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百毒不侵
苏一姗2019-05-16 09:543,375

  重燃了希望,禾臻看了看隔壁还有一家网红奶茶店,终于想到给陆昀之带什么见面礼了。

  陆昀之在办公室望着墙上那座望日钟,心里涌起了别样的情绪,今天终于可以得偿所愿了,看到这对星辰日月钟合二为一。

  可他等了整整四十分钟,才等到了拖着一个行李箱和一只狗的禾臻。

  禾臻唇边噙着笑,殷勤地递过了一杯奶茶到陆昀之的办公桌上:“陆主编,早上的事情真是不好意思……”

  “那时已经是下午了。”陆昀之可是很有时间观念的。

  “不管怎样,下午三点钟最适合来一杯蛋糕珍珠奶茶,去冰,半糖还加上了芋圆。你尝尝,这大概是下午最美好的饮料了。”禾臻眯着月牙弯的眼睛道。

  陆昀之冷冷地瞥了一眼奶茶,说:“抱歉,我不喝奶茶。”

  禾臻有点失望,这杯奶茶22块钱呢!要是自己喝,她都舍不得加芋圆呢!

  “真的?陆主编你真的不尝尝这美好的饮料。”

  “禾小姐,还是少喝一点这种号称美好的饮料……”陆昀之微微漾着唇角,笑意令人炫目。

  “为什么呀?”禾臻问道。

  陆昀之迟疑了几秒,回道:“容易让人变笨。”

  禾臻看着对面这位扬着桃花瓣双眼的男人,明明长得那么好看,说起话来却毒死人。

  算了,在未来爸爸的面前,必须忍住了!

  禾臻暗自打气,自己百毒不侵,这次可不能搞砸了,就让他骂几句又不会死!

  她忙又咧着唇角道:“要不……陆主编,我们先欣赏一下朔月钟?”

  陆昀之眼睛一亮,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禾臻把行李箱平摊好,打开行李箱,在一堆贴身衣物中端出了那座来自出自拿破仑三世时期的法国的朔月钟。

  陆昀之皱了皱眉,禾臻也有点尴尬,解释道:“不好意思,情形有点着急,所以行李箱没好好整理。”

  陆昀之嫌弃地瞥了禾臻一眼,走近一看,终于见到了他翘首期盼的朔月钟。

  黑檀木月牙形外观,镀金雕刻的表盘,其他的结构跟墙上那座望日钟一模一样。

  陆昀之小心翼翼地端起那座钟,真是激动不已,但碍于禾臻在场,他徐徐地把古董钟放在了办公桌上。

  “刚刚我听了你骂我的语音。”陆昀之双手交握,一双眸光定定地注视着禾臻。

  禾臻有点心虚,刚刚她接到林恬伊的电话才知道事情的始末。都是手欠,设置什么“暴富”的头像。

  可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啊!

  “抱歉,陆主编,我不应该在背后骂你……”禾臻弯着腰,用力鞠躬。

  “禾小姐,你送我钟,又朝着我鞠了这么大的躬,……”

  禾臻忙不迭用力地挥了挥手:“这回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真的没有!”

  陆昀之淡淡勾了勾唇又道:“我想了想,上回你让我给你机会的时候,我给了你一包狗屎,这次你又给我送……”

  “古董钟!”禾臻忙不迭接了下来。

  “对,古董钟,”陆昀之淡淡回道,“我也不是没有人情味的人,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真的?”禾臻暗自想,难道误打误撞,骂人还骂对了?

  “我看了下,大纲写的不错,但是样章我还需要细细看看,下周一我们会开个选题会,在场的编辑会以投票的形式决定会不会签下你的。”陆昀之微微抬眉,慢条斯理道。

  “这是真的吗?陆主编?”禾臻大喜过望。

  “前提是……这座朔月钟不是仿制的。我会找专业的古董钟表修复师鉴别的。”陆昀之清冷地回道。

  “陆主编,你真的不要担心,这钟绝对是真的,这可是我爷爷留下的传家宝啊。”禾臻解释道。

  陆昀之微微点头,又道:“下周一九点之前,希望你能准时参加会议。”

  “九点啊……”

  这么早,大早上……她可是都在睡觉。

  “很为难吗?”

  “可以改成下午吗?”

  陆昀之深咖色的眸光中有狡黠的情绪流转:“哦,对了,禾小姐晚上都在写稿子,一般早上五点才去睡觉对吗?”

  “对对对。”禾臻点头如捣蒜。

  陆昀之微微耸肩:“可禾小姐都能早起等跑步的我,应该早起开个会也不是问题。”

  禾臻欲言又止,那天她是没睡直接去河岸边等他的好吧。

  她觉得有点头疼,陆昀之接着道:“你还有什么请求吗?”

  禾臻滞了滞,其实心里还有个困惑:“陆主编,为什么……你会突然改变了主意?”

  陆昀之脸色清冷地盯着禾臻,眸光里似有暗涌涌动,他也说不清道不明,或许心里有个声音也在说给眼前这个执着的女孩一个机会吧。

  或许因为是这座古董钟,又或者是……从前自己也当过别人的影子,影子大概特别能体会影子的感受吧。

  又或者……

  “因为你的古董钟。”陆昀之随便找了个借口。

  “陆主编,我能提一个请求吗?”禾臻微微抬起食指,对着陆昀之道。

  陆昀之靠在转椅上,双手交叉,露出冷白的手腕:“你说吧!”

  “你……能帮我照顾微笑女王吗?”

  “嗯?”

  陆昀之忽然抬起眼看了看禾臻脚边的那只全身雪白的萨摩耶,听到主人正在呼唤自己的名字,正在用力地摇着尾巴。

  禾臻抿着唇使劲在笑,现在的她交不起房租,只好搬到老屋和爸爸一起住,爸爸对狗毛过敏,闺蜜林恬伊又没有照顾狗狗的经验,她现在能托付的好像就是前面的陆昀之……

  “陆主编,之前你家的狗不就是在找女伴,我让微笑女王去你家住上几天也是为了成全你家的狗呀!”禾臻说的好像也很有道理。

  陆昀之眸光淡薄,语调淡淡:“所以,我不止要签下你……还得签下你的狗?”

  禾臻眼珠转了转,这么说好像也没错……

  她抬眼殷切地盯着陆昀之看,陆昀之才微微颔首,勉强答应了下来。

  “陆主编,你真是个好人啊……”

  禾臻猛拍了几下马屁,陆昀之嘴角僵了僵,才道:“你真的不打算和我谈谈这个钟的价值吗?占人便宜的事情,不是我陆昀之会做的事情。”

  “所以,陆主编不止会签下我的文,还要付钱买下这座古董钟?”禾臻问道。

  陆昀之冷眼瞪了禾臻一眼,道:“我可没说一定会签下你的文,你不是说要个机会吗?我就给你一个推销自己的机会。”

  “对,一个机会就够了。”禾臻相信自己一定是那个有实力的作者。

  “除此之外,一码归一码,这座古董钟,我还是会付款的。”陆昀之公事公办。

  禾臻思忖片刻,伸出五只手指手道:“我只要这个价。”

  “五万?”陆昀之问道。

  “不,只要五千就够了。”禾臻弯着眉眼道。

  陆昀之有些意外:“五千?”

  之前,他已经坦白告知禾臻两座钟合二为一的价值了,虽说单独售出一只朔月钟价值并不高,但也是远远超过一万块,当时他只是怕眼前的女孩会胡乱开价,故意把价格报低的。可眼下女孩却只要五千块,倒是让人费解了。

  “五千……加上一个小小的请求!”禾臻半眯着眼,捏着手指,笑的别有用心。

  “你到底有几个请求啊?”陆昀之有些不耐烦,眼底沉沉地问道。

  “最后一个!”禾臻小心翼翼地竖起了右手食指。

  “说吧。”陆昀之冷冷道。

  “我听说Coral sea有一个福利,就是为员工免费提供宿舍,要是陆主编签下我的文,能不能给我这个特权呀?”禾臻小心翼翼地开口。

  陆昀之看向禾臻,眼前的女孩如意的算盘打得还真是满响的,免费住宿,日积月累也超过了古董钟的价格了。

  禾臻见陆昀之深咖色的眸光里有情绪骤变,连忙道:“这样,我也能早点接回微笑女王。”

  陆昀之半眯睫眸:“是不是最好是单人间,比较方便你创作?”

  “最好是这样……”禾臻微微一笑,此时的黑top还真是善解人意了。

  陆昀之深吸了口气,眼前这个女孩真是挑战他的底线,竟然跟他开了这么多条件,她是不是还没搞清楚自己的身份?

  不过是一个人见人打深陷抄袭新闻的落魄写手……

  陆昀之迈着长步,冷着眸光,走到了禾臻的跟前,刹那间,一股无形的压力从禾臻的头顶压了下来。

  禾臻动了动喉咙,说:“要是不行……就……就算了……”

  “可以。”

  可以?这么干脆的答应了?禾臻怀疑自己听错了。

  禾臻微微抬眸看着陆昀之,他的一双清凉的眸光正盯着自己看,缓缓勾起的唇角,似乎带着一种杀气隐隐的笑意。

  禾臻有种下一秒就要被陆昀之生吞活剥了的感觉。

  “前提是何时了小姐的文有商业价值,能顺利被我们签下。”

  陆昀之的声音冷幽幽地飘在禾臻上方,她微微吁了口气,低头鞠了个躬:“谢谢你了,陆主编。”

  陆昀之轻飘飘地笑了声:“那如果没什么事,禾小姐可以回了。我手上还有公事要办。”

  “哦哦……”

  禾臻很是识趣,同乖乖坐在沙发上的微笑女王挥手告别:“宝宝,你要努力为陆主编家的宝宝生崽喔。

继续阅读:第八章 彻底完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爱生物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