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破军立威
青澳2019-10-03 09:042,889

  “锵”的一声鸣响,“破军剑”终于甩脱了剑鞘的束缚。

  田乃禾凭借着自己深厚的跆拳道功底,双腿发力越向空中,使出了一个漂亮的回旋反劈。这一击由于是在身体悬空的情况下使出的,不仅充分利用了离心力来增加力道,而且还通过腰腹的巧妙配合,将整个身体的重量传输到了手臂之上,再由手臂带动手腕,再顺势向马武猛劈了过去。

  这包含了力学与娴熟技巧的一击令周遭围观之人无不为之眩目,首当其冲的马武也被它的华丽诡异所震憾,匆忙间居然单手挥剑就想阻挡住“破军剑”下劈的势头。可他又哪能想到,这一剑的凶悍早已远远超过了自己刚才那一击。

  又是“噹”的一声巨响,耳蜗内如同被针刺一般的感觉超出了常人所能忍受的极限,一多半的人都张着嘴蹲在了地上,双手更是不由自主地护住了耳朵,连久经战阵的辛甲等人也不禁皱起了眉头。

  马武的虎口被硬生生震裂了,胸口仿佛被巨石撞击般难受,高大的身躯在这股强劲力道的推动下向后急退了三步,可就在他刚刚稳住身体的当口,田乃禾如影随形般的进攻又已接踵而至,“破军一式”的全部威力也在此时悉数展现出来。

  可怕的呼啸声犹如脱缰的野马径直袭向了马武,曾经杀敌无数的“破军剑”再一次露出了自己的狰狞与恐怖。

  马武已然避无可避,只得咬牙苦撑。情急之下,他也学着田乃禾的样子双手分握剑柄和剑尖,奋力迎向了“破军剑”的剑锋。

  随着第三声巨响的传来,已饱受刺耳噪音折磨的人群终于选择了后退。辛甲等人虽然未动,但他们内心的惊骇却并不亚于任何人。亲眼目睹了田乃禾那诡异剑法中所透露出的惊人破坏力,每一个好武之人都不禁会有所联想,倘若是自己遇到同样的进攻,又该以何种招式应对呢?

  连续两次的重击使得马武本就被震裂的虎口完全爆裂开来,无所阻挡的狂暴力量裹挟着他手中的巨剑砸向了自己的胸膛,殷红的鲜血从口中喷出,人也随之向后倒飞了出去……

  马武绝望了,因为他败了,因为他的败果然没有超过第三招,一直以来的自信也被这一战彻底粉碎了。

  张嘴猛吐了几口鲜血,性格倔强的马武手拄巨剑从地上缓缓站起,脚步踉跄着走到田乃禾面前,颓然承认道:“马某……输了!”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力战而胜的田乃禾非但没有丝毫的喜悦,反倒语出惊人地说道:“你没有输,如今三招已过,你随时可以离开。”

  “你……尊驾说什么?”马武茫然问道。

  干净利索地将“破军剑”重新插入了剑鞘,田乃禾又重复说道:“我是说,三招已过,你马武还好端端站在这里,这一战只能算是胜败未分,所以你可以离开了。”

  马武并没有满意田乃禾的回答,继续执拗地追问道:“马某明明是败了,尊驾为何要故意放人?难道……难道就不怕马某再来报仇么?”

  听得此言,田乃禾更加认定自己没有看错人,倘若马武真是一个阴险小人,又怎么会在生死关头说出这样的话来。

  邓、白二人与四家将也已围拢了过来,田乃禾摆手阻止住仍想要说些什么的邓晨,面对马武正容说道:“马武,我不知道魏豹回去是怎么对你说的,竟使你如此大动干戈来攻打新野。但我可以告诉你他在此地都干了些什么,孰对孰错你可以自己判断。”

  容等田乃禾将几天前自己出手救人的经过详细讲述了一遍,马武看了看周边众人的愤怒表情,这场惨剧的起因已毋庸置疑。

  得知真相的马武瞬间变得脸色煞白,无比愧疚地说道:“马某真的不知道魏豹竟然会做出如此恶行。唉!眼下大错已然铸成,还有何颜面再苟活于世……”话音未落,突然挥动手中的巨剑向自己的脖颈处斩去。

  始终凝神戒备的辛甲摆剑将马武的巨剑格开,怒声呵斥道:“好糊涂的马武,你如自寻短见,如何对得起我家田爷‘三招之约’的良苦用心!”

  眼见自尽不成,马武更觉羞愧难当。田乃禾生怕他再有过激举动,忙不迭轻声解劝道:“马头领切不可过分自责,我相信你是被魏豹所骗,也相信自己并没有看错人。”

  稍稍一顿,田乃禾见四周俱是可以信赖之人,这才又压低了声音说道:“马头领,汉家天下即将大乱,那王……有人将会篡汉自立,但最终会搞得民怨四起。到时候,必会有豪杰之士揭竿而起,开创一番功业,而那时才是你马武一展身手的战场。”

  善意为好汉马武指点了一条出路,田乃禾猛然发觉身边的众人竟不约而同瞪着双眼,疑窦丛生地瞅着自己,考虑到可能是刚才的表述有点儿太过超前,为了能有所遮掩,忙又改口笑道:“我这个人遇事总是做最坏的打算……小心无大错嘛!哈哈……”

  少不更事的臧宫显然对田乃禾的前半段话更感兴趣,好奇追问道:“田爷刚刚说的,是何人想要篡汉……哎呦……”话才刚说了一半,却被身后的辛甲在头上重重打了一拳。

  看着田乃禾等人大惑不解的眼神,辛甲若无其事地说道:“方才小宫头上有只飞蛾,小人已帮他赶走了。”

  如此牵强的解释再配合上臧宫那委屈无助的表情,强烈的喜剧效果刺激着每个人的笑感神经,大伙儿再也忍俊不禁,尤其是马武,憨笑中还牵动了伤口,剧烈的疼痛使得他边笑边咳,一时好不难受。远处的新野百姓都被这笑声吸引,好奇地向这边张望着,希望可以弄懂这几个大汉到底是在笑什么?

  田乃禾自然明白辛甲为何会替臧宫“赶跑”飞蛾,因为有邓晨、白恒两位官人在场,老成持重的辛甲在不知道二人底细的情况下,不想让臧宫的好奇心给自己带来未知的麻烦。

  邓晨似也觉察到了辛甲的良苦用心,为免误会,当即便表明心迹道:“田兄弟说话做事总是出人意料,却又处处让人心生敬服。在下和白恒虽然都是官府中人,但对田兄的敬佩之心却并不比别人稍差,日后若有需要,邓晨愿鼎力相助。”

  白恒亦接口表态道:“在下也愿意和田兄弟共同进退。”

  亲如兄弟般的情谊只看得马武又是羡慕又是惭愧,再想想自己和魏豹,愈发觉得无地自容起来。

  发觉马武有些情绪低落,田乃禾含笑开解道:“马兄,大丈夫做事就应拿得起放得下。今日之事已成过去,咱们还应多多放眼未来才是。”

  岂料,本为宽慰马武的一席话却听得众人尽皆动容,自认为学识渊博的邓禹大是赞叹道:“与大哥相处越久就越感觉大哥所学深不可测,这不经意间的一句话却充满了智慧与对人生的感悟。依小弟看来,大哥的才学应当能和大儒扬雄相提并论了。”

  田乃禾自是不知扬雄又是何方神圣,但看到邓晨、白桓等人那无比崇敬的表情,多少也猜到了一些,一种形同“滥竽充数”般的感觉蓦地袭上心头,急忙含糊回应道:“我……哪有什么才学,咱们还是看看马兄的伤势如何吧!”

  一阵忙乱之后,马武的伤处已被几人合力包扎完毕。

  犹如重获新生的马武面向田乃禾抱拳施礼,恭敬说道:“田恩公,今日的活命之恩马武将永生铭记,本想着此后能追随左右,但小人是个被官府悬赏捉拿的强盗,与恩公一起恐怕会多有不便。”

  眼望众人再次躬身一拜,已全无凶悍之气的马武言语恳切地说道:“经此一役,马武定会痛改前非。他日有缘当再与众位相聚!”说罢,扛起巨剑大步朝向新野的东北方向走去。

  这位来去匆匆的大汉就这么走了,每个人的心中都感觉到了他最后那番话中所透露出的真诚,而且每个人都坚信还会有与他再见面的一天。

  就这样,喜庆与欢腾的氛围终于取代了战争造成的阴霾,小小的新野城重又焕发了生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寻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寻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