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源
临崖2019-05-17 10:001,227

  “你以为我们办这个回门宴是给你办的?它就是给我办的丧宴!这是一个天大的谎言,你爸我这一辈子都没撒过谎!“”你爸我跟你舅他们八九年没来往了,就是为了那一口气,现在为了你我得去人家家登门道歉!““你以后不要指望再嫁一个什么好人家了,现在只有别人挑你的份“,”不说你你就骄傲起来了?说你破鞋都是轻的“,”你说从你工作以后你往家里交过钱吗?“”我们还指望你?指望你什么?指望你没结婚就往家带一个孩子?你有廉耻吗?“”如果你妹跟你一样,这就是你的责任,都是你害你妹的!“……

  三天了,距离吵架结束三天了,父亲的这些所谓的“气话“还时时刻刻萦绕在何楚的脑海里;按道理,何楚应该理解父亲的心情,未婚先育对于一向相信她的父母来说的确是一个沉重的打击,父亲说的这些“难听”的话,何楚其实早就给自己心里建设过,可是,当“贱货”、“破鞋”、“低人一等”这样的字眼从父亲的口中骂出,何楚还是有点难以承受。但是难以承受又怎样?这是她自作自受,是她伤害了她的父母,她有什么资格难以承受?是她的错让父母深陷别人的嘲讽之中,是她的错让她的女儿不能够有一个完整的家。

  下午三点四十分,窗外乌云密布,因为早上的晴天,何楚没有带伞。此时此刻,何楚只希望这场雨不要太大。下午五点三十分,雷雨交加,公司很多人都选择等待,只有何楚拿起电车钥匙,消失在暴雨中。不能让父母等待,她得回家看孩子。

  “妈,开门。”何楚抬起冻僵的手胡拉了两下还在滴水的脸颊,牙齿抑制不住的哆嗦。

  不一会门开了,母亲有点意外,表情有点微呀,“赶快进屋去洗个澡!”

  何楚看着母亲怀里的小脑袋,因为雨水打花了眼镜,五百度近视的眼睛稍稍呆滞了一下。嘴巴下意识的喊了一声女儿的乳名。

  “先去洗澡,一会再抱孩子。“母亲重复着。

  “哦,嗯。“何楚颤颤巍巍的走进浴室,刚刚关上门,泪水夺眶而出。

  冲完澡出来,何楚望着女儿,唤了声“小筱,妈妈抱。”女儿张开肉嘟嘟的手臂,身子探向何楚。何楚抱住女儿,贴贴女儿小脸颊,“爸呢?”

  “去你叔叔家歇着了,等雨停了再回来,”母亲边说,边把给何楚做好的饭端上桌,“先吃饭吧,吃完饭喝点感冒药预防一下。”

  “嗯。”何楚抱着女儿坐下来,喝了几口粥就被女儿不安分的小身板折腾的又站起来,“干嘛呀?让妈妈吃个饭好不好?”

  才八个月大的女儿指着厨房的方向,何楚就抱着她往厨房走,“妈,小筱下午吃辅食了吗?”

  “没让她吃多少,想让她喝奶粉她不喝。”一直在刷锅的母亲没有抬头。

  “哦,那我先喂喂她,一会我再吃饭。”

  “去吧,”母亲顿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何楚,然后冲这小筱笑笑:“我刷完锅抱你,乖。”

  何楚抱着女儿进了自己的屋子,撩起衣服,女儿抓起就开始喝。

  看着女儿小小的脸颊,还有喝奶时专注的样子,何楚轻轻的抚摸这女儿的小脑袋,然后亲了亲,小声念叨着:“小筱乖,妈妈最爱小筱了。”女儿依旧乖乖的喝着奶,小手我这何楚的手指,何楚脸上终于也散去了乌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浮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浮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