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祭祖初碰中医
起司露露2019-05-07 16:235,065

  “爸,我必须要去?”正在收拾东西的吴京墨,不死心地问了句。

  吴天华放下手中的书,坐直了身子,非常严肃地点了点头:“是的,必须去!”

  “可是,妈不是才手术没多久吗?您平时工作又忙,总要有人照顾她吧?”她在做最后的争取。

  听女儿这么一说,吴天华思索了一会儿。以为他会改变主意的吴京墨,连忙放下手中的衣服,快速跑到吴天华身边蹲下,用满怀期待的表情看着父亲。

  “我思来想去,也没觉得你有多照顾你妈。所以啊,老老实实地回老家祭祖去!再说了,你假都请好了,就当给自己放放松。”吴天华笑得特别灿烂,在这一瞬间吴京墨觉得自己是充话费送的。

  “我只是个没上族谱的孙女儿,您可是我们老吴家的长子啊!真不明白,爷爷怎么就答应我代替您去了。”吴京墨慢慢起身,无奈地挠了挠头。

  对于这个爷爷,她并没有什么感情。父亲在她三岁时就举家离开金欧到了浅山,这都20年过去了,几乎没有回去过,虽然每年过年过节父亲都要电话回去问候爷爷,每个月也会给爷爷打一些钱孝敬他老人家。但吴京墨总感觉他们父子俩之间有一些隔阂。她有一次忍不住问了父亲,他立马拉下脸,她就没敢再问第二遍。

  “可能他想你了吧!时间不早了,快点收拾完早点睡,明天一早的飞机呢!”说完,吴天华把书收好,从沙发上起身回房间。留下翻着白眼,一副生无可恋样子的吴京墨在客厅继续收拾行李。

  第二天清早,吴京墨就拖着行李赶飞机去。本想让吴天华送她去机场,可专业坑闺女二十八年以及宠妻狂魔的老爸甩了这么一句:“你八点半的飞机,五点半出门,五点就得起床,这不得吵到你妈?本来她睡眠就不好,让她多睡会儿!你自己预约车吧!滴滴不是方便着吗?”听他说完,吴京墨第N次觉得自己是充话费送的。

  她在的士上因为没睡好怕起床气会波及到司机,就没有跟他聊天。百无聊赖的她决定发个朋友圈吐槽一下吴天华。打开微信却看到吴天华给她发了五个红包,合计1000元,说这是路费,还附加一个么么哒的表情。

  她的心情忽然有点复杂,又生气又感动。司机从后视镜看到她表情扭曲,忙问她:“小姐,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她尴尬地摆摆手,随后继续低头看手机。

  心想果然知女莫若父,知道她爱小钱钱。可话说回来,这么细心周到的男人,怎么会对自己的父亲那么冷淡呢?吴京墨决定此去金欧,一定找机会问问爷爷。虽然她没有立场去掺和长辈的事,可这个问题让她在意好些年了,想给自己一个答案。

  她从小可羡慕有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疼爱的小朋友了。可惜,她的生活里,只有父母,舅舅阿姨叔叔姑姑都在外地。现在想来,让她来金欧祭祖,也未尝不是好事,毕竟,可以一口气见到父亲母亲的亲人,也能感受下被亲戚关照的感觉。

  刚下了飞机到了出口就看到一个大牌子上写了她的名字。举着牌子的是个20出头的小伙子,估摸着应该是哪个堂弟或者表弟。吴京墨笑吟吟地走过去,表明身份:“我是吴京墨,你是?”

  “我是你小姑的儿子,你的表弟张彬。京墨姐,欢迎你来金欧!”张彬咧嘴笑了笑,初次见还有些腼腆。

  “小伙子还挺萌!“吴京墨自来熟地挽起张彬的手,笑道:“走吧!请带我拜见我的爷爷你的外公去!”

  坐着张彬的现代七拐八拐终于到了爷爷家,一栋两层半的老房子。路上听张彬把家里人都介绍了一遍。爷爷有六个子女,大女儿吴世英,嫁到乡下,丈夫前年去世,生了四女二男。大儿子吴天华在浅山人民医院外二科当主任,妻子徐笑梅在水务集团上班,今年退休,二人有个独生女吴京墨。二儿子吴天明,在加油站工作,妻子徐金妹在幼儿园当做饭阿姨,育有二子。三儿子吴天赐在电力局工作,妻子张红开了一家美容店,育有一女。小女儿吴世京在中心小学任校长,丈夫张生旺是武装部的书记,育有一子张彬。小儿子吴天盛有一家五金店,房产数套,妻子郭春莺在店里帮忙,育有一女。吴京墨自认记忆力还不错,可听完也就记得这几个长辈的名字,同辈的除了来接她的张彬,真是张冠李戴都不分不清楚谁是谁。

  张彬才把吴京墨拖进门,一群人就走了过来,把还在记名字的她团团围住。左一句京墨我是你小姑父,右一句京墨我是你堂哥……

  “大家安静!”吴京墨被吵得一个头三个大,逼急了双手交叉叫停,场面终于被hold住。

  “诸位叔叔姑姑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好!”吴京墨说完给大家鞠了一个躬,看他们都冷静下来,赶紧问:“爷爷他老人家在哪里?我先去给他请个安,再来跟各位长辈同辈认识好吧?”

  大家先是一愣,随后还是张彬站了出来:“京墨姐,外公这会儿在启月堂,要不,你放好行李,我带你去?”

  “好,那就麻烦你了。“吴京墨连忙感激道。

  随后,二婶徐金妹带路,张彬帮忙吴京墨把行李放到二楼她的房间。也来不及看看自己住的环境,就被张彬拽下楼,推上车,接着启动,出发,一气呵成。

  见坐在副驾驶的吴京墨还在蒙圈中,张彬忍不住哈哈哈笑起来。

  “我说你小子笑什么?”吴京墨没好气得瞥了他一眼。

  “京墨姐,你要习惯啊!金欧民风淳朴,你又是老吴家的孩子,大家对你热情也是正常的哈!”张彬看出来她是被这阵仗弄晕的,尝试着安抚她。

  “不过话说回来,我三岁就跟爸妈离开金欧去了浅山,可对大家并不生分,血缘这东西真神奇。“想她吴京墨从小没有亲戚,这忽然冒出这么多亲戚,幸福来得有点凶猛。

  “你走那会儿,我都还没出生,哈哈哈哈!”

  “所以你是小屁孩儿!”

  “那你是老姑婆!”

  “我打不死你,臭小子!”

  姐弟俩一路笑闹着到了启月堂门口,等张彬停好车,吴京墨跟他一起见爷爷去。

  启月堂其实是家药店,而且只卖中药,不像一般药店西药中药都有。才走进去,就是扑面而来的药香,比起消毒水的味道,吴京墨更喜欢中药味。古香古色的大门面对着一扇屏风,只能从两边进去,进门左手边有两张桌子,那是大夫坐诊的地方,左边再进去一些有一间屋子,门口一个牌子上写着治疗室三个字,想来是针灸或者推拿的地方。正面是一排满是抽屉的柜子和玻璃柜台,放着各种中草药。右边是收银台和库房。吴京墨环视一周也没见到她的爷爷吴德权,只能站在人来人往的大堂中间发愣。

  “外公应该在治疗室,我们等等,他工作的时候不喜欢人打扰。”张彬把吴京墨拉到一旁的座椅那儿,二人坐下一起等。

  “金欧人民都喜欢看中医吗?”吴京墨看人们络绎不绝地进来,好奇地问。

  “金欧地方小,不像浅山医疗设备那么齐全,以及很多没有医保的人去大医院看病太贵了,还有一些病普通门诊又治不好,就来我们启月堂了。我们价格实惠,服务周到,关键外公医术高明,药到病除,好多达官贵人都慕名而来。只要不是真的没救了,一般顽疾都有好转哦!怎么样?外公很厉害吧?!“说起吴德权的医术,张彬自豪感爆棚。

  “你说爷爷这么有名的老中医,怎么就没治好你的吹牛逼呢?”吴京墨做沉思状,惹来张彬一记白眼。

  “谢谢吴大夫,谢谢!“就在张彬准备反击之际,吴德权从治疗室出来了。那个病人双手合十,诚心诚意地道谢。

  “外公!”张彬成功引起吴德权的注意,忙把吴京墨推到他面前,献宝似地道:“外公,这就是大舅的女儿吴京墨!“

  “爷爷好,我是京墨!”吴京墨礼貌地弯了弯腰,向吴德权问好。

  “好,好……你长得真像天华啊!”吴德权嘴角抽动几下,心里感慨万千。

  二十五年了,当时一个路都走不稳的小丫头,现在长成了跟他差不多高的大姑娘了,身高长相都遗传自她的父亲。

  见到久违的亲孙女本是件高兴的事,可看到这张似曾相识的脸,吴德权的神色不免有些暗淡下来。如果时间可以倒回二十五年前,也许他还会坚持自己的决定吧?

  “爷爷?”见吴德权神色凝重地走神,吴京墨小心地叫了声。

  “京墨啊,你累不累?”吴德权回过神,问道。

  “不累,爷爷,您累不累?要不要休息一下?”吴京墨摇摇头,主动搀扶吴德权到一旁的座椅坐下,自己也跟着坐在他身边。张彬见状,忙也跟了上去。

  “不累的话就在这里陪陪爷爷好不好?晚饭的时候,我们一起回去。“吴德权调整好情绪,俨然一副慈爱长辈的模样。

  在吴京墨看来,这是一个爷爷的常态,可张彬就不这么觉得了。因为全家上下都很敬畏这个老祖宗,别说父辈们经常被骂,连他们这些孙子辈的也没有怎么见过吴德权有这么和颜悦色的时候。

  此刻的张彬一会儿看看吴京墨,一会儿瞅瞅吴德权,最后还夸张地掐了掐自己的大腿,看看是不是在做梦。

  “好啊!比起老爸的医院,我更喜欢这里,中药味比消毒水味好闻多了。”之前徐笑梅住院是吴京墨陪护的,待了一周,她每天都被药水味熏得晕乎乎的,还要坚持。

  不知道什么原因,吴天华很排斥中医,因此从小到大,吴京墨都是在西医院看病。浅山的中医医院门可罗雀,西医院却几乎天天爆满,这个时代节奏太快,快到大家已经没有耐心给身体康复的时间,固本培元,不如立竿见影来得吃香。

  在浅山,走路快,吃饭快,呼吸快,工作快,以及,死得也快。人们行色匆匆,面无表情,犹如机器一般高速运转在各个岗位,很多人忘了自己为什么努力,只是车贷房贷,妻儿老小,这些都是驱赶他们前进的鞭子。深吸一口气,都是汽车尾气的味道,抬头看见的,是夹杂着雾霭而被霓虹染色的天空。对比慢节奏的金欧,浅山显得那么光鲜而狰狞。

  “你小时候也喜欢这里,想不到长大了,还是没变啊!”吴德权听她说完,欣慰地笑道。“你刚学会说话不久,就能记住好些药名,一哭闹,抱你来店里,闻到药香你就安静了。”

  “是吗?爷爷,您记得真清楚!”吴京墨对三岁以前在金欧的记忆是缺失的,吴天华和徐笑梅很有默契地从来没有提过。

  “你要是学中医,一定很有出息!”说到这里,吴德权的目光不禁亮了起来,但很快又黯淡下去。

  “爷爷,我学的是商务英语。”吴京墨遗憾地抿了抿嘴。

  当初吴天华让她报考医学院,她不肯,就随意报了个还算好找工作的商务英语。先在一家小外贸公司工作。这段时间是淡季,她才能请假,旺季的话,几乎天天加班。其实她也不喜欢现在的工作,只是工资还算诱人,离家也不远,才一直坚持。

  她至今都没有好好想过自己到底想做什么,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如今听吴德权说她自小跟中医有缘,倒是给她的心里照了一丝光线,可这光还不够亮,对于未来她依旧是迷茫的。

  “哦,你要是有兴趣,爷爷可以教你。我也是二十多岁才开始学医的,到现在都50年了吧!也还在继续学习。活到老学到老嘛!“吴德权那张鹤发童颜的脸,这会儿正笑得像朵花。旁边的张彬已经在怀疑自己这二十多年认识的可能是个假的外公,真的外公应该是这样和蔼可亲而不是横眉冷对的模样。

  “可是爷爷,我这次只能待四五天,祭祖完我就回去了。”吴京墨的言外之意是,四五天能学个啥?

  “四五天一些小病小痛的对症下药是没问题了,还有伤口止血包扎,被毒蛇咬伤怎么解毒,这些可能会遇到的意外,要怎么处理……学一些没坏处。”看来吴天华的细心是遗传自吴德权啊,看老爷子这周到得,让吴京墨无法拒绝。

  “好吧!爷爷,这几天我就跟着您,学点傍身的本事!“吴京墨爽快答应,吴德权则高兴地哈哈大笑。

  “京墨姐,我也要学!”这空降的表姐居然能把吴家老祖宗逗得这么开心,他要跟着她学学这哄人的本事。至于吴德权说的那些基本急救对策,对于他这个爱好户外运动的人来说,也是非常有用的。因此,他赖也要赖着吴京墨。

  “你跟爷爷说啊,你跟我说干嘛?”吴京墨一头雾水。

  “京墨姐,你可是我们老吴家的大红人,当然跟你说,只要你点头,外公肯定不会拒绝。“说完,张彬讨好地捏着吴京墨的肩膀给她按摩。

  “爷爷,要不,就带上这个勤奋好学的表弟?我也好有个伴,您看行吗?”吴京墨对于老吴家红人的说法并没有多大信心,从张彬的反应来看,吴德权平日里应该是比较严肃且不好说话的,她这个跟客人没差的孙女,不知能不能说得上话。

  “行啊,只要我们京墨高兴!“吴德权边说边拍了拍吴京墨的手,眼里满溢出来的慈爱快把张彬羡慕死。

  “谢谢外公,谢谢京墨姐。“张彬见好就收,装模作样地向祖孙二人作揖道谢。

  接下来的时间,吴德权坐诊,吴京墨和张彬就安静地旁听,间或帮老爷子拿这个递那个,一个下午时间很快就过去。

  至于谁学得更快,悟性更高,自是不用说,有天赋的吴京墨胜出。快到傍晚时,她都可以帮人号脉了,当然是吴德权教过的,她基本可以拿捏得八九不离十。

  人都是越被认可,越出成绩,进而越来越有兴趣和干劲。虽然下午一直很忙,但吴京墨却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充实。尤其是病人满怀信任的眼神,和发自内心的感谢,让她心里那道光更亮了一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跟患者谈个恋爱(魂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跟患者谈个恋爱(魂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