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锵锵2019-09-17 10:292,218

  小姑娘有点忧伤,却又不想让人看了笑话,于是走到偏僻的小河边,坐在石凳子上,小口小口嘬着汽水。不远处就是一截没有被水泥围栏围起来的河道,以前是河的一条分叉,今年冬天彻底干涸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河床,柔软的河床上散落着一些神奇的小东西,阳光一照,满地闪亮亮的。

  像是睡在河床上的星星。

  闪闪望着河床犹豫,想要去过去玩却又怕弄脏了身上的新衣服。就这么发着呆的片刻功夫,她听见了身边灌木丛里有些许声响。

  闪闪扭头看过去,在树叶间发现了一双眼睛。

  许多许多年后,闪闪再想起这一幕时,她仍然承认——那是她这一生所见过最漂亮的眼睛。

  而此时此刻,那双漂亮的眼睛,正盯着闪闪手里的半瓶汽水。

  足有半分钟的时间,谁都没说话。

  “你想喝吗?”半分钟后,闪闪礼貌性开口询问,并把手里的汽水递了出去。

  眼睛的主人似乎受了惊,立刻缩回到灌木丛里。

  闪闪又愣住了。

  自己有这么吓人吗?

  “你在里面做什么?”闪闪走到灌木丛边蹲下,歪着脑袋往里面看。树叶间,瘦小的孩子蜷缩着,他裹着一床脏到不行的被子,小动物般警惕地盯着闪闪。

  他的眼睛怎么这么好看呀!好像电视剧里的妲己!

  所以他是狐狸精吗?

  闪闪又把手里的半瓶汽水往里头送了送:“还有汽的,要不要?”

  里面的小孩不动,闪闪举着胳膊也不动,又过了半分钟,小孩子终于伸出脏兮兮的手,一把将汽水夺了过去。

  “你不冷吗?”闪闪惊讶了,她看见小孩子伸出来的胳膊,衣裳单薄,手臂像根干瘦的小树枝。

  小孩儿几口就喝光了汽水,将玻璃瓶丢出来,闪闪捡起玻璃瓶,抽出管子甩了甩,然后低着头用指甲将吸管刮扁:“你叫什么名字啊?为什么会在这里?”

  小孩子没给她什么回应,闪闪却自来熟得很:“你不会是爸爸妈妈离婚了,没人要了吧?”

  “……”

  “那是不是不用上学,也不用写寒假作业?”闪闪继续自说自话。

  天色逐渐变暗,不远处传来声响,听着像是邻居家比她大五岁的哥哥。

  “李——灿——”

  “你——妈——喊——你——”

  “回——家——吃——饭——”

  闪闪把吸管叠成的星星丢在了地上,她蹦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朝灌木丛里摆了摆手:“我回家吃饭了,再见!”

  说罢,她蹦跳着跑回了家。

  片刻之后,灌木丛里伸出一只干瘦的小手,将被遗落在地上的吸管星星捡了回去。

  六点不到,天已经黑透了。过了下班时间,居委会里只剩下王奶奶还没来及走。就是这个时候,蔡红英领着她家闺女又出现了。

  “怎么了又?”王奶奶站起身来问道:“李石强不是回他爸妈家了吗?是又反悔了?”

  蔡红英牵着裹得严严实实的闪闪,进了屋就立刻开口:“不是我们家的事儿!河滩那儿有个小流浪儿,躲在树丛里呢。”

  王奶奶一脸惊讶:“流浪儿?”

  蔡红英点点头:“是啊。我闺女告诉我的,说是下午见到个不认识的小孩儿,穿着单衣裹着棉被,喜欢喝雪碧,就是躲着不出声。我心想我家闺女也不会撒谎,要真是有个流浪儿在外头,这腊月里,可不得冻坏了。”蔡红英说道:“没吃饭呢我就拉着闺女去找了,结果还真看见了那个小孩儿!”

  王奶奶一听,赶紧跟蔡红英去了河边。小孩子确实不是他们这一片儿的,三个女人围着灌木丛蹲下,劝了半天也没把孩子劝出来。小孩子像是保持警惕的小兽,连话都没跟她们仨说一句。

  没了法子,只好报警,好在小孩子似乎明白警察叔叔是好人,等民警同志来了之后,他便乖乖从灌木丛里出来,坐着警车走了。

  ===

  差没两天就要过年了,蔡红英虽说是跟丈夫闹离婚,但出摊儿却没落下。每天一大早天不亮,蔡红英就推着她的早餐车子出门去,直到临近中午才收摊回家。

  到了大年三十这天,闪闪正开着电视写作业,十点多时,家里的电话响了,闪闪从沙发上蹦起来,接起电话。

  “闪闪啊,是妈妈。”电话里传来蔡红英的声音:“妈妈现在在居委会,要迟一点回家,中午想吃什么?”

  “肯德基!”闪闪想也不想回答道。

  “……行,妈妈一会回家带给你肯德基。”蔡红英犹豫了一下,又开了口:“闪闪啊,一会妈妈会把上次你见到的那个小朋友带回家,你不要害怕啊。”

  闪闪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什么小朋友?”

  “就是上次河滩边儿上遇到的那个流浪儿,他很可怜的,现在还没找到爸爸妈妈,总不能让他在派出所过年吧。”

  闪闪挂了电话,剥了颗糖丢进嘴里,糖还没化完的时候,蔡红英带着那个孩子就回了家。小男孩在派出所住了两天,民警带他洗了澡剪了头,又凑钱给他买了身新衣服,如今他干干净净站在蔡红英身后,闪闪都有些认不出他来了。

  “进来吧,别客气。”

  小男孩仿佛就在这几天里,从小动物进化成了正常人类小孩,他规规矩矩换好了鞋,一抬头就看见了闪闪盯着他好奇打量的眼睛。

  “你吃不吃糖呀?”闪闪与他对视,立刻绽开一个笑,她朝他伸出肉呼呼的手,手心里放着一颗草莓味的硬糖。

  ====

  小男孩是被拐卖的。

  他跟民警说,自己是夏天跟奶奶出来玩的时候,被人抢走的。自己在一辆面包车里昏昏沉沉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就到了这个城市。

  因为试图逃跑,他在人贩子手里挨过不少打,在某次挨打之后,他忽然不再说话。人贩子以为孩子的脑子被打坏了,于是贱价出手,被要饭集团买了去,打断了腿带出去要饭。

  可要饭集团的没想到,这孩子居然那么聪明,他不声不响跟着要了两个月的饭,然后在某次出门要饭时,趁人不注意,再次逃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麻雀的狮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麻雀的狮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