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招聘会(一)
拾耳2019-05-18 17:543,377

  “你能不能放弃此次的内部招聘会?”男人有些殷切地看着苏凌薇,语气中多了几分恳求。

  “为什么?”男人抛出的问题,她感到很意外,心中暗暗惊讶。

  “小苏啊,你也知道咱们台里的财经频道一直半死不活。自从你接手后,才慢慢有起色,我看得出来你很适合财经主播这条路。”

  苏凌薇沉思了一会,摇了摇头,礼貌地拒绝他:“台长,谢谢您的好意。”

  “你不再考虑考虑?只要你能留下来继续担任财经频道的主持人,在我的能力范围内,条件任你开,这可是别人求之不得的机会,小苏你可不要错过了。”这条件确实可遇不可求,面对人才,这位台长从来都是求贤若渴。

  得到上级领导对自己能力的认可,苏凌薇当然高兴。只是好不容易等到一个接近叶家人的机会,说什么都得去试一试。

  “我这次去应聘也不一定能选上,如果到时候落选,台长您可得把财经主播的位置继续留给我。”在职场里打拼两年了,客套的官腔,苏凌薇也学会一些。

  台长知道苏凌薇去意已决,没有再继续强留。他也不是一言不合,吹胡子瞪眼的人,自然地接过苏凌薇的话:“好,一言为定。”

  苏凌薇感觉话谈得差不多了,准备起身溜走。对面的领导突然拍了拍光秃的脑门:“我差点忘了,有同事说你昨天上镜佩戴私人饰品,有这回事?”

  该来的终究躲不过。

  “台长,这件事情确实是我的疏忽,我愿意承担全部处罚。”

  男子看着她,眼里流露出欣赏的神色。全部处罚,那就等于她这个月白干了。

  身为台长这么多年,他果真没看错人。能力出众,又敢于担责,这姑娘会走得比他远。

  “我知道了,不过小苏啊,你得记住,凤凰电视台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台长的语气里充满遗憾。

  苏凌薇适时地站起身,朝他露出职业微笑,礼貌地道一句‘台长,我先走了’,便拉上门乘电梯下楼。

  在台长办公室磨蹭了有一个小时,此时已经到下班时间。手头的工作基本完成了,只剩下背熟明天要用的稿子。她登陆工作邮箱,确认电子版稿件已经接收到后,拿起包包走出办公大楼。

  苏凌薇在电视台门口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并没有像平日那样,直接回西坪公寓,反向去了另外一个地方。

  出租车师傅应她的要求,在西雅路与玉兰路的交接处停车。这里人少僻静,荒草毫无顾忌地野蛮生长,几处废弃的小工厂稀稀拉拉隐没在其后面。苏凌薇下车后步行到西雅路的一个十字路口处,倚着一棵枯木独自一人呆了有20分钟,当年苏军和杨倩出车祸的地点就在此处。

  —

  内部招聘会在明天举行。电视台的很多年轻女性员工或在楼梯间、或在走廊里、或是茶水室等地方乐此不彼地谈论着,疯狂地想象招聘会上可能出现的各种细节,仿佛明天的自己就是最终的夺冠者。

  相比其他同事有些过头的热情,苏凌薇倒显得很淡定。表面可能看不出来,但她的内心深处还是有些紧张。

  过于看重这次机会,无论如何她都无法怀着一颗平常心来对待此次选拔。

  再次翻出招聘邮件,苏凌薇对着招聘条件反反复复默念了好几遍,心里不断暗示自己——这是专门为她准备的内部选拔,心脏跳动的节奏才稍稍缓和。

  苏凌薇抬手平复有些起伏不定的胸口,稍微用力控制转动椅顺时针转满一圈,回到原地。余光扫到办公桌一角的萌猫加湿器,思绪开始拉回上午。

  录播前,专门负责苏凌薇妆容的女助手,22岁左右,早早等在化妆间。苏凌薇走进化妆室,如往常一样端坐在椅子上,合上双眼,安静地让助手上妆。

  虽然闭着眼睛,苏凌薇还是能感觉到,今日上妆,助手似乎格外用心。眉毛被细细描画、修饰,粉扑摁在脸上的力度柔和了几分,中间还能听到助手的柔声细语:“凌薇姐,哪里不舒服,记得提醒我。”

  惩罚的事,难道他们都知道了。苏凌薇心中了然,并没有多说什么。

  上妆完成后,苏凌薇站起身就要走,却被助手叫住:“凌薇姐,你等等,有东西给你。”

  苏凌薇有些诧异,看着助手从背包里掏出一个盒子,伸手递给她,诚意满满:“罚钱的事,大家伙都知道了。这也怪我,没能提醒你把饰品摘下。”小姑娘说完就低下头,紧紧抿着双唇,像一个犯错认罚的孩子。

  “这是?”苏凌薇瞧了一眼盒子,把目光投向对面的人。

  听到询问,助手抬起头,看着盒子:“这是我和这次事件牵扯到的其他人一起出钱给你买的加湿器,加湿器是我的建议,因为凌薇姐的皮肤有些干燥。”

  女孩子的心思终究细腻一些,苏凌薇接过盒子,抬手替她理好几丝乱发,心情很是愉悦:“那我就收了,你再帮我个忙,替我谢谢其他人。”

  这次失误,苏凌薇觉得自己才是始作俑者,别人犯不着为她的过错买单,至于感谢,没想过。但是这些与她一起工作的同事能有这个态度,她还是很高兴。

  就像她高一时,只是顺手救下一名被大姐大欺凌的女生,压根没想过什么回报。但被救下的女孩从此跟在她身后,成为苏凌薇最信任的闺蜜。

  这种意料之外的结局,苏凌薇时常感到有些暖,仿佛有几丝火苗在灼烧被寒冰包裹的心,冷意散去不少。

  快到下班时间了,窗外的斜阳褪去炙人的炎热,温煦又柔和。挂壁空调安静地运转,加湿器喷出的白色雾气氤氲缭绕,一室静好。

  “叮当”,短信铃声突兀地响起,苏凌薇的思绪被打断,下意识地俯身看向手机屏幕。助理发来短信:因为明天的内部招聘会,今天的电子版稿件会增加明天的财经新闻内容,然后再发到她邮箱。

  经短信的提醒,苏凌薇才想起上午发的公告:所有参加这次内部招聘的员工,明天直接去凤祥集团总部报道,至于拉下的工作,后天再补上。

  看了看手腕上的女士表,苏凌薇站起身,走到窗前拉紧窗户,对着全身镜理了理衣领,才拿起遥控器把空调关上,加湿器也被她重新放进礼物袋的盒子里。

  离开办公室的前一秒,她还特意往室内扫视一圈,有些不舍,仿佛在告别。

  一楼大厅依旧是排队打卡的长龙;三角梅天桥上的三角梅花正随风摇曳,和平日一样;返程的208路公交车照样人挤人……,可苏凌薇似乎觉得,明天过后,这熟悉的日常会镀上旧时光的泛黄色,离她越来越远。

  —

  回到西坪公寓,已经是傍晚6点50分。还早,苏凌薇下厨房准备晚餐。一盘豆瓣酱烧肥鱼,一碟醋溜白菜,配上一碗白米饭,美味爽口的一餐。

  工作后,她嫌外卖贵又不卫生,平时不忙时,她都会下厨房烧些喜欢吃的菜。

  餐桌的一角平铺一张白纸,有些好奇,苏凌薇伸手伶起纸张,递到面前。原来是叶从远的肖像画,那天她为了回忆这个人而简单勾勒的。

  肖像画立在她眼前,苏凌薇面无表情地扫一眼,接着被她揉成纸团扔进垃圾筐里。

  也许明天过后,她会成为叶从远的贴身下属。可在自己家里,与叶家人相关的东西,哪怕是一根发丝,她都嫌脏。

  晚餐吃得有些撑,苏凌薇把厨房收拾干净后,下楼到小区里散步消食。路过地下车库时,一辆迈巴赫刚好驶出来。路灯昏暗,她并没有看清车型和牌子,没在意。

  西坪小区是海市新建的大型住宅区,十几栋普通公寓从公路旁边往里排列,最深处是独栋别墅群。

  她从小区门口走到别墅群里,再绕回来,反复溜达好几圈,最后拐进苏宁小店,买了两瓶简爱裸酸奶,才回住处。

  夜深人静,苏凌薇又被同样的噩梦惊醒。她一边努力平复起伏的胸膛,一边拉开冰箱门。从里头拿出一瓶冰水,扭开盖子猛灌下去,整个人才逐渐冷静。

  躺回床上,翻来覆去总是心神不宁。坐起身,她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扭亮床头灯看着柜面上的血玉扣,独自发呆。这样的夜晚,苏凌薇不知道经历过多少回,早就习以为常。

  钟表的秒针“嘀嗒嘀嗒”响,显得安静极了。苏凌薇抱膝盯着某处,眼神虚空。一直呆到凌晨4点,等到困意袭上来,她才渐渐入眠。

  —

  上午9点30分,内部招聘的面试才开始。苏凌薇怕堵车,没到8点,就乘坐公交车往凤祥集团的总部大楼赶,结果提前半个小时到。

  此时,一栋大楼的第一层,早有很多人候着,每个人手里还拿着一块正方形白纸。

  走进一楼大厅,苏凌薇暗暗吃惊。还以为她来得够早了,没想到这么多人比她还积极。看到别人手里的纸块,眼神迅速扫到旁边的告示牌以及桌上的玻璃罐子。她走过去,手伸进罐子里,抽签。

  周围的人不是在熟悉简历,就是低头看手机,苏凌薇瞅准一个角落空位,神色自若地走过去,从包里翻出彩色简历,默记。

  感觉到眼前的光线突然变暗,似是被遮住了,苏凌薇抬起头。

  波波头短发,厚重的粉底盖在脸上,给人一种窒息感,饱满的下唇红得似要滴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玉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玉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