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没落的杨家将
零七度2019-05-27 17:081,604

  三月三十一日清晨,原本因为听了李仁请来一个疑似是绿林道上的人,而急火攻心,多病并发的老管家黑伯缓缓醒来。

  他本以为浑身上下会一阵刺痛的,可却不止怎么地,反而觉得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俨然有种返老还童的错觉。

  “咦?我这老胳膊老腿的,怎么变得很是有劲儿?”黑伯正在迟疑的时候,房门外就冲进来了一个满脸大汗的下人,哭丧着脸:

  “官家!姑爷一百两银子买了一串糖葫芦!”

  “什么!”黑伯怒从心中起来,跺着脚:“败家啊!败家!一文钱一串的糖葫芦,他竟然出了一万倍的价钱!苍天啊……”

  原本还以为自己返老还童的黑伯在一次昏死了过去……

  与此同时,迎风来客栈中,李仁和李逵两人坐在吴用房间中。

  在两人身边的桌子上,堆满了各种小零食。

  原本只价值一文钱的糖葫芦,以一百两银子购进。

  价值两文钱一个的脆饼,三百两银子买进两个,李仁还认真地追着那买脆饼的问了一下,他有没有一个兄弟叫做武松的,他的娘子是不是叫做潘金莲……

  这就完全是李仁自己一厢情愿了,他本以为一不小心就碰到了吴用和李逵这两个鼎鼎大名的人物,但凡是看到一些比较表有标志性职业的人,就会联想到历史上的名人。

  武大郎家住清河县,属于邢州治下,距离东京城又千里之遥。

  至于武大郎现在有没有遇到潘金莲,李仁就完全不知道了。

  除此之外,桌子上还有什么泥人、唐人这类几文钱就能买到的东西堆了一大推。

  只是一早上的时间,李仁就已经花出去了一万多亮银子,这其中还有七千多两交子(银票)。

  主要是李逵真的背不动一万两银子,不然的话李仁还真是不想用交子。

  他个人觉得,用交子完全没有用银子砸人的那种痛快之感。

  “仁哥儿,我们已经花了一万多两银子,来买这些贱物,到底是为了做什么啊?”

  李逵穿着新衣,虽然知道李仁很有钱,可是作为一个穷苦人家出生的人,看着别人作践钱财,是真的心痛。

  “莫急!你别看我花钱的时候很痛快,表情也很凶,可是我也很心疼的啊。”李仁抓起一串糖葫芦,自顾自的吃了几颗:“等到晚上回来,吴用和高俅两人回来的时候,你就知道我们为什么会这么做了。”

  且说天波府中,现任家主杨怀玉正一筹莫展的坐在书房,在他面前站着的,则是他的大儿子杨士奎。

  “还是没有人肯买我们杨家的铺子?”杨怀玉惆怅无比的问道。

  杨士奎无奈的摇头:“爹,没有办法,免行钱几乎把这边的商户都往死里折腾,当初爷爷还在的时候,我们杨家还能再朝堂上说上话,可当今天子迷信王安石的新法,我们有什么办法?”

  “那就等多问问,月初就要上缴免行钱,这一次算出来是多少了吗?”年过五旬,头发花白的杨怀玉一脸无奈。

  长子杨士奎把手里的账本翻了翻,原本还算是红润健康的脸色,瞬间好无血色:

  “我们家四十多个商铺,按照平均数目来算,每个月上税完了以后,还能纯盈利八千多两银子,一开始的时候,也就是上缴一千多两的免行钱,还能剩下七千多两。

  可现在却要交一万多两的免行钱!阿爹,我堂堂杨家天波府,难道非要遭受这些刀笔小吏的羞辱?”

  说到最后,杨士奎一脸悲愤!

  “混账!”杨怀玉如老狮发怒,满头雪发猛烈颤动:“天子现在重病不的清醒,谁敢乱来?多交免行钱的,不仅仅是我们天波府,别家也一样!”

  “可……”杨士奎先是咬牙,随后红着眼道:“爹,我们没钱了,祖上传下来的继续,几乎都被这些年的免行钱给榨干了,新法不灭,大宋必完!”

  “混账!”杨怀玉抓起书桌上的茶杯,狠狠地朝着杨士奎砸了过去。

  杨士奎也不闪避,任由茶水撒在自己胸口。

  “咳咳咳——”杨怀玉激动起来,猛烈的咳嗽起来,眼看着就像是那一口气就要上不来了。

  吓得杨士奎赶紧中上前去扶住老夫,惊慌失措的嚷道:“爹!孩儿知错了,孩儿知错了!就算是变卖家当,也要把这免行钱交出去!”

  “报!有人说愿意出二十万两银子,收购我们家在广济河边上所有的铺子!”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过河拆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宋第一赘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