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不甘
神婆猫2019-07-30 10:432,958

  2021年1月20日,沙城郊外。

  这个叫沙城的地方末世前叫春城。曾经这里如它的名字一般。

  到处可见大片而平坦的绿地。虽人口稀少,却鸟语花香,四季如春。是末世前驴友们心中的圣地。

  由现在的残败可以想象所在的位置曾经应该是大片青草和泥泞的路面,而现在只剩一片枯黄的草根和干涸的黄沙。

  风吹过,卷着沙尘和离了根的枯草,一派萧条,曾经的风景不在了,剩下的只有枯草沙尘如同沙漠。

  齐冉心中叹息了一番将两部直升机收入空间,然后从空间拿出加固了的大巴车,一行人才开始陆续上车准备休息。

  “直升机没燃料了,估计只能开大巴回基地了。大家先稍微休息下,乔力和我先放哨准备晚餐。”齐冉拨了下那头如鸡窝一样的短发从空间陆续掏出东西准备晚餐。

  看着乔力寸步不离紧跟着她,齐冉只觉得实在是无力。

  虽然这三年多来她一直在努力锻炼自己的体魄,可终究速度异能太鸡肋了,她再不会像当初那样遇到什么就逃跑,而是用速度穿梭在丧尸群里砍掉它们的脑袋。

  可她拥有的也仅仅只是速度。

  随着丧尸的进化,各种不亚于各系异能者的能力,身体骨骼的硬度都不是普通刀具便能轻易击碎的。

  遇到普通丧尸或者t1她还能帮着战斗一番,其他的她就没办法了,加入战斗完全是给丧尸送口粮的行为。更别说她也不希望自己的行动拖了其他人的后腿。

  庆幸她还有个空间玉佩除了辅助战斗还能负责下后勤,可因为她只有速度和空间,每次大家都不放心她独自一人,无论白天休息放哨,还是晚上守夜都是有人陪着她一起。

  当然守夜这种事也是很少会分给她的,毕竟她的主要工作还是在后勤这块。

  有时候齐冉会想如果她是苏凤那样雷系异能者会不会一切都不一样,真是觉得老天就是在嘲笑她,给她什么异能不好,居然给她这样一个腿脚残疾的瘸子速度异能。

  那时在她决定变强好好活下去时,听到北方基地有个空间异能者吸收晶核同时觉醒了冰系和精神系,成为一名三系异能者。

  喜得她把之前部队奖励的那枚二阶晶核掏了出来准备吸收,心想不说三系,好歹觉醒个有攻击力的异能也好,结果是心心念念的攻击异能没觉醒,空间倒是起了变化。

  以前笼罩的浓雾稀薄了不少,隐隐约约可以看到脚下是大片的土地。虽然心底隐约还是期待能觉醒个攻击异能,但多半还是好奇一直这样吸收下去空间会变成什么样。

  就这样慢慢地三年多过去了,速度异能都到了四阶,攻击异能还是没有,而空间已经彻底不见雾气了,有山,有水,有土地,绿草。

  没人的时候她会到空间休息,看看末世里难见的大片绿地。

  看着那些空置的土地大叹可惜,如果在末世前就知道这玉佩,种上些农作物,果树该多好,起码当初就不会为了口吃的出卖自己了,更不至于到吃人肉的地步。

  末世大量的水源遭到污染,缺了水有地也难种,加上人口的急剧减少,缺水缺人,大量的土地便被荒废了。

  并且土地也一定程度的被污染了,即使基地开化的土地也需要依靠木系异能者的异能才能生长,所以种子什么的也被政府管制了。

  种子难弄到,齐冉更是不敢贸然的去弄种子,怕被人发现自己是个冒牌空间异能者,毕竟玉佩空间不是真正的空间异能,万一被人发现杀了她抢了玉佩,这在末世太正常了。

  苏凤三年多前便是四阶异能,而自己三年多了才到四阶。

  也不是齐冉没天分,实在是到她手上的晶核太少,虽然任务都是谁杀的归谁,她一宝贵的空间后勤人员,危险的不会让她去,更别说让她单独行动捞晶核了。

  跟着大部队走,她多半还是被保护着的那一个,虽然她已经证明过好几次自己再不是需要被团团围着保护的那个,可部队说了冒不起那个险。

  拼杀很少有她的份,总不能别人辛苦杀了,她占着速度去抢别人的晶核吧。她可以脸皮厚地这样去做,却有自知之明,这样做是会有代价的。保不准就会被人嫉恨,然后“牺牲”在某次任务里。

  曾经的她是没胆,没尊严,却并不是没脑子。不然也不会末世五年了还活着。

  空间是有水的,她也曾想过去卖水,冒充个水异能者,可水异能者也算是个攻击异能的,前期虽然攻击比较弱,好歹能发发水箭什么的。进阶后更是强大的存在,完全不会弱于苏凤的雷系。

  冒充水系异能,她是能取水卖水,却连个小水球都凝不出来,漏洞太大了。所以齐冉就只能依靠部队发的那点晶核和食物。因为她的珍稀空间,部队发给她的食物倒是充足,能吃饱了。

  可其他的生活物质就要靠晶核换取了,能让她吸取的晶核实在是不多。

  其实齐冉也能用空间需要进阶为理由向部队要求晶核,但她想还是留给那些有攻击的人吧,不是无私,如果对她有好处她肯定不介意这样做。

  只是为了好奇空间会变什么样而去这么做实在没必要,知足吧。起码她不缺水喝,而那些人能得到更多晶核进阶就代表她更安全,能活得更久。

  活着吧,虽然她依然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活着。可只有活着总有一天她才能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活着。而她也想有天再遇到苏凤然后告诉她。

  吃过晚饭,由一名火系和一名冰系异能者轮流守夜。

  坐在齐冉右边的乔力早已经睡着了,伴着轻微的呼噜声响齐冉眼皮也沉重了起来,渐渐睡了过去。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齐冉是被乔力拍醒的,其他人也基本都醒了,眼巴巴的等着齐冉准备食物,除了之前守夜的两名异能者。

  乔力一脸尴尬的冲她笑:“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大早大家都饿得不行了,我俩赶紧弄吃的吧。”他这一说齐冉也觉得很饿,还是那种浑身无力的饿。

  齐冉算是这群人中对饥饿体会最强烈的一个,虽然这感觉很久没有了,可那感觉的存在却深到了骨子里。现在也没缺吃少喝的,虽然出外任务经常不方便煮食,馒头,压缩饼干还是基本管饱的,为什么会这样呢?

  她一边从空间掏东西一边抬头试探着问乔力:“你有没有觉得最近很无力,一直是饿的?”

  “你别说,最近几天还真是这样。”乔力朝嘴里猛塞饼干边吞边说:

  “好象不止我一个,大家都这样。”

  一群人围坐一起,彼此间说话都听得很清楚,经过她俩一说,众人也纷纷表示的确如此。无力,饿。哪怕吃很多还是饿。

  这时李然突然露出一脸苦笑:“对不起各位,都是我一时没察觉,只怕是遇到精神系的丧尸了。”

  齐冉听到他的话呆住了,难怪最近她一直觉得很自己恍恍惚惚,全身无力,明明自己好好的,为什么会有种自己快死了,才看到这几年来的点点滴滴濒死的感觉,只怕最近的赶路,吃饭,甚至喝水全是幻觉。

  他们一行人已经不知道多少日没吃没喝了。这次真的会死吗?不甘心啊。明明她已经改变了这么多,明明她还想活下去的。

  “没办法吗?”没人回答她。连精神系异能的李然也没有作声。可见是都没有办法。

  老天果然是在玩她。

  她曾经卑微过,低贱过,丢了尊严丢了良知丢了廉耻,也努力过,自强过,把丢弃的一切慢慢拾捡起来,一直是为了吃饱为了活着,可现在却让她以这样一种方式死亡。

  饿死,曾经她不是没有想过这是自己的一种死法。

  可那也是曾经。她不甘心,不甘心以这样一种方式去死。

  她还没见到苏凤,还没见到末世结束。可笑啊,她似乎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活着,她想活着看到这该死的末世结束,可她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活着的时候她却要死了。

  她要活下去。

  她想要活下去。

  她想要活着看到这该死的末世结束。齐冉不知道这是在她最后意识消失前心中的悲愤呐喊。

继续阅读:3、重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重生之活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