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为什么你们都不怕鬼?
江里金鳞老又嫩2020-01-19 10:392,802

  施清韫抑郁了。

  她独自坐在梳妆台前,愣愣地看着铜镜中自己脸上的胎记出神。她以前从不照镜子,因为在蜜罐中长大,听多了周围人的蜜语甜言,人也变得蜜汁自信。可是没想到,真相竟然从一个孩子口中说了出来。

  原来自己很丑,这是不容改变的事实。哪怕用再多的脂粉遮盖,丑依旧是丑!

  施大人、施夫人等都在门外干着急,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赵语欣又难过又焦虑,她没想到,自己的方法竟然起到了反作用。看着黯然神伤的施大人和施夫人,赵语欣心中万分愧疚。此时,她只怪自己嘴拙,絮絮叨叨说了半天。但无论对于施清韫还是施大人和施夫人,都于事无补。

  正在她一筹莫展的时候,门却突然开了。施清韫镇定地屋里走了出来。

  “父亲,母亲,你们放心!我没事。”

  这是他们的女儿吗?

  施大人和施夫人竟然不敢相信。他们从没见过女儿这这副模样,相比起来,更宁愿她胡搅蛮缠甚至撒泼耍赖。

  “女儿啊,要不要请个郎中来看看吧!”施夫人摸着女儿的额头,生怕是病坏了脑袋。

  施清韫摇了摇头,安抚了父亲母亲几句,乖顺的像是换了一个人。

  突然,她的眼睛里闪现出小星星,她想起一个重要人物。

  “能请到祁神医吗?我听说他医术非凡,不仅能有起死回生之术,还能让人改头换面。”

  施大人无奈地摇了摇头,语重心长地说道。

  “女儿啊,不瞒你说,自你出生之日起,为父就一直在寻找祁神医的下落,但是很可惜!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竟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有人甚至说祁神医已经驾鹤西去了。虽然不知这消息的真假,但自从最后一次在云城见到祁神医之后,坊间,就再也没有他的传闻了!”

  施清韫的霍亮的眼神再次黯淡下去。

  “没事的,我只是问问!”

  “清韫,别放弃,我们一定可以的!”赵语欣鼓励道。

  “语欣姐,谢谢你帮助我,可是现在,我不想参加即墨公子举办的选美大会了!我已经决定了!不想再在众人面前丢人现眼。”

  清韫难道是开蒙了?十八岁开蒙虽然有点晚,但胜于无。施大人和施夫人终于打消了顾虑,心无旁骛地离开了。赵语欣虽心有犹豫,但也无计可施,在施清韫的催促之下,也带着春茗离开了施府。

  施清韫也将曼霜遣离了。曼霜生的貌美,她忽然意识到,相比起来,其实曼霜更像是大户人家的小姐,而她更像个丫鬟。

  施清韫对着铜镜无声哭泣,哭得都不像施清韫自己了。

  为了避免父母的担心,施清韫允许曼霜将饭菜都端了进来,但自己又实在没有胃口吞咽。所以,待曼霜走了之后,便都包裹放置一处,准备待夜幕降临,丢了出去。

  天色渐晚,月上枝头。

  施清韫将三顿饭拎在篮子之中,又将丝巾包裹在左眼角的胎记之处,便出了房门。她本想戴着帷帽,但这是夜间,若是被人看见,不被当成神经病,就是被当做逃犯缉拿归案吧,她有自知之明。

  施清韫是从偏门走的,并没有被人发现。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明日就是即墨公子的‘选美大会’了,但对于施清韫来说,简直恍若隔世。

  施清韫独自一人来到了一处池塘边上,盈盈的水面上盛了满满的碎银。十五的日子,将天色照耀得恍若白昼。

  池塘边上有几只流浪猫常来光顾,施清韫正是为它们而来。

  施清韫找来几片硕大的树叶,小心翼翼地将食物取出,倒在树叶上。微风拂过,那些烧鱼和烤肉,甚至还飘出了阵阵香味。施清韫虽然没有胃口,可肚子也径自咕咕叫了起来。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更别提三顿了。

  但没胃口的情况下,即使是饿,也难以下咽。

  施清韫等了等,不见流浪猫来,便尖着嗓子,学着猫的叫声‘喵、喵、喵’地叫了起来。

  施清韫的学猫叫很有效果,很快,不远处就传来几声‘喵喵’的回应。

  紧接着,两只流浪猫便垫着脚尖,蹑手蹑脚地出现在了施清韫的视野中。黑夜中,猫的眼睛像是夜明珠一样,闪着黄色的光。四只闪着黄色光芒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施清韫,不禁让人寒毛直竖。

  施清韫怕吓到流浪猫,便闪到了一边。

  两只猫试探性地上前,嗅着鼻子,小心翼翼地走到了硕大的树叶旁边。确定了施清韫不会伤害它们之后,便逮着美食狼吞虎咽起来。边吃边发出‘喵、喵、喵’的声音,施清韫才发现,这是两只猫原来是黄色的。

  或许是一对兄妹,又或许是母子吧。看着它们享受美味的样子,施清韫的嘴角不禁勾起了一个弧度。不禁又调皮地学着猫叫声,‘喵喵喵’地叫了起来。或是温柔,或是故作凶悍,反正不正常!

  *

  不远处,一身翠玉色长袍、脸戴着一张银色面具的男子听此,惊得将面具都给扯了下来。

  仔细看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江老怪!

  这到底是哪个少年郎在等情人啊?还是哪只猫发生了基因突变?江老怪皱眉,努了努嘴,重新戴上面具。

  这身衣服是阎三从一个贵公子身上扒下来的。据说,那贵公子死活不肯换上江老怪的衣服,宁可光着身子luo奔,也不愿被周身的臭味活活熏死。

  江老怪之所以这番打扮,主要是怕被施清韫发现后,连话都没机会说,就被乱棍赶出。他手里的布袋里放了很多只又大又漂亮的蝴蝶,那是准备送给施清韫的。

  他做了一个伟大的决定,自以为能惊天地泣鬼神。

  很快,脚下生风的江老怪,便达到了施府。

  在施清韫的闺房院外,江老怪试探性地学了几声猫叫,确定没人拿着拖鞋打来之后,才脚尖一点,借着墙面的力量翻了墙头。但在墙头之时,却一个重心不稳,见势要摔倒。江老怪左摇右摆,终于摔进了施府。

  施府的狗都被毒死了,不然可以享受美味的人肉大餐了。

  江老怪的武力值其实并不高,他能当上土匪之首,靠得更多的是勇气与魄力。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疤,都是玩命时的见证。

  江老怪正欲继续前进,却听到两个丫鬟在假山后聊天嬉笑,江老怪本来不愿多听,却被她们口中的‘大小姐’吸引了注意力。竖着耳朵仔细听来,原来是在议论施清韫今日之事。两人说得眉飞色舞,笑得前仰后合,但江老怪的神色却愈来愈阴郁。

  想到施清韫当时的处境,该是多么生无可恋啊。但这两个小丫头竟然全都笑话来讲,江老怪越想越气,于是,捡起了墙角的几个碎石,朝着两个丫鬟砸去。

  与此同时,还发出‘给给给给’的鬼笑之声。心下希望那两丫鬟听此,肯定吓得魂飞魄散,落荒而逃了。

  ‘给给给给’声笑得更欢了。江老怪听秀才说鬼故事的时候,就是这么笑的。连阎三都被吓得半死。他正得意着自己的主意,不想,突然见到那两个丫鬟朝着自己嚷嚷道——

  “抓人啊,那边有个人在装神弄鬼啊。”

  江老怪吃惊不小,怎么如今的女子连鬼都不怕了?

  几个下人闻声倾巢而出,江老怪慌不择路地翻墙而出,朝着黑夜深处狂奔而去。

  也不知跑了多久,确定没人跟上来,江老怪才放慢了脚步!江老怪很扫兴,现在再回去,不亚于是自投罗网,但是不回去,又怎么能帮助施清韫获得心中所爱?

  距离施府已经几里路远,已经没有人再追来。江老怪正苦恼着怎么折返回施府,突然听到一个女子惊恐失措的惊叫声。

  江老怪飞速循声而去。

继续阅读:第十章:猫、狗、人大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看脸可耻但高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