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得知惊天秘密
起司露露2019-05-13 15:314,613

  “公子,药熬好了。”小冬在门外大声道。

  “进来。”陆袭远起身走到桌子边坐下,等解语试药,确认药没有问题了,才一饮而尽。

  “公子,今儿晚饭我就没过来陪你吃了,我有事要忙。”解语要去安排方才陆袭远委托的事。

  “好。”就在解语走出门口那一刹那,陆袭远补充道,“记得吃饭。”

  “嗯。”解语觉得心里一暖,转身笑着点点头,随后迈着轻快的步子回住所。

  第二天一早,青晏就去请翟鸣鹤来陆宅。

  翟鸣鹤一进密室就觉得奇怪,与陆袭远形影不离的解语居然不在身边。“解语那丫头呢?”

  “去棋风山探望严大夫他们了。”陆袭远从书桌上拿了一幅画,递给翟鸣鹤。

  “你居然为解语画了画像?不对……这不是你画的。”翟鸣鹤仔细看了下画风笔触,确定并非陆袭远所画。

  “画上的女子是许妍君,许翰山将军的掌上明珠,四年多前失踪。”陆袭远解释道。

  “你是说……解语是许妍君?”

  “正是。”陆袭远点头。

  “可能只是长得像呢?”

  “解语四年多前在棋风山下的河边醒来,后来被严逸的徒弟二猫所救,之后三年一直在山上学医术,虽然严逸未收她为弟子,却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她对自己的身世全无记忆,包括她会武功之事,我为她摸骨得知她是习武之人,而许妍君是将门虎女,会武艺不足为奇。最重要的事,她的耳后有一颗朱砂痣,许妍君也有。”朱砂痣这件事陆袭远没有告诉解语,将来认亲,才不会显得刻意。

  “解语是许妍君,我们帮许翰山找到女儿,那么他就欠了我们一个大人情。若是能娶许妍君为妻,许翰山不用拉拢,就是我们这边的人了。”翟鸣鹤高兴着自言自语,心说简直天助他也!

  “可有许妍君的生辰八字?”既然陆袭远连耳后朱砂痣都知道,生辰八字应该不难打听。

  “给。”陆袭远折回书桌,拿了张纸过来。

  “嗯,虽然是为了拉拢许翰山才欲娶许妍君为妻,但毕竟是未来皇后,八字还是要好好解一解。”翟鸣鹤的每一步果然都在陆袭远地预料中。

  “那原先的皇子妃,你打算如何安置?她毕竟也是礼部尚书之女。”翟鸣鹤已有正妻,许翰山是绝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做小的。

  “这个好办,我先看看许妍君的八字,再做定夺。盈秀跟了我这么多年,府上大小事务都是她在打理,虽然对她并无儿女之情,却有夫妻之义,我自然不会亏待她。”陆袭远即使知道自己是翟鸣鹤的影子,也知道他一直派人监视自己,但比起三皇子翟鸣礼,他更重情义,也因为他还有亲情人伦这份心在,才需要陆袭远把血淋淋的事实摆在他眼前,以至于他不会因为心软留下后患。

  “皇子妃的娘家是礼部,这点还是要仔细考虑的。我们费了那么多功夫才把礼部,户部,吏部争取到。拿许翰山换礼部,并不划算。”陆袭远提醒道。

  “嗯,你说得对。所以先看看八字再计划下一步,这么多年,你我兄弟二人,不都见招拆招,逢凶化吉了吗?”翟鸣鹤并不知道陆袭远是他同父异母的亲哥哥,只是因为自小一同长大,感情较其他亲兄弟还好。

  “那是因为英贤乃真命天子,有上天庇佑。”陆袭远把功劳推得远远的。

  “你的嘴何时变这么甜了……对了,我看解语跟你相处得这么好,我娶了她,你可会不舍?”陆袭远跟解语的互动,翟鸣鹤早有耳闻。

  “会。不过我的情况你也知晓。不舍又能如何?若我与你一般身强体健,她早就是我的人了。而解语不论是我的妻子,还是你的妻子,我们都有办法让许翰山支持你。可我不能让人家姑娘先守活寡,再守寡。她若嫁与他人,我还怕她受苦,可若是嫁给你,必定被善待。众皇子妃中,也就五皇子妃过得最安稳了。”陆袭远说得都是实情,翟鸣鹤一心扑在夺嫡之路上,跟妻子白盈秀相敬如宾,别的皇子都有好几个侧妃和侍妾,他成婚七年来,只有皇子妃一个,连通房丫头都没有,确实是皇家的一股清流。

  “有你这番话,我就放心了,就像你说的,我们总会有办法拉拢许翰山,只是娶许妍君是最快,也最有效的。”翟鸣鹤对解语并没有多少好恶,除了前两次见面领教了她的无礼和伶牙俐齿外,之后再见,都是礼数周到,温文克制的。要是真的娶回去,他还有些担心盈秀被她欺负。

  “英贤,解八字之事切记隐秘,以免惊动许翰山。他这几日就会回朝,必定会继续寻找许妍君的下落。现在还是不是让他知道许妍君就是解语的时候。而且,贵妃娘娘也先不要知道得好。”陆袭远这么交代是避免翟鸣鹤找国师李可非解八字,虽然他掌控着整个岳龙的算命先生,但李可非却是他能力之外的。只要他不给解语测八字,那翟鸣鹤不论问城里的哪一位算命先生,得到得答案都是克夫家,兴娘家。

  上次他去找万秋红就是交代他把解语的八字散发下去,只要有人问起这个人的八字,就给他上面的解答。他知道翟鸣鹤迷信,便把岳龙的算命先生风水先生笼络到一起组成聚宝会,由万秋红管理,他只需要盯着万秋红就好。

  翟鸣鹤只知道陆袭远经营着陆家的产业,打点朝中大小官员和宫里大小太监的关系,以及收集情报的千眼阁。却不知道他手下还有都是术士的聚宝会,以及一批

  随时为他卖命的死士。

  “好,我会注意的。事不宜迟,我这就去安排。”翟鸣鹤怕夜长梦多,起身就要走。可想了下又觉得哪里不对,便折了回来,“灵杉,你既然拿到了许妍君的八字,为何没有解她的八字?”

  “我解过,待你有了结果,我们再碰头。毕竟,要娶她的人是你。”陆袭远知道他会这么问,想都不想就答道。

  “你解过直接告诉我结果不就好了?”说着翟鸣鹤又坐了回来。

  “克夫家,兴娘家。”陆袭远知晓,就算他说了结果,翟鸣鹤还是会找人解过。

  “这……不就是谁娶谁倒霉吗?”翟鸣鹤失笑道,难怪陆袭远不说。

  “我只找了两个算命先生测的,未必准确,这方面你比我精通,才让你去找人测的。”陆袭远确实找人解过,不过是为了落实万秋红的办事效率。

  “好,我再去寻几位测过。告辞!”翟鸣鹤接受陆袭远的理由,起身离去。

  解语确实去了棋风山,不过真正得目的是去拿药的。陆袭远要报仇,需要演一出戏,而这味药是成败的关键。

  这一年多,算上这次,解语是第三次上山。前两次都是为了给严逸他们送东西,一次送千年寒冰给他们消暑用,一次送雪貂马甲给他们御寒,这次除了找药,还带了严逸和二猫都喜欢的占记烧鸭,以及一小坛奇丽国的葡萄酒。

  “解语!”听见珍珠叫得欢,二猫便猜到是解语来了。

  “二猫哥,别来无恙啊!”解语把手举过头顶,避免珍珠把烧鸭啃了。

  “珍珠,别闹了。”二猫边说边小跑着过去把珍珠抱开拴在门边,让解语脱身,再把她手里的东西都接了过去。

  “珍珠别急,烧鸭的骨头都是你的!”珍珠似乎听得懂解语的话,立马乖乖地趴在地上,不再挣扎。

  “严大夫,我来啦!”解语才踏进前厅,就大呼小叫道。

  “我闻到烧鸭的味道了!”严逸从书房里出来,开心道。

  “严大夫,您还是这么贪吃,老当益壮啊!我在岳龙接触过几个手艺极好的大姐大婶,要不介绍给你当老伴?”严逸好吃,却不擅长厨艺,二猫也做得马马虎虎,解语在这里三年倒是在严逸的挑剔下,练就一手好厨艺。

  “不必了,你先把自己嫁了吧!”严逸打开桌上的酒坛,一阵果香扑鼻而来,这酒他没喝过。“胡人的酒?”

  “鼻子真灵,这是奇丽国的葡萄酒。陆家财大气粗,也才弄到两坛,我已经喝了一坛,这一坛一直忍着没喝,想着一定要拿来孝敬严大夫您!”解语诚恳的表情仿佛真的是那么回事似的,其实她原本打算留着端午喝的。

  “你会这么好?”严逸才不信,他倒了一杯尝了口,入口微涩,不久便满口果香,滑过喉咙后舌根又有一丝清甜,好酒!

  “说吧,你想求我何事?”严逸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乜斜了一眼解语,了然道。

  “嘿嘿,那我就直说啦!”解语干笑两声,在严逸对面坐下。

  “我想要百目蛛。”解语狮子大开口,百目蛛跟青鬼蛇一样都是极其稀有的品种,她偷偷钓走青鬼蛇,现在又来打百目蛛的主意,严逸肯定抵死不同意。

  “送客!”严逸果然怒了,直接下了逐客令。

  “二猫哥,请你先回避一下,我要好好跟严大夫谈谈。”解语看严逸已经开始昏昏沉沉,知道药效发作了,便支开二猫。

  “不许偷看也不能偷听哦!”解语在二猫转身后补充道。

  “知道了,我去做饭,一会儿吃了饭再走。”二猫向来听解语的话,虽然也好奇她要跟严逸谈什么,但他更不想让解语不高兴。

  “有劳二猫哥了,记得关门。”解语看了眼摇头晃脑的严逸,心说你这老狐狸也有今天,叫你贪吃。

  “严大夫,我是谁?”解语指着自己问。

  “解语。”

  “那,你是谁?”解语又问。

  “严逸。”

  “食杀之法你教给谁了?”解语本来只是单纯地想迷晕严逸,好让他说出百目蛛藏在哪里,可忽然想起何师傅的事,反正现在他也神智不清,无法控制情绪隐瞒真相,只会本能地说实情,不如多问一句。

  “任雨娇。”严逸用手撑着头,他很想闭嘴,可控制不住自己。

  “你与她什么关系?”果然是任贵妃。

  “青梅竹马。”严逸恨不得咬断自己地舌头。

  “难怪严贵妃在位时,任贵妃能保住孩子,想必是你在帮她。你居然帮自己的心上人保住别人的孩子?”解语仿佛看到严逸头上冒着绿光。

  “不是别人的孩子,是……”严逸用最后一丝理智控制自己,按住自己的脉门,把自己按晕。

  “诶……别睡啊!你还没说百目蛛在哪儿呢!严大夫……”解语拍了拍严逸的脸,懊恼道。

  解语把葡萄酒倒光,洗了酒坛和杯子,从随身背包里拿出一瓶酒,倒入之前的酒坛,又到了一杯酒在刚才严格喝过的杯子里晃了晃再倒了,伪造严逸喝多了的现场。

  做完这些,她才坐回座位,整理方才听到的内容。

  严逸跟任贵妃是青梅竹马,然后贵妃入宫,他入御医属,成为任贵妃的专属御医。任贵妃怀了严逸的孩子,却被当成皇子。严逸为了保住这个秘密,故意犯错,被逐出御医属,但还是暗中为任贵妃做事,比如帮她培训何师傅,食杀陆袭远。

  难怪当初翟鸣鹤求他医治陆袭远他不去,而派了解语去。因为他不会与任贵妃作对。对翟鸣鹤冷淡,是不想跟他有太多瓜葛,以免控制不住自己对他太好,反而令人心生疑虑。

  这么说,陆袭远才是五皇子,而翟鸣鹤其实是前御医和妃子的私生子。这简直是爆炸性新闻,轰得解语连二猫喊他好几声都没回过神。

  “解语,解语?”二猫直接晃了晃她,才把她晃过神来。

  “我敲门了,可没人答应,我怕里面出什么事,就进来看看,结果看到师父喝醉了,你喝呆了。”二猫解释道。

  “严大夫是醉了,我只是走神。”解语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更清醒一点。

  “二猫哥,你知道百目蛛在那儿吗?”解语想起来意,忙问道。

  “我知道,只是……师父他答应给你了?”二猫为难道,他想帮解语,又怕师父责罚。

  “答应是答应了,不过要我拿许仙换。”解语从小包里把许仙捧出来,依依不舍地看着它。而它还不知道自己就要跟她分别,可爱的吐着信子在解语的手臂上绕来绕去卖萌。

  “你随我来。”二猫根据严逸平日抠门的作风判断,解语应该所言不虚,就算解语撒谎,青鬼蛇换百目蛛也不至于被严逸骂得太惨,于是便带着解语去取百目蛛。

  “多谢二猫哥,我们吃午饭去吧!”解语把装百目蛛的小笼子放在原来装许仙的小包里。再找了个合适大小的笼子,把许仙放进去,摸了摸它头上的白道道后,解语含泪关上笼子,迅速转身离去。

  只有留下许仙,严逸才会相信,他只是喝醉了,且要求解语拿青鬼蛇换百目蛛,而没有说出那么多秘密。而严逸也想不到解语这一年多来跟着陆袭远在算计人上的功夫突飞猛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跟患者谈个恋爱(魂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跟患者谈个恋爱(魂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