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破封
固前圣所厚2019-06-04 10:133,286

  连绵起伏的黑色山脉好似一条巨兽的脊背,此刻正蛰伏在绛红的晚霞下。茂密的红枫林好似巨兽的毛发。一片精致庞大的亭台楼阁就掩映在一处遍布枫林的山谷中,金瓦皂墙,檐角如飞。在夕阳下灵光烁烁,更显磅礴气势。一座墨玉砖石建成的巨大宫殿内,此刻落针可闻。只有昏暗的淡黄色火光在殿内两侧的一尊尊火盏上微弱跳动,不时传来“噼剥”的声响。

  砌成墙壁的砖石上隐约铭刻着一枚枚淡金色符文,流转不定。殿内陈设古朴,一根根一人抱粗的墨绿石柱耸立,支撑着大殿。石柱上盘踞着一个个张牙舞爪的凶恶魔神浮雕,散发着一股股淡淡的黑色煞气。殿壁上嵌着一枚枚深紫红色的拳头大小晶石,密密麻麻,足有上千枚。大殿中心的地面上,有一个巨大的猩红法阵,边缘围放着六尊玄青色古灯,上面闪动着豆粒大小的微弱绿焰。法阵四方各有一个晦涩的不知名古字阴刻在地面,流动着淡淡血芒。每一个古字上方,都漂浮着一个灵光熠熠的半透明珠子,表面一条条玄妙灵纹游动,其内还各有一个模糊人影,散发着强烈的灵力波动。只是此刻都在不住扭动,似乎在剧烈挣扎着。圆珠上各有一段漆黑锁链没入。四条锁链向法阵中心汇去,连接在阵中一个平躺的少年丹田处。那少年身上气息弱如游丝,时有时无,若不仔细留意,便与一具尸体没什么两样。身着一件考究的皂色衮服,上衣下裳皆有暗红色纹饰,十分华美。外罩一袭墨色外袍,暗金花纹游布。仿佛凡俗世界的君王一般。少年此刻面色苍白如纸,五官虽算不得剑眉朗目,倒也称得上清秀。只是眉眼间却有一股凌厉之意。他的小腹上有四柄造型古朴的金色短剑深深刺入丹田,散发着一股纯正阳和的浩然之气。四剑隐隐形成一种骇人的封印联结,将少年的丹田完全封锁,四肢百骸皆无一丝法力可以流动。

  法阵之外正站着四人,两男两女。皆身着一袭墨色法袍。分别是一名身形高瘦,脸罩某种妖兽面骨的中年男人。一名英姿勃发,孔武有力的青年男子。一个面色微黑的清冷青年女子,还有一名身形娇小,容貌秀丽的狐耳少女,身后拖着三条黑色狐尾。四人面上此时皆有按捺不住的喜色,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时辰已经到了,开始解禁吧。事关魔主大人的性命修为,诸位万万马虎不得。‘’骨面男子脸上喜色一敛,冲其余三人郑重叮嘱道。“这个自然,我已吩咐诸位长老将万轮宫以上全部封锁,开启护宗大阵。纵使是正道盟的那几位元婴老怪之一来了,也足以抵挡一阵。此番定能让魔主大人平安苏生。”孔武男子拍着胸脯凛然答道。狐耳少女皱了皱眉,没有答话。玉手紧紧攥着衣袖。一双美眸望向法阵中的少年,隐现一丝担忧和焦急之色。“逆丹引元阵一旦发动,这四把镇婴剑就会崩毁,届时正道盟的那几名老怪必有所感,我们还是速速动手吧。”那清冷女子开口道。

  其余三人闻言,都点了点头。狐耳少女更是面露一丝希冀之色,迫不及待地要跨入阵中。

  四人在法阵四面阵眼盘坐,在大阵四面各布了一面黑濛濛的大幡,上面绣着一只只银纹魔物,传出声声低厉鬼啸,煞气腾腾。骨面男子低喝一声,四人便十分默契地同时掐出一个个古怪法印,大阵上血光微亮,自四枚古字上缓向流向法阵中央,将周围一条条阵纹点亮。四人见此,皆运转灵力,打出一道法诀,四道灵光没入法阵,嗡嗡作响。那些透明光珠内的人影业刻都蜷缩起来,低声地痛苦哀嚎着。一股股精纯的本源之力从四枚光珠内涌出,沿着漆黑锁链流向法阵中的少年。少年丹田处的金色小剑好像如临大敌一般,一声清鸣,便绽放出一道道金色剑气,毫不客气地将涌来的本源之力尽数阻拦撕裂。狐耳少女见此,眸中怒色益盛,贝齿轻咬,似乎想到了什么深恶痛绝之人。

  “墨璃,不要乱了心智。专心破禁。先复苏魔主才是正事。”骨面男子沉声道。

  狐耳少女闻言,皱了皱琼鼻。遂收摄心神,一心运转起法诀来。四人手印一变,周身气息暴涨。同时口吐一声:“疾!”殿壁上密密麻麻的紫红晶石接连绽放出耀目紫光,结成一片片流光从四面八方汇入一根根墨绿石柱中。石柱上的魔神浮雕目中血芒一闪,一个个仿佛活过了来一般不住地蠕动,大殿内回荡着一阵阵令人悚然的桀桀怪笑。这些魔神图腾大口一张,一股股浓稠黑雾喷向法阵中央,将少年的身形淹没了进去。那四口金色小剑一触碰到黑雾,立刻剧烈颤抖起来,剑身的金色灵光逐渐黯淡,纵然凝出道道剑光,也难以对黑雾造成损害。

  不过片刻之后,四口小剑便接连发出一声哀鸣,灵光全失地寸寸碎裂开来。丹田处浮现出一圈淡金咒文,一阵闪动后化为一片光尘消散开来。四颗光珠上涌来的本源之力便再无阻挡,顺着锁链涌入了少年丹田之中。阵周的五尊古灯上的绿焰逐渐明亮。阵中四人见此,面色均是一喜,同时全力催动起了法阵中大殿墙壁上的晶石此刻已有八成变得黯淡无光,里面的精纯魔气皆已耗尽。石柱上的魔神也敛去了目中血芒,大口一闭,狞笑声戛然而止。只余阵中的少年周身淹没在一片浓稠黑雾中。

  阵中的四人此时皆已额上见汗,但面上却喜色难掩。阵上的四枚光珠随着本源之力不断流入少年体内逐渐变小,最后化为乌有。少年体内的丹田之中,一个已经虚化得几近透明的墨绿色元婴在周围一股股精纯本源之力的浸泡下逐渐凝实起来。元婴的身躯也蜷作一团,滴溜溜地一转,便将周围本源之力如海纳百川一般吸入体内,自身华光一敛,变成了一颗与之前大阵上的光珠相似的墨绿光球,表面光纹流动,其内隐有人影。光球虽然只有寸许大小,但气息浩大内敛,十分稳定。丹田内的法力顿时如泉涌一般不断溢出,再无阻碍地流通到少年的四肢百骸。他周身的黑雾一个盘旋,全部没入其体内。

  “成了!”孔武男子喜不自胜,叫出了声。四人也顾不得疲惫,均站起身来向那少年望去。只见其身周浮现出一片片黑焰,夹杂着莹绿光丝,一个盘旋之后冲天而起,化作一根粗大的黑色龙卷,径直穿透宫殿的穹顶,直入天际。天空中黑压压的乌云开始如沸水一般翻腾不已。方圆百余里内,鸟兽惊散,天地变色。龙卷之中传出阵阵骇人的桀笑,声如钟鸣。令人心神震慑,惊惧不已。

  大殿内顿时充斥着一股庞大的肃杀之气,暴虐的气息在大殿各处留下一道道剑痕一般的创伤。殿内一块块紫色晶石在气浪下爆裂。四面大幡也接连被其撕碎,只有阵内的玄青古灯上的绿焰却愈发明亮,在狂暴的气息中岿然不动,散发着柔和的碧绿光辉。

  阵中四人此时早已撤出大阵远离那少年,各自催动护体灵光,抵御着这强大的威压。

  在距此不知多少万里的一处华美宫殿中,一名俊朗不凡的金袍青年正揽着一名容颜极美的宫装女子调笑。那青年相貌英俊,气质洒脱。腰佩一柄玉锷长剑。妙语连珠,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一股潇洒和阳刚之气。直将那宫装女子逗得双颊绯红,虽是半推半就,却早已被俘了芳心。一双美目含情脉脉,在青年身上再移不开。青年抿嘴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一只有力的手霸道地扶在女子脑后,就要一亲芳泽。突然之间,他面上笑意一凝,面色阴沉地望向遥远的西北方向。只留那羞涩的宫装女子一时间不明所已,呆呆望着他。

  远东的一座雅典小筑中,一名风采卓然的中年男子正与一位紫袍美妇气定神闲地对弈。男子一双剑眉斜飞入鬓,五官棱角分明,一双眸子精光闪烁。身着一袭月白道袍,并未束发髻,墨色长发随意地绾在脑后。当真一副神仙风采。“苍泷道友的棋艺又了精进不少,再这样下去,妾身都快没有资格陪苍兄对弈了。”美妇望着棋局幽幽叹了口气,娇嗔地说道。

  名为苍泷的男子微微一笑,不以为意地拈起一子。正欲落子时,眉头却微微一皱,停下了动作。“怎么了苍兄?”美妇面露一丝奇怪之色,但下一刻,她的面色也凝重起来。

  苍泷没有回答她,而是抬头望向了西北方的天际。那里隐有墨云翻腾,只是隐藏在落日的余晖中,被染成枣红颜色。

  “才不过百年,此子就又卷土重来了?魔道之人的手段当真是厉害的紧。当年我等四人不惜闭关数十年大耗元气才布下的金罡镇婴剑阵,竟然不消百年就被这些贼人破去了。”美妇冷笑着说道。

  “现在这些都无所谓了,他纵然能解禁,也免不了修为大跌。即使能保住神通,元婴也肯定散去了,至多就是金丹期的实力,暂时不会来复仇的。我们小心准备一下,免得届时措手不及就是。”苍泷收回目光,淡淡说道。

  美妇点了点头,神色稍缓。二人快步走出小筑,便遁光一起,朝天边飞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界君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