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猫、狗、人大战
江里金鳞老又嫩2020-01-19 10:392,157

  河边,施清韫吓得面色惨白,她的面前,一条土灰色的癞皮狗,正凶神恶煞地盯着她的方向,垂涎三尺 。而她的身后,那两只小黄猫也龇着牙咧着嘴,露出锐利的猫牙,但从气势上看,明显是虚张声势。

  双方实力悬殊,结局不言而喻。

  施清韫知道‘猫鼠大战’若是真的拉开,小猫们绝无半点胜算,非但不能守护自己的食物,反而会成为对方的加餐。

  可小猫却毫无‘自知之明’,一副誓死守护食物的模样。这可急坏了施清韫,她将小猫们护在身后,强忍着心中的恐惧,随手捡起一根一米多长的棍棒,朝着癞皮狗不痛不痒地打去。

  比挠痒痒的力度重不了多少!

  这一虚张声势非但没有升起气势,反而刺激了癞皮狗。它目露凶光,弓起腰身,尾巴竖得直直的,露出锐利的犬牙,发出低沉的咆哮。一副随时准备进击的状态。

  施清韫吓得魂飞魄散,偏偏那两只猫非要硬碰硬。

  突然,伴随着凄厉的猫叫声,那只稍大点的猫朝着狗猛扑而去,接着稍小点的也紧跟而上。两猫一狗撕咬成一团,发出一阵阵来自猫咪的凄惨的哀鸣之声。

  情急之下,施清韫鼓足勇气,大呵一声,朝着癞皮狗的身子重重地猛踹一脚。这算是偷袭,那狗呜咽一声,被踹倒在地。挣扎两下,又重新站起,恶狠狠地瞪着施清韫,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

  它已经换了攻击目标!

  施清韫吓得面如土灰,步步败退。声声唤着狗大哥,朝它赔礼道歉,并承诺待其安全回家,要请它吃一整年的肉骨头。奈何狗不识人语,只图眼前报仇。

  突然,那狗朝着施清韫纵身一跃,眼看着就要扑到她身上,极度恐惧之下,施清韫也闭上了眼睛。千钧一发之际,一位身着翠玉色长袍、脸戴着一张银色面具的男子凭空而出,手持一截重棍,朝着狗头狠狠打去。

  瞬间,那癞皮狗没了精气神,无力地哀嚎一声,便像是一滩烂泥一样,瘫倒在地。

  施清韫大有‘九死一生’之感,抱着‘恩人’痛哭流涕。

  “恩人啊!要不是您及时出现,我就死翘翘了啊!恩人您跟我回府上,我爹娘一定会重重有赏的!咦?恩人你的面具能不能拿下来?让我看看您这挺拔俊逸的身材之上,是不是配了一张倾国倾城的脸?”

  施清韫说着就要去摘江老怪的面具,江老怪吓得魂飞魄散,赶紧后退几步,并要求施清韫在十步以外,禁止靠近。

  江老怪咳嗽几声,吊着嗓子,用与之前不同的声音,回答道。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罢了,我对赏赐不感兴趣!就不去府上了!男女授受不亲,还请姑娘矜持!”

  咬文嚼字里充满了酸腐味,像个秀才。江老怪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

  “就让我看一眼您的庐山真面嘛,万一你帅得惊天动地,我一定会爱上你的。接下来,我们就成亲,然后生一堆漂亮的孩子,等孩子大了,我们就云游四方。怎么样?这个主意不错吧?”

  “万一我丑的惨绝人寰呢?”

  “慢走不送!”

  施清韫转身离开,想到他或许只是在逗自己开心,又自己折了回来。她还想着万一之事,万一面具下是个大帅哥,她一定要连夜拉他成亲,绝对不让其他人多看一眼。

  “我真的丑!”

  “哦!”施清韫相信了。失望之余,不免心生哀叹,“想来我此身都会孤独终老了!”

  “何出此言?”

  施清韫想,既然对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又是个丑角,就没必要对其遮遮掩掩了。于是,她果断地扯掉了额头上的方巾,月光下,鸡蛋大的红色胎记触目惊心。但江老怪却不为所动。

  “你怎么不惊讶?”

  “我看到了你为了保护猫咪奋不顾身的样子,觉得那就很好看!”

  江老怪的肺腑之言,却被施清韫当成了玩笑。

  “我喜欢即墨公子,他倾国倾城、貌美无双。可是,喜欢即墨公子的人那么多,我又算老几?他怎么会喜欢一个丑八怪呢?”

  江老怪才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登时暗叫不好:装蝴蝶的布袋哪去了?

  仔细回忆,定是在翻越施府墙头的时候遗失的。

  “我跟你回家,你要让你爹娘好好酬谢我!”

  “府上哪里?想要什么金银珠宝?您招呼一声,给您送去?”

  “不行,要当面致谢、感恩涕零!我得去你府上!现在、立刻、马上!”

  刚刚拒绝得义正言辞,这转眼就变卦?施清韫虽有疑惑,但对方毕竟是恩人,既然恩人这么说,自己也没有拒绝的道理,并且话说回来,也是自己相邀在先。

  江老怪甩开膀子,大步朝着施府的方向走去。再一转身,却发现施清韫蹲在原地。

  “你怎么了?”

  江老怪折回,发现施清韫正对着小猫黯然神伤。原来,那两只小猫都受伤了,狗也受伤了。猫狗大战的结果,是两败俱伤。

  施清韫将两只小猫抱在怀中,看了看受伤的癞皮狗,朝着江老怪投以乞求的眼光。

  “你看它多可怜,不过是想找口吃食罢了,却被你打成这样?他又何错之有?你又于心何忍?”

  我?它?我?

  干!江老怪一时间无语凝噎,只想骂娘。敢情是他老怪错了不成?是他老怪没事撑得慌?他老怪穿的跟耍猴似的,心里已经憋屈死了,连救个人,踢一条狗,都是他老怪的错?

  “你的意思是,我该看着它咬你?”

  施清韫努了努嘴,“不是这个意思!咱们先把它们抱回去,我再请郎中给她们医治!”

  “是兽医,兽医!给人看病的才是郎中!”

  施清韫的头点的跟鸡啄米似的:“你看它的样子,它好像还是个孩子!”

  ……

  “我可不想抱狗,抱在怀里是公主抱,背在身后是背媳妇,这是对我的侮辱,侮辱你懂吗?”

  施清韫的头继续点的跟鸡啄米似的。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人不如猫狗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看脸可耻但高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