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
lili粒米2019-08-15 09:341,771

  程默开车去了A市的火车站,时间刚刚好,小姑娘出来还需要几分钟。

  火车站里人来人往的,看到他都会止不住的看一眼,说实在的,程默生的很是好看,很有几分英挺之气,兼之又有少年的干净利落之感,回头率自然挺高,当事人却犹如不觉。

  但事实上,程默并不是旁人眼中所想象的那样,他一副样子太具有欺骗性。

  程默出来时烟瘾犯了,一掏裤兜,掏出来手中只有照片和打火机。转念一想,大概率是和老头吵得时候放在桌子上了,他啧了一声,拿着照片对着日光开始看起来。

  许是看的久了,竟然有了一些之前没想起来的相处片段。

  程家和徐家还没这么好的时候,徐念楠就常常来他家玩,老头那个暴脾气的对一个小姑娘还挺好,甚至到后来,老头亲自去接人,还强迫他这个并不需要和小姑娘接触的半大少年一起玩。

  那时候还总爱追在他身后,也不说话,抱着一只兔子,像一个小跟屁虫似的,他走到那,她跟到那,他要是跑起来,她也跟着跑起来,一不小心还摔一跤,老头就开始骂他,徐念楠就担忧的看一下,给他解释的声音往往淹没在老头声音导弹里。

  他往往就没了脾气。后来开始带她玩。

  程默那时十三岁,徐念楠在十一岁左右,徐念楠在A市过了挺长一段时间,快临走时掉了一颗牙,紧张兮兮的给他看,让他扔在房顶上,他内心止不住的嘲笑,但到分别的一天,想着小姑娘的泪眼,鬼使神差的还是按着她的话办了。

  然后小兔子就再也没有回来。

  程默收了照片站好,淡淡的看着出口涌出来的又一波人流,手机响了一声,一条短信跳出屏幕,他原本给她备注是徐念楠,此时发来短信:“程默哥哥,我要到出口站了,你在哪?”

  他顿了顿,将备注重新改成小兔子。

  A市的火车站建的有些年头了,设备维修不算勤快,加之有时超高的人流量,使用磨损的频率总是异常的高。徐念楠还正巧不巧的赶上了,顺着人流往前走,前方黑压压的一片,有人开始抱怨,“这A市发展这么好,火车站还这么破,说不过去吧?”

  “看看前面的电梯都用不了,我这一大堆行李咋搬过去?”

  徐念楠看着自己一大堆行李,又看了前方超长的楼梯。

  、、、

  此时徐念楠在艰难地前行着,程默等在出口站已经有十多分钟了,期间还接了两个电话,一个是老头子打来的,一开口就问他人接到没,老头子啰嗦半天也没说重点,对此他爽快的挂了电话以作回应。

  任凭老头对着电话骂了半天。

  另一个是齐帆打来的,约他去网吧开黑。齐帆带着一帮兄弟正等着程默呢,本以为程默会一口答应,结果程默想也不想的拒绝了他。

  齐帆隐约觉着不对劲,小心翼翼的试探道:“默哥,你在哪儿呢?”

  “A市火车站。“

  齐帆一脸茫然, “什么?默哥你说啥?”

  下一秒齐帆就被挂了电话。

  跟着程默混了那么久,齐帆第一次怀疑自己的听力出了问题,旁边陆小野一把挤了过来,好奇道:“默哥说了啥?”

  “默哥说去了火车站。”

  “去火车站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接人呗”陆小野下意识的回答,随即倏地回过神来,和齐帆对视,两人一脸惊恐。

  “不会吧,”周围一群按捺不住玩嗨的鬼哭狼嚎,路小野咽了咽口水,他向来享受极了的气氛此时他却恨不得统统消失,好让他平复一下此刻的好奇又兴奋的心情,“哪个神仙能劳动默哥大驾?”

  心里飞快地把可能的人选过了一遍。

  ‘’要不我们问问默哥?‘’

  ‘’陆小野,别怪哥们没提醒你,不要去查。‘’

  ‘‘哪能呢。”陆小野毫不在意的摆摆手,“默哥不会在意这种小事的。

  齐帆格外安静又惋惜的看了他一眼,心道,上次这样跳出来的兄弟,在默哥手下可是没撑过一回合。

  程默挂了电话,看了一眼手机时间,眉心几不可见一蹙,立时走了过去,他原本离出口站还有一段距离,走过去才发现出口检票的地方被人围堵的水泄不通,几乎看不到徐念楠。

  好在徐念楠穿的显眼,深蓝色的外衣衬的她的肤色极白,像极了一只雪白的兔子在同类中格外瞩目,而他身边拥挤的人群造成的不适感在消融。

  小兔子正背对着他在和一堆大行李搏斗,最后一只滚轮被一阶台阶卡住了,他正想过去帮她,就见徐念楠大力的一拽,滚轮好歹合她心意滚动出来。

  程默唇边似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徐念楠转身看见他,眼睛一亮,唇边一弯,喊了他一声,“程默哥哥!”

  仿佛和过去重合了似的。

  他心中重重一跳,暗道不妙。

继续阅读:第三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掌心娇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