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赌场来客
塞北燕王2020-07-29 18:263,631

  施风古寨赌场,紧邻花街,单独胡同内的不起眼门面,但却是不可小视的聚集大咖的场所。

  施大中对于赌场的经营还是下了大力气的,毕竟在这梵界郊野,能够吸引各方豪客孜孜不倦地选择来这里,自然要有独道的魅力。

  施大中从来没有因为钱而被局限,自从十年前施大中在施风古寨莫名崛起。施大中明白,赌场是个能够迅速吸金的买卖,但也是风险最大的。江山自有能人出,所以,施大中不惜重金请来赌界高手,更不惜重金打造自己的额施服甲卫,说白了就是文武兼备。

  施大中对赌场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凡施风古寨寨民,不得进赌场。正是这样的规定,相对稳定了施风古寨的安定祥和,同时,也造就了施大中在施风古寨的威望。

  赌场的生意同样有高低时节,张弛有度才是王道。每年的赌局大赛当然必不可少,金秋时节已过,今年的赌王被赛胡夺走,在赌界掀起不晓得波澜。说来也是奇怪,赛胡之地荒蛮外野,不善赌局,想不到竟然出来一匹黑马,横扫各路赌王,就连梵城左太奇都没能幸免。

  施大中没能守住赌王名号,倒也没有太多失落,而真正让他认识到的是,灵越赌王肖静堂的缺席。施大中脑海中一直回味当时的场景,左太奇胡蛮之地的粗人,却能如此精通赌码,绝对没有那么简单。施大中忽然想起一个人,一直跟随左太奇身后寸步不离的人,一个文质彬彬的书院先生打扮的人,眉宇之间透着天方地圆,眼中含着江山巨幅的人。

  “一定是他!”施大中在赌场门外猛然停住脚步,肯定地对戴胡道。

  “谁?”跟在身后的戴胡被施大中的话蒙住了,不解地问道。

  施大中没再说话,摇摇头,迈步走向赌场大门,戴胡紧跟过去。

  赌场门面古色暗黑,门前狭小,不给任何车马停靠,进入胡同都要经过严密检查,赌客们却依旧趋之若鹜。赌场的经营一直以来波澜不惊,有施大中威名震慑,远近赌客全无后顾之忧。

  赌场内,施大中在戴胡的陪同下巡视赌场局势。赌场内,麻将、推牌、色子、猜和等等应有尽有,隔屏风都能听到吆五喝六激烈叫喊声。

  施大中手托玩物盘磨,漫步走在赌场过道,戴胡跟随。

  “听说刚刚花街发生了凶杀案?”施大中无意中问道。

  戴胡轻声回道:“少公,那个梵城来的洪爷被杀了,我们的施服没有追上,让那小子跑掉了。”

  “我本来也没打算抓住他。”施大中微笑,“那个黄大棒在赌场不得意,在花楼当然要潇洒些吧。”

  戴胡有些懵,疑惑地看着施大中,小心问道:“少公意思是……”

  “黄大棒本就该死,这个杀机也不意外。这小子早晚会出现在施家大院的,等着瞧。”施大中停住脚步,回身凝眉看着戴胡,悠然道,“好了,跟我进去,真正的对手应该来了。”

  施大中和戴胡走到一处屏风前,停住脚步,屏风内安静异常,引起了施大中的兴趣。

  施大中侧目神秘道:“老二,大咖来了?”

  “来是来了一位,很陌生,不知道是不是少公说的那位大咖。”戴胡微微点头,“不过……他可是拿着老爷子窑口的古董在赌呀。”

  施大中满不在乎,摆摆手道:“我知道了,拿老爷子的窑口古董上赌,还是头一个,看来不是等闲之辈。我施大中还真要看看庐山真面目,既然来了,那就迎着吧。”

  施大中侧身看向屏风后,灵越绅士肖静堂的慈面呈现眼前。

  施大中笑了,轻声道:“灵越鬼手肖静堂,果然是他。”

  肖静堂,灵越赌王,神出鬼没的人物,经常闻其名不见其人。肖静堂幼年师从梵城老怪道凤璇,学得太多怪手,在师傅道凤璇在世期间,只充当跟班小童,从不露手。肖静堂跟随师傅道凤璇经历五帝挣朝,经历梵城大清洗,经历江湖没落,更经历了生死赌局……直到梵皇一统,道凤璇赌城一战而败,归隐灵越不就含恨离世。

  肖静堂的崛起是在梵历三年的一场赌局,那是一场没有结局的赌局。肖静堂跟随白洋出灵越赴梵皇城一场赌约,关键时刻不得不出手解困,挽回局面,救了白洋性命赌约。没想到的是,赌客被中途介入的飞龙将军全数捕捉,自此归属飞龙将军。

  江湖传言,肖静堂赌场一战成无冕赌王,却因善用易容术,赌场终不见真面。十几年来从不散赌,只在梵界知名的几大赌局出现过,每次出现都已不同面孔赴约,夺得赌王无数。上次施风古寨的赌局却意外爽约,令赌局乏味而又意外。

  施大中太熟悉这个肖静堂的手法,即使当年闯荡江湖也未曾谋面几次,但施大中可不是江湖浪子,能够之身游荡江湖多年,又带着弟兄回归施风古寨,并迅速崛起,除了有个施老杆这样的好爹,还是自身有独到之处,绝不是等闲之辈。

  现在,进入施大中眼中的肖静堂一身绅士打扮,锦缎夹袄,下衬盖过脚面的长棉袍,山羊胡银白闪亮,眼神炯炯,脸上褶皱深厚却白皙透着红晕,摆纤细而又白皙的手指弄木牌灵活鬼魅。

  肖静堂似乎觉察到施大中的到来,耳朵微微颤动,不动声色地看着手中的木牌,随手丢进牌桌,沮丧而又无奈道:“不玩了,手气太背。”

  李才摇头道:“老先生,眼神不济还是腰杆子不争气呀?你这可不像赌场上混饭吃的,还是去花街玩玩吧。”

  肖静堂站起身,抖落卷起的长袍,身后兄弟递过来款式版版的雕獭帽子,肖静堂接过戴上,眼神向屏风飘过,与施大中瞬间对视,微微一笑。

  商家大院正室,烛光映如白昼,商图正坐品茶,商夫人里外服侍。

  商茹云从后门闯进,气呼呼的,惊扰商图思绪。

  “爹!你把胡杨派哪去了?这么晚了都不回来!”商茹云气恼道。

  商图放下茶杯,探口气,站起身,责怨道:“总是大惊小怪的,女孩子也不知道矜持点儿,想什么样子!”

  商茹云赌气撒娇道:“我不管,胡杨不回来我就去找,就不信找不到。”

  商夫人急忙上前拉住商茹云的衣袖,劝慰道:“乖女儿,赶紧去睡吧,快半夜了,你爹等胡杨回来还有事呢,你别跟着搅合了。”

  商茹云执拗甩开母亲的手,执拗道:“我不管,就在这等。”

  商图正要发火,这时,门开了,胡杨一身脏兮兮的皮袄,怀中抱着一大块乳化石进来,笑嘻嘻的狼狈样。

  商茹云激动上前,准备接过胡杨手中的乳化石,却被胡杨躲开。

  胡杨提醒道:“你个小丫头瞎忙和啥?很重的。”

  “破玩意,谁稀罕,你回来就好,快跟我去看我的好玩意儿去。”商茹云心悦,嘴上却不饶人。

  “胡闹!”商图喝斥道。

  商茹云愣住,直眼看着商图。商图随即露出笑容,示意胡杨放下乳化石坐下说话。

  胡杨傻笑道:“叔儿,东西给您带回来了,您看……”

  商图试探:“胡杨,叔儿准备给你找个帮手,也好给你分担点儿事物,你觉得怎样?”

  胡杨疑问:“谁呀?”

  “施公家的……马小六。”商图慢慢走过来,拍打着胡杨身上的尘土道。

  商茹云惊喜道:“好呀,我同意,这样胡杨就可以陪我玩了。”

  施风古寨的夜,赌场和花街的最大区别就是一处销魂,一处要命。

  肖静堂和施大中四目相对,高手过目便知胜负。两人对视几许,禁不住同时讪笑起来。

  施大中客气恭礼道:“肖堂主真人,别来无恙!”

  肖静堂微笑回礼道:“施少公客气了,还没来得及登门拜访,在此与施少公相遇,失礼失礼!”

  施大中挥手礼让:“不必客气,里间请茶。”

  “少公请!”肖静堂不再客气,豪爽应允道。

  施大中和肖静堂相携走进里间待客厅,戴胡吩咐沏茶,一旁站立。

  施大中和肖静堂落座,品味茗茶。施大中直言道:“肖堂主,此来非闲,有事用得着我施大中的,尽管直言,不必客气。”

  “施少公果然不失当年的风范,佩服佩服。”肖静堂诡笑道,“少公不必客气,我还真的没事,只不过最近这里有些热闹,想过来附庸风雅而已。”

  “唉!一别多年,肖堂主还是那么思维缜密,不愧是灵越赌王,滴水不漏。不过……”施大中品口茶,叹气道,“我还是很有兴趣肖堂主的赌技,刚刚陪赌客玩的可不是你的真本事呢。”

  “施少公毒眼,好吧,我也直言不讳了,请施少公看一个物件,我就等着和施少公赌它!”肖静堂大笑,随即从侍卫手上接过一只木箱,打开瞬间,施大中惊变。

  木箱内呈现出一个金光闪闪的龙尊。

  “御龙金樽?!”施大中惊呼,手中的茶杯失手墩在桌上,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夜幕龙凤山,静匿而又骚动。木屋应运冬雪,凛冽干冬,失落梦中人,各怀一份心思,辗转难眠。

  午夜,木屋内烛光微微,土炕上,马小六侧身躺卧,眼睛瞪得溜圆,一动不动望着枕头边的那本书籍,却没有翻看的心思。马小六探口气,吃力翻身,肩头缠着灰色布带撕裂,渗出的鲜血呈现黑红。

  外屋的木门‘吱嘎’一声,顿时引起了马小六的警觉,随即抬头侧耳细听,自语道:“哑女回来了?不对呀……”

  马小六起身,蹑手蹑脚走近窗前,撬开窗角向外望去……

  窗洞呈现出施老杆的蹒跚背影,牛棚传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马小六笑了,暗自想道:“这老头,大半夜不消停,真是头老活驴。”

  忽然,马小六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顿时惊呆了,马小六想起了驴棚暗道。

  黑暗中,张三儿出现在驴棚门口,和施老杆交头接耳,似乎商量什么大事。突然一声驴叫,马小六惊跳,急忙屏住呼吸,悄悄退回炕上。

  (第六十一章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御龙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御龙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