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如戈(2)
几故2019-05-30 14:452,820

  阳朔二十七年,宗德帝还尚在位,太子之位悬而未决,储君之争尚未到白热化阶段却也热闹得不行。

  这个时候肖如戈才十八岁,建立起梦中楼才不足四年,实力和威望一年强过一年,脚跟也算是站的半稳,江湖上眼红不服她的大有人在,可没人敢低看了她和她的梦中楼。

  因为她非正非邪,亦正亦邪,做事全看她心情,因此正道也好邪道也好,都不受待见,却没人动得了。

  因为她才十八岁,四年的时间她一个女娃娃把一个青楼带成不容小觑的江湖势力,不可谓不强悍。

  因为她是肖如戈,梦中楼的肖如戈。

  阳溯二十七年的冬日,肖如戈带着刚来不久位列的四护使之一的绕竹小兄弟去安阳城处理一个钉子户帮派,安阳城最有势力的啸雷堂。

  肖如戈要处理啸雷堂的原因很简单,啸雷堂挡了她的路。啸雷堂在对抗梦中楼的结盟势力中活跃得很,作死的和梦中楼对着干,有事儿没事儿就给梦中楼下绊子,以至于烦得让肖如戈动了杀意。

  其实铲除啸雷堂这事情,肖如戈盘算了有三个月。临了看着快要过年了,也不想留着这个麻烦过年,趁着年前有空就带着绕竹和早已经安排好的一众下属去安阳了结此事。

  啸雷堂被铲除的时候是在深夜,这晚雪下得格外的大。

  梦中楼的一众下属将啸雷堂卫家家宅围得水泄不通,就连远离卫家的密道出口都安排了人手看住,堵死了卫家所有的生路。

  “楼主,外面都安排好了。”有些沙哑的年轻女子的声音在肖如戈坐着的马车外响起,这是梦中楼的四护使之一善毒与蛊的秋姑。

  “里面的让绕竹去处理吧。”

  “是。”

  “啸雷堂的分堂都派人去处理了吗?”

  “楼主放心,那边是墨隐亲自带着墨堂的弟子们处理的。”

  “不要有漏网之鱼,去吧。”

  “是。”

  卫家宅子里的刀剑声,慌乱声,哭喊声,求饶声,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的震耳。即便有左右邻舍被吵醒,顶多打开窗户偷偷看上一眼,然后就在黑夜里惴惴不安。没有人愿意多管闲事,没有人愿意平白招惹一身腥,至于官府早就被梦中楼打点好了。

  弱肉强食,是这江湖,是这世道。

  “楼主,这卫翟是个硬骨头。”秋姑突然说了一句。

  秋姑带人进去看了一眼,尽管这啸雷堂卫家宅已经沦陷了,没有任何生的苗头了,可堂主卫翟还是领着啸雷堂的弟子殊死抵抗,不肯认败。

  马车里的人突然有了动静,肖如戈披着银色狐裘,走了下来。在马车外面的侍女极有眼色的替肖如戈撑着伞,跟在肖如戈身后。

  鲜血染红了积雪,啸雷堂卫家宅外堆积着妄图逃跑,却被梦中楼的弟子一剑结果了的尸体。

  肖如戈看着高高挂着写有啸雷堂三个字的牌匾,嘴角弯了弯:“卫翟不是有个叫卫晟的小儿子嘛,在哪儿?”

  “可能从密道跑了。”

  “你带人去看看,活着就带活的过来,死了”肖如戈顿了顿,“还是活的好。”

  “是。”

  “绕竹这速度有点慢。”

  她身边的侍女垂杨恭敬的出声:“绕竹护使算是第一次办这类事务,习惯了就快了。”

  “一起进去看看吧。”

  “是。”垂杨又指着一拨人手说,“都跟着,保护好楼主。”

  “是。”

  肖如戈瞥了眼身后的人群,笑了笑,视若无睹脚下的尸体与鲜血,直接踏了过去。

  巧的很,肖如戈到绕竹那边的时候卫翟一众刚被拿下,绕竹正准备动手了解了卫翟。

  “绕竹,等一下。”

  “楼主。”绕竹收回剑,他一身竹青色衣衫上血迹斑斑。

  “你这速度有些慢了,下次要努力啊。”肖如戈说这话时,一贯的温和,语气里带着些漫不经心。

  绕竹稳当的回:“是。”

  那边卫翟也叫嚷了起来:“妖女!你不得好死!”

  肖如戈走到他面前,稳稳的作了一揖,可不知为何总让人觉得透着一股讽刺的意味。

  “卫堂主正义凛然,铁骨铮铮,如戈还是很佩服的。”

  “惺惺作态!”

  对于卫翟的疾言厉色肖如戈也不动怒,笑意晏晏。

  “你且等等,我看看你去之前我还能不能送份礼给你。”

  “妖女!要杀要剐任你处置,你还想做什么?”

  肖如戈不理会耳边响起的嘶喊咒骂,看着漫天的飞雪,心里嘀咕着秋姑能带回活人的几率有几成。

  她向来要求手下出手干净利落,不许拖泥带水的给别人废话,宁可错杀,不可放过。这次行动下达的命令也是不留活口,能否带回活口也全看运气。

  肖如戈看了眼沦为阶下囚的卫翟,不在意的无声而笑。

  不重要了。

  一刻钟后,秋姑回到了肖如戈身边。

  她说,“楼主,人带回来了。”

  “运气真好。”肖如戈笑笑。

  肖如戈走到被带来的卫晟面前,打量着这个才八岁就被卫翟当做啸雷堂下任堂主培养的孩子。他才到她的腰腹高,低着头看不到他长得什么样子也看不到这孩子什么情绪,一身华衣变得脏兮兮的,很是狼狈。

  肖如戈伸出手强硬的捏住卫晟的下颌,抬起了他的头。

  肖如戈的手有一瞬的僵硬,这孩子的脸上有被溅到的血迹,至于长得怎么样对肖如戈开说从不重要,偏生她被这双眼睛给吸引住了。

  痛苦,倔强,不甘,恨意。

  泪水盈眶,不肯滴落。

  “秋姑啊,他身边的人都死光了?”她满不在乎的吐出对这孩子来说致命的言语。

  “是,生母、亲妹、九名死士,无活口。”

  “真惨。”她面上浅浅笑意,温如玉珠,没有丝毫怜悯。

  “就剩你一个人了。”

  肖如戈松开了捏着他下颌的手,蹲了下来与他齐平。

  “给你一个机会,杀了你父亲,你就可以活下来。”她哄诱般的说,“活下来了,就可以找我报仇了哦。”

  肖如戈给他递上了匕首,静静的等他做出决定。

  那边卫翟被她这样的行为给惊到了,忍不住破口大骂,肖如戈恍若未闻。

  卫晟愣了一愣,目光不断在匕首,肖如戈和他父亲之间飘忽着。最后,他拿起匕首向肖如戈刺了去。

  肖如戈身形微动,匕首还是刺到了她,刺到了她的肩胛上。

  卫晟的举动让人始料未及,下一秒就被梦中楼的人拿住了,整个人都被压在雪地上。

  “楼主——”秋姑和绕竹同时出声,有些担忧。

  肖如戈颜色未变,自顾自的拔出刺在肩胛上的匕首,看了眼被染红的银狐裘没当回事儿。

  “无碍。”

  她转着手里的匕首,看着夜里越来越大的飞雪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这样是不对的,要付出代价的。”

  话音刚落,她手中的匕首就向卫翟穿喉而去。

  “都杀了吧。”

  梦中楼的弟子们听令,扬起手中的剑,死亡的声音颇有节奏的响起。

  而那个被压在地上的孩子,这下真的只剩一个人了。

  肖如戈到他脑袋前一只手托着下巴,一只手戳了戳他的脑袋。

  “不哭一哭吗?都死了呢。”

  卫晟猛的抬起头咬上了她没收回的手,目光凶狠,还没一会儿就又被拖离了肖如戈一段距离。

  肖如戈好似没感觉到他咬她一样,只笑着看着他恶狠狠的目光说:“真疼啊。”

  肖如戈站起来,吩咐道:“绕竹,处理完了把他压到梦中楼交给墨隐。”

  “是。”

  “天亮之前这里要被燃成灰烬,让他看着。”

  “是,楼主。”

  “秋姑,我们走吧。”

  秋姑看了眼卫晟,狼狈不堪。

  “是。”

继续阅读:梦如戈(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湖百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