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彻底完了
苏一姗2019-05-20 11:333,782

  陆昀之回到位置上,靠着转椅,勉为其难地扯了扯嘴角,难缠的禾臻就要走了,他正要松口气,谁想她又旋身,一步一步地往他的位置走来。

  陆昀之蹙眉,正欲发作,谁想来人的目标直直地盯着他的办公桌上的那杯奶茶。

  “既然……陆主编不喝奶茶,就别浪费了。”

  话落的瞬间,奶茶已经被女孩带走了。

  难缠的家伙终于走了,陆昀之终于获得片刻安静,可倏然间,他又觉得哪里不对头……

  就在今天,他就把请作者吃饭,帮作者租房还有替作者养狗的事情做了啊!

  而此时,坐在沙发上的微笑女王,一双黑色机灵的小眼珠正盯着自己看。真是狗随主人了,都那么狡猾!陆昀之暗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

  禾臻开心地出了主编办公室,虽然她不知道为何陆昀之突然改变了主意,但下周一的那个机会对她太重要了。

  她经过林恬伊身边的时候,放下了那杯奶茶,并快乐地比了个“ok”的手势。

  一切都会好起来吧!

  禾臻拖着行李箱出了Coral sea文化公司,下午四点多的天空,还没有日落的迹象,蔚蓝一片,白云缀在上面,好似白色的棉花糖,甜滋滋的。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之前的倒霉运都要走了吧。

  她忽然想起了祁承的失恋博物馆,难道是她留下的那张白纸发生了作用,她真的收获了另一份好运?

  刚刚在失恋博物馆,她同祁承互换了微信,此时忽然想起了他,发了条微信道:“谢谢你,你说的没错,我留下的东西真的收获了另一份好运。”

  此时的祁承正在准备闭馆,他看到微信的留言,莞尔一笑,他不过是看到女孩低落的心情,所以随口编了个故事。

  如果在失恋博物馆留下的东西真的能收获好运,那么他的好运要什么时候来呢?

  他轻轻地笑了笑,回复道:是吧,馆长说的可是真的。

  禾臻笑了,手机里又进了条短信,她才刚出了Coral sea文化公司,陆昀之就把那五千块打给了她。

  她看了看卡的余额:五千零一块。

  她终于不是穷人了,她忽然想起了一部偶像剧一个女主角说的话,相信让人比较幸福。

  她相信自己会好有好运,会成为有钱人,会成为大作家的!

  她今天心情太好了,给祁承发了条微信:心情好,我请你吃饭吧,你哪天有空呀?

  另一头的祁承看了看蔚蓝的天空,忽然想到了什么,回复道:下周一吧,你请我午饭,我请你去科技馆看日全食。

  对喔,下周一在A市可以看到三百年一遇的日全食。

  可是下周一早上她得赶着去Coral sea开会,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她动了动手指回复道:好,但是我早上有事,不知来不来得及。

  陆昀之当天就请了一位古董钟表修复师鉴定了一下这座朔月钟,三天后,古董钟表修复师通过机芯资料和声音判断,这座古董钟的机芯是欧洲制造,同望日钟同出自拿破仑三世时期的法国。

  这样的结果让陆昀之很是兴奋,他当下就把朔月钟同望日钟悬挂在了一块。

  自从主编办公室挂了一对星辰日月钟,陆主编变得更奇怪了,编辑室内部群里变得更加热闹起来。

  “你不觉得主编最近越来越奇怪了。”

  “可不是嘛,下班不盯上那对古董钟五分钟绝对不下班。”

  “不不不,最奇怪的是,他要开选题会……投票要不要签下何时了啊!”

  “抄袭狗到底有什么值得签下的?”

  林恬伊一看到这样的聊天记录,就不开心了。忍不住大声哼哼了几声:“狗眼看人低!”

  禾臻递过一个苹果,问道:“怎么了,让你这么生气?”

  “编辑群里正在讨论你……”林恬伊欲言又止,生怕群里的言辞太过犀利伤害了好友。

  禾臻笑了笑,不以为然道:“别小看我了,我现在可是百毒不侵!”

  “最可恨的是烂稀泥说你是抄袭狗,有什么理由开个会讨论是否签下你……”林恬伊叹了口气道,“禾臻,你有把握吗?”

  禾臻抬头看向林恬伊问道:“什么把握?”

  “你有把握一定会通过投票吗?我肯定会把我这一票投给你,可是其他编辑就不一定了。”林恬伊忧心忡忡。

  禾臻哪有什么把握,但这大概是最后一个机会了。

  就在前几天,她接到了J。M文化公司老板简嘉伦的电话,她当然没有料到时隔这么久,还会接到这个人的电话。

  她当然也没想到,他竟然让她继续回去当米思薇的枪手,她当即拒绝了他的请求,并大骂了他一顿。

  “无论如何,我都不会重新走老路的!”禾臻笃定地对林恬伊道。

  夜色深深,今天陆昀之是最迟走出Coral sea文化公司,他同地下室的保安打了个招呼,刚上了车,就见前方刺眼的车灯向他的方向快速驶来。

  他回避不及,只好不启动车子,在原地等候。

  直到那辆黑色轿车停在陆昀之的面前,他才从自家的车子里出来,而对面的轿车里也下来一位大约三十岁上下的男人,他穿着藏蓝色格子西装,唇边笑意幽沉:“昀之,好久不见。”

  陆昀之眼风凛冽,他没想到简嘉伦会来这里堵他。

  简嘉伦已经找了他一周,而他回避了他一周,不想简嘉伦依然不依不饶,不放过他。

  “找我什么事?”陆昀之淡淡问道。

  “前几天我同你发了微信,你早就知道我的来意。”简嘉伦笑意诡秘。

  陆昀之冷笑了声,他当然记得那则微信。

  那天他拒绝了禾臻,开车回公司上班的途中,收到了简嘉伦的微信,言简意赅的只有一行字:不要签下何时了,她是我们家的写手。

  那一刻,他忽然改变了主意。愿意给禾臻一个机会。

  “抱歉,何时了给我们公司投了稿,我们正在评估她的文。”陆昀之冷冷回复道。

  简嘉伦哼笑了声道:“昀之,你不会忘了闹得沸沸扬扬的何时了抄袭米思薇的事情吧,我们完全可以告她。她并不能给你公司带来什么效益,我劝你不要趟这浑水。”

  “哦?”陆昀之微微扬眉,抬起白色的表盘看了看时间,“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浪费时间来找我当面说这件事?你应该去告她才对。”

  简嘉伦暗吸了口气,只能坦白道:“米思薇找不到合适的枪手,没有人写的风格和何时了一样,她对J。M更加重要。”

  “这和我有何关系?你浪费了我三分钟时间说这些无用的事情。。”

  陆昀之不耐烦地转身要走,简嘉伦又抬高了声调道:“你真的要和我作对吗?”

  “简先生,这里是私人的停车位,麻烦你移动一下你的轿车,谢谢!”陆昀之眼底凝着寒冰,让人望而生畏。

  “陆昀之,你不会以为……你可以捧红那个枪手?”简嘉伦又问。

  陆昀之倾斜着唇角,语带挑衅道:“拭目以待啊。”

  三百年一遇的日全食成为了A市各大媒体报道的新闻,而 Coral sea文化公司编辑群里讨论的话题却在何时了的新文。

  大家都在揣测陆昀之因为一个不知名的作者开一个选题会的原因。

  要不要投她一票,大家在群里讨论了一圈,都没有定论。

  周一很快到来,林恬伊特别在周天来来回回嘱咐了禾臻一遍,一定要早起,千万不能迟到了。黑top可是最讨厌迟到的人,也不知道禾臻有没有放在心上。

  八点一刻,陆昀之穿着一身墨黑西装,笔挺倨傲,走路带风地出现在公司,意外地是他在回主编室的途中跟大家道了一句:“早安。”

  不一会儿,陆昀之又在编辑工作群上发了一个提醒:九点准时开会。

  看来陆主编对今天的会议极其重视,不然他从不会在工作群提醒此类事情。

  林恬伊忙不迭地同禾臻发了个信息:“我的臻臻起床了没啊,记得今天的会议,切记!”

  时间不急不慢地走着,等到了八点半,禾臻还没有消息。

  林恬伊着急的不行,匆匆去办公室外同禾臻打了个电话。

  “嘟——”

  “嘟——”

  “……”

  一阵忙音,没有人接。这下她有点着急,又只能祈祷禾臻正在途中没有听到手机铃声。

  林恬伊回到位置,如坐针毡,就剩下十分钟就要九点了,她又出去翻到了禾臻爸爸禾江河的电话。

  现在禾臻正在爸爸的老屋住,唯一能联系的只有禾江河了。

  九点整,会议准时开始,可主角何时了没有出现。

  在场的十五位编辑正是负责小说类的编辑,他们的投票会直接决定作者何时了新作的签约与否。

  陆昀之安坐在了会议室的主席位置上,神情冷峻,指尖一下又一下敲在会议桌上,不轻不重却仿佛砸在了林恬伊的心上。

  完了完了,这回彻底完了。

  林恬伊只能祈求禾臻赶紧出现了!

  “何时了,在哪里?”陆昀之忽然抬头问道。

  会议室内一阵死寂,没人敢做声。

  陆昀之的眸光尖锐,直直地盯着林恬伊。

  林恬伊咳了声:“陆主编,我刚刚联系上何时了的父亲,听说她昨晚生了病,吃了感冒药……”

  “我不想听到任何借口,最后十分钟!”陆昀之的眸光森冷。

  禾臻醒来之时,已经中午十一点半了,完了完了!

  彻底完了!

  她匆匆出了老屋,正碰上回家的父亲禾江河,她好不容易穿好跑鞋,气愤地囔囔道:“爸,你怎么不叫我起床啊?”

  “你不是让我不到十二点都不要叫你吗?”禾江河纳闷了。

  “今天不一样了,今天是我人生中重要的日子啦!”

  她来不及解释,在禾江河入门的瞬间,拽下了他电动车的钥匙,匆匆就往Coral sea文化公司的方向驶去。

  都怪该死的感冒药,让她连闹钟都听不见了!

  今天的天气很奇怪,明明是正午时分,可天气阴沉沉的,阳光似乎在缓缓地消失,而迎面的冷风吹得她瑟瑟发抖,昨天还有初春的迹象,今天却猛地降温。

  街上的行人少的可怜,灰黑色的天空下,还看到几只乱窜的小鸟从她身边飞过。

  今天到底怎么了?禾臻忽然有种世界末日来的感觉。

  哦,不对,是她的世界末日来临之感。

继续阅读:第九章 生物钟互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爱生物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