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治病顺带恋爱
起司露露2019-05-09 09:494,887

  在陆宅近半个月,解语与陆袭远形影不离。在解语的严格监督下,陆袭远的身体有了些许起色,虽然跟青晏小冬比还是很虚弱,但跟之前比,食欲好了,睡眠质量也改善了些。对解语来说,还是任重道远,掉以轻心不得。

  上次解语吃了陆袭远豆腐却没有什么后果,换来得就是变本加厉地占便宜。没事摸摸陆袭远的脸,借帮他捂手之由抓着人家手不放等等揩油的事不胜枚举。

  大家以为她是男装惯了所以不拘小节,可后来发现她对鲜嫩可口的小鲜肉小冬,或者结实强健的青晏却是恪守礼节绝不逾越,大家不得不怀疑她这是喜欢上陆袭远了。

  “解姑娘,我有一个疑问,一直想问你。”陆袭远这会儿在午休,解语,青晏,小冬三人就在院子里坐着喝茶。 

  “你问。”解语喝了一口茶,心想青晏能问她什么好问题。

  “你是不是喜欢上公子了?”青晏那八卦的模样跟平日里的一身正气判若两人。

  “是又怎么样?你们不喜欢公子吗?”解语愣了下,但很快就换成一副痞痞的样子。

  “不是那种喜欢,是一个姑娘对一个男子的喜欢。”小冬也来凑热闹。

  “啪!”解语忽然用力放下杯子,眼神恶狠狠地扫过青晏和小冬。

  “你们知道得太多了,我是不是该杀人灭口呢?”

  “姑奶奶,你可别再给我下痒痒粉了,那结痂都还没退呢!”小冬闻言赶紧求饶。

  “咳,我还是喜欢严肃一点的样子。”青晏想起来被解语下了笑口常开这种毒药,自己傻笑了一天,第二天整个脸都是酸痛的,连吃饭都吃不了。脸色瞬间铁青。

  “我不会跟公子说的。”小冬保证。

  “我也不会。”青晏附和。

  “公子那么聪明怎么会不知道?还用你们说?我呀,没想那么多,喜欢就是喜欢,都不知道能喜欢多久,所以我也不想避讳什么。公子任由我胡来,应该是他不讨厌我。”解语微微笑着说,想起陆袭远,她身上的逆鳞立马顺了。

  “要不,我们帮你问问公子的心意?”小冬热心道。

  “要你多事?你好好照顾公子就是帮大忙了。我无需探问公子的心意,他不讨厌我就行了。至于喜欢,不是问了就会喜欢上的。这样心照不宣挺好,大家都没压力,一切自然而然。”解语在现代谈过一个男朋友,因为她总是没有安全感,最后越是想攥紧,就越是抓不住,最后分手告终。她的人生信条是,不二过。因此,她对陆袭远就是顺其自然,不激进,不逃避。

  “对了,我也想打听一些事。”解语扭头看了下陆袭远的房门,招呼青晏和小冬凑近了说话。

  “从你们认识公子到现在,他可曾有过红颜知己或者有婚约之类的?” 

  “我认识公子的时候公子才八岁,我九岁。在他十六岁之前除了读书写字,就是骑马习武,要么就是跟章公子一起出去,十六岁之后公子身体越来越不好,就不习武了,帮着章公子做了很多事,还要打理陆家的生意。之后身体越来越差,就是现在这样,醒了忙,忙累了睡。根本没有什么机会接触其他姑娘,哪怕接触了也是就打个照面,像跟解姑娘这样朝夕相处的情况还是第一次。”比起才在陆袭远身边五年的小冬来说,青晏对他的情况更了解。

  “公子之前习武?”解语实在想象不出来陆袭远策马奔腾的样子,坐个马车都颠簸掉他半条命了。

  “公子要不是身体突变,他哪里还需要我保护?在公子没有生病之前,我从来没有赢过他,即使我个头比他高,也比他虚长一岁。而且公子有百步穿杨之技,可以说箭无虚发,百发百中呢!公子可是文武双全,又英俊儒雅,还没等说媒的上门,公子就病了。”说到此,青晏和小冬都垂下了头。

  那么好的公子,怎么就变成如今这般风一吹就倒的样子了?老天不开眼啊!

  “我知道了,多谢!”解语对青晏拱了拱手,谢道。

  “解语,你跟严大夫什么关系?还有,你跟我们一样,也没有家人吗?”这半个月来大家都见识过解语的医术,更体验过她的毒药,严逸只有一个徒弟这是众所皆知,可解语的医术又是师从于谁?

  “严大夫是我的恩人,至于家人,公子,青晏,小冬,你们现在都是我的家人。”解语伸出双手,青晏和小冬一人握一只,“所以,我们要相亲相爱,互相扶持哦!” 

  “嗯,要是以后不捉弄我们就更好了。”小冬赶紧补充道。 

  “小冬说得对。”青晏赞同道。

  “别人欺负我的家人那是绝不允许的,偶尔逗逗家人,还是可以的。嘿嘿嘿!”解语的笑好看又透着阴险。

  “我该去熬药了,你们聊。”小冬特别怕解语这么笑,感觉准没好事,赶忙找个理由先撤。

  “我想起来要去帮公子巡店,我也告辞了。”青晏抽回手,一个轻功就翻墙出去了。

  “我有这么吓人吗?”解语摸摸自己的脸,她也没有面露凶光啊!

  “你不吓人,你的毒药吓人。”陆袭远的声音忽然想起,吓得解语蹭的一下站起来。

  “公子,就你最吓人了!”解语一边嗔道,一边走过去扶陆袭远走出来。

  “那日我就想说了,你短短几句话就化解青晏和小冬对你的不满,而且还加深他们对我的感恩之心,若是没有学医,你学权谋也是很有天赋的。”陆袭远喝了一口解语给他倒的水,笑道。

  “公子过奖了,我对权谋没有兴趣。世间最毒的是人心,我尝百草,试百毒,人心之歹毒是断不想触碰的。”解语想起陆袭远被人食杀这么久的事就不由得打了个寒战,而这个苦主此刻却云淡风轻跟个没事人似的。 

  “我也是心肠歹毒之人,你可害怕?”陆袭远还能习武时,双手就沾满鲜血,不能习武后,借刀杀人的事也没有少干。他这么评价自己,也不算偏颇。

  “我这个人贪生怕死,而凑巧对公子有用,暂时不会有性命之忧,因此,我倒是不怕公子加害于我。怕只怕公子你……”活不了多久,我还能在谁庇护下继续苟活。这后一句解语没有说出口。

  “我若不在了,章公子会护你。”陆袭远看出解语的担忧,安慰道。 

  “你若去了,我去给你作伴吧!”解语握着陆袭远的手,笑嘻嘻地说。

  “到那时,继续活着,或是随我而去,你随心而定。”陆袭远这个将死之人,除了心中的理想未实现让他继续强撑,儿女之情本就是奢望,解语对他有情,他对她也有意,虽然不能与她成亲,但这样朝夕相伴已是上天眷顾了。所以,他不想给自己设限,更不想要求解语如何。

  “公子,你可知道我为什么会钟情于你?”解语起身用手臂圈着陆袭远,头挨着他的,柔声问道。

  “不知。”陆袭远也不明白,解语怎么就看上他了。

  “这样的你要是在我的家乡,会有非常多的姑娘喜欢,因为你懂得尊重,不会强加自己的意识给别人。同时明白自己要什么。是你的绝不手软,与你不相干的也从不多事。活得明白,干脆利落。”解语一直很欣赏这样洒脱的人。

  “我以为,你只是单纯地看上了我的美貌。”陆袭远说完,轻笑出声,这个理由他自己都不信。

  “当然,美貌也是理由之一啦!”说完,解语便亲了陆袭远的脸一下,然后继续跟他腻在一起。

  “咳……”给陆袭远送点心过来地小冬,恰巧看到这一幕,尴尬得干咳一声。 

  “小冬送吃的来啦?”解语放开陆袭远,边说边从小冬手里接过食盒,冲他眨了眨眼,他立马识趣地转身离去。 

  “公子,如果有一天,有人拿我威胁你做一些违背你意愿的事,你一定不要心软,因为就算你就范,我也未必能活,还不如用这条命为你做点事。”解语帮陆袭远盛了一碗山药粥,轻描淡写道,仿佛在说别人的事。

  陆袭远闻言,目光灼灼地看着解语,没想到她居然连这样的情况都考虑到了。“定会有两全其美的办法,保护好自己,信我便是。”

  “好,信你便是信我。”这是陆袭远之前对解语说的话,现在原话奉还。

  “公子,吃完粥我们散散步。”说完,解语又给他添了一小半碗粥。

  “好。”陆袭远也不急,慢慢地把粥给喝了。

  一路上两个人聊着历史,政治,音乐,美食。解语发现陆袭远很健谈,而且她丢出去的包袱,他基本都能接的上。

  陆袭远也吃惊一个二十岁的姑娘,天文地理政治军事都有涉猎,见解独到,眼光格局甚至优于一般男子。

  二人绕着陆宅走了一圈,便回陆袭远的住所等着小冬送药来。

  “公子,章公子来了。”陆袭远才坐下喝口水喘口气的功夫,青晏就来报告了。

  “快请!”陆袭远起身,整理了下衣襟,立足门前等候。 

  “我去看看小冬药熬好没。”解语找个理由退下,却被陆袭远捉住手腕。

  “不必回避,既然你我彼此信任,有些事,你知道了,才有办法自保。”陆袭远不希望什么都不知道的解语成为被人追逐的无辜小白兔,他是狐狸,她也需要成长。 

  “好。”解语拍了拍陆袭远的手,答应道。

  “灵杉,多日未来看你,还请见谅。”才进门,章寻就拱手道歉。

  “英贤不必介怀,灵杉还要感谢你为我请了位好大夫。”陆袭远边说,边引章寻坐下。

  “解语见过章公子。”解语见他们坐好,便上前行礼。随后为章寻到了一杯水。

  “这位姑娘看着眼熟。”章寻确定自己之前一定见过解语,只是又跟印象中不同。

  “回章公子,您在棋风山见过小女,那时小女着男装。”解语提醒道。

  “原来如此!”章寻回忆起解语当时的嚣张气焰,再对比现在的恭顺,还有点不适应。

  “严大夫推荐的人是你啊!灵杉的精神和气色都好了许多,看来果然请对人了。”章寻见陆袭远面色不再苍白,嘴唇也略微有了血色,对解语的调理比较满意。

  “谢章公子赞许。”说着,解语对章寻福了福身。

  章寻点了点头,正要开口支开解语,陆袭远却抢先阻止了:“如今我与解语生死相系,我们只管议事,不必刻意隐瞒。”

  “灵杉,你们认识才半月余。”章寻不解,行事缜密,老奸巨猾的陆袭远居然会信任一个认识没多久的女大夫。而且,来不不明,底细不清。 

  “足以交托信任了。”陆袭远笃定道。 

  “解姑娘,你是对我兄弟下了什么药?这脑子都被洗干净了。”章寻虽然是玩笑的语气,可是解语还是听出些许不悦。

  “章公子,想必您也知道公子的病情,而小女知道公子对您来说非常重要,您把这么重要之人交托于小女医治,难道不是信任小女吗?而那时,您甚至没有正式见过小女。以公子识人的本领,这半个月的朝夕相处,判断小女是否可信绰绰有余。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作为公子至交好友的您,识人的本领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说好听的话对解语来说手到擒来,而且说得对方觉得不对都无法反驳。

  “好一副伶牙俐齿!”章寻不禁鼓掌称道。

  “不过,灵杉可以无条件信任你,我却不能。这里有一剂毒药,你吃了它,我就信你。你放心,我这里有解药,不会让你丧命,毕竟你是我费了好大的功夫请来的大夫。但是,毒发之后会腹痛难忍,你若是能坚持一个时辰,我便信你。”章寻说完,从袖袋里拿出一个小纸包,打开以后,把里面的粉末倒入他方才未喝的水中,晃了晃后递给解语。

  解语接过杯子,闻了闻,再用手指沾了一点杯沿的药粉尝了下。好小子给她下了泻药,这不是摆明了无视她的专业吗?

  “章公子,这药解语不吃。也建议需要吃此药之人别吃。如果方便,解语可以为此人诊治,开过药方。”不是谁都能吃泻药的,而且治标不治本,肠胃功能弱有很多原因,不可胡乱吃药。

  “哈哈哈哈哈哈!是我疏忽了,你可是严神医推荐的人,这点把戏自然瞒不过你。”章寻方才只把她当寻常女子,却忘了她也是大夫。

  “章公子,需要刻意证明的信任,本身就是一种不信任。小女还有事,就失陪了。”解语才不想知道他们要谈的事,要不是陆袭远留她,她早跑回房里吃点心喝茶看书放松了。章寻不信任她也是常理,她在这里碍事,那闪人就是。

  “请留步,解姑娘。”章寻收起刚才的尴尬,正色挽留:“我信任灵杉,灵杉信任你,我便信任你。” 

  “多谢章公子。”你信任我,我未必信任你,谁知你会不会过河拆桥?自古好权谋之人,哪个是省油的灯?解语在心中暗忖。

  随后三人一同进了密室,虽然门外有云少钦守着,但因为讨论的事不宜让他知道,还是多隔一堵墙为好。而解语,作为陆袭远的心腹,才有这个特殊待遇。

  “解语,这位是五皇子殿下,而我是殿下的谋士。”待章寻坐定,陆袭远重新介绍。

  “小女拜见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解语还来不及吃惊,就先行跪拜礼。

  “起来吧!以后若非正式场合,不必行此大礼,也不可称呼我为殿下。”章寻交代道。

  “是,小女谨记。”解语答复后才起身立于陆袭远身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跟患者谈个恋爱(魂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跟患者谈个恋爱(魂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