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大结局
苏一姗2019-07-21 13:174,330

  禾臻回到家,立即打开了电脑,她搜了一圈,哪里会发生天象异常的现象,哪里会发生日全食现象。

  这么搜索了一遍,还真有发现。

  今年在南美洲还会有一场日全食,时间还正好是下周四。

  她有点激动,在备忘录上记下了具体时间,准备第二天告诉陆昀之。

  第二天,她吃完午饭,心想往常这个点陆昀之应该来上班了,对着办公室敲了敲门,也不见有人开门。

  她转身走了几步,就见林恬伊忽然把文件塞到自己的怀中:“臻臻,帮我交给陆主编,我赶着去印刷厂。”

  “他好像……不在办公室。”禾臻回道。

  “可是……陆主编嘱咐今天就得出现在办公桌上。我昨天忘了给他了,现在这不是趁着他不在偷偷放进去吗?”林恬伊尴尬地笑了笑。

  “记得帮我直接放在他桌上,他回来会直接签了,我赶时间。”话落的瞬间,林恬伊已经背着包出了编辑室的门。

  禾臻犹豫片刻,在门把手扭动了一下,果然没有上锁,她把文件放在了陆昀之的桌上。不经意瞥到了放在办公桌的一个四方形的包裹,她走近一看发现包裹的上头还放着一个信封。

  她没忍住看了看信封,上面印刷着三个字:邀请函。

  踌躇片刻,她正准备要出门,就碰上了正好进门的陆昀之。

  陆昀之坐到转椅上,疑惑地看了她几眼道:“今天你怎么回事?鬼鬼祟祟的?”

  “我……鬼鬼祟祟吗?”禾臻眸光闪烁,反问道。

  “嗯,从头到脚都写着这四个字。”陆昀之点头道。

  禾臻尴尬地咳了声,陆昀之正好瞥到了办公桌上的包裹和邀请函问道:“是因为这个吗?”

  “对,好像有人给你寄的包裹。”

  陆昀之轻轻笑了声,持着开信刀,划开包裹的纸盒,映入眼帘的是一只纯黑的笔盒,打开一看,是一只钢笔。

  笔壳纯黑,笔帽镶一颗宝蓝色钻石,如海洋一般湛蓝。

  禾臻认得,她在失恋博物馆看过,是属于Sea的钢笔。

  陆昀之有片刻失神,轻描淡写地放在桌面上道:“哦,原来是只钢笔。”

  “不是一只一般的钢笔,是一只属于Sea的钢笔。”禾臻补充道。

  见到眼前的女孩灼灼的目光好像有些期待,他笑着问道:“你想说什么?”

  “你知道我想说什么,林玥和我都希望Sea可以回归。”禾臻又道。

  陆昀之没有正面回答禾臻的问题,把一旁的邀请函打开,递给了禾臻道:“林玥的新画廊要开张了。”

  “那是好事啊。”禾臻接过一看,定睛看了看上面的日期,竟然那么巧也是下周四。

  周四?!

  “她请我当剪彩的嘉宾。”陆昀之又道。

  禾臻眸光有点犹疑,她要不要告诉陆昀之下周四在南美洲有一场日全食,而他们这几次试过几次都无法换回生物钟,也许这场日全食就是那个最重要的契机,可以让她和陆昀之的生物钟调回原位。

  她有些犹豫,忽然问道:“那……那你会去吗?”

  “你希望我去吗?”陆昀之问道。

  “如果是一场简单的画展开张,为什么问我的意见?”禾臻奇怪道。

  陆昀之微微扬了扬眉说:“因为,这个画廊叫昀玥。”

  昀玥画廊?一个字是陆昀之名字中的“昀”一个字是林玥名字的“玥”

  林玥把新画廊取名这个名字,又让陆昀之去剪彩,明显是抛出和好的信号。

  禾臻却有些发愣,似乎滞然很久,才道:“我……我还有点事,先回去写文了。”

  她也不知道怎么了,本应该直接跟他说你不要去,因为周四有场日全食,可能可以让我和你的生物钟互换。可话到嘴边又变没了。

  ****

  夜色朦胧,禾臻盘着双脚,在电脑前搜索关于这场日全食的预告,这次日全食,将从南太平洋开始,在即将结束前登陆南美洲南部,而巴西的观测条件最为好。

  趴在床上的林恬伊突然起身,问道:“禾臻,你真的要带着朔月钟漂洋过海吗?”

  禾臻点了点头。

  “万一陆主编不去的话?”林恬伊问道。

  禾臻叹了口气道:“我还没跟他说这件事。”

  “你还没说?你不会真的让他去那个画廊剪彩吧?”林恬伊忿忿不平,“什么昀玥画廊,这意思还不明显吗?”

  “可是,是林玥先约了陆昀之,”禾臻轻轻叹了口气道,“难道我跟他说不要去吗?跟我去里约热内卢吗?”

  “对,没错,你就是要跟他说,不要去。因为你才是正牌女朋友好吧!”林恬伊有些恨铁不成钢。

  禾臻胡乱抓了抓头发,有些烦恼,林恬伊又道:“既然你要做宽宏大量的女朋友,那么我给你出个主意!”

  “什么主意?”禾臻来了兴致。

  “你定好机票放在陆昀之的桌上,你看他怎么决定行程。是决定跟你走,还是真的要去那个所谓的剪彩?”

  禾臻有陆昀之的个人信息,她给他定了机票。趁着他早上没来放进了办公室,这几天大家都很忙,公司又新签了几位新的作家。因为《雨后微光》卖的不错,而她也在赶着第二部的稿子。

  陆昀之也经常见不到面,一天来公司两趟,又匆匆走了。禾臻也不确定他看没看到她放在桌上的信封和里面的机票。

  JM文化因为米思薇的事情深受重创,加上税务机关的调查,公司面临停业的风险。而米思薇因为后期作品还涉及了抄袭几位大V作家的作品。几位作品作家联名起诉了米思薇,他很有可能受到法律的惩罚。

  这样的结果大快人心,而禾臻也在何时了的作者微博上发了条微博:还好我有重新启程的机会,我还有珍惜自己文字的机会。感恩!

  她能重新启程实在不容易了。

  想到这些年的迷茫和错误,她也恨过自己,迷茫过,踌躇过。这条通往梦想的路不是笔直的,甚至荆棘满满。

  但还好,她最后没有再误入歧途。

  她关了电脑,开始收拾行李,最后把墙上的朔月钟塞进了行李箱。

  自从,发现星辰日月钟同时存在,可以导致生物钟发生混乱的时候,陆昀之就把这座朔月钟物归原主了,还给了她。

  她躺在床上,心里犹疑不定,思忖片刻,还是给陆昀之发了条微信:明天你会去吗?

  就这么盯着天花板,等了一分钟,五分钟,半个小时也没等到回复。

  她失望地钻回了被子里,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

  翌日早上,她匆匆赶到机场,看了看手机,微信上还停留着她发给他的信息,原来陆昀之并没有回她的微信。

  机场上来来往往的旅客,行色匆匆。

  禾臻有点无端失望,她把行李托运后,看了看时间,还早。便找了一家咖啡馆,点了杯咖啡,顺便给手机充电。

  手机里她期待出现的头像还是没有信息。她气的隐隐咬牙,忍不住自言自语:“陆昀之!讨厌的黑top 为什么不回信息?为什么啊,这么目空无人吗?不来早说吧。飞机票很贵的好吧!”

  她气急败坏地扯了扯手机,发现手机线掉了,手机停止充电,她正想找找原因,却发现充电头被拔了。再一瞥,身旁忽然坐了一个男人。

  “陆昀之?”禾臻受到了惊吓。

  “嗯——”陆昀之轻飘飘地夺过禾臻手中的充电器道,“你今天为什么不叫我起床?”

  “我……不知道……”

  “害我手机都来不及充电……”

  “……”禾臻欲言又止。

  “你知道以我现在的生物钟,让我早上10点起床赶飞机有多困难?”陆昀之又反问道。

  禾臻被问的有点心虚,又道,“我以为你不会来。”

  “为什么不会?”陆昀之认真看着禾臻反问道。

  禾臻迟疑了会儿道:“我以为……你有很多事。而且互换生物钟这种说法很玄乎,我担心你跟我白跑一趟。”

  “的确,可能白跑一趟。”陆昀之接下来的禾臻的话。

  “可是……”

  禾臻还想解释一番,陆昀之笑着道:“我也不是因为要互换生物钟,而答应你一同去里约热内卢的。”

  禾臻纳闷地看着陆昀之,眼前的男人目光专注,神情认真道:“我是因为你,禾臻,我单纯地想和你一起去看一场日全食。”

  “那……林玥她……那个画廊……”

  禾臻还想说什么,就被陆昀之揽入怀中,他凑在了禾臻的耳边道:“你是不是世界上最讨厌的女人?”

  “什……什么?”

  这是什么鬼啊?

  “你竟然想把我推到前女友那边。你是不是觉得陆昀之不会生气?”陆昀之问道。

  禾臻从陆昀之的怀中钻了出来,看着面前的男人,忽然笑了:“相反,陆昀之还蛮容易生气的。”

  “嗬,女人啊!”陆昀之无奈地摇了摇头,勾了勾唇,“看来是不会知道男人真正生气会做什么吧?”

  禾臻真心实意地问道:“会做什么?”

  “比如……”

  “比如?”

  “这样——”

  话落的瞬间,陆昀之已经俯身下来,一双桃花眼灼灼动人,含着细微的春光,他柔软的手指轻轻扶住了禾臻好看的下颌,用力地吻住了她的红唇。

  ***

  里约热内卢,海滩就是这座城市的灵魂,禾臻和陆昀之住的是海边的一个家庭旅馆,拥有一个很大的露天花园,当地艺术家运用再生材料制成的精彩艺术品装饰了整个旅馆。早上,陆昀之刚刚入睡,禾臻独自早起去海边看日出,夕阳西下,她和陆昀之一起站在天台上俯瞰整座城市。

  就这么静静过了两天,周四即将到来。

  “在今天,将有一场日全食奇观在南美洲震撼上演,天文专家表示,我国的公众可借助网络直播等方式了解和关注本次“天狗吞日”盛况。”各大网络在争相报道这样的新闻。” 禾臻翻看着国内的新闻。陆昀之悄无声息地走到她的旁边。

  目光所及之处,是一个异国城市的美景,陆昀之递过了一杯鸡尾酒,笑地问道:“你害怕了吗?”

  “害怕什么?”禾臻问道。

  “害怕我依然是夜行动物,而你还是日行动物。无法回去的生物钟……”

  “那你想继续当夜行动物吗?”禾臻看着陆昀之问道。

  陆昀之轻轻啜了口鸡尾酒,意味深长道:“你不是说这世上很多人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成为夜行动物。”

  “当、当、当……”

  星辰日月钟默契地同时敲了十八下。

  这场蔚为壮观、动人心魄的罕见天象不止吸引全球的目光,还默默地改变了一个“日行动物”和“夜行动物”的命运。

  ***

  两年后,文博图书城迎来了悬疑作家何时了的首场签售会。这次签售会的新书叫做《当猫头鹰遇上百灵鸟》

  她穿着一身焦糖色的长裙,卷发披肩,白皙的耳垂上戴着两只猫头鹰的耳钉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她接过主持人递过的话筒道:“这次我的新书讲的是日行动物遇上夜行动物的故事,有一些悬疑的元素,但要说它是一部悬疑小说,我觉得并不准确。”

  主持人追问道:“那是怎样的小说?”

  “悬疑言情小说吧。”

  禾臻笑了起来,她目视台下,整座书城围着水泄不通的都是密密麻麻都是人,也都是她的读者。

  顿了顿,她继续道:“这部小说很幸运地是还请到了消失匿迹很多年的作家Sea为其作序。”

  台下突然喧哗了起来,读者议论纷纷,大家都在猜测这位神秘的作家Sea会不会回归。

  “而就在现在,这位神秘的作家Sea,他也在你们当中。”

  她的目光穿过密密麻麻的人群,直达一个立在圆柱旁边的男人。他又高又瘦,穿着一身白色衬衫,有几分沉静,几分骄傲。

  他看着她在笑,而她也在笑。

  (全文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爱生物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