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不许和他玩
甜甜的熊小七2020-04-17 13:031,490

  迎风最近好转的很快,允祎当真是尽心尽力在照顾她,别说敷在伤口的草药是上好的,就连喂马的饲料和刷马的鬃刷无一不是上上等。

  傍晚,小九来马厩换饲料。要说灿箬回府谁最难过,必然是小九!有小师侄在这些活都不用他干,现在可好——打回原形了。他抱着草料走到马厩边,怎么听到有人声?探头一看,靳王爷窝在迎风边上正自言自语。

  “丫头,我有段日子不能来看你了,你可别太想我。记得吃好睡好,等我回来一定带你出去玩。到时你可别掉链子,一定快快好起来。跟你说话呢,听见没有啊?”

  迎风像是真的听懂他的话似得,在他身边蹭了蹭。

  小九揉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那可以迎风啊!长风乃至整个镖业出了名的烈马,就算是小九来给她换饲料都要手脚麻利快速撤离,不然惹毛了迎风难免一顿马蹄乱踏。

  “这还差不多,算我没白心疼你。”允祎宠溺的摸摸她的鬃毛。“对了,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高大武威还是英俊潇洒?要不汗血宝马怎么样?”没等他继续介绍下去,迎风就翻脸了……

  允祎狼狈的从马厩里窜出来,嘴里还一边叫嚷:“嘛呀?男欢女爱多正常啊。干嘛发脾气?我还不是为你好!”

  小九瞧见直发笑,这王爷竟是痴人一个。

  离出发还有五日。

  景纯按事先婉思嘱咐好的,带齐了东西来到爵爷府。

  “洪叔,这些药材劳烦您都装到少爷马车上。”婉思叮嘱。

  洪叔不住点头,“还是少夫人想得周全,想得周全。”说完转身去办了。

  “你们夫妻俩真是气人,你前脚找我备药,后脚爵爷就嘱托我务必看护好你。”

  “景少判,您这话怎么听着酸溜溜的啊?”二小姐打趣他。

  “你这丫头,成天就知道挤兑我!趁早叫你嫂嫂给你寻了婆家把你嫁出去拉倒。”

  婉思笑着说:“我看你俩倒是挺合适的。”

  “他?”

  “她?”

  两人异口同声。

  “嫂嫂,不带你这么处理人的。”

  “婉儿,你是看爵爷没有灭我是吧?”

  婉思笑的脸都红了。这时,灿赫进来“说什么呢?这么高兴?”他看这房中三人个个面红很是好奇。

  “太医院还有事,我先回了。”景纯火速撤离。

  “我去给小箬送点水果,他苦练一早上了。”灿雅也闪人了。

  灿赫看着如此有默契的两人,微微皱了皱眉头,指着二人的背影问:“这?”

  婉思笑而不语,她明白灿赫的心思,只是她了解景纯也明白灿雅。

  “怎么每次我一来你们就散了?莫不是在说我的坏话?”灿赫坐定看着夫人说。

  立夏后天气逐渐热起来,衣衫也轻薄。婉思本就生得白皙,今日水绿丝锻的裙褂更趁的她娇嫩。加上脸上的绯红,看的爵爷甚是喜欢。他冲婉思勾勾手指示意靠近些。

  本也有那么一下迟疑,可毕竟大白天又是前厅,想来也不会怎么着,就乖乖从命了。

  只是灿爵爷到底是灿爵爷……

  待小乖喵靠近过去,灿赫捏住她尖尖的下巴冲着脸颊便是一吻。

  婉思自然吓得不轻。快速抽离回来,手捂着刚被“欺负”过的脸颊,不住地向外张望,生怕被人瞧见。她嘟着嘴说:“你怎么越来越没样子?这可是前厅啊!”

  “前厅怎么了?你是我娘子,难道我亲密你还要挑地方看时辰不成?”灿赫最享受的莫过每次“欺负”之后小乖喵惊慌失措的模样。

  婉思自然被气的没话说。嘟着嘴狠狠的看着他。

  “怎么?是恼我亲错了地方吗?”灿赫用手指向她的嘴唇。

  小乖喵吓得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冲向门口。真的是心慌的很了,都没看路,不偏不倚撞了进门人一满怀。

  抬头一看:允祎。

  看见他婉思的气更不打一出来,猛地想起来崇山时的绯红阁,她回头看着灿赫气鼓鼓地说:“以后不许和他一起玩。”便匆匆离开了。

  可怜不明缘由的靳王手捧桃花站在风中独自凌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二枚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二枚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