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过河拆桥
零七度2019-05-27 17:081,514

  “什么?”杨士奎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竟然有冤大头……不,恩公愿意出钱收购广济河边上的铺子?

  仆从激动地满脸涨红:“是真的,老爷!他们都已经带着钱来了,笑得除了看到钱以外,还看到了不少的奇珍异宝,都是价值连城的,把整个前院都已经堆满了呢!”

  杨怀玉止住咳嗽声,嘎声道:“士奎!快去,千万不能怠慢了,必要的时候,可以把价格降下来一些,既然有人愿意接受这个烂摊子,那就是我们杨家的恩人!”

  杨士奎重重的点头:“爹!你就放心吧!”

  “去换身衣服!”看着杨士奎走远,杨怀玉猛然想到了杨士奎湿漉漉的衣服,有些懊恼的喊了一句。

  隐约传来杨士奎过年一般喜庆的声音:“知道了!”

  吴用姿态十足,拿捏各种东西也是恰到好处,轻轻的端着手里的香茶,先是嗅其香味,再品其甘甜滋味。

  高俅则是第一次来这样的世家大族,心里那个紧张自然是不用多说的,甚至于在走进大堂的时候,居然都顺拐了,还是吴用低低地咳嗽了两声,高俅这才意识到自己窘态。

  刚刚赶过来的杨士奎看到吴用品茶这姿态,心里也就不敢轻视,大笑着走上前来,拱手说道:“吴先生来意我已经知晓,那不知……”

  吴用放下茶杯,站起身来,拱手笑道:“好说,钱都已经到位,房契拿来过户,二十万两银子双手奉上。”

  杨士奎脸皮一抽,他在强烈克制着自己内心的狂喜,换好衣服过来之前,他就已经听到仆人们介绍过买家是昨天刚刚败家名传东京城的武府赘婿李仁。

  并且下人们还说,今个儿一大早,就已经传来消息,说李仁在街上用一百两银子买走了一串糖葫芦,五百两银子买了一个酥脆包子等等的众多败家的事情。

  据悉有小道消息传来,说是这武府的赘婿李仁昨天售卖了武府最得意的两处工程以后,和自己妻妹武熏儿狠狠地吵了一架,据说还往府上领回去了一个绿林壮汉作为保镖,把武府忠心耿耿的老管家黑伯打成重伤。

  原本武当正统下山的武熏儿,更是被打成重伤,闭门不出。

  从武府下人里边传回来的消息里说,下人本来是想要去请大夫的,但是却被李仁挡了下来。

  结合这李仁之前在武府本来就差的名声,成亲数年时间,妻子却一直都以商业为重的借口居住于南方,这次的祸事只怕是因为武大龙不在家,才闹出来的。

  所以……杨士奎每每想到这事儿,浑身的血液都激动得快要燃烧起来——苍天终于开眼了!

  这样一个极品败家子,有了武府本来就差的口碑,后来再有贱卖家族产业,今日里来购买广济河沿岸商铺的行为,落在他们眼中,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

  败家子就应该败家,不败家才是不正常的呢!

  “房契!房契!”杨士奎转身大吼,生怕眼前这位爷反悔了。

  一边上的管家赶紧打开了怀里抱着的木匣子,四十张早就已经整理好的房契平铺而出,天波府本来就在预备着出售这边的铺子,这些房契早就已经整理好了。

  吴用淡淡的瞥了一眼房契,一边上的高俅立刻上前开始和管家核对起来各处房契。

  “大掌柜!没有问题!”不过盏茶时间,高俅就已经核对清楚。

  吴用微微一笑,冲着杨士奎拱手一拜:“还请大人移步,清点财物,尊府之上也有账房,可请来一并清点财物。”

  杨士奎回头看了一眼老管家,管家快步上前,嘴巴凑到了杨士奎身边耳语道:“没有问题,他们带来的现银,再加上各种珍宝字画,价值大致在二十一万两银子左右!”

  杨士奎拱手一笑:“老夫备下薄酒,宴请尊主,不知……”

  “大人言重,我家主人本是商贾小民,岂敢劳烦大人宴请,倒是大人如果愿意赏脸的话,我家主人于三日后,会在广济河边上的绿江南设下酒宴,请大人品酒!”

  杨士奎淡淡一笑,他方才那样说,只不过是客套话而已,也算是这商贾有自知之明,天波府再怎么没落看,也算是百年世家大族。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春风又绿江南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宋第一赘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