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人不如猫狗啊
江里金鳞老又嫩2020-01-19 10:392,192

  施府上下忙成了一团,半夜闯进来了一个来历不明的男人,不但装神弄鬼,还掳走了小姐。这可是惊天的大事。

  施大人和施夫人又哭做了一团,曼霜急的团团转,又是自责又是悔恨,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管家已经派人去官府报了案,整个施府灯火通明,大家都道一个身着翠玉色长袍、脸戴银色面具的男人掳走了小姐。

  也有异议。有说,小姐日间在自家府上,当着下人的面受了奇耻大辱,丢人丢到外太空去了。所以,这是小姐自己自导自演的一出好戏。白天的坚强,不过是强装坚强罢了!

  此言论一出,竟然应者如云,曼霜简直都被气死了,只怕被施大人和施夫人听到,把二老再气出个好歹来。

  正当施府乱成一锅粥的时候,罪魁祸首,那个身着翠玉色长袍、面戴银色面具的男人,竟主动回到了施府门前。

  身后还背着一条癞皮狗!

  花蕾和花蕊正是之前在花园中非议施清韫的两个丫头,见江老怪出现,又是惊讶又是惶恐,似乎没想到他竟然会主动‘投案自首’,支支吾吾了半天,突然惊叫起来:“就是他,就是他,就是他将小姐掳走的,快抓住他啊!”

  嫌疑人的出现,早吸引了一众人接连来到府门前。听到花蕾和花蕊这么说,施大人便施法号令,让人将江老怪拿下。

  江老怪百口莫辩,只等着施清韫赶紧滚出来。这娘们竟然说夜里的蚊子很可怜,应该走慢一点让蚊子多吸几口自己的血。江老怪差点给她跪了!

  江老怪正准备将身后的狗给扔下来,对付迎面而来的两个孔武有力的家丁。却听施清韫棒喝一声——

  “不——要——啊!”

  施清韫抱着两只猫,朝着身着翠玉色长袍、脸戴银色面具的江老怪跑去。江老怪如释重负,正暗自庆幸施清韫来得及时。不想,施清韫却将其身后那狗往上提了提。

  “不要把它放下来啊,这青石板很凉的,小心冻坏了它的身子!”

  ……

  无话可说。那一刻,生无可恋的江老怪甚至希望,自己是被背的狗,而不是背狗的人。深深感觉什么叫人不如狗!

  “女儿啊,女儿啊!女儿你没事吧女儿!”施大人和施夫人见到施清韫归来,都激动坏了,左右检查,确定施清韫安然无恙,悬着的一颗心才终于放松下来。

  “即使这个贼将你平安送回,也要给他一点颜色看看,必须送押官府。女儿啊,你千万别心软?”施大人指着江老怪正义凌然地说道。

  “先把他脸上的面具扯了。这面具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施夫人也是义正言辞。

  江老怪吓得一退三丈远,

  贼?官府?施清韫知道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便将自己当夜所经历的事情尽数告知。施大人和施夫人才恍然大悟,对方不是什么无耻的登徒子,而是救了女儿性命的活菩萨。转而拉着江老怪的手,一口一个感谢,一口一个恩人,没完没了。

  而江老怪只想及早抽身,找个地方,将背上的癞皮狗狗给放下来。天知道这死狗有多沉。

  “我能先进屋吗?”

  “不行!”花蕾和花蕊不依了,指着江老怪争辩,她们分明清清楚楚地看到了江老怪从府上花园的围墙上跳了下去。

  “你是说,我的救命恩人,是个贼咯?”施清韫眉头紧锁,面色难得严肃。

  “不敢,不敢!”花蕾和花蕊的脸都绿了。

  “你说你曾在一个钟头前看到我,那你们当时又在干什么?”隔着冰冷的银色面具,江老怪冰冷冷地看着花蕾和花蕊。

  她们怎么可能将自己背地里嘲笑主子的话公布于众?

  “我看错了,我看错了,那小贼怎么会是恩人呢?”两个丫鬟连声否认,恨不得将之前的话给吃回去。

  “那还不向恩人道歉?”

  花蕊和花蕾齐齐看向江老怪,噗通跪了下来,用可怜兮兮的语气讨饶。

  “恩人开恩,是小的眼拙,还望恩人大人不记小人过,不与小人一般计较!”

  虽然江老怪平日里臭味熏天惯了,但身上那癞皮狗浓重的骚臭体味,还是让江老怪作呕。

  “好说,你们抱着它!”江老怪说着,便将昏死的癞皮狗丢到花蕊和花蕾身上,邪恶一笑。两丫鬟惊叫,忍不住连连后退,却被施清韫喝止。

  “命无贵贱之分,你们不要嫌弃它!”

  花蕾和花蕊欲哭无泪,只能宝贝地抱起癞皮狗,一个抱着头,一个抬着退,艰难地抬进了后院柴房。施清韫又吩咐下人,连夜去请了一名兽医。

  大恩不言谢,还是赏赐来得直接。施大人给了江老怪如意、玉碗、名家字画等各种珍稀之物,但江老怪却连连摆手,坚决辞谢。闹得施大人和施夫人感动许久,还撒了几滴眼泪,直言真真是遇到了活菩萨。

  “可以……将这些珍稀之物换成银子给我吗?”江老怪有点难为情地问道。

  得,二老白感动一场。

  施大人依言将珍稀之物全都换成了银子,又给江老怪备了一顶轿子。“感谢恩人相救,常走动啊!”

  “呃,天色已晚,我明日再走!”

  施大人脸都僵了,勉强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连声道‘是、是、是’。

  *

  江老怪被安排进了一件上好的客房,施清韫满脑子都是‘救死扶伤’,待兽医到达之后,只顾着猫狗的伤势,无暇顾及江老怪。

  虽然包括施大人和施夫人在内,施府的上上下下都对江老怪的银色面具十分好奇,但奈何对方是座上客,即使好奇心害死猫,也得礼貌不言。

  很快,施府恢复了静谧,只有门廊上几只橘色的灯笼,发出幽暗的光。

  江老怪趔趄着来到了之前跌倒的墙根下,没费多少周折,就找到了装着蝴蝶的布袋。

  要怎么将蝴蝶送给施清韫呢?

  将窗子戳个洞?从屋顶揭一块瓦?还是是用迷魂香?

  江老怪寻思良久,恍然大悟!干,我现在是她的救命恩人啊!当然得大摇大摆地从正门进去!棒槌!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以后我儿子认你当干爹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看脸可耻但高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