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天
lili粒米2019-08-04 10:492,111

  等对方一声呀完抬头,徐念楠才看清这人的长相,偏向于明艳的五官,笑起来露出两颊边的酒窝,女孩子没受到什么惊吓,只是她怀中的小家伙明显受到影响,偏过毛绒绒的头,很是疑惑,又不雅的打了一个哈欠,不慌不忙的,在主人的安抚下乖巧的没叫。

  好乖。

  但是撞到她和狗了。

  徐念楠想,认真的和女孩道歉,女孩子摆摆手,疑惑的盯着她看了一会,忍不住开口道:‘’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

  “哎?没有的。”徐念楠想了一下,她确定如果她见过这个女孩是不会忘的。

  她等了一会,见女孩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踌躇了两下,轻声道:‘’那我先走啦?”

  ‘’啊啊,好的。‘’女孩心不在焉的回应了一声。

  啊,怎么有人就突然发呆了呢?

  徐念楠从她身边慢腾腾的走过,直到走了一段距离,不经意的回头,见那女孩似乎还站在那,还有几声提醒她似的响亮狗叫。

  看起来小狗很懂得女孩的性子呢。

  徐念楠四处逛了逛,每到一处就默默记下路线,A市附近都是现代化的道路,来往的车辆不多,四周静谧,徐念楠便有些放松,踢踢踏踏的走着,脑海中突然浮现安城的青石板街道,偶尔有些老牌的自行车骑过,紧接着一连串的丁宁丁宁,悦耳极了。这声音总是在放学后出现,也带着她的情绪似的,毫不掩饰的放松和喜悦。

  徐父就背着她继续往前走,有时会讲一两个笑话给她听。

  到家时安楠已在家做好了饭等着他们。

  后来就再也没有那样的机会了。

  ……

  徐念楠收敛好思绪,摸了摸肚子,天色渐晚,而她在早上出发上车时因为紧张察觉不到的饿意冒出头,一整天下来只有程默给她买的一个冰淇淋下肚,自己都觉得自己好惨。

  她觉得有些委屈。

  好在她之前经过的地方有超市,还离小区挺近的,徐念楠刚想着进超市,就被一声呼唤喊住了,“念念!”

  徐念楠倏地回过头,安楠和莫准正站在小区门口,莫准怀里抱着莫新,站着似在等她。

  莫准站在阴影处,差点让她认错了。

  徐念楠一瞬间有些恍惚,差点脱口而出的话及时咽了下去。

  安楠快步走了过来,一向柔和的面容有些不悦,“你怎么在这里?”

  “刚刚莫叔叔喊你听不见吗?”

  “妈,我知道了。”徐念楠平静下来,看向走近的莫准,“莫叔叔。”

  莫准一怔,是他的错觉?刚刚小姑娘的眼里一瞬间似乎有泪光闪过。

  莫准没多想,揽过正要继续说话的安楠,劝道:“好啦,念念刚过来,不要对她生气了。

  安楠这才意识到有些失言,“这也太晚了,晚上就不要多出去了。”

  这话后半句是对着徐念楠说的,仍然是柔和的语调,徐念楠嗯了一声。

  母女俩一时无话,莫准适时插话过来,“之前给念念在悦来预订了一桌,现在过去刚好。”

  “可是小新。。”

  “让保姆过来就好,她看着不会有事的。”

  安楠点点头,之前也是保姆照顾的,只是这次回来她刚好赶上了小新发烧,实在是着急,急急忙忙的抱着就去医院了。

  “念念觉得怎么样?”

  莫准微笑的看着她。

  ==

  莫准订的这家饭店生意异常的火爆,过了饭点,徐念楠的饿意渐渐上来,仿佛下一秒肚子就会咕咕叫起来,好在桌子上有瓜果,一连吃了好几块,才松了口气。

  安楠和莫准在外面打电话,莫准看见了不会说什么,安楠看见了指定说她一会都等不了,要磨一磨性子。

  两人五年前创立的公司刚拿下一个大项目,时间紧迫,事务繁多,少不了得盯着,徐念楠也有所耳闻。等安楠和莫准打完电话回来,饭店上菜的速度也加快了。

  上菜的空档安楠想起徐念楠要上的学校,“等过几天我和莫叔叔一起带你去学校看看。”

  “程默哥哥今天带我去过了。”

  这话让两人都掩不住的惊讶。

  安楠不自觉的蹙眉,“他带你去的?不是说让他送你回来就行吗?不用他多做这些。”

  “为什么?”徐念楠动作一顿,认真反驳道,“我觉得程默哥哥很好。”

  “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安楠神色淡淡,“他闹得那些事风风雨雨的,自从高雅雨走后,越发不像话了。”

  高雅雨是程默的母亲,徐念楠突然忆起,她走的时候,去和程默哥哥道别,二楼紧密的窗帘后有一道目光盯着她。

  高雅雨精神失常很久了。

  “我知道你小时候和他一起玩过,总觉得他好,现在长大了,该知道些什么了。”

  “还有你弟弟,保姆照顾的总有顾及不到的地方,你在家有时看看。”

  一直在听的莫准倒是不在意,“家里的保姆够仔细了,念念刚给她办了高二的手续,学业为重。”

  安楠也不在说话。

  徐念楠内心有几分复杂情绪,只是她向来不太爱表现出来,那些情绪除了她也无人在意,至于程默哥哥的事,她已经打定主意,今天听到所有关于他的事,在程默面前只字不提。

  ==

  过了几天,安楠安排好了她入学的事,又和莫准在公司常住,回家的日子寥寥可数,等春风柔和,A市一中开学,莫准送她到了离学校门口几十米远,再也开不过去了,前方一排的豪车堵的水泄不通,说话声再小合起来也像置身菜市场,即使再有素质的人送孩子上学也多了几分不耐,徐念楠向他道谢,下车往校门口走。

  走到一半,一声鸣笛,等到小姑娘扭头看过来,程默开了车门,从小姑娘手中接过行李。

  他还记得出火车站时,小兔子被磨得通红的手心。

继续阅读:第七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掌心娇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