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黑top是谁?
苏一姗2019-05-16 09:543,469

  林恬伊的确没空看禾臻的微信,午休过后,两点整,陆昀之冷着脸,神色难测地准时出现在Coral sea文化公司。

  他迈着长步,目视前方地从林恬伊的身边经过。

  林恬伊缩了缩肩膀,眼见陆昀之的身影消失在主编办公室,她才微微缓了口气。

  林恬伊躲在电脑后面准备补妆,刚刚画好一边的眉毛,就见到一只手敲了敲她的办公桌。

  她抬眼看了一眼,是她的组长魏西宁。魏西宁刚刚请假回来,就给林恬伊增加了工作量。

  “组长,有事吗?”她收起眉笔,扯着嘴微笑。

  “昨天的录音准备好了吗?”魏西宁双手搭在林恬伊的桌前问道。

  林恬伊迟疑了差不多有几十秒,眨了半天的眼睛,什么录音?

  “忘了吗?昨天下午我和你秘密行动……”魏西宁顶了顶金丝眼镜,林恬伊这才从脑海里搜索到了那部分她早就想抹去的记忆。

  Amy是业内知名画手跟Coral sea文化公司合作往来密切,大部分的书刊,图书封面都由Amy执笔。黑top的难搞程度是业内公开的秘密,但是Amy的难搞程度跟他可谓是不分伯仲。

  陆昀之对封面插画要求严苛,要求退改,Amy觉得没问题坚决不改,改就必须加钱。

  这样来回几次的游击战,组长魏西宁成为最里外不是人的中间人。

  思来想去,如何解决这样的难题?就是让黑top不再用Amy。

  就在昨天下午,魏西宁带着林恬伊,约出了Amy,准备录音她对主编的恶言,好在主编面前告上一状。林恬伊觉得此事不够光明磊落,还有些小人做派,便想着退出。

  不想魏西宁先扣下了她手机,当起了录音机。

  “昨天不是组长在录吗?”

  魏西宁点点头,夺过了林恬伊的手机,说:“对对,我差点给忘了,我都发到我微信了,现在找找记录。”

  找记录为何非得用我的手机啊?林恬伊有点郁闷,但想到魏西宁是顶头上司不好得罪,只好委屈往嘴里吞,拿起眉笔正准备画另一边的眉毛,又被魏西宁拖了起来:“走,你去主编办公室给我做个证。”

  “不不……组长,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啊?”

  “这是你的手机当然和你有关系啊!”

  “……”

  就这样林恬伊硬生生地被魏西宁拉到了主编办公室的门口,她摆了各种求饶的姿势,可魏西宁还是要敲主编室的门。

  眼见门就要叩响,里面的人徐徐说了句:“进来吧。”

  今天主编明明心情不怎么好,林恬伊心里一阵懊恼,都是魏西宁的错,自己撞枪口就算了,凭什么还拉上她啊?

  白色珐琅指针在“咔哒”“咔哒”地转着,大家沉默良久,陆昀之终于抬起头来。

  “没事?”陆昀之嗓音冷淡地问道。

  “主编,其实……其实……”

  林恬伊忐忑片刻又道:“确实没什么事,就魏组长有些话要和您说,我就先去外头忙自己的事情了……”

  说着说着,林恬伊就准备往后退。

  “五分钟。”陆昀之抬起手,露出冷白漂亮的手腕,上面戴着一块珍珠母贝钟表盘的手表,看上去就昂贵无比。

  下一秒,林恬伊就被魏西宁拉了回来,瞪着眼指责道:“别浪费主编的时间了,快!”

  林恬伊郁闷了,她一点也不想浪费主编的时间……

  她只想回去安安静静地画好另一半的眉毛……

  魏西宁叹了口气,说:“事情是这样的,主编,让画手改稿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也让恬恬跟Amy沟通了几次,可这人简直是一个泼妇,太难交流了。就说昨天吧,我让恬恬跟她好好沟通最新一期《安宁》杂志的封面,她硬生生地骂了您一遍……恬恬受了委屈,也不敢跟您说,我想着不行,必须为她伸张正义了。”

  魏西宁一副假扮好人的嘴脸,让林恬伊直接傻眼。

  魏西宁虽然是个男人,穿越到古代绝对是位手腕辛辣的宫斗型选手。

  她这下才明白,为什么要用她的微信录音……

  这样,即使主编不相信,迁怒的人也只会是她。到了Amy那边,她也成了始作俑者。

  这下完了,她真的要哭了!

  “这不,恬恬被怼哭了,还好把现场说的话录了下来,给我发了微信。现在,您听听这是一位画手该说的话吗?”

  魏西宁打开了微信的软件,点开那个暴富的头像,往上翻,点开语音消息……

  第一条语音信息:“黑top是傻逼吗?”

  魏西宁义正言辞说:“您听听这是一个画手该对主编说的话吗?”

  继续点开第二条语音信息:“黑top简直是史上最难搞主编,没有之一!没有之一!”

  魏西宁抬高声调,声情并茂:“主编,您听听,Amy一点也没有自知之明,她自己这么难搞,还好意思说您呢……”

  再点开第三条语音信息:“我可是一块金子啊,上次我让他给我一个机会,他居然给我一包狗屎!这就算了,这次我都给他送钟(终)了,他还不给我机会?”

  林恬伊僵住了,魏西宁也梗住喉咙了。

  陆昀之双手交握,薄唇紧抿,深咖色的眸光里有种杀伐果断的气势。

  林恬伊有点害怕,急急后退了几步。倒是魏西宁不怕死的问了句:“Amy说过这句话吗?我怎么有……有点不记得了?”

  这哪里是Amy的声音,明明是自家闺蜜禾臻的声音啊!

  要怪就怪,禾臻设置了跟魏西宁一样红色暴富的头像。

  眼见陆昀之的脸色有了起伏,林恬伊用力地顶了顶魏西宁的手肘。

  魏西宁闭了嘴,林恬伊也不作声,整个办公室只听到陆昀之背后的那个圆日形状的古董钟钟盘上的秒钟徐徐地转过钟盘。

  “咔哒,咔哒……”

  静谧了许久,陆昀之靠在了转椅上,眉头微微皱了皱,突然问道:“黑top是谁?”

  两个几乎要把头埋在地上的人,齐齐抬起头来。魏西宁很尴尬,林恬伊也一脸愕然。

  这……

  黑top是谁?陆主编心里还没点数吗?

  既然陆主编要装死,他们也只能配合演出啊!

  林恬伊首先晃过神来,哈哈哈了几声道:“搞错了搞错了,我们搞错对象了,Amy骂的是黑top不是主编……”

  魏西宁大约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往这个方向发展,但事已至此他也只能装傻充愣了,迅速点头道歉:“对对对,林恬伊!你怎么做事的!还不向主编道歉。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录音啊……”

  林恬伊心想自己有什么错,还不是魏西宁这个烂稀泥搞得坏事!

  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林恬伊只好用力鞠躬道歉:“抱歉,主编。我以后再也不会搞错了……”

  “那我和恬恬就先出去做事了……”

  魏西宁拖着林恬伊就要开门落荒而逃,这一出乌龙也太难堪了,可两人才刚转身就被陆昀之冷冷的声调给叫了回来:“等等——”

  两人收起就要跨出的步伐,回身对向面前单手托腮,勾着眼尾的陆昀之。

  那双眉眼本是似醉非醉,偏偏此时带着一丝不寒而栗的情绪。

  “的确该道歉,但是……”

  陆昀之故意顿了顿,然后眸光转向了魏西宁道:“是你,要道歉!”

  陆昀之的眸光太吓人了,眸光中的寒光活脱脱把魏西宁吓得全身发抖。

  “主编,我……”

  “你请假期间,恬伊接手了你的工作,做了代组长做的也很好,现在就正式接替你的位置吧。”陆昀之雷厉风行,丝毫不留情面。

  魏西宁这回彻底傻了,这等于是降他的职位啊!

  “主编,我错了!”

  魏西宁差点昏厥过去,林恬伊慌忙伸手撑了撑他。

  “你知道你错在哪里?”陆昀之冷冷问道。

  魏西宁摇摇头,又点点头道:“我错在没分清楚黑top和主编。”

  “不,你错在浪费我五分钟,听你说一些中伤他人却一点也不有趣的事情,”陆昀之下颌微微扬起,又道,“我不认为你这样的品质可以成为一个好编辑。”

  魏西宁一个趔趄,真的要哭了。

  “如果你还想继续待在Coral sea,现在,立即,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陆昀之冷淡的声音刚落下,魏西宁就仓皇逃离了办公室。

  随着门合上的声音,林恬伊也往后退,弱弱道:“主编,耽误你时间了,我也出去忙了。”

  “做鸵鸟也有点底线。”陆昀之微微抬眼看着林恬伊。

  林恬伊用力点头:“我,知道了,谢谢主编。”

  “以后你们组你来掌舵,不要让我失望。”

  林恬伊几分喜色几分紧张:“是,主编,我会努力的。”

  陆昀之似乎犹豫了几秒,又道:“让你闺蜜带着她的古董钟来我办公室一趟。”

  “那……主编你是……”

  “半个小时之内,我看到朔月钟,或许能改变主意。”陆昀之忽然道。

  林恬伊暗自吁了口气,什么情况?刚刚禾臻不是骂了陆昀之,陆昀之怎么突然还要见禾臻?

  林恬伊匆匆地跑回位置,又给禾臻打了个电话,默念着对方赶紧接电话。

  禾臻从失恋博物馆出来,终于发现了手机在震动,接起手机一听,震惊远远大于了惊喜。

  就在前几个小时之前,她踩了陆昀之一脚,骂了他一顿,还向闺蜜抱怨了一通。

  这才过去多久,他就改变主意了?

  算了!就算是鸿门宴,她也得去啊!

继续阅读:第七章 百毒不侵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爱生物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