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回忆
拾耳2019-05-18 17:493,470

  视线定格在屏幕里的女人脸上,叶从远的心脏瞬间漏跳半拍,两边嘴角不自觉地往上扬。

  是她,想不到再次见面竟是这样的方式,有意思。他的视线稍稍往下滑,呼吸倏然一滞。

  女人白皙的脖颈上,半边精致小巧的血玉扣垂在两处锁骨的正中间,格外好看。

  叶从远那深不见底的眼眸里,此刻含着光,嘴角越发向上翘。

  关于他归来的消息播放完毕,叶从远才收回刚才的表情,乘坐电梯上自己的办公室。

  依照他的要求,总裁办公室的装修风格偏高级灰色系。灰白搭配的墙面、地板,极简灰色沙发对上落地窗,浅灰色的窗帘被分拨到两端。

  整体给人的感觉是高级,禁欲,一如叶从远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

  —

  完成录播后,苏凌薇到楼梯间接了10多分钟的电话,才走进洗手间换掉衣服。

  她习惯性地扯下几张卫生纸,用力擦掉嘴唇上的口红后,重新涂抹樱花色的润唇膏,淡粉的唇色透着水光,很诱人。

  红色的口红在她眼里,就是14年前的血色,她不喜欢。要不是淡淡的唇色在镜头里不显精神,电视台规定上镜的主持人不准涂沫,她绝不会把两片薄唇抹成正红色。

  无意中瞥到锁骨处的血玉扣,苏凌薇抬手覆上它。糟了,一定是今早上镜前的准备有些匆忙,忘记把它摘下来。

  电视台规定主持人上镜不能随意佩戴饰品,这次不知道会不会被台长发现。如果被发现,不仅是她要受到处罚,连替她把关服饰装扮的人、录播人员、剪辑人员等也要一起遭殃。

  她敛了敛心神,在洗手间收拾一番后,走回自己的办公室。推开门,办公桌上又是一堆纯文字稿子。一个上午不到,海市的财经新闻就发生这么多起了?

  狐疑地走到办公桌前,苏凌薇伸手拿起那沓稿子。摆在最上头的一篇稿子是关于凤祥集团股票再度跌落的问题。

  之前已经报道过类似的新闻,她没有多大的兴趣看下去,索性把这篇稿子放到最下面。

  耐着性子翻着那沓资料,苏凌薇想找找有没有感兴趣的事件。

  “叶从远?”,苏凌薇看到这三个字时,不自觉地念出来,饶有兴致地把报道叶从远的稿子抽出来,其余的放回办公桌,踱几步坐到沙发上,边看边寻思。

  原来是今天上午举行就任仪式。正式又隆重,恐怕不仅仅是提高员工的士气,更多的还是做给外界看。凤祥集团迎来一位新的领导者,说不定就能起死回生了。

  “起死回生?”苏凌薇脑子里闪出这个词时,不自觉地念出声。嘴里哼出嘲讽的气息,语气极其冰冷:“早该受到诅咒的企业,何来起死回生。”

  起伏的情绪很快回归平静,细长白皙的中指弹了弹A4纸张,眼神定在叶从远三个字上,若有所思。

  —

  叶从远走进总裁办公室,扫了一眼,大步走到落地窗前,往远处看。海市绝大部分建筑物尽收眼底,其中就有凤凰电视台的办公大楼。

  她就在那,有些远了。他单手插兜,另一只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凤凰电视台大楼,皱眉沉思。

  金色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在他身上,熠熠生辉。

  似乎是想到什么,他眉眼一松,完全舒展开来。走到总裁椅前坐下,后背抵着椅子靠背,神情愉悦地把助理喊进来。

  助理在门口敲了几声,听到“进来”两个字时,才推开门恭恭敬敬走到大班桌前:“叶总,什么事?”

  他简单交代了一下,助理马上会意,拉上门锁出去了。

  打开大班桌上的电脑,叶从远找到和苏凌薇相关的视频,点开播放。胳膊肘撑在桌面上,双手交叠支着下巴,仔细端详视频里的女人。

  这么多年没见,到底长开了,似乎多了些女人味。

  叶从远高三那年回国过暑期,经常每天下午跑到海市空手道馆训练。当时苏凌薇在海市一中读高一,恰巧在这个空手道馆里当未成年人的陪练。

  有一次,他无意中看到苏凌薇与一位姓卢的女教练切磋,动作干净利索,身手娴熟。

  他的心就开始痒痒,想要和苏凌薇比试比试。每天训练处处留意苏凌薇,寻找她出招的习惯。

  大男孩心中的某种情愫也在留意中,毫无知觉地酝酿、发酵。

  终于逮到机会,叶从远把一万元的现金背到空手道馆里当赌注。

  如果苏凌薇能打赢他,这现金就归她,如果苏凌薇输了,这5000归苏凌薇,剩下的一半归叶从远,并且让苏凌薇陪她吃顿饭。

  这条件不管这么看,都是苏凌薇占优势。细心的人会发现,这大男孩的下注,背后似乎隐藏着勾搭妹子的意图。

  当时的苏凌薇上下扫视着叶从远,丹凤眼一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只赚不赔的生意,苏凌薇当然不会错过。如果她输了,5000元就当作她的出场费,还有这男生是不是有点傻。

  这场下赌注的比赛,勾起空手道馆里其他学员还有很多教练的好奇心,都纷纷到赛场观看,还起哄般地给俩人下注。

  他俩的段位都是二段,算是同龄人中实力很强的存在了。但空手道极其讲究力道,苏凌薇不仅比叶从远小两岁,还要以女生的力量对抗男生,输掉比赛那是迟早的事情。

  绝大部分人把钱压在叶从远身上,毫不怀疑苏凌薇会输,只有极少数和苏凌薇交过手的人才认可她,其中就包括那位和苏凌薇过招的卢教练。

  比赛规则为寸止,也就是点到为止,官方名为非接触式比赛,时间为5分钟,得分最高者胜出。

  俩人在前面两局里各胜一回,只不过叶从远领先一分。

  时间还没到,俩人准备下一回合。苏凌薇深吸一口气,稳住心神后,开始耍起小聪明。

  她退后一步,让两人的距离保持在一个相对安全的范围内,突然低下头,死死地盯着叶从远的裆部。观众们也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

  叶从远一脸懵圈,一度以为自己出现生理反应了,下意识地跟着低头。苏凌薇立即伸出左脚扫向对面的男生。叶从远来不及躲闪,被绊倒在地上。她接着迅速伸出右脚踢向叶从远的颈部,获得三分。

  此时,教练的声音响起:“时间到。”

  看好蓝方的观众哪里想到,在绝对性优势面前,居然还有这样的反转局面。有些人连连叹气:“诶,苏凌薇也太精了,居然让人转移注意力。”

  “急中生智,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有人跳出来反驳。

  “那是狗急跳墙,好吗!”一名穿红衣服的女生不服气,心疼她输掉的零花钱,说话口无遮拦。

  不知谁在后面扯开嗓子喊,替苏凌薇说话:“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我看你就是那只狐狸。”众人听到寓言故事还能这么用,乐了。

  红衣服女生既气急又羞愤,一时半会还怼不回去,涨红了脸跑出道馆。

  压胜赌注的人按出钱比例分到赌输人的钱,扬着手里的钞票,嚷嚷着要请苏凌薇吃饭。

  人群散地差不多了,苏凌薇转头看向桌上那沓钞票,喜不自禁。叶从远走下台,顺手把牙套和手套摘下,忍不住再次抬眼看向台上的苏凌薇,自己也傻乎乎地跟着笑。明明输钱的人是他,可怎么觉得自己赢了呢。

  随着最后一名观众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此刻的比赛房里只剩下叶从远和苏凌薇两个人,安静极了。叶从远抬手摸摸他上扬的嘴角,转身正要离开,却被身后的人喊住。

  “喂,你叫什么名字?”

  叶从远转身对上苏凌薇的视线,抬手挠了挠后脑勺,眼眸漆黑:“叶从远。”

  “我的名字是——。”没等苏凌薇把她的名字报出来,对面的大男生打断她的话。

  “我知道。”他知道她叫苏凌薇,他也知道她在玩命地接兼职,更知道只有这样的方式,她才会心安理得地接受这笔钱。

  从小就古灵精怪的姑娘。叶从远的思绪慢慢飘回来,两边嘴角不知何时弯起弧度,黑白分明的眼睛里,闪着温柔的笑意。

  “笃,笃”两声不轻不重的敲门声响起,叶从远敛直嘴角,褪去眼底的温情,仿佛变成另外一个人,面无表情、不苟言笑地让外面的人进来。秘书把各个部门的核心资料放到他桌上,礼貌地退出去。

  待办公室的门被重新关紧,叶从远抬手摸了摸右边眉梢,长长舒出一口气,开始翻看刚被送来的资料。

  —

  下午六点,苏凌薇把办公桌面稍微整理一番,准时下班。很多人都是踩着点下班,此时电梯里人满为患。

  想着爬楼梯也不错,苏凌薇踩着黑色细高跟,哒哒哒地走到一楼大厅,排队打好下班卡,出了办公大楼。绕上几百米远的路走上三角梅天桥,准备到对面的公交站台,等208路公交车。

  后脚刚上天桥,不知从哪窜出的男子猛地拽下她肩上挂的包包,一路狂奔下桥。事情发生地突然,苏凌薇完全是始料未及,有些发蒙地愣在原地。

  等她反应过来时,小偷已经拿着她的包跑下桥,往凤祥集团大楼的方向奔去,还一边跑一边回头看,反复确认有没有人在后面追赶。

  苏凌薇立马脱下高跟鞋,提在两只手上,下桥往小偷逃跑的方向猛追。她在海市呆了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个送上门来的笨贼,苏凌薇边追边觉得不可思议。

  一辆黑色迈巴赫停在天桥下面的十字路口红灯前,看清正在奔跑的女人脸后,绿灯一闪,车子立马掉头,跟在女人身后,保持一定的距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玉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玉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