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国民相公要来了
江里金鳞老又嫩2020-01-19 10:392,377

  “小姐,起床吃点儿东西吧!小姐!”

  “不吃,不吃,不吃,别烦我!”

  已经日上三更了,施清韫还是蒙头赖在床上,任凭贴身丫鬟曼霜唤了多少声,依旧无动于衷,甚至还大发雷霆。这可急坏了曼霜,她眉宇间凝结的‘愁’字,都可以打结了。

  施清韫自然不会将自己昨夜所遭受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只能自己闷在被子里,独自恼怒,独自生着闷气。

  比起曼霜,更为焦灼着急的,是施府的施大人和施夫人。

  “女儿啊,吃点儿东西吧,别饿坏了身子。”施夫人站在女儿的床边,苦口婆心地规劝道。身边的施大人也是愁容满面,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

  没想到,施清韫不但不听父母之言,反而蒙着被子呜呜大哭了起来。老两口见此,真是愁得直跺脚,却又束手无策,十分纠结。

  对于老来得女的施大人和夫人来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女儿的幸福快乐更为重要。哪怕施清韫一直以来因为胎记被嘲笑丑,但在父母的眼中,自己家的闺女永远是世界上最美丽可爱的人儿。

  年轻的时候,施夫人久久不孕,老两口本以为此生都膝下无子。没想到年到中年,是富人竟然意外怀孕,施大人年过半百才得了这么一个女儿,自然视作珍宝,宝贝得如一己之命。

  一大早,‘小姐不愿意起床用膳’的事,像是平地一声雷一般,在施府炸裂开来。施大人甚至为此跟朝廷告了假。但对于这个任性的宝贝千金,他们是一点法子都没有,只能依言,待在外面干着急。

  还是母亲了解女儿,在得知施清韫不愿意用膳之后,便差人去了赵府,寻赵府的三小姐——赵语欣!两人是一起玩到大的好闺蜜,虽不是一胞姊妹,但却心有灵犀,情深义重。

  然而,刚出门不到半柱香的时间,那小厮便匆匆地折回来,朝着老爷和夫人禀报道:“老爷,夫人,赵小姐的轿子已经到快到家门了。”

  显然,赵语欣并不是施家小厮请来的。

  “清韫,清韫,清韫!”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赵语欣朝着施青云的闺房匆匆赶来,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却见施大人和夫人齐齐站在施清韫的门房外,唉声叹息。见赵语欣到,施夫人激动迎了上去,热络地抓住她的手,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哎呀语欣,你终于来了啊,快去劝劝清韫啊!你看我可怜的女儿竟然连早膳都没用,不知道会不会已经饿成了皮包骨头!”施夫人说着便抹起了眼泪。

  赵语欣见她眼眶通红,似乎哭了很久,又是心疼又是无语。一顿不吃就能饿成皮包骨头?减肥这么容易世界上就没有胖子了。对于施夫人这种小题大做,赵语欣早就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简单地安慰了几下施大人和施夫人之后,赵语欣便径自进入了施清韫的闺房。

  看着蒙头耍脾气的施清韫,赵语欣无语地瞥了瞥嘴,一副又见撒娇小妹的样子。

  “清韫,快起来,你爹娘都急坏了!”

  赵语欣试图拽开施清韫的被子,但被子却被施清韫拽得紧紧的。

  赵语欣一声叹息,哎,任性的孩子!

  与施清韫的任性跋扈相比,赵语欣才像是正宗的大家闺秀,做事大方得体,举手投足间尽显世家女子的风范。因为赵家和施家是世交,所以赵雨欣和施清韫打小就在一起玩,也就自然而然地成了好闺蜜。当然,颜控施清韫能够与赵语欣做好朋友还有另一个原因,赵语欣模样生得俏丽,施清韫见着欢喜。

  纯粹的站在‘颜控’角度的欢喜!

  虽然是同性,但千万别小看了‘颜控’这个病,他们交朋友普从来不看有没有钱,就看脸。哪怕是同性朋友,反正只要是丑,多看几眼都觉得浑身难受,还怎么深入了解成为朋友?

  所以施清韫家中从来不见铜镜,连任何反光的物品都见不到,只怕府上的千金小姐,见了自己的脸,被丑哭。

  赵语欣唤了几声不见施清韫理会,索性不再呼喊。警惕地瞧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施大人和施夫人,轻轻地凑在蒙在被子里的施清韫,用只有她能听到的声音,悄声道:“即墨公子今天就要来明城了!要不要去大街上瞅瞅去?”

  “什嘛?”仿佛听到了平地惊雷,施清韫瞬间炸了起来,以风速惊坐而起,显得十分激动,“你是说即墨公子今天就到明城了?”施清韫的脸上抑制不住的笑容,一脸心花怒放的花痴样,就仿佛即墨公子是专程为她而来一样,就好像即墨公子早已与她两情相悦一般。

  赵语欣含笑点了点头,她早就知道,再多的规劝,都不如‘即墨公子’的作用大。

  得到赵语欣肯定的答复之后,施清韫大喜过望,以快如闪电的速度迅速从床上爬了起来,穿戴完毕。连曼霜的伺候,都觉得碍事。

  “你已经够瘦了,再瘦下去,可就成纸片人了,哪里还有美感啊?”赵语欣将早膳端在施清韫跟前,用意再明显不过。

  ‘哪里还有什么美感啊?’这话简直比任何肺腑之言更有杀伤力。施清韫立刻像是饿了三天三夜的人一样,三两下将早膳吃得精光。

  虽然施大人和施夫人并不知道赵语欣究竟对施清韫说了什么,但见到女儿瞬间就生龙活虎,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还是打心底里十分欣慰。见她恢复如初,便离开了是清韫的房间,来到了庭院。然而没想到,这出来还没几分钟,就听到施清韫风风火火地喊道——

  “爹、娘,我跟语欣出去了啊!”

  老两口再一转身,女儿已经跑没了影!两人面面相觑,似乎压根都没弄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与娇惯毛躁的施清韫想比,赵语欣更加聪慧稳重,遇到事情更有主意,在生活上,也像是知心大姐一样,对施清韫百般包容与照拂。所以,听女儿说是跟赵语欣一起出去,他们倒是宽了心。

  一转眼的功夫,赵语欣带着贴身丫鬟春茗,施清韫带着贴身丫鬟曼霜,就已经出了施府的大门。此时的施清韫,已经将头上的丝巾换成了帷帽,并且还将绳子系得紧紧的。生怕再有什么风吹草动,将脸上的胎记给暴露于众人。

  ***

  大街上熙熙攘攘人来人往,一派热闹祥和的繁华景象。

  但比之于以往,今日却更为喧嚷,尤其是今日上街上的女子,相较于平时,不知多了好几倍。环肥燕瘦、千娇百媚,各种如云美女,皆是翘首以盼。

  她们都为了一个目的——看即墨公子一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看脸可耻但高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看脸可耻但高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