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锵锵2019-09-17 10:292,214

  “王奶奶!刘阿姨!李石强又喝醉啦!”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熟门熟路地奔向居委会,从大老远看见那个门口挂着“红星第二社区居委会”挂牌的平房时,她便立刻开口大喊:“我跟我妈又被他打啦!”

  小姑娘说着,窜进了平房。居委会办公室里供着暖气,房间里的一众阿姨奶奶齐齐看向这个小小的不速之客。顿时,嗑瓜子的也不吐瓜子壳了,剥桔子的也停了手,一群女人赶紧将小丫头围住,七嘴八舌开了口。

  “哎哟!咱们这么好看的小脸蛋儿都给打肿了!李石强那个不是东西的,这才写了保证书不到两个月吧,又犯病了!”

  “离婚!这回说什么都得离婚了!他们老李家的再敢来啰嗦,咱们就上法院告他!”

  “闪闪,你妈妈呢?怎么就你一个人来了?”

  闪闪喘匀了气,拿袖子擦了把额头上的汗,布料摩擦过脸颊,像是被砂纸刮了一样的疼。

  “李石强打了我一巴掌,被我妈拦住了。我妈叫我跑。”闪闪声音不小,吐字清楚:“我妈为了掩护我逃跑,被敌人李石强给踹了!”

  “真不是个东西!”居委会一把手王奶奶立刻绷起脸来,拿出当年红小兵的精神,朝身旁一众妇女一招手:“走,咱去李家看看去!”

  李家这点子破事儿,方圆三里地的人都知道。原先还没闪闪的时候,李石强和蔡红英也是自由恋爱结的婚,两人都是老红星二厂的职工,生活水平算是厂子里的中上等。但90年代头,红星机械二厂倒闭了,两口子双双下岗,厂里的补贴刚够把他们家这间平房给买下来。

  那时候,闪闪才4岁,一家三口要吃要喝,蔡红英没了法子,东攒西借的凑了点儿钱,摆了个早点摊子,渐渐地也能养活家里。反倒是李石强,他原本是厂子里的技术工,如今成了个“社会闲散人员”,心理落差太大,于是开始酗酒。

  家里能赚钱的就只有一个女人,偏偏男人还好喝酒,于是蔡红英便越来越唠叨。

  李石强外头听了些闲话,回家还被老婆絮叨,心里一憋屈,扬起手就给了媳妇一巴掌。

  这就给家暴起了个头。

  蔡红英也不是个好欺负的,李石强喝醉了打她,她也不客气地打回去,两人打得有来有回,有时候李石强还落在下风。夫妻两个闹起来,倒霉的总是孩子,当李石强发现自己似乎打不过媳妇的时候,他就会来打闺女。

  毕竟闺女才7,8岁,身娇体软,揍起来手感特别好。

  为着这个,蔡红英彻底爆发了。她跟李石强闹离婚,咋呼得这一片儿无人不晓。可李石强又不想离婚,每每酒醒了就立刻认怂,跪也跪过,保证书也写过,居委会来调解时,李石强发誓发得比谁都真诚。

  可狗改不了吃屎,那放在居委会里签过字按过拇指印的保证书才写下不到俩月,李石强这又旧病复发了。

  一众居委会妇女呼呼啦啦地来到了李家,这时候蔡红英已经一手举着摆摊用的木头凳子,一手指着李石强在院子里骂到不知第几回合了。李石强也不知道是不是闹累了,蹲在院子里有一句没一句地跟蔡红英对骂着。

  “怎么了这是,怎么又闹上了!”王奶奶威武,人一到场,宛如定海神针。一众居委会妇女纷纷开展工作,劝说围观群众散去,五分钟内完成控场。

  见有人撑腰,蔡红英眼圈一红,终于委屈起来:“这日子还怎么过!李石强这个王八蛋,他重男轻女,还打老婆孩子!”她精准从人群中将闪闪拉过来,蹲下抱住闷着头哭。

  李石强此时酒也醒了大半,开口时说话声音都是虚的:“我没家暴,孩子不听话,我还不能管教了?”

  “你放屁!”蔡红英瞬间恢复战斗力,扭头瞪着李石强:“七岁八岁狗也嫌,谁家这个岁数的孩子不调皮?再说闺女今天哪里犯错了,乖得像个猫崽子!”蔡红英说着,又看向王奶奶,见缝插针地显摆孩子:“我们闪闪在学校表现好,家长会时候老师重点夸了她的!”

  “闪闪是好孩子。”王奶奶一句话下了结论:“就算是孩子有哪里调皮了,那也不能动手!”

  “他教育个屁教育!”蔡红英红着眼骂道:“孩子不过是喜欢捡点儿东西玩,又不是去偷了谁家的!他就是耍酒疯!看把孩子打的!你看谁家小姑娘天天鼻青脸肿去上学的!”

  李石强梗着脖子,硬着头皮负隅顽抗:“那你看有谁家小姑娘天天在外头捡破烂儿的?丢人现眼!”

  “再丢人也没你丢人!吃着软饭还打老婆的混蛋玩意儿!”

  “臭娘们你他妈再说一遍……”蔡红英的话再次戳中李石强软肋,他暴怒着蹦起来,举着巴掌朝蔡红英冲过来。

  王奶奶人往前一拦,胳膊上的红袖章挡在前头,瞪着眼看着李石强:“还反了天了,我们居委会的同志还在呢,你就想动手!?”

  “你看看!你们看看!”蔡红英扯着嗓子嚎:“离婚!必须离婚!”

  ====

  大人说话的时候,一般不让小孩子在跟前听。当话题进入下一个阶段时,刘阿姨就往闪闪手里塞了五块钱,赶她出去玩了。

  闪闪攥着五块钱出了家门。心情不好,想喝汽水。

  她瘪着嘴走到了小卖部里,买了一瓶玻璃瓶装的雪碧,坐在小卖部门口的小凳子上喝。小卖部老板娘刚才听完了整场戏,一边织毛衣一边逗闪闪说话。

  “你爸你妈要是离婚了,你跟谁啊?”

  闪闪垂着眼睛,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跟我妈呗,我爸又不会赚钱。”

  “嘿,小人儿精。”那妇女瞧着闪闪乐,看见她白生生的小脸蛋上红肿了半边,又有些心疼:“也是,你爸确实不是个东西。……吃糖吗?”

  闪闪摸了摸口袋里还剩下的四个钢镚,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

  妇女旋开摆在柜台上的玻璃糖罐,从里面摸出两粒西瓜形状的泡泡糖,递给闪闪:“阿姨请你吃的。”

  闪闪还是摇了摇头,她站起身来,拿着雪碧往外走:“阿姨,瓶子一会儿我给你拿回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麻雀的狮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麻雀的狮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