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人生首战
青澳2019-10-01 09:532,962

  当五支小分队神不知鬼不觉在围攻新野西门的敌人后方完成了半圆形包围的时候,战争的惨烈进程也完全落入了他们的眼中。

  城墙边立着一架架攻城的云梯,亡命的强盗仍在前赴后继地向上攀登着。城下则是一片黑压压的人群,一些人在外围挥舞着手中的利刃叫嚷着;一些人手拿弓箭在掩护登城的同伴;还有一些人正抱着巨大的圆木,奋力冲撞着已经有些残破的城门。阵阵的撞击声与伤者的哀嚎声相互裹挟、交织在了一起,使此时的新野完全变成了人间炼狱。

  再向城墙上方看去,只见守城的兵士正依靠着巨石、木桩与连弩顽强地抵抗着。尤其是连弩的齐射,极大的削弱了敌人进攻的气势。每一次雨点般的发射都会阻挡住敌人疯狂的冲锋,也使得敌人的大部队不敢过分靠近城墙,只能派遣有防护装备的小部队交替攻城,从而落入了田乃禾原定的打一场“消耗战”“突袭战”的战略陷阱。

  田乃禾不得不承认,如果对方是正规军队,有足够的像“冲车”“箭楼”这样的攻城设备,甚至只要多一些防护用的“盾牌”,此时的战况可能就会是另外一种样子了。但事实绝不允许丝毫假设,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完成这致命的“绝杀”。

  在田乃禾发出进攻命令之后,五支小分队从五个不同的方向怒吼着朝敌人冲杀过去,压抑在每个人心头的愤怒在同一时间爆发了出来,“敢死军”顷刻间化身成为滔天的巨浪,而这巨浪将要吞噬的就是每一个胆敢挡在他们前面的敌人。

  第一波进攻开始了。

  所有拿着“连弩”的“敢死军”队员在距敌人三、四十米远的地方便将自己携带的弩箭全部发射了出去。没有人去瞄准,更没有人停下前进的脚步。原因很简单,长时间的攻城使强盗们失去了原有的耐性与警惕,所有的人都站在了一起,就像一个巨大且不会移动的黑色箭靶,这也正是田乃禾计划的一部分,一个反败为胜的重要环节。

  漫天的箭雨瞬时间倾泻而下,无情地拥抱着那些并没有任何防护的强盗们的身体,惨叫和哀号声也随之此起彼伏。就在惊慌失措的强盗们正要回身寻找弩箭发射源头之际,第二波更惨烈的进攻又紧跟着开始了。

  田乃禾和所带领的十名最精锐的士兵率先冲入了敌群中,再没有怜悯和宽恕,有的只是愤怒和杀戮!

  “破军剑”在沉寂了几百年之后终于再次在世人面前展现出它的威力,飞闪的剑光与连绵的剑势融合在了一起,似是要将所碰触到的一切全部毁灭。

  震天的呐喊声中,其他四支小队就像四支飞驰而来的弩箭,也先后插入了强盗的阵营。强大的冲击力顷刻间便将敌人分割成若干个小块儿。

  每个“敢死军”的队员事先都被告知,在敌阵中决不可以恋战停留。因为在敌众我寡的现实面前,停下就意味着被包围,而被包围就意味着死亡。因此,所有人都以小队为核心,互相保护,且战且走,宛若五条蛟龙游弋在敌群之中。

  面对着这么一支每个人都瞪着两只血红眼睛的军队,猖獗一时的强盗也终于品尝到了被肆意宰杀的滋味。

  只可惜,强盗们毕竟占据人数上的绝对优势。两波的进攻虽然极大地杀伤了敌人,但还不足以战胜他们。

  片刻的慌乱过后,一些训练有素的强盗开始反击了。

  田乃禾明显感觉到了自己移动的速度变得越来越慢,一股巨大的压力也伴随着一重重的敌人从四面八方涌来。惨叫声在身后不时响起,这也意味着自己的队员在一个个倒下。

  没有时间去哀悼逝去的生命了,活着才是此刻最至关重要的事情。

  生死关头,田乃禾把一咬牙,将自己全部的力量完全灌注到手中的“破军剑”上,“破军一式”也同时被发挥到了极致。

  “嗡嗡”的剑鸣声从剑尖上传出,神秘的异彩笼罩在整个剑身之上。“破军剑”仿佛被主人的决死一搏唤醒了封存已久的“魔性”,它吞吐着骇人的光芒,索取着每一个敢于靠向自己的敌人的生命。

  随着时间的推移,田乃禾的体能已经发挥到了极限,不可能再坚持很久了。但面对着依然人数众多的敌人,他却并没有丝毫的惧怕。因为他心里明白,最后的华丽一幕即将上演,那就是决定胜败的第三波进攻。

  恰在此时,新野的西门被打开了。由邓禹、邓晨、白恒率领的百余名士兵争相冲杀了出来,再次从敌人的背后发起了猛攻,而紧随其后的则是上千名手拿各种农具、棍棒的新野百姓。每个人都用手中的武器在强盗们的身体上宣泄着自己被围困这么多天以来所积攒的怨恨与怒气,震天的喊杀声有如战鼓般敲击着每一个强盗的心灵。

  在这场为了保卫家园而发起的战斗中,淳朴善良的百姓摇身变成了一群凶悍的“屠夫”,人性在此刻已荡然无存,良知也被兽性所取代。

  面对着接二连三的打击,面对着如此疯狂强悍的进攻,强盗们的最后一层心理防线也被彻底击溃了。

  不知何时,第一个强盗丢掉了手中的武器跪地求饶,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投降的念头像瘟疫般在强盗中蔓延,胜利的天平也终于开始倾向于田乃禾一方。

  反手一剑刺死了身边最后一个仍在负隅顽抗的强盗,田乃禾放眼望去,除了两处依然有人在激烈地搏斗,已有新野的百姓蹦跳着开始欢呼胜利了。

  极度的疲劳使得田乃禾的右手在不停地颤抖,整条手臂也仿佛要不听使唤起来,双腿更像被铅块压住般难以再挪动一步。无奈之下,只得将沾满鲜血的“破军剑”随手插在土中,自己也紧跟着瘫坐在了地上。

  邓晨和白恒早就在人群中看到了田乃禾的身影,同时快步跑了过来。

  “怎么就你们两个?”田乃禾关心问道,“其他人都还好么?”

  这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却包含着无比真挚的兄弟之情,邓、白二人赶忙蹲下身来紧紧握住了田乃禾的双手,激动不已地说道:“田兄弟放心,咱们这些人都平安无事。邓禹最忙,正指挥百姓看押俘虏,抢救伤员呢!”

  得知朋友们全都安然无恙,田乃禾这才放下心来。哪知才刚长出了一口气,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却又猛地传入耳中。

  三人赶忙循声望去,原来是仅有的两处交战已有一处分出了胜负。只见辛甲手中的长剑穿透了那个“二当家”魏豹的胸膛,惨叫声正是发自魏豹的口中。

  抬脚向前猛一蹬死尸,辛甲顺势抽出了长剑,一蓬血雾也随之从伤口喷射而出。

  已是满身血污的辛甲剑指苍天放声高喊道:“兄弟,看哥哥今天给你报仇了!”说罢,已自扑倒在地,失声痛哭起来。

  失去幼弟的经历曾一度使这位表情严峻的大汉感到痛苦与自责,但此时此刻,他终于用仇人的鲜血挣脱了施加在心灵深处的束缚。

  见辛甲那边已无大碍,田乃禾等人的目光又都转移到了最后一处仍在激战的地方。

  令人惊讶的是,在朱祐、祭遵和臧宫三人合力围攻之下,一个体格魁梧,手持巨剑的大汉竟是越战越勇,丝毫不落下风。

  田乃禾向身旁的邓晨问道:“这人是谁?竟然如此厉害!”

  邓晨回答道:“此人就是马武!”

  某种奇异的感觉闪现于田乃禾的脑海中,而这片刻的休息也使他的体力恢复了不少,旋即抬手拔出了“破军剑”,大步朝交战中的四人走去。

  新野的百姓与邓晨、白恒一起也自发地聚拢了过来,毫无疑问,经此一战,田乃禾俨然已成为了所有人心中共同的英雄。

  随着浩浩荡荡的人群最终将激战中的四人团团围住,田乃禾提声高喊道:“大家都住手,我有话说。”

  缠斗中的四人这会儿均已累的够呛,闻言后纷纷收招住手,一个个或是以剑杵地;或是半躬着身子,都在那里大口的喘着粗气。

  田乃禾冷冷地看着面前这个叫马武的强盗头子,发现他左臂和右腿分别中了一支弩箭,且箭身还在随着他剧烈的呼吸而上下的抖动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寻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寻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