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耳洞(二)
锵锵2019-09-17 10:292,136

  打完耳洞,一众女孩子们四散回家。闪闪觉着自己背着老妈办了个大事儿,有点心虚,看着天色还算早,就直接拐弯往江一翎家走。

  市中心离江一翎家有段距离,闪闪却舍不得坐公交车。她倒是还有些零花钱,蔡红英平时在这上面并不省着,可闪闪刚花了五块钱打耳洞,这本就是额外的花销,已经让她有些肉疼了。

  反正这时候江一翎的小提琴课还没下课,等她走过去,他俩该差不多前后脚到江家。

  江一翎学小提琴有三年了,每个礼拜天的下午,他都要去老师家还课。一节小提琴课两个小时,一个小时学费要六百块,贵得要死。

  走到江家,下了电梯,她便隔着墙听见江一翎练琴的声音。

  说实话,江一翎并没有多少音乐天赋,三年前他刚开始练琴的时候,拉提琴声音像是锯木头。

  闪闪按下门铃,江家的阿姨给她打开了门。宋婉婷和江远达都不在家,奶奶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似乎刚才跟阿姨一块儿摘菜来着。

  “闪闪来啦?”奶奶一见她就笑,丢下手里的芦蒿,朝闪闪招招手:“怎么穿着短袖呢,外头不凉吗?”

  闪闪一额头的汗,脸蛋红扑扑的。她摇摇头,把外套挂在玄关衣架子上,跟奶奶打着招呼往厨房走:“走得有点热呢。”她在厨房洗了手,顺道用凉水冲了脸,觉着自己干干净净了才走回客厅里:“毛毛锯桌子腿呢?”

  奶奶招呼阿姨给闪闪拿毛巾擦脸,笑呵呵把小姑娘往怀里揽:“是呢,我是不觉着他拉那个东西有什么好的,当初还不如叫他学个二胡。”奶奶眼尖,目光落在闪闪耳垂上,眼里蓦地一亮:“哟,我们闪闪打耳朵眼儿啦?”

  闪闪都快忘了这个事儿,被奶奶提醒,这才感觉到打了耳洞的那个耳垂涨涨地发热。她伸手轻碰了一下,嘿嘿笑着点头:“今天跟同学一块去打的耳洞,奶奶,好不好看的?”

  奶奶高兴得搂着闪闪直晃:“我们闪闪也是大丫头咯。”她是真心喜欢闪闪,自己一辈子就生了一个儿子,这个独子子又给她生了个孙子,政策不允许,她算是没可能有个小孙女让她疼,可巧了闪闪给她填补上了这块心事。

  奶奶的手悬空戳了戳闪闪的小耳垂:“疼不疼?”闪闪摇头,然后两只手比划着说了自己打耳洞的经过。奶奶听完啧啧道:“真是方便,可比我那时候好多了。”

  闪闪好奇追问,奶奶便伸出两根手指头,一边捻着一边说道:“我们那个时候打耳朵眼儿,得先拿两颗红豆,里外夹着耳垂子磨。磨啊磨的,把耳垂子磨得透亮,磨得发麻,然后用缝衣针一下子戳进去。”她说着,瞧见闪闪跟着一哆嗦,便又笑了:“然后呐,耳朵眼儿里头得拿茶叶梗堵着,才不会发炎。”

  闪闪后怕起来:“对哦,耳洞发炎了怎么办,奶奶奶奶,你也帮我找个茶叶梗堵住我的耳洞好不好?一个就行,我就打了一个耳洞。”

  坐着摘菜的阿姨听到这里,跟着插了句嘴:“这个钉子是不是银的?是银的就不会发炎。”

  闪闪懵懂着摇了摇头:“应该不是吧,我五块钱打的耳洞,这个钉子是附赠的,银的哪有这么便宜的?”

  奶奶站起来,说着话往卧室走:“银的也便宜的,你稍等等。”过了一会儿,她拿着个手帕小包袱走出来:“这些是我当姑娘时候戴的耳坠子,不值钱,款式也该过时了,不过戴着不会发炎,你挑两个顺眼的戴着。”

  手帕一展开,露出里面黄的白的小东西,闪闪被吓着了,立刻跳了起来,扭着身子绕过奶奶,两三步走到了玄关,嘴里口不择言:“我不要的奶奶,我走了奶奶,我作业还没写完呢拜拜。”

  说完,闪闪外套都没拿,开了门就跑了。奶奶和阿姨半天才反应过来,笑得不成样子。奶奶只好把手帕又包回去,嘴里跟阿姨感叹着:“闪闪她妈妈教的好,小姑娘不贪财,以后不会轻易被臭小子骗了走。”

  阿姨跟着点头,正要说什么,楼上小提琴声音停了。片刻后,江一翎站在楼梯上往下探着身子:“奶奶,闪闪来了?”

  “刚走!”奶奶把手帕小包袱放回卧室:“闪闪打了耳朵眼儿,来给你看呢。”

  江一翎长睫毛忽闪了一下:“那怎么又走了?”

  “叫我给吓走了。”奶奶说着,又忍不住笑,她做姑娘时候戴的首饰,能有多值钱?留着不过是个念想,送出去也只是想看着感慨一下,罢了。

  闪闪一回家,就跟老妈要茶叶梗。蔡红英忙着拌刷在灌饼上的辣酱,头也不抬地问:“咱俩谁喝茶叶?哪儿来的茶叶梗?你要那玩意儿干嘛?”

  闪闪支支吾吾地不敢说,哼哧了两声进了厕所。她照着镜子,企图轻轻转动耳钉,又怕弄疼了自己。蔡红英觉着不对劲,脱了胶皮手套,跟着闪闪进了厕所。

  于是她一眼就看见闪闪耳垂子上多出来的东西。

  “你打耳洞去了?”

  闪闪敛颔,垂着头抬着眼皮偷偷看她:“昂……”

  “打了几个?”

  “就打了一个,”闪闪急着解释:“同学一起去的,大家都打了,我不打不合适。”

  “怎么才打一个?单打一个耳洞像什么样子!”蔡红英急眼,声音都高了八度:“你在哪儿打的?走!跟我去把另一个也打上!”

  闪闪几乎要跟不上蔡红英的思维,她张着嘴哑了一瞬间,两秒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老妈的怒点似乎跟自己所想象的不一样:“……啊?还打?”

  “必须打!耳洞要打就得打一双!二刈子才打单边儿耳朵!”蔡红英手脚利落地换了衣服,拽着闪闪就出了家门:“趁人家没下班赶紧打了,明天你还得上学!”

  蔡红英蹬着自行车带着闪闪,紧赶慢赶,终于在人家店面关门之前,给闪闪的另一边儿耳朵上,打了另一个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麻雀的狮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麻雀的狮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