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尘篇四:我赵家骨肉,自当不凡!
叫我大大啊石2019-05-14 09:272,904

  “爹,沁儿好想你!”女童看着走来赵春生直接大哭着向他跑了过去,紧紧抱着赵春生的大腿,不愿松开。

  赵春生将女童抱起,用手掌抚摸着他脏乱的头发,慈爱的看着女童,内心却五味杂陈,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是说,我不是你爹,你爹已经死了,我是你二叔?赵春生不忍去说,也不敢去说。

  “爹,你刚才好厉害,好威武啊!”女童稚嫩的小手在空中不断的挥动,模仿着赵春生刚才打斗中的动作,不过随即又有扯着他的胡子,嘟起小嘴,佯装生气道:“爹,你怎么长了那么多的胡子,脸也大了好多,你是不是瞒着我和娘还有弟弟跑去自己去偷吃好吃的了?”

  她现在怀疑自己‘父亲’在这几天跑去自己偷吃好吃的没带上她而生气。

  不过随即又贴着赵春生的耳朵,细语道:“下次不带娘和弟弟可以,但一定要带上我!”说罢亲了一口他的脸颊。

  赵春生一愣,随后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好!”,他被自己这个素未谋面的侄女给逗出了一丝久违的笑容,用宽大的手掌擦了擦她有些脏兮兮的鼻子,内心的浓烈杀意也平复了一些。

  “钱伯,大嫂……我来晚了。”赵春生抱着女童来到姜岚和钱伯身旁,叹了口气,自责道。

  赵春生记得小时候见过一面姜岚,没想到如今再见,已是他的大嫂了……

  “真的是春生吗?”钱伯激动万分,双手颤抖的握着赵春生的一只手掌,滚烫的泪水从他的眼中流下,他一时间激动的也不知说什么好。

  “是我,钱哥。”赵春生点了点头,微笑道。

  钱伯激动的点着头,喜极而泣,道:“好啊,好啊!一眨眼都都长那么大了!”

  赵春生二十年前,还是一个畏畏缩缩,埋头苦修的少年,现在,那个少年已经成长到成熟稳重,独挡一面的男人了,钱伯心中有万般欣慰。

  姜岚看着赵春生,不由想起了赵天明,美眸中的泪水也是忍不住夺眶而出。

  “爹,娘哭了,你快去哄哄娘!”女童却听不懂众人再说什么,用力扯着赵春生的胡须,看着抹着眼泪的姜岚,在转头气呼呼的道。

  在她看来,这个‘爹’不知哪里又把娘惹哭了,真是个大坏蛋!

  赵春生看向姜岚,面色复杂,也不知说什么好,只能出声安慰道:“大嫂,节哀……”

  “没事,看到你来我就替两个孩子放心了……”姜岚擦去眼角的泪水,微笑着将怀中的男婴递给钱伯,哽咽道。

  姜岚随后露出一个极其美丽动人的表情,微笑道:“我能抱一下你吗?”

  “好,爹爹赶紧抱抱娘!”女童露出两个小酒窝,开心道,拍着手从赵春生的怀中归着大腿爬了下去,动作娴熟无比,显然以前是经常这样干。

  “我……”

  没等赵春生回话,宛如百合般的体香飘过,软软的胸脯紧贴着他结实的胸膛。

  赵春生一时间愣住了,脸上居有些通红,他还是第一次被女人抱住,令他不由咽了咽口水。

  不过下一刻赵春生眉头一皱,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他只感觉怀中姜岚的心跳渐渐变慢,而且生机也快速逝去,果不其然,姜岚从他怀中渐渐滑落。

  赵春生赶忙蹲着扶起姜岚,只见她嘴角溢着一丝丝鲜血,胸口之处插着一柄深深的匕首。

  “娘!”

  女童看着虚弱无比的姜岚,纵使在天真,她也知道死意味着什么,哗的一下,她便大哭了起来,不知所措。

  “夫人!”

  钱伯惊呼一声,不过最后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他或许为什么姜岚会这样做。

  “不!”

  赵春生不理解姜岚为何要这样做,匕首已经深入心脏,怕是回天乏力了!

  赵春生赶忙扶起姜岚,盘腿而坐,双掌贴在姜岚背后,不断的传输着灵气,放缓了她体内快速流逝的生机,疗伤丹药在这时候已经是没有任何用了,这也是赵春生现在唯一为姜岚做的事了!

  姜岚摸着女童的稚嫩的小脸,用慈爱和不舍的目光,柔声道:“沁儿,不要伤心,娘只是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以后你好好跟着你爹好好生活,长大了要好好修炼,不要丢你爹的脸,等你弟弟长大了,你要好好照看他。”

  这是一个善意的谎言,她不想让自己的女儿从小就背负上这么大的仇恨,虽然等她在长大一些,这些事情她回忆起来也是迟早要知道的。

  “娘,我不要你死!”女童无助哭喊道,稚嫩的手抓着姜岚冰冷的手掌。

  姜岚打断了赵春生,双眼再次泛起丝丝涟漪,伸出白皙如玉的手掌摸向赵春生的脸庞,轻声道:“就让我把你当成一次他吧,也是最后一次了。”

  “好……。”赵春生心中或许已经有了答应,面色不忍道。

  姜岚轻轻倒在赵春怀中,意识越来越模糊,眼前那张陌生又熟悉的的脸渐渐变成了那个记忆中意气风发只对她傻笑的丈夫。

  “路迢迢,风雪茫茫,忆往昔,杨柳河畔,佳人英雄两相望,齐微笑……天明哥…”

  姜岚再次伸出手抚摸着意识中那张脸,喃喃念道,最终眼角落下两滴清泪,带着微笑闭上了双眼,在赵春生的怀里安详的死去了,看不出有一丝痛苦。

  是谁在大声哭泣?

  又是谁在低声叹气……

  ……

  将姜岚与赵天明那柄兄长的长剑安葬在一起后,赵春生准备带着三人寻找一处离南州古国很远的地方安顿下来,养精蓄锐,今日之事,注定会引来闭关的老怪物和国君的愤怒,虽然他不惧,但不能让赵家在他这断了香火,待到以后,他自会讨回灭族之仇。

  ……

  围观的人早已散去,夕阳也渐渐隐去,风雪萧瑟的南州城,似乎在宣告着这件事的结束……

  然而在高耸古老的城墙上,刻着十三个血红大字‘青罗门,国君擎天,待我归,必诛之!’

  “好,好,好!”

  一名身披华贵龙袍,眉宇之间带着无穷威严的中年人看着城墙上的大字和一地的尸体,冷冷道:“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报此仇?”

  ……

  黑夜,弯月高挂,从天空撒下银白神圣的光辉,虽是雪天,但天空中依旧繁星点点。

  雪地之上,两匹马儿在黑夜中不断的赶着路,那双散发着幽幽蓝光的马眼,和毛茸茸的皮毛,显得这两匹马的与众不同之处。

  “家主,我们这是去哪啊?”钱伯换了一身粗布衣袍,骑在马背上,背后还有熟睡的赵沁儿,他转头看向身旁的赵春生问道。

  如今的赵家,只剩下赵春生以及两个孩子和一个家仆了,赵春生不当家主,还有谁能当。

  “末道时期,妖魔邪祟横行,我们人族可安身的地方已是越来越少了,哈哈,不过这天大地大,何处不为家?我们往南走,越远越好!”

  赵春生眺望繁星点点的黑夜,手指南方,虽是豪情壮志的话语,可神情却有着丝丝落寞。

  正当赵春生微微失神之际,手指处却来一阵温热舒适的感觉,他低头望去,只见不知何时醒来的男婴正吸吮着他的大拇指。

  “爹…爹…”

  男婴见赵春生望向自己,停下了口中的动作,带着好奇的目光望向他,口中咿咿呀呀的叫道,随后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奋力的扯着他的胡子玩,乐此不疲。

  赵春生充满慈爱的看着怀中的男婴,伸出大手抚摸着那如豆腐般稚嫩的小脸。

  “家主,少主自出生就没有张开过眼睛,一直沉睡着,如今见到你不知怎的就醒了。”钱伯也露出一个久违的和蔼笑容,笑道。

  赵春生摸着怀中男婴肥嘟嘟的小脸,随后抬头看向无边的山脉,双目炯炯有神,一股豪情壮志在他身上散开,沉声道:“不凡…不凡…我赵家骨肉,自当不凡!”

  ……

  “驾!”

  “驾!”

  两人扬起手中的马绳,轻喝一声,身影渐行渐远,只留下身后雪地上一个个深深的马蹄印,没过多久马蹄印也被大雪覆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道长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道长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