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耳洞
锵锵2019-09-17 10:292,401

  ‘不去’两个字已经到了嘴边,可江一翎又看见闪闪那张干干净净只剩下笑容的脸,就一个“不”都说不出来了。他垂下眼皮点了点头:“是前两天送你家去的那两条鱼做的吗?”

  “是啊,鱼太大了吃不完,我妈说做成鱼丸炸了才行,经放,又好吃。”闪闪收拾好书包,跟江一翎一块走出教室:“江叔叔怎么能钓这么大的鱼呀……”

  两个孩子经常到彼此家蹭饭,这天蔡红英也跟江家打过电话,所以吃过饭后,江一翎也没急着走。缝纫机不够大,吃过饭后,蔡红英把饭桌收拾出来,让他俩写作业。

  餐桌上似乎残留了一些炸鱼丸的气味,这让闪闪有些分心,写着写着,她就开始在草稿纸上画起了柯南。

  江一翎写完数学作业,抬头往闪闪那一看,就看见她作业本空着大半,草稿纸上倒是快画满了,他蹙起小眉头,拿签字笔尾敲了敲闪闪的作业本。

  闪闪丝毫不怵,她直接把草稿纸转过去给江一翎看:“像不像!”

  江一翎:“……你画的柯南怎么都没眼睛的。”

  闪闪伸出食指杵在鼻梁上:“因为眼镜反光。”

  江一翎一脸莫名看过去,闪闪立刻眯起眼笑:“帅掉渣了,感觉聪明的要死呢。”

  江一翎先是跟着翘了翘嘴角,而后忽然想起来,高二的李森好像也是个戴眼镜的,于是又吝啬地将笑意收回:“你数学最后一道拓展题答案是什么。”

  “啊,你都写完啦?我还没写到那一题呢。”

  “慢死了。”

  ***

  那个高二的,戴着眼镜看起来聪明的要死的“李森”学长,可并不是个随便的路人甲。江一翎发现,在之后的日子里,这个名字总会阴魂不散在耳边响起。

  闪闪似乎突然多开了一窍,她的放在笔盒里的课程表后面,悄悄地写满了李森的名字。这个丫头自以为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可这种小动作哪里逃得过江一翎的法眼。

  江一翎警告闪闪,告诉她如果她早恋,自己一定会立刻告诉干妈。闪闪气得跟他吵了一架,说江一翎就是个告状精。

  两人很是冷战了一阵子,时间长达一天半。后来还是闪闪自己想通了,她又没真的早恋,江一翎更是没真把这点小破事告诉蔡红英——所以他俩是为啥要吵架?

  闪闪为了破冰,专门找了个八卦作为谈资,贱兮兮凑到江一翎身边说话:“今天早上我看到一个男生,他把校徽别在领子下面。进校门的时候,纪检部的同学喊住他,问他校徽怎么没有佩戴,他脚步都不停,直接把领子一竖。啧,动作特别有型。”

  江一翎斜她一眼,却还是顺着台阶下了:“是哦。”

  于是两人迅速和好。

  江一翎也不是小肚鸡肠的人,自那之后,闪闪再怎么说起“李森”,他也没什么大反应。反正闪闪就是个怂包,就算她有那个早恋的贼心,也是万万没有那个贼胆的。让她去跟李森学长说个话,怕是打死她都不敢的。

  但她还是暗戳戳开始爱美起来。

  从初一升到初二时,班上同学们的胆子渐渐变肥。不同于初一的小嫩瓜,升入初二,他们再也不是整个学校里年纪最小的学生了,他们也变成了“学长”“学姐”。

  为了彰显学校“老油条”的身份,班上的同学开始悄无声息地在“规矩”的边缘试探。

  闪闪也不例外。比如,虽然校服是一定要穿的,但她会在校服上绣花。

  一开始她只是绣了自己的英文名——ANNE,就在手腕的袖子上,当她抬手摸头发时,绣得小巧精致的花体英文就会被人看见。这只是一点点小心思,但却让她在芸芸众生中一下子不一样起来。

  起码她自己是这么觉得的。

  因为这一点小心思,班上的女生逐渐与她热络起来。闪闪帮她们在校服上绣名字,她们在休息日相约逛街时也会喊上闪闪。

  一帮子小女生,礼拜天换下校服,带着各自的零用钱,去市中心的地下商场逛街。十三四岁豆蔻年华,女孩子们笑闹而过时,似乎风里都带着花苞的青涩浅香。

  尚未入夏的一个礼拜天,女孩子们照例相约。这一次她们约好一同去打耳洞。

  “我打两个,一边一个就行。”

  “我准备在耳骨上打两个。看过《NANA》吗?娜娜耳骨上打了一排耳洞,戴上耳环也是一排,帅死了。”

  “哇,那个好疼的吧,我可不敢。”

  “我也怕疼的,所以先打两个,等这两个长好了再去打。”

  女孩子们凑在一起商量,目光落在闪闪身上:“李灿你呢?”

  闪闪正听得带劲,被问话后立刻摆手:“我不打耳洞,就是陪你们去看看。”

  “哎呀,我们都要打的,你干嘛不打嘛。”同学娇嗔着摇晃闪闪的袖子:“不行,你也要打的。”

  闪闪眼睛闪烁了一下,她蠢蠢欲动,又胆小怕疼:“我没跟我妈说呢……”

  “打都打了,你妈妈也不能把耳洞给你再堵上。”另一个女孩子跟着劝:“你有没有听过赵薇的那首歌?”

  “什么?”

  “有人说穿过耳洞的红颜,下辈子还会是女人。你能不能记住我的吻,下个轮回我为你点盏灯……”女孩子直接哼唱起来:“所以说女孩子是一定要打耳洞的!”

  听同学说得笃定,闪闪内心也动摇起来。一群女孩子找到卖耳饰的小店,终于到她不得不下决定的时候了,她舔舔嘴唇,哆哆嗦嗦伸出一根手指:“我,我就打一个。”

  首饰店的老板娘早见多了这样的女孩子,她举着打耳洞的钉枪,指挥女孩子坐在塑料凳子上。闪闪排在最后一个,跟着别人一起为坐在凳子上的同学加油打气。

  终于轮到她时,她已经怕得想逃,却被女孩子们按在了凳子上。抬头去看正重新给钉枪上耳钉的老板娘,闪闪觉得她手里举着的简直像是砍头刀。

  “放松一点,不疼的。”老板娘拿着酒精棉给闪闪的耳垂里外消毒:“你这个耳朵真小,耳朵小,耳垂子也小。不过肉乎乎的,倒是不薄的。”

  耳垂落入他人之手,闪闪身子僵着不敢动:“肉肉的是不是会比较疼?”

  “不要怕,一下子就好了,像被蚊子叮一下……”老板娘说着,手起枪落,闪闪只觉着耳边噗地一响:“喏,这不就好了,不疼吧。”

  闪闪这才后知后觉,伸手轻轻碰了一下有些麻木的耳垂,摸到了一点点凉冰冰的金属,那是钉枪留在耳垂上的耳钉。

  “还真不疼。”闪闪兴奋起来,感觉自己办了个大事儿似的:“镜子呢?给我看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麻雀的狮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麻雀的狮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