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换头式化妆
江里金鳞老又嫩2019-06-13 11:133,469

  施府中警卫森严,尤其是千金小姐施清韫的闺房附近。毫不夸张地说,就是一个苍蝇,都休想飞入庭院中。

  曼霜和春茗正紧张兮兮地守在门口严阵以待,生怕有人突然闯入,坏了小姐的大事。

  闺房中,赵语欣正在给施清韫上妆。用赵语欣的话说,只要那天,用质地粘稠且厚厚的脂粉,将施清韫左眼角上方的胎记给遮盖住,她就一定能够在群芳争艳中一举夺魁。

  这个办法赵语欣曾经见别人用过,用以遮盖脸上的密密麻麻的雀斑。果然,在用脂粉遮盖之后,那个满脸雀斑的女子,竟美如天仙了一般了,简直跟变戏法似的。

  赵语欣觉得这个方法用在施清韫的脸上,也一定行之有效。

  不知不觉间,她们闭关已经三个时辰了。

  碧空如洗,赤日炎炎,外面蝉鸣阵阵,蛙声一片。

  曼霜困意渐起,不自觉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春茗也受到感染,哈欠连连。

  “都过了这么久了,小姐还没出来?”

  “想把你家小姐的胎记遮盖,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曼霜不悦地努了努嘴,也斜着眼睛白了春茗一眼,自己家的小姐再怎么样,都轮不到别人家的丫鬟评头论足。哪怕说的是事实也不行,曼霜可是护短的很。

  “不过,我相信,凭借我们家小姐精湛的化妆术,一定会让你们家小姐貌美如花的。比起化妆,那就是换头!”春茗一脸傲娇,沉浸在对自家小姐的夸赞里,无法自拔。

  “喂,怎么说话呢?换头是什么鬼?你是说我们家小姐丑陋咯?”曼霜听不下去了,直接回怼道。

  “我可没这么说!”春茗悻悻地瞥了瞥嘴,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两个丫鬟像是斗气的小孩,各自歪头看向一边。虽然攻击青苔的时候,像是一对一致对外的好姐妹,但事情过了,又回到了各事其主,各司其职的位置上。从这点上说,都是好丫鬟。

  虽然嘴上抬杠,但她们心里却都有一个疑惑:三个时辰过去了,施府的千金小姐到底被化成什么样子了?

  *

  古色古香的屏风后面,赵语欣正在认真地地给施清韫上妆,那一丝不苟的样子,就像是在画一幅超难的丹青。仿佛一个不小心,就会功亏一篑。

  “好了没啊,姐姐?”施清韫已经有点儿不耐烦了。

  “就快了,就快了!”

  又过了半柱香的时间!

  施清韫打了一个哈欠,不知不觉间,竟然睡着了。她甚至做了一个甜美的梦,梦里,即墨公子正一脸深情地慢慢凑近他,眼看着就要亲上了,施清韫也激动坏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突然——

  “清韫,醒醒,清韫,醒醒,妆化好了!!!清韫!”赵语欣已经喊了十来声了。但是施清韫非但不醒,还笑得一脸花痴样,甚至,哈达子都快流了出来。

  难不成是梦见了烤乳猪?

  久喊不醒,赵语欣只好推了推施清韫,试图将其叫醒。

  不想,被叫醒的施清韫竟然暴跳如雷——

  “喂,干嘛叫醒我啊?黄粱美梦都被你破坏了!”

  “……”赵语欣十分无语,“妆花好了啊!你看看效果怎么样!”

  “哇!”施清韫的怒火瞬间被浇灭了,急不可耐地接过赵语欣递过来的铜镜。然而,在即将看向镜中的自己时,却又小心翼翼地停了下来。

  又迫不及待,又战战兢兢,如此纠结的施清韫,简直不像她本人了。

  既想看到自己被脂粉遮盖胎记之后的样子,又怕见到之后会失望。有时候,果然是心存期待比揭示结局更加愉快!

  赵语欣看出了她的心思。“反正我是看不出那片红了!”

  听了赵语欣的话,施清韫稍觉安慰,心中的一块大石头也落了地,她知道:赵语欣不会骗她。于是,壮着胆子,猛吸了一口气,带着壮士断腕般的决绝,终于缓缓地举起了铜镜。

  真相揭晓的时刻到了——

  额头、眉宇、鼻尖、上脸颊……

  随着铜镜逐渐映照出施清韫的脸,她的眼神也从逐渐亮了起来,转变成逐渐惊了起来。

  到最后,待铜镜将其整张脸一览无遗的展现后,施清韫简直惊呆了,两只眼珠子差点掉了下来,一脸的不可置信。

  虽然施清韫脸上的胎记果然被完美遮盖,但是,这比正午的阳光还要白,还要白的刺眼的脸,究竟是什么鬼?

  到底刷了几斤白粉,老赵你可否跟我解释解释?

  “怎么样?一点儿都看不出那片红吧?”赵语欣似乎对自己的‘杰作’十分满意,笑意涔涔地说道。

  施清韫半天无语,似乎很难从震惊中缓过神来。过了片刻,终于朱唇轻启:“是,是!”

  “嗯,我就说嘛!”赵语欣笑不可抑,甚至还带着一点儿小傲娇。

  “不过……”与赵语欣形成鲜明对比的,施清韫的脸上却看不出半点喜悦,“你确定不是在我脸上刷了十斤面粉?”

  “啊?十斤?面粉?”赵语欣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就像是听到了一个有趣的笑话,“妹妹见笑了!我不过是将那一罐子脂粉全部用上罢了!”

  卧槽,一罐子?天,那一罐子得有一斤吧!

  “姐姐,你不觉得太白了点?”

  “常言道:一白遮百丑!白点怕什么?人家想白还白不了呢!”赵语欣劝慰道,“其实刚开始啊,我也只是涂了那一片红。不曾想,刷白,不是,涂白之后,与周围的皮肤相比,却又显得十分突兀。”

  赵语欣欲言又止,她没忍心告诉施清韫,那一块白趴在脸上,就像是白癜风一样。

  从红色胎记变成白癜风,这也算是质的飞跃了吧!

  这么解释,施清韫倒也理解了赵语欣的良苦用心。并且,除了这个法子,目前看来,似乎也没有其他更好的方法。

  但施清韫还是有点耿耿于怀,白成这样,可以直接扮僵尸了。即墨公子能喜欢吗?她不免愁上眉头。

  对于施清韫这种难得一见的自知之明,赵语欣十分震惊。虽然她也觉得白的有点过分,但这也是她力所能及了。

  “反正我觉得很好看!”赵语欣继续给施清韫打气。“加油,加油,加油!别轻易放弃啊!”

  “我才不会放弃呢!”施清韫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那要不这样吧,我们让几个下人来见证一下,让他们来评判,你这个样子到底美不美,好不好?”赵语欣提议道。

  “这个主意不错!”施清韫十分赞同,“就是可惜了,本小姐花了三个多时辰化好的天姿国色,连即墨公子都还没见着,就被那群下人一睹为快了。哎,遗憾啊!”

  施清韫一脸遗憾,无不伤感。赵语欣十分无语,自恋狂的本质几秒钟就暴露了。

  “春茗、曼霜,你们进来吧!” 赵语欣朝着门外喊道。

  两个丫鬟激动坏了,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了这一刻。两人争先恐后进了施清韫的房间,争相一睹施清韫‘换头’之后的容颜。

  然而,当她们见到施清韫的尊容之后,皆是惊讶得倒退几步。

  就差没把‘见鬼了’几个字失口而出了。

  “怎么了?”施清韫正言厉色。

  两个丫鬟怔住了,一时间不知如何作答!

  “美啊!”曼霜稍作沉吟,赶紧回答道。客观而言,她并不完全是阿谀奉承。

  施清韫是典型的鹅蛋脸,脸盘小巧,五官精致,大大的眼睛又似脉脉含情,长相清秀别致,十分耐看。若不是左眼角那块鸡蛋大的红色胎记,以施清韫的姿色,在明城绝对是稳坐第一美人。

  但就面容来说,绝对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从第一美人到数一数二的丑女,不过是一颗鸡蛋大的胎记的差别。

  所谓过犹不及,脸部太白,也是一言难尽。但赵语欣也是尽力了,施清韫的胎记颜色很重,若不加量涂厚,根本遮盖不住。

  “是啊,真如仙女下凡一般!”春茗也跟着附和道,“施小姐,您这一定可以打败那些歪瓜裂枣的。”

  “把王三、李四、赵五他们给叫过来!”虽然这些夸奖很受用,但施清韫并没有飘飘然。丫鬟们都是只是女子,并不能以女子的眼光,来裁定女子的丑或是美。反正,她从来也没从曼霜的口中,听到她的半个不字。

  赵语欣略一沉吟,见曼霜有点迟疑,便吩咐下去:“快去吧!就依你家小姐的!对了,多召集几个!”

  就算是丑媳妇,也有见公婆的一天。施清韫化浓妆遮盖胎记,是为了去参加‘选美大会’的,并不是躲在家中自我欣赏。

  曼霜心怀忐忑地依言而去,片刻功夫,便召集来了一群男下人。这些人十分奇怪,素日里他们根本连大小姐的庭院都被禁止入内,此番,为何会被特地喊过去?

  到底什么情况?

  *

  很快,王三、李四等人被要求站成一排。对于喊他们来干什么,曼霜依言,并没有透露。施清韫的意思,是想装作不经意地从他们身边经过,观察一下这些男子最本真的应激反应。

  第一秒的美或丑,才最真实。

  不一会儿,一把蒲扇半遮面,施清韫袅袅娜娜地走进了院子。

  这些男子果然惊呆了,一个个脖子伸得跟公鹅一样,就差嘎嘎嘎叫唤了。

  施清韫心中也是十分忐忑,自己身材姣好,这是毫无争议的事实。重要的是,这些男子能为她的脸着迷痴狂,能为她的一颦一笑醉生梦死,那才是她想要的效果。

  但结果,会如她所愿吗?

  施清韫做了个深呼吸,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定一般。终于,缓缓地拿开了蒲扇……

继续阅读:第八章:这妖魔鬼怪到底是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看脸可耻但高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