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花痴
锵锵2019-09-17 10:292,262

  2002年,江一翎和李灿同年入学外语附中初中部。

  开学头一天,蔡红英坚持要送闪闪上学。八点半报道,母女两人七点不到就从家里出发。蔡红英蹬着自行车,一路上时不时嘱咐女儿两句。

  闪闪精神气很足,将蔡红英的唠叨全盘收下。八点多进了学校,她头也不回,朝着大门口张贴的分班名单冲去,只匆匆向后挥手,表示与老妈道别。

  蔡红英推着自行车,在一众拥挤人海中遥遥望着女儿的背影。直至看见江远达的车停在学校门口,从里面走出来个江一翎后,她才安下心,转身推着车离去。

  说来也巧,虽然江一翎和李灿选择的外语课不同,但两人却被分到了同一个班。全年级一共就这一个“英法班”,除了选英语的十几个同学外,其余的全都是和江一翎一样选了法语。

  班主任还没来,班里一众新鲜“初中生”没人管教,彼此聊得带劲。两人找不到空着的双人桌,只好找了一前一后的座位坐下。

  “你怎么选了法语都不跟我说的。”闪闪把书包塞进桌肚子里,对坐在她前面的江一翎抱怨:“我们俩差点儿就不在同一个班了知道吗!”

  “我干嘛非得跟你一个班。”江一翎头也不回。

  “我妈让我照顾你的,不一个班怎么照顾。”

  “你再说!”江一翎恼怒,扭头想要瞪她。

  闪闪的同桌抬起了头,推了推眼镜,对两人开口:“你们俩是亲戚呀?”

  两人一个点头一个摇头,几乎同时进行。最后闪闪龇着牙笑:“没血缘关系那种亲戚,你滴,明白?”

  同桌小眼镜儿一脸迷茫,但还是点了点头:“哦……”

  “那就是远房亲戚呗。”江一翎的同桌也跟着回过头:“你们是考了多少分?小学是哪个学校的……”

  四个人很快聊了起来。

  由于闪闪是他们小学唯一一个考上外语附中的,甚至班上的同学大多都没听说过本市还有这么一个小学,所以很快,闪闪就跟他们聊不下去了。倒是江一翎,他们小学是名校,又是跳级考上的外语附中,所以大家都对他很好奇,不少人都能跟他说上两句。

  闪闪下巴搭在胳膊上,看着江一翎逐渐被簇拥在人群中间,内心与有荣焉。

  班主任是个年轻女子,像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她再三强调,不要以为上了外校附中就进了保险箱,在学校要继续努力,争取今天你以外附为荣,明天外附以你为荣云云。

  这些话后来又被校长在开学典礼上复述了一遍,让闪闪反而有了种后知后觉的庆幸感。她隐约觉着,或许进了这间学校,真的会改变了她的人生。

  但人生什么的,那么遥远的事情,此时的闪闪怎么可能认真去思考?她并没有想清楚自己的人生会有怎样的改变,心思却已经被某个闯入教室的学长勾走。

  那是开学后的第二个礼拜五中午。闪闪甚至记得那天中午阳光是带着铁板鱿鱼味儿的。

  每天中午,家离学校近的同学自然会回家吃中饭,住得远的那些,也通常会离开学校。学校食堂的饭不太好吃,不能回家的也大多出校门觅食。所以午休时留在教室里的同学不过小猫两三只。

  蔡红英每天给闪闪五块钱让她吃中饭,通常她会在校外吃个盖浇饭什么的,三块钱就能吃饱。那天她吃了三块五的牛肉砂锅,满满一锅吃下肚,剩下一块五买了两串铁板鱿鱼。

  她自己吃了一串,剩下一串打算带回教室给江一翎吃。最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两人虽然已经在同一个班上课了,但毛毛却似乎与她疏远不少。

  是得拿鱿鱼收买他一下了,否则以后他不给她抄作业了怎么办。

  还没进教室,闪闪就站在门口呆住了。此刻,教室里讲台后面站着几个人,其中一个个子很高的男生正说着什么。

  闪闪默默后退一步,抬头看了眼门牌,确认了一下这是不是自己的教室。

  似乎意识到了门外有人,站在讲台上的男生扭头朝闪闪看了过来。他笑了笑:“学妹,你没走错教室。”

  ……学妹。

  闪闪头一回被人叫做“学妹”,这两个字简直像是偶像剧里蹦出来的一样新鲜。她有些飘飘然,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时,手里的鱿鱼都忘记塞给江一翎了。

  讲台上的男生说了两句口号,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然后鞠了一躬带着人离开了。他走了好半天,闪闪才回过神来,拽住江一翎的领子将他往后一扯:“那个学长!”

  江一翎睡得好好地被吵醒,起床气大得不得了:“你干什么。”

  闪闪指着门外:“刚才那个来拉票的!好帅啊!”

  最近一个礼拜,高中部的学长们就如同蝗虫一般,在每一个午休时分,冲进各个初中班级的教室里,进行洗脑一般的拉票演讲。

  学生会七八个部门,每个部门都有三四组相互竞争的组合,而这些学长学姐都会设计自己的海报和宣传单用以为自己宣传,甚至有的学长标新立异地为自己设计了拉票口号,宣传时挥舞拳头,像极了百年前学生运动时演讲的小头目。

  一开始,闪闪还觉着有趣,后来与班上的其他同学一样,也渐渐开始觉着烦了。

  直至这位李森学长的出现。

  江一翎此时回过头来,皱着眉看闪闪:“你是花痴吗?”

  闪闪嘿嘿嘿地笑,她把手里的鱿鱼塞给江一翎,然后捧着脸盯着黑板上被学长留下来的名字继续傻笑:“毛毛,宣传部部长的票咱们要投给高二三班的李森学长哦。”

  江一翎瞪了闪闪半天,见她完全没有理会自己的意思,便气呼呼回过身去,从桌肚子里掏出一包牛奶,插上管子猛吸几口,借奶消愁。

  “他笑起来的样子,好像花泽类哦。”闪闪的花痴持续发到了放学时。

  忍了一下午的江一翎几乎出离愤怒,他把作业本拍得啪啪响:“你能不能先把作业抄下来,书包收拾好,再发花痴!不要打扰别的同学打扫卫生!”

  闪闪回神,对着插着腰等着她抄完作业便要擦黑板的同学双手合十,匆匆抄下作业,胡乱收拾书包:“对了,我妈喊我放学带你回家,说做了炸鱼丸,叫你来家里一起吃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麻雀的狮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麻雀的狮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