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尘篇三:以一敌六,杀之!
叫我大大啊石2019-05-14 09:274,205

  一路上,道长不拖泥带水的解决了三十几名家族子弟,剑光所到之处,人头落地!

  “二叔!…三伯!…五弟!…小月!…大姐!…二姐!…”

  道长一路上看着躺在血泊之中族人的尸体,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有关系好的,也有关系比较差的。

  ……

  “你父亲和娘去的早,你和你哥一定要好好修炼,这赵家以后啊,就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

  “哪怕你父亲对你们在不好,你们身上流的也是英雄的血!不是什么打家劫舍的草寇强梁之流,也不要辱了你爷爷和父亲的一世英名!”

  “二叔,我和五弟一定会好好修炼的,等你从全真道宗回来,给你一个惊喜的!”

  “二哥,我们一起去骑马吧!”

  “二弟,大姐和二姐也没什么送你的,这瓶丹药你拿去,若是在全真道宗受到什么欺负了,回来告诉大姐,大姐帮你出气!”

  “哎,还有你二姐呢!”

  “哈哈,二弟,你的修炼天赋乃是我们赵家最高的一个,此去全真道宗,大哥等你回来,别忘了,我们还没好好切磋一番呢!”

  ……

  脑海中小时候的一幕幕欢乐融洽以及少年的豪言壮举都已不在,只留下一地的尸体。

  道长有些恍惚,双膝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了血泊中,身体不断的颤抖着。

  颤抖着双手将眼前那具尸体紧紧的抱在怀中。

  道长看着那具尸体,双眼布满血丝,泪水在他的眼中打转却怎么也落不下来。

  很痛,心如刀绞!

  他感觉胸口喘不过气,他张大了嘴巴想大吼,却怎么也吼不出来,只能发出微弱的沙哑声,最后他缓缓的闭上了布满血丝的双眸,不断的调整着自己急促的呼吸。

  “我对天发誓!我一定会为你们报仇,参与过这件事的人,我定要他们付出百倍的代价,若有违此誓,神魂惧灭!”

  许久。

  任凭已经冷却的鲜血将青衫染红,他布满血丝的双眸此刻坚定无比,颤抖着将左手举起,低沉颤抖的声音响起,带着丝丝沙哑,一字一句都沉重无比!

  他背后檀木剑鞘中的长剑不断的微微抖动,发出了丝丝剑鸣之声,好似在提醒道长不要这么做。

  他在以神魂气誓!

  在青云界,以神魂起誓,那可不是闹着玩的,若违背了自己的誓言,虽然不至于丢掉性命,但一定会影响自身的气运!

  将族人的尸体摆在一起后,道长又跪在地上在血泊中磕了三个响头,径直向最后的练武场走去。

  ……

  以往偌大辉煌的赵府现在除了血腥之外,就只剩下一片死气了。

  一片宽阔无比的练武场内,血腥味冲天,数千具尸体倒在血水之中,尸体有老、有少、有妇女、也有婴孩,他们的尸首无一例外都瞪大了眼睛,带着死前的恐惧、不甘和绝望……

  血!

  无尽滚烫的鲜血将厚厚的积雪融化,将宽阔的练武场化成一片血水!

  在众多的尸体前方,半跪着一名手持长剑,身形普通的中年男子,男子与那名道人长的极为相似,只是那对剑眉,以及如一潭深井般的双眸,英气非凡!

  雪,越下越大,伴随着寒冷刺骨的寒风呼啸,似有万千冤魂在哭泣,诉说着冤屈与怨恨…

  萧瑟的风雪将中年男子双鬓有些凌乱的发丝微微吹起,英俊不凡的脸庞沾着丝丝血迹,胸口处有着一个触目惊心的空洞,其中的鲜血早已流干,将衣袍染红!

  男子双目保持着怒瞪的模样,就算已经没了气息,但自身那股英雄气概依旧不肯散去,让人感觉极为的震撼!

  “不愧是以一挑百的赵将军,我深感佩服,只是可惜,可惜啊!”

  南州古国,赵家家主赵天明,赵将军的事迹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以说,没有他赵天明就可能没有如今的南州古国!

  赵将军!

  一个足以被载入南州古国史册的铁血男儿!

  而今,即将上任的新国君怕赵天明功高盖主,所以背后联合几大家族和青罗门主将整个赵家灭门,任谁也不会想到一心为国的赵天明会因为新国君的一个念头而引来这等祸端!

  “有什么好可惜的?论赵天明固然厉害,也不可能是青罗门主的对手,最后还不是被一枪毙命。”

  “我可惜的是四大美人之一的姜岚了,今日也要被处死了,赵家现在真的是一个种都没留下啊,赵将军也真是可怜……”

  “你们别说了,待在这怪渗人的,快点把赵天明的尸体抬走,明日还要挂在城墙上示众!”

  能容下上千人的练武场,除了一地的血水和尸体外,只有几十个其他大家族的子弟把守着,他们只要完成最后一步便可以离开这个怨气冲天的鬼地方了。

  “嘶……”

  一阵长剑拖在地上发出刺耳的摩擦嘶鸣之声传来,在练武场的收拾的众人回头望去,一道身影缓缓在狂风大雪之中手握长剑缓步而来。

  “你……”

  离那身影最近的刚准备开口问话,便见一道寒光从他的脖子闪过,下一刻他便直接“噗通”倒在血泊之中,身体不断抽搐,脖子溅起滚烫的鲜血。

  “你敢杀……”

  练武场的众人终于从震惊之中反应过来,出声道,在他们出声的同时,他们的肉眼只见那道身影一闪,便消失在了原地。

  快!

  那身影已经快到了极致,以他们的修为,神识肉眼已经无法捕捉那道身影!

  一道道寒光闪过,一声声惊恐的惨叫声响起。

  几乎只两息的时间,练武场的几十名各大家族子弟便已经带着惊恐的眼神倒在了血泊之中。

  诺大的练武场只剩下最后一名家族子弟了,他眼神惊恐无比,不断向后倒退着,却不小心被一具尸体绊倒,“扑通”一声倒在了血水之中。

  那道身影缓缓清晰,宛如死神降临般,他手中的长剑沾满了鲜血。

  “嗒……嗒……”

  一滴滴殷红的鲜血从那柄朴素的长剑剑尖之处滑落,轻微的风雪吹过,那鲜血细微的滴落声却显得格外清晰。

  “别杀我,别杀我,求求你!”不知何时他已经因为恐惧,胯下已经传来一股骚味……

  他想站起身来跑,但双腿已经不听使唤,只能挥舞着沾满血水的双手和衣袖求饶着,那道身影带来的震慑甚至比他见过最厉害的家主还要大!

  道长只是冷冷扫了他一眼,转而看着练武场那一片片族人的尸体,心中升起无尽的悲凉之意。

  道长并没有对那名家族子弟做什么,一步,二步,走向那半跪着的中年人。

  他见到哪半跪的中年人,一丝丝朦胧的雾气在他眼角若隐若现。

  “当啷!”

  道长松开手中的长剑,“扑通”一声跪在了冰冷刺骨的地上,看着那与自己长像极为相似的中年人,他似乎能感应到自己兄长死前的不解和愤怒。

  道长双眸缓缓闭上,不发一言,谁也不知道此时他在想着什么,只是那微微颤抖的身躯以及眼中那两行泪水表明着他现在内心极度的绝望和伤心。

  许久。

  一阵带寒冷刺骨的微风吹来,那道长终于睁开了布满血丝的眼睛,那双眸中只有无尽的冰冷和杀意,他颤抖着双手,伸出温热的手掌抚摸着那冰冷无比的脸庞。

  这种说不出来的冷,无时不刻在刺痛着他的心脏,令他呼吸都变得急促猛烈起来。

  道长缓缓将那怒瞪的双眸合上,取过那柄中年人还紧紧握在手中的长剑。

  那柄长剑入他的手后,发出一阵细微的剑鸣之声,清明无比!

  再此之前,也有许多人取过这柄长剑,却无论如何都取不下来,却被道长轻轻一握便脱离了中年人。

  见剑如见人!

  道长仿佛听懂了这剑鸣之声一般,脸上勉强露出一个极其难看的笑容,不知是哭还是笑。

  道长握剑的手微微一震,剑身上面已经凝固的鲜血顿时被震开,做完这一切,便将那柄长剑收入背后的剑鞘之中。

  不远处看着这一切的那名家族子弟,咽了咽口水,艰难的缓缓起身,他必须得趁那道长没注意到他的时候溜掉。

  他现在不用动脑子都知道,门外的那些其他家族子弟都已经被眼前这名没有丝毫修为波动的道长解决掉了!

  他的实力可想而知有多恐怖!

  忽然他的眼前一花,原本还跪在那的道长已经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他只觉得脖子处有丝丝凉意,他低头望去,不知何时一柄沾满他同伴鲜血的长剑已经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他相信只要自己稍微动一下,那柄长剑会毫不犹豫的将他抹杀,他的双脚不住的打颤,将目光顺着那柄剑尖渐渐移向那道长。

  “说,赵天明的妻子和孩子在哪!”

  剑身上的寒光一闪,倒映出那一双凌厉冰冷的双眸。

  感觉到脖子上哪一抹细微的刺痛凉意和一丝滚烫的鲜血流在皮肤上的炽热感,那名家族子弟已经忍不住这种必死还难受的恐惧,连忙道:“我说,我说!”艰难的咽了咽口水断断续续道:“七大家主决定在今天黄昏时分在南州城门将剩余的几名赵家余孽处死!”

  “为什么……?”

  在说完的一刻,他瞳孔中的恐惧渐渐放大,身体向血地中倒去。

  “灭族之仇,不共戴天!”道长冷冷回道,心中只有仇恨以及愤怒,没有丝毫的怜悯之情!

  鲜血溅在道长衣袖之上,那名家族子弟捂着脖子蹬了两下腿便没了动静。

  ……

  道长将族人尸体全部聚在一起,其余尸体全部扔出了赵府,做完这一切后,他站在赵府门口,手握拂尘,口念法决,悲声道:“安魂归兮,幽冥接引,前路迢迢,莫回头,冥路河,思故人,望前尘,断却往事,莫牵挂。”

  一字一句,肝肠寸断,悲天悯人,低沉有力的声音回荡在整个诺大的赵府中,久久不能散去……

  这是道家的安生咒,用来抚慰那些死前带着冤屈和仇恨之人,让他们别因仇恨变成邪祟。

  赵府内阴森可怖的气息在那道人念完口决后便缓缓消散了大部分。

  “大哥,各位叔叔伯伯,弟弟妹妹以及还来不及相识的族人们,你们安心去吧,灭族之仇,就由我赵春生背下了,不过在此之前,我不能让赵家断了香火。”

  那道长便是赵家家主赵天明的亲弟弟,赵春生!

  “轰……”

  赵春生说罢,从储物戒中取出一道紫色符箓,向赵府内掷去,顿时庞大的赵府燃起滔天大火,火光足有数十丈之高,将南州城不远处的住户全部吸引了,却都不敢过去一探究竟。

  冲天的火光映照在赵春生那张气度不凡的脸上,感受着那股怨气的消散,又看了好一会赵家的门匾,他神情中有掩饰不住的落寞。

  “哈哈哈,罢了,罢了,从此南州古国再无我赵家!”最后赵春生却是摇了摇头,放开声大笑,拂袖大步而去。

  ……

  “这是谁干的!”

  “风儿!”

  “擎儿!”

  赵府冲天的火光燃起,没过多久,其余几大家族的长老便被吸引了过去,看着赵府门口那一堆家族子弟的尸体,他们又惊又怒!

  在这些长老中,有这些死去的年轻一辈亲属,他们不由的抱着那一具具冰冷的尸体痛哭着……

  “不管是谁,都要给我找出来,碎尸万段!”蓝家中,一名身穿华贵蓝袍,有着极大威望的大长老怒吼着,布满褶皱的脸上掩饰不住的愤怒!

  死的最多的子弟当属他们蓝家,这些子弟无一不是家族中的天才,以后家族的一流抵柱!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道长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道长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