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考城隍第三场——炝字营从良
那成那漫天2020-06-04 16:293,159

  单新华回到了自己大青河谷地的那个窝棚里,不在混日子了,开始在窝棚旁边有了一个小花田,就在土豆地旁边。每天利用手头的材料好像当初钢铁侠一样,升级了自己的通讯基站。现在通讯基站可以更远更稳定了,在土豆收了第二茬的时候,他向林子深处走去,离开了那个熟悉的谷地,并且把通讯设置为单向。这样的结果直接导致了直播公司彻底不可以联络他,无法给他收视调查,无法给他台本,无法让他说一些取悦所有人的话。

  但是,奇迹是看的人更多了,因为这些其实越来越真实了,从这一个人的直播里看到了更多的希望——您再苦,能苦过无依无靠的一个人?

   

  “我简直不敢说什么,你就是一个天才!”蛮天蹲在旁边的时候,就这么赤裸裸地夸张满天。但是张满天不搭话,他觉得心里堵的慌,他想去换下单新华,他想自己一个人。

  “其实,我们就是孤独的行走啊,单新华非常非常的幸运,有很多人可以见证,你我不行。”蛮天似乎被这种情绪也感染了。

  “我不想看见你,至少今天。”

  “你知道么?其实你的分高到不可思议,你的悟性极高!你没有去生硬的干预,你几乎就是隐形的去创造着这一切,你利用人性!高级!太高级了!”

  “我不想考第三场了,你说分高就不用考了!”

  “需要第三场,这个对你超级重要,你知道么?所有人,哦,错,所有神,都在看着你,他们好奇,你接下来会如何处理一个更棘手的问题。”蛮天这会儿似乎有点癫狂。

  “我真的不想了。”

  “抱歉,我的哥们儿,这真的不由你。”说完,张满天就出现在了香港。张满天这会儿觉得很无奈:“你能不能,能不能让我缓缓?现在你就把我弄了过来,就不可以尊重一下我?”

  “时不待我呀!”旁边的一个菲佣一样的老年人突然转头对张满天说了一句。

  这次的主人公是一个30岁不到的女人——张玖。她刚从赤柱监狱出来,她继承了一个古老的组织,总的来说,这个组织就是给一切黑道来查漏补缺的。但凡是计划么,就有漏洞,这是张玖的师父说的。但是炝字营,就是找漏洞来的,最初炝字营是来自于满清时期的北洋,作为一个“蓝军”存在,但是,随着变迁,逐步撤到了香港,之前在城寨,现在已经隐藏于城市中了。

  参加完一个前辈的葬礼,现在炝字营已经到完全受她管理整整一年了,之前的交接,几个“管带”都靠向她,都认为她可以带领着炝字营从暗处走到明面上,可是如何走呢?在黑道声名赫赫,又能是说散就散的?张满天这会儿和张玖一起出现在了地铁里,在一个巨大的广告显示屏中间,张玖还在带着耳机听着音乐看着一本小说,其实心思还在纠缠在炝字营自己的事儿里。张满天这次是按照自己的面目,但是他还是不太习惯,他从侧面过来,按照之前自己的算计以及安排,狠狠的撞了上去,张玖被撞倒了,耳机掉了,然后巨大的广告显示屏就在面前。旁边的那个男人的道歉她不太听清,周围非常嘈杂,但是她看见了显示屏上一个区块链技术的广告!她有办法了!

  张玖选择了步行,她需要紧紧抓住这一点灵感,她需要抓住,但是,这一点闪光就好像悠远的路灯,让她看见但是无可琢磨,她有点气馁。张满天觉得自己就差把解决办法直接告诉她了,之前在广告大屏前,广告循环了好几次,今天在不同的地铁站他已经尝试撞了好几次,但是都没有成功。这时候,他决定彻底点醒。

  张玖看见旁边一个精瘦的英国男子,拿着一个老旧的翻盖手机在说话:“发布一个公共区块链啊,笨蛋,你要知道,你发布了,再做一个私有化区块链的模版,那么只要有点电脑知识的人都可以做到!在公共链中提供会员服务,然后用比特币结算啊!”一个英国男子用标准的北京音普通话,在香港的街头说话,这一切太扎眼了,而且声音大的出奇。一开始周围人以为是内地来的一个土鳖,但是,看了一眼他的样子,又都闭嘴了。张玖就在距离大概两张桌子外,这个距离可以清晰地听见,但是又不觉得刻意。终于,在张玖心里整个计划清晰了起来,她非常兴奋,找了一个茶餐厅的座位飞快的写了起来。一个小弟在旁边,催促她点单,看见她愣了半天,突然说话:“用账户认证啦,坏人用坏私链,好人用公链啦,这样,慢慢的调整业务侧重就好啦,平台可以防骗嘛……”。

  当张满天离开点单小弟的时候,张玖还在拽着小弟的袖子让他继续说下去,小弟只是说:“番茄蛋饭,加底不加底啊?”

  整个晚上,张玖都没有睡,今天让她觉得一切都有点……怎么说呢,就是玄幻。她在网上甚至找到了精神分裂自测的题目,自测结果告诉她,她没有精神分裂!或许是自己过于心心念念了吧,这其实就是自己想的,只是答案自己蹦出来告诉自己?一切解释不清,到计划书写完的时候,她也觉得解释不解释的,真的不重要了。

  整个“炝字营”管理层都做了一次抉择,长老们都力挺张玖。

  这一天,在一个加密链接中,视频发布了一个区块链方案,并且公开了代码。这一事件,在有限时间内进行直播,张玖非常自信,这一段时间在“炝字营”内部的针对业务以及技术的争吵,正好互相查漏补缺,发布非常顺利。这导致了几个事:“炝字营”的名号彻底声名远播;其次,未来的所有交易都已经安全了;有一些转做正行的人也开始用“炝字营”查看自己正规商业计划的漏洞;最后有点让人觉得不舒服,那么就是有一些反欺诈的学者也开始进入这个区块链进行学习,至于是不是在其中破案,这倒不用担心。

  “炝字营”核心的人在大屿山的一个池塘边烧烤,面上看就是普通的祖孙聚会。

  “现在的速度,估计三年内,整个炝字营就转向正行了!”一个长老唏嘘不已:“你母亲以及我们这一代、上一代都做过努力,但是,就好像中了降头一样,就是走不脱,离不开!”

  “叔叔,现在发布的炝字营区块链平台的意思就是先让我们可以与人群离开,至少是我们的活离开,这样,我们就有选择权了,不必一直委身在大势力面前。不必每一代为了所谓的自由,都要真死假死的瞒名。以后,就是我们来挑客户了,正行黑道一起做。”张玖觉得自己算是长出了一口气,之前叔伯以及自己母亲的牺牲就是为了保住他们一代,将来这样的事不必了。

  一个垃圾老伯,从旁边走过去,捡起来几个瓶子,张玖叫住他:“这还有几个易拉罐。”老伯接过去,踩扁,然后冲着张玖狡诘的一眨眼,转身就走。张玖呆立在那里,直到有人叫她才转身。

  张满天从垃圾老伯身上走的时候,觉得如释重负。在这个考试里,他看得见未来,在这个未来里,炝字营的逐渐退出,让一个以高智商诈骗的犯罪圈子逐步消失,至少上百万原本的受害者都幸免于难,这个算是功德么?他觉得算。其实,不论从哪个角度,张玖都是值得佩服的人。

   

  张满天醒来的时候,还在ICU病房里,李青就在他旁边,睡着了。但是,看了一下表,似乎时间并没有过去太久,他觉得这次,非常漫长,漫长到似乎过了至少几年时间。在这个几年时间里,体会了好几个不同的人生,虽然他感觉到那个世界似乎和自己的世界有点不同,但是大体上还是相似的。那成、单新华、张玖是不是真实存在的呢?他不知道,李青海攥着自己的手,他可以感觉到她的温度,张满天也不想乱动让李青醒来,就那么被攥着,等天亮。

  早晨,五点多的时候,护士来查房,看着张满天在一旁握着自己老婆的手醒来了。在张满天的示意下,护士并没有大喊大叫,只是退了出去,过一会大夫来了,看见李青在睡,轻手轻脚的给张满天检查脉搏以及一切生理指标。当李青醒来的时候,被叫到大夫的办公室里,几个主任医师和她进行了很有意思的谈话,谈话大意可以分为两个方面:首先,他们的确不知道张满天到底是为什么晕倒以及这么低的血糖,其次,是不是把张满天交给他们研究四十八小时,当然费用全免。李青觉得这里的人思维习惯都有一些古怪,自然就拒绝了,但是因为对方的无能非常震怒!她觉得:这就是一群傻了叭唧的混蛋。当然这样的语气通常都是张满天说的话,从李青嘴里自然而然的说出来的时候,李青自己都很诧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龙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龙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