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深情控母
玉长生2020-01-31 18:542,196

  王仁英有一双闲不住的手,她在刘珍家里除了带带孩子,还帮忙干些家务,她就像住在自己家里一样随便,而且这里的人谁也不把她当外人看待。日子就这样四平八稳的一天天过去。

  王仁英这人爱清洁,这天她本想把屋子里里外外好好打扫一遍,哪知刘珍看见了,连忙抢过扫帚自己干,让她带孩子,王仁英抢不过刘珍,只好带孩子。

  不大一会,王仁英抱着饿了哭哭啼啼的孩子回来,刘珍一手接过孩子,一手递过一封信,道:“大姐,这封信是在你的床铺底下发现的,到底是谁写给你的,怎么好端端的要把信给撕了?”

  王仁英接过信,泪眼波娑道:“这封信是忠儿写给我的,当时我一听到他要告我就受不了,一气之下把信给撕了,后来我又一想,这一生我自认对他不薄,从来没有亏待过他,我倒要看看我有啥对不住他的地方, 值得他大动干戈的要告我,于是我又小心把信给粘补好了,珍妹,我不识字,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人给念信,你给我念念。”

  刘珍展开信念道:“

  亲爱的妈妈:

  近来一切可好?不孝孩儿这里向你问好了。妈,我好好想你,就是做梦,梦见的也是你。妈,孩儿不孝,不能在你膝前好好尽份孝心,你自己要保重身体,现在天凉了,早晚要多穿一些衣服,不然你的风湿又该犯了。

  妈,在这段时间里,我想了很多,考虑了很久,决定以‘过分溺爱罪’控告你。妈,当你看到这里时千万不要生气,这不是孩儿忘恩负义要断母子情分,且听我慢慢说来:

  妈,你是一个好妈妈,你对我的好,我一直在心里记着。我永远忘不了在那困难的岁月里,为了能让我吃饱,你把干的饭都捞给我,自己却喝着几乎不见半个米粒的清汤寡水,有一次半夜醒来,我发现你把家里剩下的最后一块饼子轻轻放在我枕边,然后你却转头在吞咽那简直难以下咽的观音土……为了不让我冻着,你把自己身上唯一的破棉袄披到我身上,等我发现你时,你却饿得昏倒在大门口,全身冻得青紫……妈,你一身的病都是那个时候落下的。妈,一个母亲能做到的,你都做到了;一个母亲做不到的,你也做到了。妈,你是世上最好的妈妈!

  妈,你虽然爱我胜过爱你自己的生命,但你只是一味宠着护着我,却从来没有教育过我。当我还小有什么不良嗜好或有不良恶习时,你从来没有教导过我,只是由着我的性子;特别是当我在外面做下坏事闯下祸,别人找上门来,你不但不曾教育过我,反而一再袒护我。妈,你可知道你这样做的结果却是让我的胆子越来越大,使我更加无所顾忌,什么样的坏事都敢去做,从而也就让我在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最后陷进犯罪的深渊而不能自拔。

  妈,假如我小时有什么不良习性时,你能正确教导我而不是由着我的性子,那我就不会染上各种恶习,也就不会埋下犯罪的祸根;假如在我刚向犯罪道路跨出第一步时,你能好好教育我而不是袒护我,我也许就会悬崖勒马,也就不会沦为罪大恶极的罪人……

  妈,我说这些,不是要跟你翻陈年旧事,也没有丝毫责怪你的意思,只是想让你明白:过分溺爱孩子或是对孩子宠而不教,那不是在爱孩子,而是在一步一步毁灭孩子。我的堕落过程足以说明这一点,还有原苏联的教育学家马卡连柯曾经说过‘过分的溺爱虽然是一种伟大的情感,却会使子女遭到毁灭’。

  这是一个可怕的后果,但在现实中又有多少父母能够意识到这一点呢!现在独生子女的家庭教育现状是令人担忧的。

  妈,我以‘过分溺爱罪’控告你,就是想以此引起全社会都来重视关心孩子的家庭教育问题,让我这类的悲剧不再重演。妈,你一向深明大义,我想你一定会支持我的。

  妈,我写这封信主要是想征求你的意见,如果你同意我这么做,请尽快给我来信。今天就写到这里,最后衷心祝愿妈妈永远健康长寿!

  不孝孩儿:李夕忠

  6月1日”

  刘珍读完信后,想看看王仁英有何反应,抬头望去,只见她如同雕塑一般呆呆坐着,目光迷离,不知在想些什么,刘珍走上前去,唤道:“大姐,大姐,你在想啥呢?”

  “哦,你念完了。”王仁英这才大梦初醒一般,轻轻吐出一口气,幽幽道,“还好,忠儿总算没有把我给完全忘记,这也不枉我这些年来拉扯他一场,只是他说的那些,我听不大明白,不明白就让它不明白好了,反正这些都跟我没有啥关系,我也管不了他那么多……”

  “大姐,我看李夕忠讲得蛮有道理的,你还是考虑考虑他说的那些话…… ”

  王仁英打断刘珍的话,神情激动道:“珍妹,这还有啥好考虑的,我把他拉扯大,不容易啊!虽然我不图他回报,也不指望他给我养老送终,可他就这么告我,也实在太令人寒心……”

  “大姐,既然你不愿让李夕忠告你,那就让他不告呗。哦,对了,大姐,李夕忠知道你们之间的关系吗?”

  “不知道。当年乡亲们可怜我,都发过誓要为我保守这个秘密。”

  刘珍歪头想了想,道:“大姐,这我倒有个办法让李夕忠不再告你。”

  “真的吗?”王仁英半信半疑道。

  “大姐,这你就只管放一百二十个心,等着我的好消息吧!”刘珍一副满有把握的神情,然后转口道,“大姐,我去看看饭有没有熟。”

  刘珍来到另外一个房间,对正在看电视的黄诚业小声耳语一阵,黄诚业连连称是,关掉电视机,骑上摩托车往村外疾驰而去。

  王仁英听见摩托车响,向刚进门的刘珍问道:“珍妹,这天都快晌午了,诚业兄弟这是上哪儿去? ”

  刘珍随口道:“他能上哪儿去,不过是在家闲得难受,出去瞎逛呗,咱不要管他,随他去。”

  见刘珍如此说,王仁英没有在意,也没有多想,更加没有放在心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母爱让我堕入深渊,我把母亲推上被告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母爱让我堕入深渊,我把母亲推上被告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