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死人赛过活人价
梦魇殿下2019-12-24 16:482,799

  这天早上,唐娇的发挥极差。

  不但说书的时候走了神,琵琶还拨错了三个音。

  所幸她的客人素质参差不齐,那些贩夫走卒之类的,便是走了音也听不出什么来,几个文人骚客虽是听出了不对,但看她笑容娇美可爱,便都笑着摇摇头,放了过去。

  不过,也并不是所有人都会看她年纪小,就肯放过她的。

  待到早场结束,唐娇抱着琵琶下了台来,结果一抬头,便看见曹先生朝她走来,只见对方约莫三四十岁,穿着一件月白色长衫,手里端着个青花瓷杯,面上笑容可掬,看起来俨然是个和蔼长者,只是一开口,便是明枪暗箭。

  “有道是术业有专攻,一介歌女怎么干得好说书先生的活?”曹先生站在唐娇面前,笑吟吟道,“你自己说说,一个早晨,你犯了几次错?与其砸了胭脂茶楼的招牌,不如早点回家去,多看看书,学点东西,再不济也能趁着年轻嫁个好人家相夫教子,何必在外头搔首弄姿弄这一身铜臭,你说呢?”

  换了往日,唐娇能嬉笑怒骂间把他骂成狗,可今天她实在没这心情。

  “行了行了,有什么话不能吃了饭再说吗?”商九宫摇着扇子,出来打了个圆场。

  “哎!商老板,您实在太宠着她了!”曹先生跺着脚道,“您这样,就不怕寒了我们这些老人的心吗?”

  “瞧您这话说得。”唐娇再也受不了他了,她脑袋一歪,巧笑倩兮的看着他,“曹先生,您今年三十四岁,又不是三百四十岁,想要代表楼里的老人们,恐怕还得再过个几年……或者几十年吧?”

  潜台词是你丫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你代表不了别人,你就代表代表你自己吧!

  “你!”曹先生气得拿手指着她。

  唐娇任然满脸是笑,浑身是娇,走他边上擦身而过,临了还抬手拍了拍肩膀,仿佛刚刚那一擦身碰到了什么脏东西。

  “商老板!你看看她,你看看她啊……”曹先生立刻转头向商九宫哀怨诉苦。

  商九宫揉着眉心,唐娇对他哀怨诉苦他还能接受,可这么个三大五粗的男人还跟他哀怨诉苦……他真有些受不了,只好敷衍道:“饿死了饿死了先吃饭啦!”

  胭脂茶楼中午是管饭的,楼里不当班的店小二,茶师,说书先生都会到后院里吃饭,甚至有时候商九宫本人都会来凑个热闹。

  唐娇刚走进后院,就看见小陆端着菜盘从厨房里走出来,转头看见她,小陆楞了一下,开口道:“你还活着啊?”

  唐娇看见他就气不打一处来,冷哼道:“你这没心没肺的东西就盼着我死啊!”

  “怎么办?”小陆皱起眉头,“我没做你的饭啊。”

  ……敢情他是真的盼着唐娇去死,这样就能少做一个人的饭。

  这可真是世间有万物,一物降一物,唐娇刚把曹先生气个半死,转身就被小陆给气炸了肺,若换了平日,她肯定把小陆那份给抢来吃,反正他理亏在先,不怕他不给,只是忽然浑身上下打了个激灵。

  她怎就忘了,有个人特地嘱咐过她……中午回家吃饭……

  “……算了。”唐娇抱着琵琶,有些神色不定的摇摇头道,“我今天有点不大舒服,不吃了。”

  “哦。”小陆也没什么太大反应,只是淡淡看她一眼,便道,“晚上我正好要走你家那边过,需要我给你带份晚饭吗?”

  不等唐娇反应过来,他便接着说:“白饭三文钱,加一个素菜十文钱,加一个肉菜三十文钱,当然,如果你能再加个跑腿费,我会很高兴的……”

  “再见!”不等小陆说完,唐娇就甩头离开。

  难怪小陆都快十八了还单身,过去唐娇还一直觉得奇怪,觉得小陆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手脚勤快手艺多,不但会沏茶还会炒菜,人还老实不花心,这样的人怎么就找不到老婆呢?

  现在她终于明白了……

  别说其他人了,她也受不了这种人啊!他眼里只有钱!

  离了胭脂茶楼,唐娇慢吞吞的往家里走去,绣花鞋踏过青石板街,身旁一座矮房挨着一座矮房,家家户户都是黑瓦白墙,被雨水一洗,便如水墨画一般。

  待到了自家门前,唐娇稍微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摇摇头,对自己说:“此人虽然偷窥加擅入民宅,但他到底救了你的命……你要让他离开,也须得温言软语,好好相劝。”

  言罢,推门而入,结果整个人楞在原地。

  这……这这是什么地方?她没走错门吧?

  放眼望去,只见屋中一尘不染,连桌子脚都反出一层蜡光;平日四处乱丢的话本书籍,如今都整整齐齐的累在书架上;书桌上笔墨纸砚摆放得整整齐齐,昨天看了一半的书已经在桌面上摊开,中间插了一张树叶当书签……

  唐娇面无表情的走进屋子,一路走到后院,抬头一看……居然连被子和她的脏衣裳都洗好晒出去了!

  “回来了啊。”身后传来平板无波的声音,“洗洗手,准备吃饭了。”

  “哦……哦……”唐娇还在看着在晾衣绳上翻飞的被子和衣裳,总觉得那绳子有点眼熟……依稀是昨天歹人们用来吊她的那条麻绳……

  想起那几个歹人,唐娇便转过脸去,看着墙角那三个人头……

  手腕上的血早就止了,可是某个跟踪狂晾了三条帕子在他们脑袋边,帕子不停往下滴水,就滴在他们手腕下面那只接血的碗里。

  滴一下,脑袋抽搐一下,滴一下,脑袋抽搐一下……

  有一个歹徒已经完全抽了过去,歪着脑袋一动不动,剩下的两个哭得肝肠寸断,让唐娇这个受害者都忍不住生出了一丝怜悯……这还是江洋大盗杀人犯吗?一个个哭得跟没奶的孩子似的……

  “我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平板无波的声音从唐娇身后传来,“一个速死的机会。”

  脑袋们顿了顿,然后拼命点头。

  “是谁派你们来的,派你们来做什么,说出来,就给你们一个痛快。”他说完,伸手在唐娇背上推了一下。

  唐娇会过意来,她走上前去,把塞在歹人口中的纸团扯了出来。

  “县令夫人!”湿漉漉的纸团刚离了嘴,两个歹人立刻竹筒倒豆子似的喊道,“是县令夫人让我们来的!”

  “县令夫人?”唐娇皱起眉头,“县令夫人为什么要找我这个市井小民的麻烦,你们说谎!”

  “没有!是真的!”其中一个急忙解释道,“县令夫人想要找你当他们家的媳妇,这才找上我们的!”

  “媳妇?”唐娇楞了。

  “不错。”一名歹人神色憔悴的说,“实不相瞒,县令夫人指明了要你当他们家的媳妇,所以才找上我们哥几个。”

  “若要结秦晋之好,应该找媒人。”唐娇一脸怀疑,“怎会找上你们几个江洋大盗?”

  “如果是想要一个活的媳妇,自然是要找媒人。”对方惨笑一声,“但若想要的是一个死媳妇,那就得找我们了。”

  “少胡扯!”唐娇骂道,“谁家找死人当媳妇啊!”

  到了如今这幅田地,歹人干脆豁了出去,也不求活命,但求把更多人拉下水,于是他直截了当对唐娇道:“县令家的公子都快病死了,给他找个活媳妇也用不上啊,死媳妇好歹能陪他一起入土!所以县令夫人才派人找到我们,让我们帮她做这个媒,媒钱三百两!姑娘,你懂了吗?”

  三百两。

  可在杭州城里购一座靠湖的大宅子,可在人牙子手里买下好几个娇姿艳质的女孩儿,可在京城的秦楼楚馆里一举为头牌赎身,如今却用来说一场媒……而且还指明了必须是死人媒。

  唐娇眼睛一眯:“……我懂了。”

  这不是媒钱,而是买命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恃宠而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恃宠而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