,越详细越好。还有,今晚公子的膳食我写给你,让厨房照着我给的食谱做。”解语边说边从包里取出解氏文房三宝,鹅毛笔,墨水,纸。写了一张食谱给小冬。

  “这笔……”一直没说话的青晏,对解语的鹅毛笔很是好奇。

  “哦,青大侠如果喜欢,改日我做一支送给你。”解语倒是大方。

  “不必了,只是从未想过鹅毛也能写字。”青晏此刻对解语的态度算是好多了。

  “陆公子一时半会儿不会醒,我可否先去我的住处洗漱一下换身衣服?”解语的意思是谁能给带个路,她住哪儿啊?

  “请解大夫见谅,小的失礼了!请您随小的来。”小冬这才想起来,解语从进门就在为公子忙活,都没来得及去住处休息片刻。

  之前就已经飞鸽传书交代收拾一间屋子给解语,让她一到就可以住,不必等人收拾。

  只是没想到,陆袭远给她安排的住处离他住的地方好远。作为贴身大夫却住得这么远,真发生什么状况,她又没轻功飞过去,不知他怎么想的。

  “叩叩叩……”解语刚收拾干净换好了衣服,就听到一阵清脆的敲门声。

  “谁?”

  “解大夫,奴婢叫迎芳。公子差奴婢给您送衣服鞋袜来。”迎芳的声音柔柔弱弱,要不是解语住的地方清净,还真听不清。

  “衣服鞋袜?”解语打开门,诧异地看着迎芳手里捧着的女装。

  “迎芳见过解大夫。公子交代,请您速速换好衣服后去他房里见他。”迎芳微微福身打了个招呼,就把衣服鞋袜放在解语的床上。传达完陆袭远要交代的事,补了一句:“解大夫可要奴婢帮忙梳妆换衣?”

  “不必了。有劳迎芳姑娘送衣服来。你要有事就先去忙吧!我马上换衣服,一会儿就去见公子。”解语知道自己女扮男装的事应该人尽皆知了,也就不再刻意压着嗓子,改用本来的声音说话。

  “好,迎芳告退。”迎芳又福了福身,退了出去。

  “他是怎么发现的?”解语一边换衣服一边回忆自己哪里露了马脚,被陆袭远看出女扮男装了。青晏,小冬都没看出来,随严逸出诊也没被识破,当了三年的男人,被他一下就看穿了。

  “左衽还是右衽?”解语基本就没穿过女装,只能回忆刚才迎芳的穿衣样式,“右衽!”

  衣服穿好了,头发怎么梳?解语对着镜子犯难,最后她只是斜斜扎了个辫子垂在胸前完事儿。

  检查了一下没有特别突兀的地方,解语带上随身小挎包,凭着记忆东拐西拐,终于摸到陆袭远的住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跟患者谈个恋爱(魂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跟患者谈个恋爱(魂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