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这妖魔鬼怪到底是谁?
江里金鳞老又嫩2019-06-13 11:132,280

  “哇!”

  众男子皆做倾倒状,恨不得立刻匍匐在她的石榴裙下做她的裙下之臣。各个眼睛都看直了,眼中的桃花正朵朵开。

  一朵、两朵、三朵、四朵,花开正艳,春光正好!

  只是,瞧那那色眯眯的眼神,已经不仅仅像是没见过美女那么简单了,似乎这辈子,就TM没见过女人。

  见如此场景,施清韫才如释重负。总算,没有白费心思。这么想着,施清韫的脸上也不由得漾起莹莹的笑意,仿佛即墨公子已经成了‘囊中之物’了。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天仙下凡吗?”王三忍不住感慨。

  “此生能见到此种倾国倾城的女子,也不枉我一世为人了!”赵四一脸痴醉,似乎早已沉浸在施清韫的美貌中无法自拔。

  “此生能得妻如此,足矣!”

  陈六话音未落,就听施清韫像是鞭炮一样瞬间炸了,“拖出去让他照照镜子,照十个钟头,一刻钟都不能少!”

  陈六惊讶得目瞪口呆,尚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老爷不是早就交代吗?不管什么时候,对于小姐的容貌,只管一个劲地夸就行了。自己夸的哪里不对劲了?需要受到‘照十个钟头的镜子’这种奇葩的惩罚?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是要嫁给即墨公子这样的美男子的,你算个什么癞蛤蟆,哼!”施清韫一脸傲娇。

  好吧!原来如此!陈六无言以对,总算是‘死’个明白。不过庆幸的是,自己说‘有妻如此’的时候被施大小姐一口否决,否则,若是真的要他娶她,那陈六真是要无语问苍天了。

  这活干的还有什么劲?还要冒着堵上自己一生幸福的风险!

  早晚辞职算了!

  陈六被拉出去接受‘惩罚’之后,突然,一个十来岁的小厮急急忙忙地闯了进来,一边快跑着,还一边气喘吁吁地嚷嚷着。

  “曼霜姐,我来迟了,我来迟了……”

  突然,画风一转。

  “干,这妖怪是谁?这丫的大白天化得像鬼一样出来吓人啊?大小姐在哪里,赶紧保护住大小姐,千万不要让这个妖魔鬼怪吓到我们大小姐!”

  说着,这小厮就朝着施清韫猛扑而来:“我打死你这个妖怪,胆敢吓着我们家小姐试试……我打死你……”

  众人惊呆了,一时间压根没有反应过来。见小厮朝着施清韫打去,曼霜猛地挡在施清韫的前面,同时大喊:“你疯啦,你疯啦!这就是我们家的大小姐!”

  ……

  说是迟那时快,那小厮由于强大的惯性,不及刹住,猛地扑到了施清韫的身上。伴随着丫鬟们惊慌失措的叫声,施清韫被扑到了身后的荷花池中。

  众人皆惊!曼霜一边狠狠地骂着少年小厮,一边为自家小姐的

  施清韫在水里扑腾两下,就被那小厮给拦腰拽了起来。

  本在脸上涂抹了几层厚厚脂膏的白脸,在落水的瞬间,已经花成一片脏乱斑驳,尤其是眼角下的两片氤氲开的眼影,让施清韫的整张脸更显得更加狰狞。

  从白面鬼变成青苗獠牙的僵尸鬼。

  殊途同归的吓人。

  岸上的众人的表情十分复杂,连赵语欣都不忍直视。十来个男士非常同情身在河中不知就里的少年。

  “我救了小姐了啊,我救了小姐了啊!”小厮本着戴罪立功的心情,激动地叫嚣着。

  “我们家的荷花池,也就一米多深,哪里需要你来救?”曼霜悠悠地白了一眼小厮,“快把小姐给搀扶上来。”

  小厮怯怯地应了几声,小心翼翼地扶着施清韫,却没注意,将手放在施清韫腰身的位置。

  “把你的手拿开!”施清韫强忍着杀人的冲动,从牙缝间吐出几个字。

  小厮连连应诺,不经意地看了一眼施清韫,这突然映入眼帘的青面獠牙鬼,又将少年小厮吓得魂不附体,下意识地,他又将施清韫从身边狠狠推了出去。

  这次比上次力度更大,摔得更狠,跌得更惨。

  荷花池底淤泥多,施清韫直接跌个狗啃泥。

  岸上的众人又惊呆了。有几个下人考虑到施清韫上岸后的反应,怕受连累,灰溜溜地溜之大吉了。但更多的还是忍不住看戏的诱惑,一边胆战心惊,一边乐此不疲。

  痛并快乐着!

  赵语欣声声唤着清韫,曼霜声声唤着小姐。其他男下人皆不住地摇着头,深深为那少年的遭遇感到悲哀。同时也庆幸,那倒霉蛋不是自己。

  小厮有种命不久矣的预感,他也不敢再去搀扶施清韫,万一小姐又从青面獠牙鬼变成其他什么鬼,他又再次失控该如何是好?

  “杵着干什么啊?快拽小姐啊!”曼霜又急又气,在岸上直跺脚。

  小厮才反应过来。先在心中念了几声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做全了心理准备,才轻轻地勾了勾施清韫的衣袖。被曼霜又一顿呵斥,才鼓足勇气,本着‘早死早超生’的心态,将施清韫猛地拽了起来。

  真的勇士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不出所料,在施清韫那‘青面獠牙’脸的基础上,又贴了一层淤泥。还有几根水草,挂在湿漉漉的头发上张牙舞爪。

  施清韫一脸生无可恋,眼神空洞,毫无焦距。

  小厮好心地将施清韫头上的那几根水草给拿了下来,又嫌弃又害怕,生怕对方突然朝着自己咬一口。

  “走吧小姐,我这是第一天来府上,若有对不住的地方,还望小姐您海涵!”

  施清韫没有理会,极度愤怒的时候,反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见施清韫并没有发怒,小厮一边搀扶着施清韫上岸,一边继续将功补过地用衣袖擦拭着施清韫脸上的泥点。

  擦啊擦啊擦啊擦,泥点少了点,白脂膏少了点,五彩斑斓的脂粉少了点,逐渐,施清韫白皙的皮肤底色开始显现。少年小厮不禁心生感慨:就这样,秀丽清爽的样子,就很美……

  衣袖逐渐往施清韫的上半部分脸擦去……

  擦啊擦啊擦啊擦啊擦!

  “住手,你在干什么,快住手!”赵语欣突然意识到情况不对,连忙喝止。

  但已经来不及了!

  “啊!”少年小厮吓得惊呼一声,倒退几步,跌足在荷花池中。他惊恐失措地盯着自家小姐的左半脸,左眼角上,那块鸡蛋大小的红色胎记,突兀而眨扎眼。

继续阅读:第九章:为什么你们都不怕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看脸可耻但高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