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前事
神婆猫2020-01-08 16:262,540

  齐冉觉得自己可能活不长了。

  末世前曾听人说过,人死前的最后时刻会陷入无限深渊,与身体的联系越来越微弱,曾经的各种回忆将似走马灯般一一回放。

  她最近总会恍恍惚惚,看到从末世开始到至今五年的点点滴滴。

  似做梦,又似灵魂出窍了一般。有时候好象是至身其中的,有时就像个灵魂,看着正在经历着一切的自己,而实际的自己似乎飘荡在空中,却只能这么看着。

  她看到末世刚开始时的自己茫然恐惧无措,看着自己开始依附一个又一个的男人,看着自己开始为了半个馒头出卖肉/体。

  发现相框里的秘密那天,其实她是准备自杀的。

  本身腿脚残疾再加上长期的饥饿恐惧,渐渐让她失了当初的好颜色,最后即使想出卖身/体换取一口不够饱腹的食物都没了可能。

  安全区外也许有生机,可她害怕,害怕突然出现的末世生物。腐臭的丧尸,狰狞的变异动物,听说连植物也变异得十分可怕。

  说来可笑,腿脚残疾的她居然是名速度型异能者。从末世开始到来到南方基地,她除了依附一个又一个的男人外,另外靠的就是每次逃跑的速度。本来异能者几乎都过得不错,起码比普通人强太多了。

  可她从来不敢战斗,看到什么永远都是第一个逃跑。渐渐地大家都忘了她是一名异能者,她自己也几乎忘记了。没有团队要她,不敢出安全区做任务。

  没有收入就没有足够吃饱的食物,只能领取每日一餐少得可怜的稀粥。再然后一切就是恶性循环。吃不饱没力气,连速度异能的优势也荡然无存。

  齐冉知道再过不久就会有人盯着她,等她咽下最后一口气。这是末世后不用言明的规则,等待着那些渐渐没了生机的人,剥净下锅,然后一众面无表情的人慢慢涌上来各自分一小碗肉汤。

  这样的汤她也吃过好多次,第一次都是比较难接受的,她当时甚至差点吐了出来,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习已为常,甚至很期待。

  人性、良知早饿没了。想着每天都能有这样的肉汤,一想到就不由的咽吐沫。食物难得,何况是肉食。

  她当时所在的d区这种情况算好的,不是因为善良,只是因为都是体弱的人,倒不害怕像c区会偷偷杀人分食。大家都太弱了不敢也无力动手,只能等着。

  是的,那天她是准备自杀的。

  进了帐篷,打碎装着曾经全家福照片的相框割脉。照片中的三口之家早在末世开始前便独剩她一个了。

  她还记得拍那张照片时他们一家三口在外野餐,绿油油地草地,温暖的阳光,还有一些简便的食物。当时她笑着叫住了一路过的游人帮他们拍下了这张全家福。

  如今什么都没有了,只剩她了,独自一人苟延残喘。

  她拿着玻璃碎片划了好几次才看见血痕,也不知是她终究怕死,下不了重手,还是因为太饿。就在她放下手中玻璃片的同时看见了掉落在地的玉佩,沾了她血的玉佩一下把她吸进了玉佩所在的空间里。

  她不知道真正空间异能者的空间到底是什么样。

  齐冉只知道她第一次进入空间时只看到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等适应了光和暗的转换,也只能看到一片混沌,整个空间到处都被深灰色的雾气笼罩着,什么也看不到。

  她不知道这玉佩的来历,如果不是今天她打算自杀砸碎了相框,也许永远不会发现藏在相框中的玉佩。可即使这样她的日子还是比之前好过了起来。

  她以空间异能者的身份加入了政府军。偶尔会被分配与各个异能团队一起出安全区收集物质。

  本来出安全区寻找物资就有危险,如果遇到一堆物资而拿不了太多,那些危险和牺牲也太不值了,而空间异能者的存在则把牺牲的利益提高数倍。

  虽然她知道因为她的空间异能极其稀少,所以会成为南方基地需要珍贵保护的资源,一般危险系数高的任务是不会让她参加的。可她还是很害怕。

  每次遇到丧尸她总是第一时间被其他异能者团团围住护在中间,可即使如此齐冉还是害怕。每次她都默默提醒自己有危险我还能跑,吃饱了,有力气了,不会再连跑都跑不动了。

  什么时候转变的?也许是因为吃饱了,也许是因为遇到苏凤。

  那天她跟随异能团还有军队收集药品出了安全区。本来以为是个很轻松的任务,当然一开始也的确如此。

  跟随着军队的汽车一路上浩浩荡荡,偶尔遇到几只零散的普通丧尸,唯一异能者出手的那次也不过是一只t1,还是那名二阶冰系异能者无聊到手痒才出的手。

  当时她还在默默开心这任务真是简单又安全,可到了制药厂打开仓库吓得她当即傻眼。除去密密麻麻的t1和普通丧尸,更有t2还有t3,护着她的人越来越少,她不是不想跑,只是四周都是危险,根本跑不掉。

  即使跑掉了,估计也没办法一个人活着回基地。当时她想,也许就是这次吧,这次就彻底交代了。然后苏凤的临风小队就在这时候出现了。

  苏凤是临风小队的队长,四阶雷系异能者。不像齐冉的速度异能和伪空间异能。雷系本身就是所有异能中攻击力最强的异能,何况她已经到达了四阶。

  当时整个南方基地到达四阶的不过三人,而这三人恰恰就是苏凤的临风小队。雷系的苏凤,火系的韩思折,冰系的温暖暖。完全是一队奇葩而强大的存在。

  一头利落短发的苏凤挥手便是一道雷击,齐冉只感到眼前闪过一道强烈的蓝光,就见黑压压的丧尸倒下去一排。

  跟着是韩思折的大火球,那大火球似有生命一般在丧尸群中来回滚动,顿时只要挨到那火球的丧尸片刻就燃/烧/成一团灰烬。

  而温暖暖则化冰为针密密麻麻的挥洒出去,看似很随意,却根根极有准头的纷纷射入丧尸的头部,而被射中的丧失跟着便头颅爆开成了一堆恶臭的糨糊。

  一人一招,不过才三招那些普通丧尸和t1就被清理了个干净。幸存的人与齐冉全看得目瞪口呆,一时间忘了后面的t2和t3。别说普通丧尸,就连强大数倍的t1在这三个奇葩面前也不过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随着雷击、火球、冰刺的一次次出现,t2、t3也先后倒下。她早忘了害怕而是激动的上前道谢,苏凤只淡淡地抛下句:“活下去吧,都不容易。”便走了。

  那天夜里齐冉抱着残疾的右腿无声的哭了好久,她为了救差点被车撞到的妈妈而残疾,可她却在末世没开始前便自杀了。曾经她羡慕母亲周玫死了,不用面对这个恐怖残缺的世界。而现在她却似乎不这么想了。

  她想变强,想活下去。即使她也不明白为什么要活下去,也许是一种对死亡抗拒的本能,也许她永远不是周玫那样的人。

  在末世饱暖也许会让人思尊严,早就丢失很久的尊严,让她想起来自己还是个人。

继续阅读:2、 不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重生之活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