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我是要嫁给貌比潘安的美男子
江里金鳞老又嫩2020-01-19 10:392,894

  是她!

  虽然江老怪已经三年未曾与施清韫谋面,但她的音容笑貌一直徜徉在他的脑海中,他一眼就认出,眼前的女子,正是自己想要抢她做压寨夫人的施府千金,施清韫。

  只是,自己铤而走险想要娶她为妻,她却机关算尽想要将他送入大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喂,丑八怪?你为何三番四次地邀抢我为妻?”豆蔻年华的施清韫努着嘴,一脸的傲娇,一脸倔强。很显然,作为施府唯一的千金小姐,施清韫早就恃宠而骄,被宠坏了。

  “因为我喜欢你啊!”江老怪直言不讳,告白得十分认真。

  “咦!”施清韫脸上露出鄙夷的神色,作为一个颜控,她早就看江老怪那黝黑的脸和触目惊心的疤不顺眼了,听他说喜欢自己,竟像是吃了一个苍蝇一般,只觉得十分恶心!

  “喜欢我?”施清韫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像是听到十分可笑的笑段子,“你长得这么丑,心中就没半点自知之明吗?”施清韫在说话的时候,不住地拨弄着自己左脸颊那半遮面的丝巾,仿佛故意不让人看到她全部的眉毛一般。“像我这种完美的千金小姐,注定是要嫁给即墨公子那般貌比潘安的美男子!”

  即墨公子?

  听说自己的心上人心有所属,江老怪的心像是被狠狠扎了一刀般生疼,那一刻,他只觉得,与滴血的心相比,腿上的切肤之痛竟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我知道你前四次来抢亲,我故意说服父亲放你一马,让你全身而退。不想你竟好无自知之明,非逼得我出手!”施清韫说得一脸傲娇,似乎,一切都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什么?是她故意放了他?

  “现在,对不起。请你们去大牢中坐坐吧,官府会怎么处置,是你们的命!”施清韫说完,转身欲离开,又惯性地捋了捋自己洁白的丝巾。

  “等等!”江老怪朝着施清韫追去,由于腿上又过于激动,一个没注意,又摔了一跤。阎三等人一声叹息,深表同情。哎,爱情这玩意真不能碰啊!

  尤其还是单恋一枝花的!

  “你还记得青苔水榭的江老怪吗?”江老怪说的一脸情深,似乎是情圣附体了,与他身为土匪那狰狞可怖的面容相比,简直形成了最大反差萌。

  “记得啊,不就是你吗?”施清韫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她竟然记得我!她竟然记得我?她竟然记得我?

  那一瞬间,江老怪差点热泪盈眶!她竟然记得我!!!

  “你那么黑,那么丑,还臭烘烘的!想忘记也难啊!”施清韫轻描淡写。

  啊?啊?啊?

  就是这个原因?就只是这个原因?

  “不说了,即墨公子的选亲大会再过两日就要开始了!”旋即,施清韫脸色一冷,同时又不自觉地捋了捋自己洁白的丝巾,“这就是我此番坚决要将你送进监狱里的原因,请你不要妨碍我嫁给即即墨公子,不要妨碍我的幸福!”

  江老怪失魂落魄地愣在原地,半晌都说不出话来。阎三等人虽然十分同情,但也认可施清韫的话——自己长啥样没点数吗?

  “施小姐,不管你记不记得我,我一定会娶到你的!”江老怪朝着施清韫大喊,与此同时,三步作两步,朝着施清韫追上去。他不知道此刻还能跟她说什么,只是,本能地不想让她离开。

  阎三等都觉得丢人,既然人抢不到,就甭在这丢人现眼了行不?咱毕竟也是当土匪的,还能有点土匪的样子吗?

  “我记得,我记得,你就是江老怪,就是丑八怪。你就安心蹲大牢吧!”施清韫十分不耐烦,距离即墨公子的选亲大会只还有两天。她还没想到如何艳压群芳的方法,却在此处跟一个丑八怪浪费时间,真叫人懊恼。

  长成那个样,想让人记不住也难啊?

  施清韫转身离开,却没想到,受了伤的江老怪,竟然会追上来。在他的手接触到她衣衫的那一瞬间,施清韫就像是遭了电击一般,瞬间炸裂,一跳几丈远。

  没想到,在她剧烈地向前跨越的时候,头上的丝巾会掉落下来。

  更没想到,还有个官兵,趁机将其丝巾给抢了过去。

  众人皆惊呆!

  一众官兵、一众土匪等,在最初见到施清韫的第一眼,都对其丝巾下面的庐山真面十分好奇。本以为是她故意犹抱琵琶半遮面,不想让人见到她如花似玉的倾城绝色——所以,逮着机会,那不不知名的官兵才会抢了她的丝巾,然而,结果却令他们大开眼界——

  说好的仙女呢?

  说好的绝色呢?

  说好的倾国倾城呢?

  这特么左眼角那方鸡蛋大的鲜红斑痣是什么鬼?这特么不是钟无艳转世吗?还有围绕着鲜红斑痣的星星雀斑是什么鬼?别说是众星捧月啊?

  我的天!

  啊啊啊啊啊啊……

  “妖怪啊,妖怪啊!”一众官兵甚至忘了自己的职责,像是丢了魂一般,争先恐后地慌忙逃窜,纷纷作鸟兽散。临别,那个杀千刀的士兵,也没有将那一块白色的丝巾给留下。

  阎三等土匪也是惊呆了,愣着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到底什么情况?大变丑女?

  这不能怪任何人,不怪官兵也不怪土匪,怪就怪在,他们最初以为是仙女下凡,结果丝巾一丢,得,变丑女无敌了。这落差太大,他们没有被整出脑震荡什么的,也要得益于他们还年轻。

  看着此处冷冷清清,无一官兵,阎三不无感慨:“没想到,一个丑八怪的战斗力和杀伤力,竟然抵得过一个武林高手,还没出手,就把那些官兵给打败了,这就叫做杀敌于无形吧。走吧,当家的,回山去吧!没想到丑成这样,我都懒得多看一眼,前几次抢人,就当是咱日常训练吧!”

  说着,阎三走上前搀扶着江老怪,但江老怪却固执地甩开了阎三的手。

  被揭露容颜真面的施清韫,一时间没回过神来。等知道自己的丑女本质被众人皆知之后,施清韫失声大哭,死死地捂住自己的脸,生怕别人看到一般。此番设计,都是出自于她一人之手,甚至连贴身丫鬟都没带,本以为事情可以圆满解决,不想,却半途出了这种事,自己刚刚一口一个‘丑八怪’叫着开心呢,现世报总是这么快啊!

  施清韫颜面朝着夜幕中跑去,没想到,江老怪却再次追上了她,依旧是一脸的款款深情。

  在施清韫从‘天仙’变‘丑女’的过程中,只有江老怪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因为,三年前,他初次见到她的时候,那些触目惊心的胎记就在。

  他喜欢的是施清韫,而不是她是什么样子!

  “不管你是什么样子,我都喜欢你!跟我回山,做我的压寨夫人吧!”

  讲真,施清韫有点感动,她活了十六年,还从没有人这么对她说。

  但是这种动容,在她抬眼看向江老怪的瞬间,就灰飞烟灭了。哎,你那么丑,没事说什么情话?怪磕碜人的。她连多一眼都不想再看江老怪。

  “谢谢!再见!”施清韫转身逃也似的离开,只剩下目瞪口呆的江老怪,怔怔地看着施清韫离开的方向,像个做错事的小孩。

  “对了……”施清韫想是想起了什么,又突然转过身来,“我是要嫁给貌比潘安的男人。我要嫁的人是即墨公子,请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阎三叹息着走到江老怪身边:“哎,本来我以为当家的你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么看来,你们还挺配的!丑女配丑男,也是绝配!”

  江老怪并没有因为这种打趣而生气,仿佛已经沉沦在自己忧伤中无法自拔!

  “要不,我们再抢一次?”见当家的如此失魂落魄,另外一个土匪兄弟牛寿提议道。

  “不必了,既然她爱的人不是我,我就听她的话,祝她幸福吧!”江老怪一脸落寞,朝着不远处的马匹走去。

  突然,那群官兵又再次折回,朝着江老怪等人狂追而来,几个土匪惊慌失措,朝着不远处的马匹狂奔而去……

继续阅读:第三章:国民相公要来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看脸可耻但高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