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天
lili粒米2019-08-24 09:162,179

  身边的座椅一震,程默坐在她身边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倒是没说什么,只是徐念楠在他温柔的目光下有些窘迫,水光浸润的双眼眨了眨,鸵鸟似的低头将下半截白嫩的小脸埋在她一片毛绒绒的毛衣之中。

  徐念楠觉得挺不好意思的,感觉被程默当成小孩子看待了,悲伤的感觉却被他这个动作驱散了不少。

  程默又伸出手来揉了揉,掌心下顺滑的触感一触即逝,心下十分遗憾。

  徐念楠没有躲避他这个动作,下意识蹭了蹭,呜呜开口道:“程默哥哥,你来干什么?”

  程默发现徐念楠是越来越不怕他了,刚去火车站接她那会,还有点害羞紧张,纵然之前相识,见他之后仍然有些无意识的讨好他,怕他生气,这也并没有错,他想,特殊的成长环境总会带来些的影响,不管是好的还是不好的。

  现在徐念楠就像猫一样,一点点试探,碰到什么不好的地方就飞快的缩起爪,只在安全的区域放纵一下自己,而她能够在自己面前放松下来,程默明白,大半原因是因为他当初对她玩伴似的照顾产生的依赖。

  至于他见她照片的第一眼却没有认出来这件事,这个他是不会和小姑娘说的。

  现在多好啊,只要耐心一点。

  “周末和我出去玩怎么样?顺便介绍几个人和你认识认识。”程默含笑的看着她。

  徐念楠眼睛一亮,又想起来和陆续的约定,犹豫了一下,只好拒绝,“周末要和小续一起逛街呢,我们约了两天的。”

  “叫她一起来,”程默漫不经心道,“用不了你们多长时间。”

  徐念楠便有些心动,“我等一下问一下她,”她有些不太确定,和陆续认识时间实在太短了,“不知道小续会不会来呢?”

  “会来的。”程默肯定道。

  哎?徐念楠不解地抬头。

  他心中一动。

  在这格外明媚的春光里,小兔子的表情显得迷惑又天真,生气盎然。

  程默盯着她看了片刻,再次伸出魔爪,揉住了她的小脑袋,感叹道:“你真可爱。”

  学校安排的所有课程结束,学生陆陆续续走光了,今天周五,A市一中走的人格外多,徐念楠从课堂上缓过神来,陆续已经麻利地收拾好东西,戴着学校发的记者证,正打算带着记者团外出,徐念楠一下抓住了她,

  “小续,周末我们一起去聚会怎么样?”

  “嗯?不是说好逛街的吗?”陆续有些迷惑,不过她一向细心,问出口就有了推断,直接问道:“难道是程默说的?”

  徐念楠点头。

  陆续好一会没讲话,等徐念楠在她眼前招手时,还是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

  徐念楠对她这副一想起什么事就会发呆样子已经见怪不怪了,轻声叹了口气,在陆续耳边大声唤了几声,陆续才回过神,然后在徐念楠的注视下,脸上表情变得复杂极了。

  或许那个人会来也说不定?陆续反复问自己,不禁自嘲。

  “小绪?”

  “那个?”陆续有些踟躇的开口,“程默有没有说带其他什么人?”

  徐念怔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之前程默说过的话,“有的,程默哥哥说会带我见见几个人。”

  陆续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掩饰不住的慌乱,“那,那我先去请个假,今天还有事,明天见。”

  又嘱咐徐念楠,“念念你记得,和之前我们说好的一样,你先来我家,然后再说其他的。”

  “嗯。”徐念楠笑盈盈的点头,弯了弯唇。

  周末按安楠的要求是要回家去的,莫准送她到学校的那天就又给了她钥匙,安慰了一番,之前徐念楠要住校,安楠就说不要给她钥匙了,她也住不了几天,话里话外嘲讽意味明显,和徐念楠争吵了一次后,就不再掩饰得了脾气。

  莫准劝了几次,也不再劝了。

  徐念楠心下忐忑,预想了好几种情况,却也没想过两人都不在家。

  只有一个雇请的保姆照顾莫新。

  莫新三四岁,徐念楠和他接触不算多,打开门时小家伙正好站在门口,呵呵笑了几声,喊了一声姐姐,张开小手歪头似要她抱,她愣了会,旁边的保姆几乎立时将他抱起来。

  徐念楠手就收回来了,心中陡然生了几分失落。

  保姆有些慌乱的解释道:“小新重,没经验抱不舒服,小孩子就会哭闹。”

  莫新长的很好,未长开的眉眼和安楠有些相似,徐念楠静静看了一会转移了目光。

  ==

  夜色还未深,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时钟摆动的咔答声。

  徐念楠刚洗完衣服,手机一下子震动了,程默两个大字赫然在目。

  她有点开心,洗完手接了,“程默哥哥--”

  对面简单应了。

  被她带起来的情绪也有了开心的意味。

  “这么开心?”

  程默静默地望向窗外,天色半明半暗,他这面厚重的窗帘被拉开,夜色终于露出它狰狞的一面,匍匐等待着时机。

  对面的窗帘紧闭,灯只开了一盏。

  小姑娘的声音通过电波传过来,有些失真。他只是突然间想听听她的声音。

  “念念,”程默静默了一会,小姑娘那边不见他说话,传来疑惑的哼声,“没什么。”

  徐念楠却是愈加觉得程默打来电话不简单。

  像是····想要求得安慰似的。

  心下一软,顿时如同浸水的月亮,又温柔又明亮,想到程默毕竟对她很好,又做了许多,回报一二也是应该的,她却也觉得程默此时并不想她问他如何,只是继续讲一讲一些事。

  他的面目在昏暗的光线下愈加混乱不清,听见小姑娘轻软的声音无声的笑了笑。

  心中有一种罕见的平静感。

  夜幕四合。

  李叔敲了敲门。

  听见那头程默放下电话,哄了哄小姑娘。

  程默出了房门。

  今天本不是他回来的日子,提前一天到,只是为了等一个人。

  七年前就疯了的人。

  等一等高雅雨。

  他的母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掌心娇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