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登门和解
梅三白2019-05-23 19:272,186

  从太极殿出来之后,长孙无忌和李靖客套几句,打了个招呼,就带着长孙冲回府了。

  一路上长孙无忌没有说话,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事情,一言不发的样子吓得长孙冲都不敢说话。

  到家之后,长孙无忌屏退了所有下人,留下了长孙冲。

  “冲儿,你和那段鹏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冲突?是否还有缓和的余地?”长孙无忌问道。

  “孩儿已经向段鹏道了歉了,他也没有过多的计较的意思,相信我们还能成为朋友。”长孙冲尴尬的苦笑道:“至于和段鹏冲突的事情,是因为一个女人。”

  “哼,胡闹!”长孙无忌冷哼一声,然后对长孙冲训斥道:“为了一个女人和人结怨,简直不知所谓。”

  长孙冲乖乖的讲事情说了出来,总体来说可长孙无忌猜测的差不多,长孙无忌看见厨娘长得还行,就动手动脚,谁知道那厨娘还比较刚烈,抵死不从。

  段鹏进来英雄救美,长孙冲这种纨绔单挑怎么你能打得过段鹏,结果就结下了梁子。

  长孙冲气不过,就带着人施压长安令,弄得段鹏丢了武侯的官身,变成了不良帅,准备看笑话去的时候却又挨了一顿揍,并且定下了赌约,至于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也不多说。

  长孙无忌念着自己的胡须,不断的分析整个事件的过程,确认没有别人设计的阴谋在其中之后,终于有了新的决定。

  “一会儿你去把那个厨娘給赎出来,然后送给段鹏,借此拉近你们的关系。”长孙无忌叹口气道:“冲儿,你要记住,陛下心高气傲,对渭水之盟视为毕生奇耻大辱,我大唐这几年一定会让武人崭露头角的,这个段鹏已经上达天听,我们就算不能成为朋友,但是至少不能是我们的敌人,你明白吗?”

  长孙无忌的聪明之处就在于帮助李二办事的同时能确认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害,并且始终是站在李二这一边的,所以才有今天的位置。

  长孙冲点点头,表示明白,对于长孙无忌的判断还是相信的,最主要的亲爹不会坑儿子的。

  而对于长孙无忌的吩咐,长孙冲也等不到第二天,晚上就直接带着钱去了青楼直接找老鸨子赎人。

  老鸨子当然不敢惹长孙冲这种纨绔,再说就是一个厨娘而已,又不是当红的姑娘,老鸨子很痛快的答应了,只收了长孙冲的二十贯钱就让对方把人带走了。

  长孙冲马不停蹄的到了段鹏的家中,却发现里面纵酒高歌,比青楼还要热闹,带着人进去之后却发现李震,房二,还有程家那个二货程处默等纨绔子弟都在,自己来的都算晚的了。

  段鹏已经喝高了,虽然三勒浆不算是烈酒,但是毕竟是酒,喝多了也能醉人的。

  “长孙冲,你怎么才来,快来和段大哥喝一杯!”程处默看到长孙冲来了,笑着道:“你带人过来干什么的?不会还要和段大哥过不去吧。”

  程处默说到这里,徐光等已经喝醉的人瞬间酒醒了一半,杀人的眼光看着长孙冲十分的不善。

  “程处默你个二货,别瞎说话,我是来给段兄道歉的。”长孙冲生害怕再出现误会,那自己就白来了,一指那个厨娘对着里面已经喝高的段鹏道:“段兄,我真的是来道歉的,我还把这个厨娘赎身出来送你,算是赔礼!”

  “好,来的好,一起喝酒!”段鹏根本就没听清长孙冲说什么,但是却迷糊中明白对方不是来找事的,那就没有什么问题。

  长孙冲心中大喜,这要是段鹏不给面子,自己回去还真没有办法对自己老爹交代。

  直接将人交给徐光安排住处,自己自来熟的走了过去和段鹏坐在一起喝酒。

  虽然三勒浆在大唐算是高等酒了,价格不菲,不过这里这么多大唐有名的纨绔,从来就不曾缺过钱,酒管够的情况下,一群不良少年和大唐纨绔喝得十分的尽兴,直到天光大亮的时候,段鹏才隐隐约约的感觉自己被抬到榻上休息。

  当段鹏醒来的时候,觉得自己的脑袋快要炸了,暗恨自己不应该嘚瑟喝那么多酒。

  “段大哥,喝点水吧。”一个轻柔的声音道,随后一只大碗递到了自己面前。

  “谢谢啊。”段鹏直接接过来喝了一口,猛然间发现不对,抬头盯着那厨娘,惊声问道:“你是谁啊?为什么在我家里?徐光呢?徐光!”

  徐光听到段鹏的声音着急,急忙连滚带爬的跑了进来,还以为厨娘那么闷骚,把段鹏给怎么了呢。

  厨娘也是吓了一跳,不知道为什么段鹏会这个反应,急忙跪在地上,哭了起来。

  “段大哥喜怒,巧娘要是惹您讨厌了,还请段大哥息怒。”巧娘哭着道。

  “呃,没有那个意思,只是猛然间多了一个陌生人不习惯。”段鹏也觉得自己反应过激了,不好意思的笑着道。

  厨娘名字叫做张巧娘,听了段鹏的话之后有些失望,原来他已经忘记自己,不过想来也对,怎么说人家也是武侯官身,怎么看得起自己一个在青楼当厨娘的女人。

  有些失望的出去之后,段鹏也没有注意,又喝了几口水,问徐光那些纨绔什么时候走的。

  可是还不等徐光的话说出口,门口就传来了程处默等纨绔的声音。

  “段大哥,你说的白酒怎么酿的啊,要和我们程家合伙啊,亏待不了你。”程处默一进门大喊道。

  “段大哥,机关枪真的比弓弩要厉害吗?我爹说了没那东西,你做一个我回家吹吹牛逼啊。”李震的嗓门丝毫不比程处默的小,跟着进了院子。

  “段兄,昨天你那所谓的社会摇到底是哪一个番邦的舞蹈,昨天问了一晚上你就是不告诉我,今天该说了吧。”长孙冲笑着道,笑容还有一丝猥琐。

  “段大哥,这些我都不在意。”房二笑容猥琐的问道:“你说的我最适合的绿帽文到底是什么文体,还请赐教一二啊。”

  屋内榻上的段鹏彻底懵逼了。

  “老子一晚上到底做了些什么……”段鹏双眼空洞的想着。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唐朝之最狂将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唐朝之最狂将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