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4
于歆2019-05-18 14:473,077

  十八楼,生日会,下毒……是谁对死者有这么强烈的恨意以至于要置他于死地?又是谁能在这么多人的眼皮底下不动声色地投毒呢?各种各样的疑虑像一张交织的网,困的人喘不过气来,嫌疑人,证据链……这些统统没有锁定,洛锦汐不住地按着眉心,试图从纷乱的线索中找出一点蛛丝马迹来,这时,电话响了:

  “喂?是我,顾森然。”

  “顾队,”洛锦汐背靠着洁白的墙壁,声音有着些许的疲意,“怎么样了?”

  “不好说,”顾森然在电话那边似乎是叹了口气,他道,“现场没有搜出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反而招来了一群富婆老爷来捞人,对外我已经声称是酒精中毒了,各种网络舆论也暂时地被压了下来,在真相水落石出之前一切都有可能变动,有些东西我们真的难以掌控,你知不知道网上那些喷子说的有多……难听。”

  “我知道。”洛锦汐闭上眼睛。两人心照不宣地,共同陷入了沉默。

  有时候最可怕的,不是穷凶极恶的歹徒,不是手段残忍的折磨,不是没有退路的死境,而是那些充满恶意的揣测。因为“穷凶极恶“,手段残忍”,“没有退路”,这些都尚有定义,而滔滔不绝的恶语在接受审判时,大抵还可以把一切原罪归咎于“对不起,我不是有心的”这九字中。

  好像这样就可以不用负任何责任。

  道理是说给人听的,不是说给妖魔鬼怪和畜生听的,纵然“身正不怕影子斜”,可可区区肉体凡胎,又怎可能那么轻易地无畏于煽风点火和推波助澜?事情不发生在自己身上,大多数人就还是以“旁观者清”自居,殊不知,他们自己也归于“风”“火”这一类。

  那些大声嚷嚷着要真相的人,谁不知道他们只是想以一个幸运者的姿态,来见证别人悲惨的一生呢,仅此而已呢?

  半晌后,顾森然开了口,道:“锦汐,我不知道你认不认识一个人,他叫徐铉。”

  洛锦汐拿着手机的手陡然一顿。

  半个小时前。

  “立刻排查死者生前关系,通话记录,消费记录,甚至是微信聊天记录这些也都不要放过。看看他去过什么地方,见过什么人,有没有与人发生过争执或者矛盾,以及最近有什么异常。他的父母、亲戚朋友,还有上司同事这些人我统统都要联系到,知道了吗?视侦!监控查完了没,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物?二组有没有突破,没有?干什么吃的?!要不我叫你们去隔壁扫黄大队学习借鉴两天再回来??……”

  “队长……”旁边一个小刑警过来小心翼翼地给顾森然递了一瓶农夫山泉,细声细气地道,“您要不要先喝口水?”

  “喝水?”顾森然逮着一个就把当初洛锦汐说给他的话原封不动地丢了回去,“喝什么水?嫌疑人还没找到呢,还有脸喝水?”

  小刑警欲哭无泪地跑回去干活了。

  顾森然三下五除二地扯开瓶盖,咕噜咕噜地灌了几口,又开始喝令:“把那些官爷夫人们都给我撸回去!什么玩意儿,还骂起来了?没看见办案现场呢,怎么平时他们家少爷小姐们都十点半准时回家不成?哄谁呢,别放屁,对不起,三观不同不讲道理……”

  “哟,顾队,”一道白色身影忽然出现在酒吧门口,含笑看着他,道,“生气了啊?”

  乔栖斜倚在酒吧门口,两条修长的腿交叠,一手插兜,另一只手拨了拨额前的碎发,整个人由内而外散发出一股让人牙酸的骚气。

  顾森然一听这声音就脑壳疼,准备光明正大地装作没看见跑路,却冷不防被人追上前来扣住了肩膀:“别走啊顾队,久别重逢,不来叙叙旧吗?”

  顾森然咬牙切齿道:“咱们昨天才见过,把你的爪子拿开,快滚!”

  “好凶哦,”乔栖怏怏地缩回手,“人家忙了大半天,你就这么对人家,嘤……”

  “别嘤,祖宗!”顾森然赶紧和他拉开距离,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你是相亲去了吗,穿这么贵干嘛?”

  “没有,我这么优秀的人怎么可能需要相亲啊,从来都是妹子排着队地来找我的好不……嘶,顾队,你别动手啊,弄疼我了!”

  顾森然面无表情地收回拳头:“说人话。”

  “给我表姐当伴郎去了。”

  “我是说,”顾森然戳了戳他的肩膀,疑惑地看着他,道:“你一搞缉毒的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组织召唤你了?”

  乔栖不动声色地抚平西服上的褶皱,一本正经道:“组织没有召唤我,是我的正义感驱使我毅然前行,不惧风浪……”

  “再说垃圾话你就给我滚出去。”

  “……别别别别别,我招,我招,是微信朋友圈让我来的。”

  乔栖掏出手机,把自己的好友动态大大方方地凑给他看,只见上面赫然是:

  “同城约|炮,质量保证,用过的都说好【色】【色】【色】……”

  “哈哈,”乔栖干笑两声,尴尬欲死道,“不是这个不是这个……”

  他硬着头皮接受着顾森然的死亡注视往下划了一点,底气有些不足地道,“是这个呢。”

  “惊!十八楼再次晋级,苑城首富的亲儿子涉嫌谋杀?”

  “因为一句挑衅之言而置人于死地,这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第十九次凶杀案,为你揭秘月满西楼背后的故事!”

  “……”顾森然道,“这什么玩意儿?”

  “顾队,纸包不住火啊!”乔栖语重心长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人民群众的力量是你想象不到的,一传十,十传百,盖的住微博盖不住微信啊顾队,现在朋友圈都传疯了好么?……我是说我的那些狐朋狗友。”

  顾森然默默地点开了自己的朋友圈。

  “99%的中国人都看哭了……”

  “想赚零花钱,+vxxxxxxxx”

  “这种植物98%的人都不知道他的真实用处!”

  “养生,你选对方法了吗?四十年老中医教你……”

  “治疗脱发,只需要三个疗程!原价998的祖传秘方现价398,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乔栖憋笑憋得满面通红,最后还是忍不住悉心“安慰”了顾森然一下:“没事,我爸的朋友圈也这样……”

  顾森然惺惺地将手机塞回兜里,心里念叨着“回去把他们都删了”,拔腿就走,只留给乔栖一个决绝的白眼:“滚犊子。”

  “哎!”乔栖拉着顾森然的手不肯让他走,“你就不想知道些什么线索吗?”

  “不想。”顾森然把他的手推开,冷漠道,“这些哗众取宠的东西能有什么线索?”

  “等等嘛,我给你看,”乔栖在手机上扒拉了两下,然后在相册里翻出一张截图,点开摊到他面前,道,“诺。”

  “唐sheng不是唐shen@徐铉:‘徐总,明儿你生日要是去十八楼,我就当着众兄弟的面叫你一声爷爷!’”

  “徐铉?”顾森然惊讶道,“怎么是他?”

  “对啊,就是他,”乔栖轻轻地叹了口气,说,“很麻烦吧?苑城首富徐御景的儿子,过个生日都得上头条。抓吧,徐家给咱们市扶贫项目捐了多少钱你又不是不知道,不抓吧,网上那些喷子们又得哭天抢地地说咱们徇私枉法,故意包庇富二代,这年头什么风言风语都有……”

  顾森然没理会他的报怨,兀自陷入了沉思。

  唐胜为什么要@徐铉,为什么偏偏是徐铉,又为什么一定要是月满西楼?到底真的只是一时兴起的挑衅还是早有预谋的陷阱?徐铉在其中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他是真的毫不知情一时冲动,就是作为主犯可以为之?这场毒杀案到底是积怨已久的仇恨,还是激起风浪的棋子?凶手为什么要用这种阴狠而又明目张胆的方式……

  “真可怜啊,”乔栖感慨道,“不明不白地死在厕所,估计连凶手是谁都不知道,年纪轻轻就这样没了,也没来得及谈个女朋友……”

  “你怎么知道他没女朋友?”顾森然突然偏过头,语气冰冷地问道。

  “我……”乔栖顿了顿,转而向他露出了一个十分古怪的笑容,“不是吧顾队,一般这种情况最伤心的除了父母应该就是妻子或者女朋友了吧,但我在这里这么久了也没看到有谁过来哭着喊着要殉情啊,不至于没人通知吧?到底是您单身太久了还是我……”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人一把抓住了手腕:“走,跟我回市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